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接下来半天的时间里,傅玥兮让春盈帮忙找来了一些白色粗麻布,两人又做了一些口罩和手套。

将近子时,傅玥兮按照白日里和孟怀信的约定,在王府后门外的槐树下集合。她出现的时候,孟怀信和章隆还没到达,初冬深夜森寒的气息,穿透衣服刺进骨肉之中,傅玥兮禁不住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她将双手放在嘴边大口大口呵着气,反复来回的揉搓,感觉身子暖和了不少,双脚也不自觉地跟着行动起来,在原地来回踱着小步。

一身黑色夜行衣虽然简陋,但丝毫掩饰不住她如芷气质,倒反增添了几分飒爽利索的英姿。一头靓丽的淡墨色青丝在夜风中微微飞舞,只用一根简单的碧玉簪子稍稍挽起几缕秀发,其余的轻轻披在肩上。

傅玥兮侧脸看到停顿在不远处的孟怀信和章隆,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孟怀信盯了有一会儿。她一路小跑到他们身边,小跳着呼了两口热气,无畏地挺了挺脊背,“王爷。”

明明声音中有明显的哆嗦,脸上却是春光灿烂,侧着身子看了看章隆手中的工具,殷勤地分担了一把小铁锹和镐,“家伙都齐了?那,我们出发?”

孟怀信垂了垂双眸没看她,夜风清冷,他丝绸质地的黑色直裰长衫,在夜色中散发着淡淡的柔光,墨发如瀑,贵气无比,身姿卓然。

能将也夜行衣穿得这么俊,估计世间仅此一人吧?

傅玥兮愣神之间,孟怀信已双脚一跃,身子凭空掠起,像一阵风似的,以优美的姿势飞身到了三丈之外,足尖刚碰触到院墙,身子再次凌空飞起。

章隆跃身跟上。

傅玥兮好一小会才反应过来,跳了跳脚急忙去追,“王爷,等等我!”

“王爷!”傅玥兮将声音压得低低的,不敢声张。

“磨磨蹭蹭!”已经折回来的孟怀信冷冷说道。

“是是是,来了来了!”傅玥兮扛着工具,凑了上来,“墓地离王府有好些距离吧?”

“你不会轻功?”孟怀信不答反问。

前几日看你身手还不错呢嘛!

我倒是希望我会轻功,孙子兵法有云,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我要是会轻功我早跑了。傅玥兮接收到信息,心中嘀咕。她故作惭愧,“臣女若是会轻功那敢情好,起码不用拖王爷后腿。”

继而又换做一脸的难为情,“王爷的速度我肯定是跟不上了,王爷你们先走,路上给我留记号便好,我定以最快的速度跟上,绝不耽误正事!”

“你现在已经开始耽误了。”孟怀信斜瞟了她一眼,语气中有几分轻蔑,“这离水落石出,还早着呢,看你这进展,可是,让人堪忧!”

“劳王爷挂心。臣女定是会拿出看家本领,全力以赴、竭尽全力、不遗余力,早日让真相大白。”傅玥兮嫣然。

“嗤~”傅玥兮眼角余光瞥见孟怀信微微扯动的双唇,唇齿间轻微的嗤笑声在夜的宁静里被放大。

而傅玥兮却是被人像老鹰抓小鸡般拎起,几个纵横、翻越、凌空,苍茫的夜色中,徒留几个跃动的小黑点。

三人马不停蹄,轻功加步行,约莫半个时辰的时间,人就到了离京城十多里,西北处的墓地里。

傅玥兮脚尖刚沾地就被放开了,身子有点失衡,整个人惯性往前扑,慌乱之中双手抓到了滑溜溜的一团东西,耳旁传来一阵阵沉稳有力又均匀的心跳。周遭的空气,瞬间又下降了好几度。

她两只手先后慢慢地松开手中的丝质触感,整张脸连带着上半身一动不动往外平移。待回归到一定的安全距离后,瞅见对方肩头和袖口处不协调的扎眼的褶皱,心虚地转了转眼珠子,小心翼翼地踏出小半步,垫脚倾身,伸长手臂快速将褶皱处抚了抚,旋即回退至刚才的距离。

