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我妈带我躺赢了》小说章节目录林桃,范敏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重生后我妈带我躺赢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竹桃

简介:从林桃有记忆开始,她的好闺蜜苏蜜就一直跟她叫闺女。  刚开始的时候她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后来大一点了,她就开始抗拒,最后渐渐的变得麻木,任由她闺女闺女的叫。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她俩的爱称,却没人知道,这个疯疯癫癫的苏蜜是她亲妈。  刚开始林桃也不信,直到一场意外让他们一同回到了二十五年前……【双女主,双男主,多视角,繁琐的双穿】

角色:林桃,范敏

《重生后我妈带我躺赢了》小说章节目录林桃,范敏全文免费试读

《重生后我妈带我躺赢了》第1章 蜜桃限定免费阅读

栖云最近赶上了秋收,街边都是各色的拖拉机还有大型货车,上边铺满了黄色的稻草。

苏蜜和林桃两个人趴在一辆破旧的拖拉机上,面朝着稻草堆,背朝天,身上和头上都沾满了黄色的稻草,样子看起来十分的滑稽。

吃了草的两个人齐齐抬头“呸”了一声,迷迷糊糊的将嘴里的稻草扒拉出来,这才掀起眼皮望向四周。

“呦,这车上怎么有俩人啊?”突然一个人凑到两个人的面前,露出一口大黄牙,手里还拿着一把生锈的镰刀,吓得刚准备站起来的两人险些翻下车去,最后直接一屁股重新栽进了稻草堆里。

林桃手撑着稻草,懵逼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望着眼前陌生的景象还有突然冒出来的人影低低的骂了句脏话。

一旁的苏蜜定了会儿神,忽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儿眼熟,还有面前这个拿着镰刀的男人也给她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仅熟悉,而且像活见鬼。

她回头望了望四周,又低头看了眼身上的碎花布衣裳,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激动的抬手捂住了嘴,她一只手搭在林桃的肩膀上,紧紧的按住,随后猛的摇晃了两下。

林桃被晃的脑子嗡嗡直响,原本就有些乱的思绪,现在更乱了。

“桃子,栖云,栖云,这里是栖云!”苏蜜激动的拍打了她的肩头两下。

“啊?”林桃懵逼的眨了两下眼睛,一副还没回过神的模样,抬手挠了挠后脖颈,好奇的看着四周。

“二十多年前的栖云!”苏蜜又跟她重复了一遍。

听到这话的林桃更懵了。

苏蜜看着她的蒙里蒙腾的眼神,嘿嘿的笑了两声,然后站起身来,壮着胆子往前凑了凑,只一眼便认出了面前拿着镰刀的男人,扯着嗓子叫了一声:“二大爷,你怎么在这儿啊?”

在苏蜜的印象里,她的二大爷耳朵背,得声音大些他才听得到。

“嗐,今天这不秋收吗?”二大爷也认出了苏蜜,知道不是贼,这才将刚戳起来的镰刀收了收,随后伸手放到了拖拉机座上,纳闷的问:“妮儿,你咋上这拖拉机上躺着呢?你娘找你半天了。”

苏蜜拖着调子“啊”了声,随后侧身将一屁股栽进稻草堆的林桃给拽了起来,轻轻拍了下她的肩头。

为了不吓到二大爷,她还随口胡诌了一句谎话:“嗐,我这不是出去接了个同学嘛。她好奇怎么爬拖拉机,我就教了教她。您放心,我们这就下去。一会儿我就去地里找我娘去。”

“……”

二大爷看着苏蜜的眼神里带着些许的疑惑。

明显不太相信苏蜜的话。

他刚刚开拖拉机开的正顺畅呢,身后突然传来“砰——”地一声,下来检查就看到了趴在拖拉机上的林桃和苏蜜。

他抬手挠了挠后脖颈,想不通他俩到底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还是一直待在拖拉机上,还是他没有注意到。

“行吧,你们得注意点安全,别瞎爬来爬去的。”二大爷想不通,干脆就不想了。他开口提醒了苏蜜一句,而后抬眸看了一眼站在苏蜜身旁的林桃,忍不住夸赞:“妮儿,你这同学长的还挺标志,这小模样跟你还挺像。你俩啊,真像姐俩。”

二大爷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让苏蜜怪不好意思的。

苏蜜尴尬的摸了摸脖子,随口回道:“班里的人都说我们长的像,所以我这次带她来,也就想问问我娘,看看我们能不能拜个干姐儿什么的。”

