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处汉末当御史》小说章节目录刘仁,韩约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身处汉末当御史

小说:历史

作者:㚶圐圙

简介:魂穿来到东汉末年,成了一名身负皇命的绣衣御史。手中权力不小,但前路却是困难重重。黄巾之乱、外族入侵、宫廷斗争,一个来得比一个凶险。当然还有那广为人知的东汉末年分三国……前世从事销售工作的刘仁,以察言观色、处理突发事件为其专长,而这一世的本体又是个武功强悍的高手。文武双全,兼之现代理论知识的加持,且看刘仁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在这险象环生的乱世当中纵横卑阖,重塑大汉辉煌……

角色:刘仁,韩约

《身处汉末当御史》小说章节目录刘仁,韩约全文免费试读

《身处汉末当御史》第1章 危机重重免费阅读

冬日的夜空中挂着一弯残月,地上并没有雪,草木凋零,一片萧瑟。

在官道上,星星点点地亮着火把,从火光中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人群。这群人衣衫褴褛,目光呆滞,骨瘦如柴,一阵风吹来,便有人随风倒下来,再也爬不起来了。一股腐臭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人群渐渐聚集起来,将官道旁的一处驿站围了个水泄不通。

驿站周围有一丈高的木墙,上面还立着十几名差役,各个张弓搭箭,用警惕的目光扫视着官道上的流民。不时传来几声厉声呵斥,警告流民不得靠近。

领头之人身材高大,头戴两梁进贤冠,身着斧纹锦绣禅衣,腰挂黑室环首刀,右手持握一根节杖。从他身上的穿着服饰便可知,此人的身份绝不一般。

绣衣使者,又称绣衣直指御史,是直属于天子的职官。他们携带节杖巡视四方,若是发现不法之事,即可代天子行事。此官设立于汉武帝时期,新莽覆灭之后,这个职位遂被取消。不过至汉灵帝时期,因为地方纷乱且天子对于官僚缺乏信任,故而重新恢复了这一旧制。

这名绣衣使者名叫刘仁,除开表面的身份之外,其实他还是一名来自现代的穿越者。

自从刘仁魂穿到东汉末年,才过去半日,当他逐渐熟悉这具躯体之时,却没承想被围困在这个小小的驿站里。木墙外是成千上万缺衣少食的饥民,虽说刘仁等人手持弓箭利刃,但如果这群饥民不顾一切冲入驿站内,后果将不堪设想。

此时,几个饿极了的流民,不顾警告,挨到大门前,用力叩打着门扉,嘴里喊着:

“求求官爷,赏口吃的吧!”

木墙上的差役纷纷看向刘仁,只等他一声令下,便会将叩门的流民尽数射杀。

刘仁面色凝重,却没下命令。

后面的流民见状,狂奔而来,呼喊声、哭泣声、叩击声越来越大。

流民太多了,小小的驿站犹如波涛中的一叶扁舟,随时可能被巨浪掀翻。

刘仁的前世是某家公司的VIP销售,以察言观色、处理突发事件为其专长。

在此危急之时,刘仁的目光一动,顿时计上心头。只见他扭头朝身边的书佐韩约大声喝道:

“速令驿啬夫,尽数放粮!救济灾民!”

“尽数”二字,刘仁故意念得很重。

流民团聚于此,无非是乞食,若是将驿站之中的粮食尽数放出,这群流民也就没有强闯驿站的动力。

书佐韩约是刘仁的心腹,办起事来自是卖力。驿啬夫虽不情愿,但是大难临头,兼之刘仁是京城上差,自是不敢忤逆。很快,一袋袋粟米便被驿卒从仓里搬出,心细的韩约让人把粟米用麻布包成小袋,运到木墙上。

不足一盏茶的工夫,韩约便完成了从粮食搬运,到换装小袋的全过程,刘仁忍不住向韩约投来赞许的目光。准备工作已经完成,刘仁随即向外面的人群喊道:

“众乡里遭灾,我心难安啊!现将驿站中所有粮食奉上,望能稍解燃眉之急!”

