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门嫡女:相爷他娶妻总失败》小说章节目录沈雪,沈晤歌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将门嫡女:相爷他娶妻总失败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清川长薄

简介:沈府嫡长女死了七日突然诈尸性情大变,满京城的人都说她撞了鬼,冲撞了女将军英灵,应除之而后快。可没有人知道作为各国畏惧的女将军复活在仇人孙女身上有多屈辱……踩奸佞,灭敌军,夺城池,诈尸后的沈晤歌令人闻风丧胆,威名直逼十五年前那位威震八方的女将军!然对于权倾朝野病态阴鹜的傅相爷,这个衿贵傲骨的姑娘,更像十多年前照在身上的灼灼烈日,和那道溅在心头的滚烫血印子……

角色:沈雪,沈晤歌

《将门嫡女:相爷他娶妻总失败》小说章节目录沈雪,沈晤歌全文免费试读

《将门嫡女:相爷他娶妻总失败》第1章 棺木重生免费阅读

天际乌云翻滚,天光瞬暗,雷鸣声至,破开蒙蒙夜幕,滂沱大雨倾泻而下,京城瞬间笼罩在暴雨之中。

一辆马车疾驰而过,穿过风雨声急的王府大街,直奔城外。

车轮碾过郊外的泥泞地,豆大的雨水激烈的拍打着车前漆黑的棺木,在狭小的棺木中如战鼓轰鸣,隆隆作响。

沈晤歌仿佛身临其境,耳畔将士喊杀声震天,黏腻的血腥味充斥在鼻息之间,彻骨之痛从灵魂深处蔓延至四肢百骸。

是谁,谁在算计她!

喉间弥漫起血的腥咸,她猛的坐起身,却一头砸在了坚硬的木板上,目之所及漆黑一片。

身下剧烈的颠簸几乎让她散了架去,额间的剧痛令她清醒了些许,这是一处极其狭小逼仄的密闭空间。

难道,她还活着?

她屏气凝神,隐约听到外头声音,似乎是一个女子在驱车赶路。

车轮碾过凹凸不平的石路,整个车身颠簸的越发剧烈,窗牖外传来急促的马蹄追逐声。

马蹄溅起的水花拍打在窗牖之上,一道长鞭自后方破空追来,拖车的黑马瞬间前膝跪地,车前棺木应声翻落。

有人自后方骑马挥鞭紧追上来,直袭那口棺木!

一姑娘从车厢滚下,随即扑身向那口棺木护去。

伴随一声痛呼,那道娇小的身影被长鞭抽倒在地。

“贱婢!竟敢偷运沈晤歌尸体出京城!”

“可惜了,你没命护她尸身周全!”

长鞭未触及棺木,沈雪恼羞成怒,收起鞭子转手掏出一把匕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直袭击姑娘胸膛!

那姑娘虚弱的倒在棺木前,避无可避!

眼前刀光锋锐,她缓缓闭上眼。

突然,一滴斜风雨飞来,落在匕首之上。

沈雪猛的一震,手腕软了三分。

“你们,在做什么?”

一道慵懒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锋利匕首一歪,不偏不倚的擦着姑娘的肩膀而过,沈雪连人带匕首摔进积水之中。

二人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去。

暴雨中的郊外昏暗朦胧,一副漆黑的棺木侧扣在草丛中,抬眼往上,棺盖掀开了黑峻峻一个角落。

循着望去,一白衣少女坐于棺身之上,半条腿还踩在棺材里头,正打眼瞧着她们。

沈雪从地上爬起来,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沈,沈晤歌!”

“你,你是人是鬼!”

她有些害怕的靠近了两步,触及白衣少女黑白分明的眸子,腿一软,便吓得摔落在地。

“二堂妹记性真差”

少女从棺木上一跃而下,白皙的双足踩在绵软的泥地上,停在沈雪身前。

沈雪摔坐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那本已死透了的人如鬼魅般出现在自己眼前,忍不住又往后缩了缩。

“你昨日托梦说想我,我便回来了。”

少女说的很认真,眼底笑意森森。

“你胡说,昨日我明明没……”沈雪下意识反驳道,片刻后,却突然回过神来:“沈晤歌,你是沈晤歌,你没死!”