“啊,这样啊。”二大爷点点头,催促道:“那你俩赶紧的、赶紧回去吧,你娘也找你半天了,再看不见你就该急了。”

“行,行。”

苏蜜说完,直接跳下了拖拉机。

下车后林桃还一直站在上边干瞪眼,还是一副吓傻了的样子。

苏蜜生怕她突然吼出什么吓人的话,随后直接把她从车上拉了下来。

她们两人下车后,二大爷直接就将拖拉机开走了。

林桃望着这里陌生的景象,心里拔凉拔凉的,她抿了抿唇,绝望的嗓音打着颤儿:“蜜儿,这是到底是哪儿啊。”

这话一听就没仔细听她刚刚说的话。

“这是你妈和你爸的老家,栖云。”而苏蜜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耐心的又说了一遍。

毕竟,她在这方面也算是有经验了,林桃这种小菜鸡跟她没法比。

只是,她实在是万万没想到!

她!苏蜜!穿到二十多年后!又穿回来了!

还带着自己的亲闺女一起!

光是想一想,苏蜜就觉得非常的刺激。

她拍掉身上的尘土,见林桃的身上还脏着,于是也伸手拍掉了林桃身上的尘土,絮絮叨叨的模样还真挺像个娘:“收拾干净点,要不然被你姥姥看到了,得训咱俩。”

“姥姥?什么姥姥,姥姥不是……”林桃侧眸看苏蜜,没在说下去,还是不太敢相信的问了一句:“这里真的是栖云?”

林桃记得她外婆家是住在栖云,但那个栖云和这里完全是两副模样。

印象里的栖云都是高楼大厦,看起来比较拥挤,可这里都是平房和田野,看起来非常的宽阔,金黄的稻田和劳作的农民交织在一起的样子就跟油画一样美丽。

只是她们是怎么一瞬间从昭和跑到栖云来的,一睁眼还在一个拖拉机上……

这还是林桃第一次见拖拉机,原本她以为这是什么陌生的地方,没想到苏蜜竟然和这里的人聊的那么好。

就这么短短的一瞬,苏蜜已经和十几个路人打过招呼了。

“对啊,栖云。”苏蜜跟过路人点了点头才回林桃的话,“如果我没猜错的,现在应该是在秋收,只是我有点儿想不起来现在是几几年,要不我们一起回去容易……”

“你什么意思啊?”林桃的心忽然有点儿慌张,总觉得自己被拐到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来了,还被人换上了一身莫名其妙的衣服。

她抬手扶着苏蜜的胳膊,眼神里的恐慌都快要溢出来了:“蜜儿,你说这到底是哪儿啊?”

“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一遍了吗?”苏蜜听到林桃又这么问,心中顿时涌上一丝的不耐烦:“我最后跟你重复一遍,这里是栖云!如果没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你老娘我‘称霸’栖云的光荣时期……”

“啊?”苏蜜的话像蚊子嗡嗡声一样在林桃耳边响,让她心情莫名的烦躁,头疼,最后一个没支撑住,直接翻白眼晕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林桃一睁眼便看到了那偏欧式风格的灯,灯光是暗黄色的,不是非常的刺眼,她微微整开眼睛,在看到围着她看的一群人后又安详的闭上了眼。

“这姑娘怎么又闭上眼睛了?”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女人在她的耳边嘟囔,侧眸看向苏蜜:“你这同学该不会被我们这么多人吓到了吧?”

苏蜜摇头:“不应该啊,她胆儿没那么小。”

顶多是有点儿受不了刺激,不愿意醒来罢了。

“这姑娘长的跟咱们妮儿真像,你看这嘴巴,这鼻子,简直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忽然一个男人出声道。

那个年纪稍微大点的女人回头看了一眼说:“还真有点儿像啊。”

“就是这心脏看起来不太好,刚睁开眼没一会儿,咋就又吓晕过去了,我寻思着我长的也没这么吓人啊。”

“瞎说什么呢,人孩子一看就结实。”

“……”

林桃什么样子,苏蜜在清楚不过了,毕竟两个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她这种心情,她最理解了,无非就是接受不了事实。

毕竟当时她发现自己醒来变成一个小娃娃的时候,最起码连续哭闹了一个多月,才勉强接受了那个不争的事实。

“行了,别装了醒醒。”苏蜜抬手戳了戳林桃的胳膊,见她没动静还摇晃了两下。

对方还是装死,一点动静都不愿意给。

苏蜜正准备进行第二次动作的时候,范敏直接抬手扇了她一巴掌,害的她疼得“啊”了一声,委屈的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她揉了揉自己的手:“妈,你打我干什么?”

