《重生后找个老公虐渣男》小说章节目录裴慕尚,梁欣桐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后找个老公虐渣男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暮春有九

简介:何珺妍死了,被她最爱的老公亲手淹死的,她带着怨恨离开了人世……原本以为她的命运就此走到了尽头,可谁曾想上天又给了她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抛弃软弱的性格,用各种手段虐掉渣男渣女,扫除了当初欺凌自己的人;这一次,她像是涅槃重生的凤凰一般,不再依附他人,为自己而活;这一次,她遇见了莫玮珩,这男人宠她、爱她。或许这莫氏总裁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爱吃醋吧……

角色:裴慕尚,梁欣桐

《重生后找个老公虐渣男》小说章节目录裴慕尚,梁欣桐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后找个老公虐渣男》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谢谢老公。”,何珺妍把裴慕尚拿上楼来的安胎药喝得一干二净。

眼前的男人刚从公司回来,连身上的衣服也没来得及换,只是随意地把白衬衫别了两下,就给她把药拿上来了。

大家都说裴慕尚是好男人。

裴氏集团的太子爷,未来的接班人。纵使身边有众多的莺莺燕燕,依旧钟爱何珺妍一人。何珺妍嫁给他只用负责享受富太太的美好时光就行了。

何珺妍打心底地认同这些话。

他们相恋多年修成正果,现如今她怀孕了,裴慕尚更是对自己施以无微不至的照顾。一时间,她真的认为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都说孕妇嗜睡,何珺妍今天都已经睡了将近一天了,现在脑海里竟又一次地被困意占据,连她都觉得不可思议。

“老公,我最近好困啊。”,她一如既往地拉起裴慕尚的手臂撒娇,“说,你是不是给我下了什么迷魂药?”,何珺妍半开玩笑道。

“没有迷魂药,安眠药罢了。”,裴慕尚并没有如平时那样哄着她,语气冰冷直让人打颤。

何珺妍挂在脸上的笑容不自觉地止住了,手也吓得松了开来,“老公,你在开什么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明明是安胎药,什么安眠药?

面前的男人站了起来,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她,“有吗?我觉得挺好笑的。我裴慕尚居然能忍你那么久?这还不可笑吗?”,裴慕尚目光深幽地瞥过来。“论家世你比不过小倩,论风骚你是更不及小倩,当初要不是我同情你,会让你如意嫁进我们裴家吗?”

“小倩?”,何珺妍的思绪瞬间变得混乱,连带着脊柱也被寒意攀附。像是明白了什么,她冷笑着,“原来你和万月倩有一腿?”

“是啊。”,他点了支烟,靠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嘴角微微咧起。这是何珺妍生平第一次觉得这个男人恶心。

“你对得起我们的孩子吗?对得起我死去的父母吗?”,何珺妍的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她甚至都不用镜子就能知道此刻自己有多难堪。

对面那人轻哼了一声,“竟然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也不怕和你摊牌。”,裴慕尚姿态散漫地吐了一个烟圈,“那次带你出去见客人,人家说挺喜欢你这种类型的,那我没办法,便从了他。所以啊,你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还指不定是我的呢。”,他嘴角咧的弧度更大了,“还有你那对短命的父母,车祸是我和小倩找人做的,死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他说得越云淡风轻,何珺妍心里就越绞得难受,“你说什么!”

她不敢想象,自己日夜相处的丈夫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甚至还将自己推下了万丈深渊。“裴慕尚你是人吗?你这么做有什么好处!”,何珺妍歇斯底里地吼着,也不在乎自己是孕妇的身份了。

“好处自然是为了和我的小倩终成眷属。”,他的目光里布满了冷漠,和平时判若两人。

“你休想!”,何珺妍一把扯过盖在身上的被子,正要朝他冲过去,四肢却软趴趴地不听使唤。“你到底给我喝了什么?”

