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末世吃吃吃》小说章节目录红姐,桑大姐全文免费试读

你等下回家再吃行不行?

不行,饿。

他现在还没变异呢,不好吃!!!

好吃。

桑梓几乎有些抓狂,她生平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左手完全控制不了,眉目间逐渐染上一股愠色:“快点给我停下来!”

那张嘴被凶的愣了几秒,突然加大力度向男人那边挪,还一边跟桑梓叫嚣。

你居然凶我!我不管,我就要吃!

桑梓翻个白眼,用司机大叔的后座挡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傻子左手,心里嘀咕着,这玩意居然还叛逆。

她随手拿起那根小烤肠,右手艰难的撕开包装后就往吞噬嘴里一塞,它瞬间就安静了,疯狂的跟桑梓含糊不清的喊着“滚粗”。

但桑梓不理她,右手握着那根香肠不说话,吞噬一吐出来她就给它塞回去,瞧把孩子给惯的,挑食就是坏毛病。

五顿有些不忍心。

【宿主你不要凶它,它现在还小,跟个小孩子一样,不懂事】

桑梓:“不打不成才。”她回去就往这个嘴里塞旺旺小饼干,让它丫的挑食。

【……】宿主好凶。

许是桑梓突然表现出来的凶悍把吞噬吓到了,它莫名的乖了很多,在桑梓试着把烤肠抽出来之后也安安静静的,不用力向男人那边靠了。

桑梓这才用右手过去拿了胸牌。

“秦游,第二支队分队长。”

桑梓顿住了,好家伙,这还是个军人,那就不能吃了,至少在他变成丧尸之前不能。

“到了新城郊区了,”司机大叔的声音把桑梓拉回现实,“姑娘我等下帮你把东西搬下去吧。”

“好嘞。”桑梓爽快的答应。

新城郊区是市里郊区最大的别墅,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随手挑一个出来都不是好惹的人,而桑梓买的是比较靠别墅区边缘的一栋。

这里的富贵们一般都瞧不起桑梓,毕竟其他人要么家世显赫、要么是大明星,就桑梓一个人是个靠吃火起来的美食家。

常人看来这本来没什么的,但在有些人看来就是低他们一等了,好在桑梓不在意。

别看她平时大大咧咧,其实不喜欢与人相处,反倒喜欢自己安静,佛系的态度看的很淡。

这里的环境清幽,绿化做的很好,安保也很不错,本来是桑梓养老的地方。

可现在她只觉得自己会像丧尸片里的人们一样颠沛流离,但其实她只想窝在这里好好过一辈子。

别墅区的保安大叔认识桑梓,看见车窗摇下来露出桑梓的脸,就直接放司机大叔的车进去了。

她平时经常给大叔们带吃的,反正代言那方给的食物吃不完也是浪费了,不如给这些叔叔阿姨们分点,他们也乐得其成。

桑梓抬起头看着别墅区大门顶部的的灯光,眼中闪过一丝别样的愁绪。

她不想吃丧尸,真的不想。

【宿主……】

“停,”桑梓打住五顿的牢骚,“我就随口一说。”

桑梓虽然喜欢安静,但同样也是一个随遇而安的人,这世界的常态见多了,总觉得好死不如赖活着。

能吃饱穿暖,对她来说就挺好的。

“叔,那儿,那就是我家。”桑梓走了个神,才发现司机大叔开过了,赶紧出声提醒。

司机大叔赶紧掉头,“哎哟你不说,我不是不知道嘛。”

“没事没事。”桑梓招呼着,伸出大拇指指纹解锁开门。

司机大叔人是真的不错,帮桑梓把所有东西都搬进屋子里,又把秦游背到桑梓别墅里的沙发上,才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汗,说要走了。

“叔你留下喝杯茶呗,要不今晚留我这也行,天色这么晚了。”桑梓从桌上拿起茶壶,熟练的就要开始泡茶。

司机大叔咧着嘴笑了:“这茶我是肯定得喝的,但是今晚留宿还是免了,虽然老婆没了,但家里还有一个小情人等着呢。”

“也是,”桑梓这才想起来大叔说他还有个女儿,“那就不麻烦大叔了,我把钱扫你?”

“行!”司机大叔把手机递给桑梓,慢慢尝了口她泡的茶,而后啧啧称奇,“真的很不错啊,虽然我是个粗人,但是这一喝也知道,姑娘你泡的茶比别人好!”

桑梓谦虚:“过奖,过奖。”其实她跟茶艺大师学过,还是大师的得意门生那种。

她做的每一件事都付出了比别人好几倍的努力,加上她也有天赋,才收获了比常人好几倍的成果。

“那我就先走啦!”

“嗯,再见。”

桑梓偷偷的给司机大叔转了一千块钱,是车费的十倍了,她其实还愿意多给,就是怕大叔实在不要。

等送走了司机大叔,桑梓把别墅院子里的门关的严严实实,回到了客厅里,看着沙发上躺着的男人发愁。

吞噬又开始躁动起来。

要吃,饿饿,吃吃。

桑梓拧起眉头,从旁边拿起一袋子薯片:“吃不吃?”

不吃,难吃,滚粗。

“那就饿着。”

你是个坏妈妈!

桑梓右手将左手摁住,耐心的告诉它:“现在不能吃,等他变异了我们再吃。”

【宿主你不怕他咬你吗?】以五顿这段时间对桑梓的了解来说,她不可能把这么一个危险留在身边。

“好好一个帅哥怎么就被丧尸咬了呢,”桑梓拧起眉头,“我先给医生打个电话。”

她之前说给秦游找医生可不是开玩笑的,桑梓好歹也是个公众人物,有私人医生很正常,巧的是,这名私人医生还是桑梓的闺蜜,也住在新城郊区里。

虽然不能说做到不留疤痕吧,但基本的包扎和治疗还是可以做到的,起码能先止住血。

桑梓想着,拿出手机给塑料闺蜜厉怡然打电话。

两个人的别墅相差不远,厉怡然是来自于著名的医学世家,对付咬伤还是没问题的。

“喂?”桑梓摸着台式电话下卷卷的线,语气还是有些坎坷,“然然小可爱在吗?”

电话那边“嘟”了几声后,被人接通,好在厉怡然今天没有早睡,不然桑梓的这通电话还不一定有人接。

“怎么了桑梓?”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老母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54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