说罢,只见刘仁大手一挥,木墙上的差役纷纷将粟米抛向人群。

人群中,先是传来一阵哄闹声,然后便是一阵抢夺之声,呼呼啦啦地乱作一团。

不一会儿,粟米便被扔出了大半,不过人群似乎没有散去的意思。

“别再扔了!”年迈的驿啬夫紧抱着最后一袋粟米央求道,“再扔下去,口粮都没啦!”

刘仁见此,也不再为难驿啬夫,而是抱拳朝墙外的众人喊道:

“小驿粮米已尽,还望众乡里见谅!”

按照刘仁原本的计划,粮米已尽的驿站,就失去了强闯的价值,故而流民终究会散去。

突然间,人群中传来一声高喝:

“不是还有马吗?”

这声高喝让原本逐渐沉寂的人群,瞬间沸腾起来。

“是啊,马肉也是粮食!”

“人都活不下去了,还管什么马啊!”

喧闹之声此起彼伏,原本打算散去的人群,又重聚在一起。

面对此情此景,刘仁狠了狠心,朝人群高呼道:

“杀马济民!”

一旁的韩约听令后,朝着班首吴终使了一个眼色,吴终当即心领神会,领了手下的几个捕役就要行动。

驿啬夫急了,拉着吴终的衣袖急声道:

“不可,不可啊!”

马匹是驿站当中最要紧的东西,也难怪驿啬夫急得要命。

身材高大的吴终冷哼一声,一把甩开驿啬夫的拉扯,径直走向马厩。

驿啬夫还想要拦,身后的韩约连忙追了上去,温言劝道:

“非常时期,只能以非常之举。此事,刘侍御将据实上报,您老断不会受到牵连。”

稍顿,韩约又轻拍驿啬夫的手背,安慰道:

“再者说来,流民不知驿站内有多少马匹,我们象征性地宰掉几匹驽马,把他们打发走便是了。”

“这驿站内都是良驹,哪有什么驽马啊……”

想必驿啬夫对自己养育的马匹感情极深,本想絮叨几句,可是精明的韩约哪里给他机会,半拖半拽地拉着驿啬夫走向别处,来个眼不见为净。

片刻间,驿站内便传来马匹的嘶鸣,看来吴终那边开始动手了。

这嘶鸣声反倒成了墙外流民的镇定剂,大家心知刘仁所言非虚,便静下心来等待分食马肉。

约莫一炷香的工夫,满身是血的吴终领着几个捕役抬着切成小块的马肉,登上了木墙。此时的韩约也放开驿啬夫,默默站到了刘仁身边。

刘仁扫视了一眼,身后一文一武两员得力干将,心中大慰。微微颔首,两人便明白过来。

一边,吴终领人把食物扔向墙外的流民;另一边,韩约则发动其余之人,一齐高呼:

“杀马赈灾,丹心为民!”

此时,墙外的人群瞬间躁动起来,为了抛掷而来的马肉,大家抢作一团。抢到马肉之人,甚至来不及烹煮,便直接将马肉塞入口中撕咬,想来已经饿到了极致。

混乱之中,一支白羽箭从人群中射出,径直朝刘仁的面门射来。

箭矢的破空之声早已被嘈杂的人声所掩盖,兼之夜色朦胧,照理说刘仁对于这突施的冷箭是避无可避。锋利的箭矢在火把照耀下反射出一道亮光,瞬间便吸引了刘仁的注意。

刘仁的本体乃是个功夫了得之人,循着本能,刘仁手中的节杖一扬,激射而至的箭矢当即被扫开。接着刘仁左手一抬,嗤的一声,袖中暗藏的弩箭激射而出,逆着白羽箭的轨迹飞去。

人群中隐隐约约传来一声呻吟,不过混杂在嘈杂的环境中,并不显著。

见此情景的吴终,立即展开反击。刘仁却摆手制止,只听他高叫道:

“所有人撤下木墙!”

众人闻令先是一惊,但仍是依令而行。不过刘仁接下来的命令,更是让众人惊掉下巴。

“准备放火,烧掉驿馆!”

原创文章,作者:㚶圐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7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