她猛地意识到该是裴慕尚的那碗安胎药出了问题。

“我说过了,是安眠药。”,裴慕尚佯装成委屈的模样,“你不久后就会睡得打雷也吵不醒,我将亲手将你按在浴缸里,直至你一动不动地躺在里面。”,他掐掉正燃着的烟,一步一步地走过来。“等明天一到,我就掩面告诉大家,我亲爱的老婆意外溺死在浴缸里了,我也不想活了。”

他伸出手托着何珺妍的脸,假惺惺地排练着明天的戏。

何珺妍真想一口咬断他的手,但漫天席卷而来的困意让她的眸子不自觉地闭了起来,随后陷入了永恒了梦境里。

第二天一大早,裴慕尚精心编导的大戏如期上演。各大新闻头条均是【莫氏集团太子爷妻子意外溺亡】、【克死自己父母的女人最终还是把自己克死了】之类的标题……

“妍妍,你泡好了没啊?快出来,大家要玩游戏了!”,梁欣桐急促地拍着浴室门,距离何珺妍进去泡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作为她最好的朋友,难免有些着急。

何珺妍猛地睁开眼,惊得原本平静的水面起了一层涟漪。难道裴慕尚对她手下留情,没有把她淹死?

不对!

她环顾四周,这里不是裴家的浴室。

见里面没有回应,梁欣桐额边不由得渗了几滴汗,手边敲门的动作也用了些力。“妍妍?”

何珺妍满头雾水地打开浴室门,着实不敢相信眼前这张青涩的面孔。“桐桐?”

梁欣桐是她从小玩到大的好闺蜜,两人在同一所小学、中学上课,就算是到了大学也是同一个班的学生。奇怪的是,她分明几年前就去国外进修了啊,这会应该是在埋头苦学才是,怎么有时间和她一起出来泡温泉?

“桐桐,你怎么在这?”,眼看着多年未见的好友出现在眼前,而就在刚才自己得知了被丈夫背叛的事实,万千的委屈涌上何珺妍的心头,眼睑不由得湿润起来。

“你还说呢,你都泡了多久了,皮都要泡掉了吧?”,梁欣桐没有察觉她的异样,拉起她的手就要往外走,“再不走大家都要抛下我俩玩啦。”

大家?

何珺妍来不及消化她口中的话,任由梁欣桐拉着自己跑。

周围的景物越来越清晰。她记得这里,大学时期班里的同学在这里组织过团建活动,万月倩就是在这里以游戏之名亲了裴慕尚的脸颊。

想来两人应该在那个时候就有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了吧,不然怎么敢在当时已经是裴慕尚女友的何珺妍面前做这种亲密的举动?

该死,她怎么又想起这对渣男渣女了。

印象里,这家温泉酒店应该是在郊外,而自己刚刚分明是在裴家喝下了裴慕尚的安眠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梁欣桐在其中一个房间门口停下,拉开了门。

迎面走来了一位深棕色卷发,笑得满面桃花的少女,发丝上还能明显看得见些许水珠,脸也被热气蒸得微红。“哎哟,你们可算来啦?”

她就是万月倩。那个抢了何珺妍老公,杀了何珺妍父母的女人。

何珺妍差点没忍住往她的脸上刮下一巴掌,却发现房间里竟坐着一群熟悉且青涩的面孔。他们都是自己上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此情此景,竟如此的真实。

她一个本已经离世的人,居然又一次地活了下来,而且还回到了大学时期。

见何珺妍对自己没有往日的热情,万月倩多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地把她拉到自己身旁坐下。全然不顾梁欣桐早已翻到天花板上的白眼。

何珺妍扯开她的手,面无表情地跟着梁欣桐坐下。万月倩此刻更是在各种焦灼的眼光下不知所措。

梁欣桐切切实实地有被这一幕爽到,侧头同何珺妍耳语道,“妍妍,你终于有识别绿茶婊的技能了吗?”