不等孟怀信开口,就带上口罩和手套,毕恭毕敬地给他也递了一份,然后拿起铁锹和掌凳,火急火燎跑过去,确认了是哪一口坟之后,自己一个人开始埋头卖力地刨挖。

孟怀信示意章隆过去帮忙,寻了一处视角比较好的地方观望。

傅玥兮和章隆动作迅猛,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见到了棺材板。

她直起身子,单手叉腰,另一手抓着袖子擦了擦额间的微汗,数个吐纳后蹲了下去,快手拨弄开棺板上的泥土,退到边上,抬眼看着章隆,朝棺材努了努嘴,“有劳大人了。”

前几日不是挺能耐呢嘛。章隆不看她,只闷哼一声蹲下,凝神聚气,双掌掌心朝上,缓缓上提,随即双手在棺板盖上一落一起,“轰”的一声,棺板盖离棺而起,在空中朝外几个旋翻,稳稳落在刚刨出来的一堆土上。

等气味缓了缓,傅玥兮拿出工具,提着马灯照近棺内,半跪着将尸骨从头到尾细致地看了一遍,拿了一节骨头起身走到孟怀信跟前一扬,灯火落定,傅玥兮低垂着的长密的睫毛轻抬,“王爷您看!”

孟怀信凝神注视了片刻,抬手接过那节骨头,翻来覆去又看了几遍,整根骨头显而易见的发黑。

“所以,是身中剧毒?”

明明是问句,言语中却是肯定的语气。

“是的。”傅玥兮颔首,“生前中毒,其骨为黪黑色……这个毒,和白天里检查出来的是一样的毒。”

“当初新娘暴毙之时也是和第四任一样的情况吧?内外伤均无,亦没有中毒迹象?”

“嗯。”孟怀信简短回道。

“如果另外两个的死因也证实了,我们就可以确定,这绝对是有人故意而为之。”

“然后呢?”

“然后?”傅玥兮挑眉,转了转漆黑乌亮的眼珠子,不说话,转身歪了歪脑袋,一副思考状,嘴角却分明是笃定的笑意,“容我想想……”

与章隆处理好棺坟之后,三人又一鼓作气,将另外的两口坟刨了,结果是意料之中的契合,已下葬的这三位新娘,可以确定是同一凶手所为。

孟怀信并不惊讶,打第二任新娘开始,他就已经怀疑,只是一直没能证实。而如今,即便死因已被证实,凶手却仍是毫无头绪,更不用提这背后的目的和阴谋。

傅玥兮看着内心起伏却依然面色如常的孟怀信,靠近了两步,“王爷,死者可是未曾出殡?”

“未曾。”孟怀信知道她说的,淡淡答道。

白天的时候虽不曾表态,他到底还是听取了她的建议。

“嗯,那么,明晚我们就可以来个守株待兔了。”傅玥兮没来由的有点儿小开心,弯起的双眼如天上皎洁的月牙,“王爷明日可要记得,请人来将王妃们的这三口坟翻新一下!”

说完她两手拍了拍,抖了抖身上的泥土。收拾东西跟上孟怀信,不着痕迹地凑了凑,“王爷……”

“什么守株待兔?”孟怀信不理会她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

“呵啊——”傅玥兮手捂在嘴上,做困乏状,“夜深人静,重要的事情咱还是明日再从长计议吧。”

说完偏头看了看孟怀信,见他没有什么反应,又悄咪咪凑了凑,巴巴说道,“王爷,那个,臣女离府数日,家中亲人定是忧心。这几日承蒙王府的关照,玥兮心中甚是感激,王府近日事情也多,我身子已经休养得十之八九,也不便继续在府上叨扰,明日……”

一道凛冷的光落在身上,稍纵即逝。

傅玥兮硬了硬头皮还是继续。

“王爷,鉴于案件扑朔迷离,案情错综复杂,而且,之前的三个案件日久月深,我们也不能急于一时。”

“我这……,咳,臣女也是担心,有损王爷威名呐。”

嗯,不错。傅玥兮保持着微微扬起的几近完美的弧度,又给自己点了个赞。声情并茂,在情在理,最主要的,都在为王爷您老人家着想呢。

请回复我“ok”。她殷切的目光追随着他清冷的身影。

然,等来的却是鼻脊处钻心的疼痛蔓延。

嘶~傅玥兮倒吸一口冷气。还真的是铜墙铁壁!竟是疼得眼里泛起了泪花点点。

“走路不会吗?”

又是这一句,连语气都一样。

本想说好话的傅玥兮索性不出声,低头嘟着嘴巴退开到安全距离,还是那个理,惹不起咱还躲不起吗?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