她陡然拔高声音,随即攥着匕首从地上爬起来:“好一个沈晤歌,你竟敢假死逃婚,好大的胆子!”

她好不容易把这桩婚事推给沈晤歌,这个贱人竟然敢来一招暗度陈仓!

好一个死遁!

假死?不,原主死了,可是她活了。

沈晤歌冷笑一声,哑声开口:“告诉我,如今是何年份?”

那声音极冷,令人如坠冰窖。

沈雪打了个寒战,却讥讽道:“怎么,现在开始担心后日和那位的相看了?我告诉你,过了后日,婚约一定,你就等着明年成婚吧!”

“我问你年份。”

白衣少女猛然逼近一大步,那双眸子冷沉充血。

沈雪被眼前人吓了一跳,下意识道:“永嘉,永嘉四十二年……”

轰!

仿佛一道巨雷在脑海里炸响,沈晤歌有些迷茫的环顾四周,眼底浮现苍凉之色。

永嘉四十二年,她死那年是永嘉二十七年,她竟重生于十五年后!

“愣着干什么,既然没死就跟我回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沈雪懊恼自己竟然被沈晤歌吓到,口气更是难听,话落,她收了匕首,率先向马走去。

走了两步,却不听背后之人跟上来,沈雪皱眉回头,正对上雨中少女漠然的眸子。

不知为何,竟觉遍体生寒。

“以前好歹知道怎么做一条听话的狗,现在连狗都不做了?想死是不是!”抹下心中的不安,沈雪恼怒。

话落,却闻白衣少女笑了起来,那笑声阴桀桀的:“十五年过去,连京郊的狗都敢冲我乱吠了。”

“你!贱人!”

沈雪何时受过如此羞辱,脚步一转便抽出腰间长鞭向沈晤歌抽去,招式凌厉狠辣,毫不留情。

不想,一道白影晃了晃,长鞭落了空。

她不敢相信的瞪大眼,再次抽出长鞭向那抹白影卷去!

沈晤歌什么时候有这等功夫?

难道刚才那滴雨……也是她!

“你打够了,该到我了。”

长鞭再次落空,耳畔的声音轻飘飘的,沈雪却觉得落在身上的雨点陡然变疼起来,眼前一花,脖子便被一双又冷又硬的手掐住。

空气越来越稀薄。

她惊恐的看着沈晤歌苍白的脸,对上那双又冷又傲的眸子,此刻正如看蝼蚁般看着她。

沈晤歌垂眸,看着沈雪苍白的面容,眸色深不见底。

这张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

沈雪缩在雨里,艰难道:“沈晤歌,你要是敢对我动手,祖父放不了你!”

“有趣,我不过一个死人,你就算被五马分尸,祖父也不会怀疑我。”

她笑着摇了摇头,慢慢收紧五指。

沈雪双目翻白:“你要是,杀,杀了我……你就再也进不了京了!”

她是将门千金,令牌一出,守城的谁不给她几分薄面?今夜没她开口,沈晤歌绝对进不了京城。

那姑娘害怕的拉住沈晤歌的衣角,怕她杀了沈雪惹来灾祸。

却被沈晤歌轻轻拂开。

“抱歉,本将生平最恨人威胁。”

手上略一用力,沈雪两眼一翻,便如死尸般倒在了地上。

沈雪一口气没提上来,晕倒时眼底还闪着怒色。

姑娘骇然:“你,你……”

杀了骠骑将军府二房嫡小姐!

“放心,死不了。”

沈晤歌蹲下,熟稔在沈雪身上摸索了片刻,直到摁到一个掌心大小的物件,勾了勾唇角。

原创文章,作者:清川长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72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