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之前梁欣桐也不只一次两次明示暗示过她,万月倩不是什么善茬。可惜当初的何珺妍是打心底里的单纯,只觉得是梁欣桐太过小题大做了,几乎都要和这位真好友绝交了,这才落得个引狼入室的后果。

既然如今上天黑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自然是要擦亮眼睛看人。

“还不是您这位老师教得好?”,何珺妍轻挑了下眉头,马屁道。

这一幕把梁欣桐看呆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真的是何珺妍本人吗?真的是那个为人处世唯唯诺诺的人吗?怎么感觉她进去泡了一趟温泉整个人都脱胎换骨了一般。难怪这里是温泉圣地,效果就是那么魔幻。

何珺妍坐在榻榻米上,盘着腿,端详着在场的每一个人。

东大是国内出了名的贵族学校,里面的学生非富即贵,不是某集团的少爷,就是某市长的千金。除了极少数学生是靠自己优异的成绩入学。

因此,今天在场的同学们大多都有家族上的利益链条。只是大家都尚未真正进入社会,脸上多少保留了些稚气。

“好了,人都到齐了,大家就开始吧!”,正拿着游戏牌叫嚣的男孩是裴慕尚的好兄弟——顾燃。家里是军好几代,不过到了顾燃这一代就没有了那般血性方刚,干脆就当一个只会玩乐的啃一代了。

“齐什么啊?裴老板不没来?”,不只是谁喊了这么一句,让何珺妍陷入了沉思之中。

这裴老板不是别人,就是裴慕尚。那个想要至她于死地的人。

何珺妍在记忆里疯狂的搜寻着关于这一天的事情。当时众人没有等裴慕尚到场就开始了游戏,他是在游戏中途才出现的。就连自己以女朋友的身份关心地询问他也只是得来含糊其辞的回复。

“何珺妍都跟定海神针一样坐在这里,你一个路人甲还操什么心?”,顾燃一边发牌一边吐槽道。

嗯,一切都和印象里的一模一样。

不过很快,何珺妍就要让它变得不一样。她抬头往万月倩那边看过去,却只看见了一个空旷的位子。某种猜测忽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桐桐,我去趟洗手间。”,何珺妍跟身旁玩得正起劲的梁欣桐低声说道。

“我陪你?”

“不用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是,反正我去厕所你一定要陪我。”

“好啦。”

何珺妍一身镇定地走出了房间,往洗手间漫步而去。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可以在那里有所收获的。

果不其然,洗手间门口摆放着【正在维修】的提示牌。

何珺妍无视它,径直踏进洗手间。

真不愧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温泉酒店,推开厕所门时是一点咯吱声也没有。不过就算有也没有关系,毕竟里面某一隔间里传出来的污秽声比它要更加响个好几倍吧。

何珺妍姿态轻松地靠在洗手池旁,在这里能够听到里面这对正处在欢愉状态的男女最精彩刺激的声音。要是以前,她绝对会发了疯地冲进去质问这对渣男渣女。可是现在,她却格外平静地站在一旁,脸上甚至还停留着一抹微笑。

她打开手机的录音功能,把这些精彩绝伦的声音录进去。录得差不多了,何珺妍指尖轻轻按下暂停键,而后打开洗手间的杂物房,悠哉悠哉地挑了件趁手的兵器——扫把,并且用它把那隔间的门把牢牢地拴上。

欣赏了一会自己的杰作后,她拿上手机往外走。何珺妍正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痛快的同时,一个红色的按钮映入眼帘。

今天不是节假日,只是因为他们班没课才组织的这次团建,再加之现在是大下午,整间酒店估计就他们一群客人罢了。

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日子,就这么小整他们简直太浪费了。

何珺妍顺着楼梯往上走一层,按下消防警报器,四处瞬间就充斥着刺耳的警报声,头顶上的天花板喷水器也随之工作起来。

一想起那对正热火朝天运动着的男女此刻的惊慌失措就解气。

不过为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出警浪费,何珺妍迈着步伐往大堂跑去,并进入表演模式。

“对不起对不起,消防警报器是我不小心触发的,我以为那是控制灯的,没有发生火灾。”,说着说着,何珺妍眼里还泛着泪光,俨然一副自责的样子。

原创文章,作者:暮春有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98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