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全面反杀:开局绑定地狱模式》小说章节目录陈凡,陈凡一全文免费试读

“你还没说是什么任务?”

“而且任务失败,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本系统已经介绍过,会根据宿主的所有喜好,并进入与之相应的平行世界,至于具体会是什么样的世界,只能在进入后才能知道,这也是任务的要求之一。】

【如果不是地狱模式,本系统应该会给宿主一定提示。】

【至于惩罚,因任务不同,惩罚也各不相同,这点本系统倒是很期待。】

“期待你妹啊,你这该死的狗系统!”

对于陈凡的咒骂,系统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只是继续在他脑里发音:

【惩罚虽各有不同,但有一样是固定的。】

【宿主在任务中每死亡一次,现实世界的寿命就会减少一年。】

【如果不是地狱模式,则会减少三年。】

陈凡愣了愣,感觉像是好事。

再仔细一想,真是好事才见鬼了!

这岂不是说,他在地狱模式下死的很快,所以才死一次扣一年。

【宿主一旦死亡,就代表任务失败,将返回现实世界。】

【可在地狱模式下,任务并不会结束。】

【宿主将会在两天后再次进入,继续开启任务,直到永远…或宿主真正死亡为止。】

【提示:宿主在任务中所受伤势,在返回后,将会无条件修复。】

【本系统刚刚绑定,能源恢复中,需休眠一天为任务开启做准备。】

【至于到底是什么任务,就由宿主去自行思考。】

【叮~】

手腕上的虚拟手表闪了闪,没入了手腕之中。

什么借贷,什么被陷害,什么女友背叛统统被抛在脑后。

陈凡就这么呆呆站了半个多小时,猛的一个激灵,这才清醒过来。

当尝试按在手腕伤口时,一个虚拟面板跳了出来。

看来系统是真的存在,而且还在继续运转。

【宿主:陈凡,小名:陈二狗。】

【现:26岁,寿元:38年。】

【力量:1】

【敏捷:1】

【体力:1】

【气运:1】

【精神力:0】

【额外能量:无】

【特殊技能:无】

【装备:无】

【专属命格:天煞孤星】

【命格反噬:999】

【命格附加属性:专注力+10】

【凡命格是天煞孤星者,性情孤高,不易被外物影响,对自己亲近者有反噬效果,拥有命格专用附加属性:专注力+10。】

【备注:专注力因人而异,专注力越高,学习能力就会越强。】

看着这个属性面板,陈凡终于接受了现实。

而且对亲近者的反噬,竟高达999!!!

还有这该死的狗系统,竟然连他的小名都知道。

陈二狗啊…真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还有这力量敏捷等等怎么都是1?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基础属性?

天煞孤星这种命格让他很吃惊,对亲近者竟有反噬作用,难怪会处处克人,还专克亲近之人,这点得小心一点,别一不注意又把谁给坑了,就像自己毫无印象的亲生父母。

倒是阿爷比他想中要厉害。

他一出生就克死了生母,五岁克死生父,而阿爷与他一起生活了十年都没事,不过按系统的口气,要是时间再长一点,估计阿爷也早就嗝屁了。

不过这该死的命格,竟然还有十点专属加持,倒也算是意外惊喜。

这个加成,可是基础属性的整整十倍。

说不定这就是他专属的一个小外挂。

因为关乎到自身小命,陈凡决定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

最让他无语的,还是系统竟标注他只剩下38年的寿命。

要知道,他才26岁,岂不是说他只能活到64岁?

在现今这个年代,除了一些倒霉蛋,平均寿命都在70以上,而他却只能活到64岁?

虽然很想吐槽,可想想真进入到任务里,按系统那地狱模式的尿性,每死一次就扣除一年寿命,他怕是根本就活不到64岁。

别说64了,能不能见到明年的太阳都还两说。

他记得非常清楚,在系统休眠前,显示的时间是1:18:32:24。

也就是说,留给他的时间最多只有一天半,然后就会被这狗系统给强行丢入什么演化世界,而且这世界还是与他喜好相近的一个平行世界。

“喜好?”

这是个关键词!

从冰箱再次翻出一听啤酒,一边喝,一边在心里琢磨。

捡垃圾,送快递,刷盘子,哪怕开公司时洽谈业务,这些应该都不算是喜好,只能算是工作,那自己的喜好又是什么?

小的时候,他爱去山上掏鸟蛋,去小溪边摸蛤蟆,也爱钓鱼,这些应该才是喜好。

可这些东西,也能映射出某种平行世界?

离开鸡头村,来到龙城闯荡,记得当时自己才十四岁,人生地不熟,又举目无亲,没文化,没人缘,更没有钱,除了一张身份证是什么也没有,加上又是童工,根本找不到事做。

他就只能以天天捡捡垃圾、收集易拉罐为生。

睡的地方,就在立交桥的一处桥墩下。

那时,除了辛苦的讨生活,唯一的乐趣,就是去附近一家很小的黑网吧里打游戏。

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自己最早的喜好之一。

每到晚上就去打打游戏,或看下电影,这种喜好哪怕到现在也没改变。

黑网吧没有营业执照,机子老的可怕,唯一的好处是便宜,一个小时只需1块钱,里面玩的也都是半大孩子,倒也没人嫌弃他,甚至还因此交了几个朋友,也算当时唯有的几分温暖。

想到这,陈凡眼中有些沉寂。

从兜里掏出支皱巴巴的香烟点上。

随着青烟徐徐飘起,几张早已模糊的面孔,又开始渐渐清晰。

陈二狗这个小名,就是当时网吧里几个小伙伴给取的。

记得…当时好像还有二胖,小丫,猴子,以及一个叫疤子的同伴。

只是随着年龄增长,这些最早认识的小伙伴,早就没了音讯,也不知道近况如何。

那间黑网吧经常断网,这就导致在网吧里很流行一些局域网的互联游戏。

那些游戏很古老,哪怕对才十四岁的他来说也是如此,毕竟好些的网吧都正式进入了互联网的网游时代。

如果系统所说的喜好,是指游戏或者电影,那当时自己玩的又是什么?

原创文章,作者:易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44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