“人孩子睡呢!你瞎晃悠,瞎戳什么?”范敏拎着她的领子将她从床边拽了起来,觉得肯定是人多吓到人家孩子了,于是范敏自作主张将围在床边的其他人都轰了出去,“都别看了,明天等孩子醒了再说。”

“唉,不是妈,这是我屋!”苏蜜莫名其妙的被范敏拽出了屋,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你屋不你屋的,你去住隔壁客房能委屈你了?还是咋地?”范敏就见不得自己闺女这样,将她拽出来后狠狠的骂了句,才转身轻手轻脚的关上了卧室的门。

范敏给她关门的时候都是“砰——”的一声,如今这么轻手轻脚的让苏蜜这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可一想到范敏一个人偷偷抱着她的遗像抹泪的时候,那股情绪就渐渐的淡了下去。

他们出去的时候顺手关掉了房间内的灯。

林桃等周围都安静了下来才微微睁开了眼睛,望着黑乎乎的天花板陷入深深的沉思。

她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很年轻的外婆,外婆是黑头发,腿也没事,脸上的褶子非常的少,看起来十分的精神。

还有一个特别怂的外公。

躺在床上的林桃轻轻眨了两下眼睛。

原本她一直闭着眼睛,就是想让自己清醒清醒,觉得自己一睁开眼睛就回去了,根本没有在什么栖云,更没有在什么二十多年前的栖云。

可她一睁开眼,四周的所有摆设都标志着这一件事儿!

让她不得不承认,她是真的穿越了!

还是跟自己的闺蜜一起……

哦,不对,跟自己的亲妈一起。

虽然她真的很不想承认苏蜜是她妈。可看到她和她外婆站在一起打闹顶嘴,称呼就和普通的母女一样的时候,她的心理防线一度崩坏,让她不得不承认苏蜜真的是她妈!

“玄幻,实在是太玄幻了!我一定是没睡醒!”林桃小声念叨了两句,将盖在身上的被子往上一拉,闷头再次睡了过去。

转眼间,她已经在栖云的外婆家生活了三天了。

在这三天里,她的范敏外婆几乎每天都是大鱼大肉的伺候她。

听说她是昭和来的,生怕她因为栖云和昭和的地域关系而生活的不自在,在家里添置了很多昭和那边的家具。

怕她在这边吃的不习惯,还她特意托人打听了昭和那边喜欢吃什么,这几天饭桌上摆的也都是昭和那边的特色菜。

比起昭和的特色菜,林桃更想吃来自栖云的特色菜。

但这些都是外婆特意为她准备的,她也不好意思说些什么。

刚来的第一天林桃还想着该怎么回去,可是生活了两天之后,她觉得这样也挺好的,尤其是和外婆待在一起。

林桃看着餐桌上的一堆食物,眼眶突然就红了,弯腰抱住坐在身旁的范敏,哑着嗓子喊了一声“外婆”。

这一声外婆让范敏愣了一会儿,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才四十岁,还没到当外婆的年纪呢。小姑娘时不时就突然叫她一声外婆,让她着实有点儿不适应,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她真的是她的外婆一样。

“孩子,怎么突然就哭了啊?”范敏抬手揉了揉林桃的小脑袋,低头轻声问:“是不是想家了啊?”

林桃摇摇头,又点了点头,鼻头酸酸的。

她抬手揉了揉眼睛,随后又紧紧的抱住了范敏的腰,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又说错了话,于是撇撇嘴又往她的怀里蹭了蹭才说:“没有,阿姨,我是想外婆了,您跟我外婆好像,好亲切。”

“想外婆了啊,那有空让苏蜜带着你回去,你们两个一起去看看外婆。”范敏觉得这孩子真有孝心,不像她家那个没良心的闺女。

莫名被Cue到的苏蜜微微抬了下头,想跟范敏说“其实你就是她外婆”来吓吓她,可是一抬头就看到了范敏那一副她不陪她去,她就打死她的的眼神看她,让她心底直发毛。

“行,我带着她去。”苏蜜赶忙改口应道。

林桃撅了撅嘴,没理会苏蜜。

她哪里用带她去,她已经带她这个黑户住进外婆家里了。

穿越之前林桃和苏蜜闹了点矛盾。

无非就是感情的事情。

林桃依稀记得,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她约了一个男生一起去公园遛弯,然后那个男生询问了一遍苏蜜会不会去。

一般他们出去都会带上苏蜜,所以林桃想都没想就回了他一个“去”字,然后那个男生非常爽快的答应了。

当时林桃有点内急,转身去了趟厕所。

也就上了一趟厕所的功夫,那个男生一脸娇羞的跟苏蜜告白了!

“苏蜜,我……”男生扭扭捏捏的勾了勾手指,脸颊红的像猴屁股一样,说话也不像往常那般利索,吞吞吐吐的:“我……我喜欢你,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听到这句话的林桃直接僵在了原地。

没想到,他喜欢的人真的是苏蜜!

苏蜜听到这句话后不屑的翻了个白眼,表面看起来挺淡定的,其实内心早就咆哮了起来。

我想让你当女婿,你竟然想当我闺女的后爹?不好意思,我对我老公和我的女儿都是百分百忠诚!

苏蜜收回目光,抬眸盯着红透了脸的小屁孩,一本正经的拒绝:“对不起,我这人就喜欢那种比我大二十多岁的男人,毕竟有经验。”

小男孩猛的抬头看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原本红透的脸,直接变得可以滴出血来,没想到苏蜜竟然喜欢那样的人,羞愧感瞬间涌上他的心头,令原本不怎么说脏话的他,直接张骂道:“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同龄的不好吗?你为什么喜欢……喜欢……喜欢那……那么大年纪的……”

这小伙子平日里就是乖乖男的模样,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苏蜜轻蔑的笑了一声,没想到这小子这么容易炸毛,她也懒得跟他浪费时间,于是故意的拖着调子说:“没办法,我就喜欢能够征服我,而且经历丰富的男人。你还是太嫩了,要不你去找找经验,或者重新投胎?我还是喜欢能够当我爹的男人,年纪大,会照顾人。”

男孩握着拳头咬了咬唇,受不了刺激,羞愧的直接转身跑了。

他跑后,苏蜜又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没想到一扭头就看到了正站在草垛后边的林桃。

苏蜜心想糟了,抬腿就去追林桃。

两人穿过了一条又一条的人行横道,边跑边喘。

林桃跑的实在跑不动了就慢了下次,跟在林桃身后的苏蜜也慢了下来,她弯腰扶着腿喘了会儿气,随后直起身去追她,边追边喊:“闺女,妈妈是爱你的。”

林桃根本不听她的话,只一味的往前跑着。

忽然一辆失控的黑色轿车突然冲上了路边的人行道,吓得林桃直接僵在了原地,然后眼前突然一黑,等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李二婶好,王大娘好,张大爷今天这身衣服真不错……”苏蜜一一跟过路的大爷大妈们打好招呼,一点有钱人的架子都没有,反而非常的接地气。

看着这样的苏蜜,林桃再度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她爸那么沉稳的一个人。

怎么就找了苏蜜这么傻缺的二货,还弄她整天脑子跟缺了一根弦儿一样!

秋风瑟瑟,两个人穿着当季最时髦的花衬衫蹲在公园的某个角落,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面前的运动设施。

她俩已经来博瑞公园蹲了两天,一直没有看到林绛的影子。不由令林桃怀疑,苏蜜是不是记错了,或者是不是拿她当傻子耍?

林桃出生后没多久苏蜜就死了,每次她问林绛她妈妈是怎么没的,林绛都不愿意说,只是一个人转去阳台闷头抽烟。

而苏蜜这个本人就更懵了,她记得她生完林桃以后身体一直不错,还能蹦蹦跳跳的,按道理应该能活个七八十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那么死了。

问她的时候,她只说当时她在大街上走着,突然眼前一黑,再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变成了一副婴儿的模样。

还有了那个时代的爸妈。

而现在她又回来了,回到了那个自由自在的二十二岁,那个距离她死亡的时间还有三年的二十二岁。

“蜜儿,你是不是觉得我傻?”林桃终究还是问出了这句话:“你说在这儿能碰到我爸,我爸人呢?还有你不是一个我爸住哪儿吗?咱俩可以直接去找他,为什么一定要在这儿蹲着等他?”

“再等等。”苏蜜说,“我跟你爸是在这里认识的,所有的事情都有它的规矩,咱得一步一步来。我直接冲进你爸他家,跟他说,我是你老婆,这是你闺女,你让你爸怎么想我?”

林桃没想到苏蜜还有点自知之明,“你还知道容易吓到人啊?你从我三岁就跟我说,你是我亲妈,怎么没考虑过会不会吓到我?还有,你也不想想,你当时的模样可跟我同岁。”说着,她抬眸望了望正在对面扫地的大爷,这才扭头继续跟苏蜜说:“那大爷都快把咱俩当贼了,咱能换个姿势不?”

苏蜜丝毫没感到羞愧,反而又摇了摇头说:“不能,当时我就是这个姿势吸引到你爸的。还有,你跟你爸不一样!你看我多有先见之明,提前让你适应我是你亲妈的事实,顺便让你接受了一起穿越的事实!”

光是想一想,苏蜜都觉得自己非常的机智!

“你怎么不让我爸提前适应一下,你是他老婆的事实?”林桃直接翻了苏蜜一个白眼,觉得她这个娘当的十分不道德,竟然只吓她一个人!

她深深的怀疑!她!林桃!根本!不是!她亲生的!

“那估计你爸就吓死了。”苏蜜说:“老婆死而复生变娃娃。你品,你细细品。”

林桃:“……”

呵呵!

果然!

怕吓死她老公,却丝毫不怕吓死她这个亲女儿!

也是,毕竟老公只有一个,孩子可以再生。

林桃懒得找存在感了,只慢悠悠的叹了口气,拉着一股生无可恋的调子说:“行,我们确实不一样。果然啊,父母是真爱,孩子是例外。”

她说完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频频回头的扫地大爷,继续说:“这上厕所的姿势别说吸引我爸了,扫地的大爷都觉得咱俩特别的迷人,你看又瞅咱俩呢,要不咱俩顺便摆个更美的姿势?”

苏蜜侧眸看了一眼林桃,没说话。

她真是第一次觉得自家闺女烦,又烦又话多,烦的想打她。

“哎呀,到底什么时候来呀。”林桃微微挪动了下腿,有点抽筋,想原地撂挑子。

她都在这儿蹲麻了,是她吸引林绛的目光又不是她,她在这儿凑什么热闹,可又不能让她一个人丢人,毕竟是她亲妈。

“蜜儿,你蹲着吧,我站起来歇会儿。”林桃真的累了,也倦了。

她还是不习惯叫苏蜜“妈”,一直叫她“蜜儿”或者“蜜蜜”,毕竟习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过来的。

“行。”

苏蜜不耐烦的应了一声,继续蹲着看前面。

林桃瞥了她一眼,慢吞吞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腿是真的麻,麻的她差点倒了下去,好在身边有根柱子可以靠一靠,要不然她肯定得翻草垛里去。

两人又在公园蹲了大概十几分钟,依旧没等到林绛的身影。

夕阳西下,太阳的最后一点红晕即将消失,两人依旧整整齐齐的蹲在地上。

“蜜儿,咱们走吧,天黑了。”林桃忽然侧头看她。

苏蜜脸黑的厉害,想着不应该啊,按道理应该来的啊。

难不成,改变了历史?

她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闺女。

“没有消失啊?”苏蜜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历史应该没有被改变啊,如果改变了,林桃就该消失了……”

“我求求你,要点儿脸吧!”林桃没想到她这个娘把她带过来就算了,居然还想着让她消失!

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我可是你亲女儿啊!”林桃望着苏蜜的眼神十分的悲切:“这才几天,你竟然就想着让我消失了!确实,这不是你拉着我在被窝里看帅哥的时候了……”

林桃又“唉”了一声,忽然感慨道:“你说万一我爹知道你拉着我一起在被窝里看帅哥,她还会娶你吗?”

“你最好停止你接下来的想法。”苏蜜提醒她:“那样你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听到这话的林桃突然一噎,立马闭上了嘴巴。

她这应该算是从娘胎里就消失了吧。

虽然很不情愿,但天确实晚了,时间也过去了很久了,照这个状态,苏蜜肯定是蹲不到林绛了,于是只能松口:“行了,天也晚了,那咱们走吧。”

林桃见她答应了,心中忽然一喜,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这一下没站稳,直接起猛了,仰头就栽进了草堆里。

苏蜜见林桃翻进去了,这叫一个心急,生怕自己的闺女摔坏了。

她刚往前走了一步,脚麻的让她也后仰了下去,随后便撞进了一个结结实实的怀抱里面。

“您没事吧?”

原创文章,作者:竹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