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新娘前日已入棺,按王府原先的计划要出殡下葬的,孟怀信配合傅玥兮将尸体多留置了两日。

傅玥兮做好了全副武装,也给孟怀信和章隆分发了前两日让春盈做的口罩,然后示意章隆开棺。

棺木一打开,一股刺鼻腐蚀气息扑面而来。腐败气体进入皮下组织,面部已经肿胀呈黑色,死者眼球突出,口唇变厚、舌尖挺出,腹部膨隆,呈现了所谓的巨人观,口鼻腔由于腹腔内的腐败气体的压力作用,开始流出少量的血性泡沫液体。

饶是章隆这样见惯尸体和血腥场面的人,心里都一阵翻江倒海。孟怀信眉头也肉眼可见地皱了起来。

待看到傅玥兮淡定自如用手触摸死者,抓起死者的四肢检查,将上次的缝合处打开,再次深入检查腹腔里面……章隆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小步,孟怀信原先垂在衣衫两边的手指,也不自觉地收了收。

傅玥兮知晓这两人既没兴趣看尸体,也不想了解什么解剖过程,全程也没有说什么,只等到自己一番操作下来,才缓缓舒了一口气,褪下手上的手套和脸上的口罩。

“和之前预测的一样,死者确实是死于那条小蓝鱼身上的毒。”傅玥兮接收到孟怀信询问的眼神,淡淡说道,顿了顿又继续,“毒性现在已经在身体内蔓延开来,呈现明显的青黑色。这种毒还真是奇特,居然可以让人在初中毒时呈现一种假死的状态,数日后才毒发。”

呵,真是惜字如金,明明有问于人还要别人揣度。本姑娘大人有大量,不计较。傅玥兮想着,禁不住用袖子半遮嘴角,噗嗤一笑。

孟怀信闻声愣了一刹,随即马上投来一副“办正事的时候你在想什么?”的质问模样。

傅玥兮也不理会,直接吩咐章隆去将小蓝鱼拿过来,然后屁股往旁边的凳子上一坐,提起袖子轻拭额间的微渗的汗。

“歇够了吗?”孟怀信看着她的袖子在额间游走,本不想出声,可是行动还是先于思想,“够了就继续。”

“王爷您稍安勿躁,再等一会。”傅玥兮莞尔。

这样的小工程,哪里用得着歇,她只不过是想跟他卖个关子罢了。

章隆很快就回来,傅玥兮接过他手中的鱼,觉着有点不对劲,再细看了半晌,茫然地摇了摇头,仿是自言自语“这不科学呀!怎么会?”

科学?是个什么东西?

孟怀信和章隆脑里都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但一想到之前她和他们说的那些奇奇怪怪的话,还有她这些奇奇怪怪的行为——解剖,一个词压根不算什么。

“有何不妥?”孟怀信走过去,盯了一会水中游来游去的小蓝鱼,神情也跟着起了微妙的变化。

“蓝鱼身上的毒性……”他抬眼看着傅玥兮,话只说了一半。

“是的,就是王爷想的那样。”傅玥兮吸了半口气,又缓缓呵出,“现在蓝鱼身上,毫无毒性。可是,那天,我确定它身含剧毒。”

她亦是抬眼,对上孟怀信同样疑惑的目光,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样子。孟怀信没有回避,垂眸颔首,给予她肯定的回应。

傅玥兮收回目光,左手置于腰间支撑着右手,曲着的食指在太阳穴和右耳中间地带轻敲了好几下,然后又习惯性的侧了侧脑袋,拇食两指在耳垂上来回摩挲,深思起来。

孟怀信只定定看着,章隆见大家都没有出声,也哑然。

傅玥兮在脑海中将案子又理了一遍,忽而像是有了什么重大发现似的,“王爷!”

“出殡的日子可否再往后推迟一天?”

“理由。”孟怀信目不斜视。

“钓鱼。”傅玥兮笑意吟吟,也不多说。

孟怀信嘴角微微扯了扯,不点头,也不拒绝。

傅玥兮歪着小脑瓜,清澈狡黠的大眼睛对着孟怀信眨了眨,转移了话题,“王爷,今晚可有空闲?咱们去运动运动!”

“天黑好办事。”傅玥兮饶有深意又略带调戏地补了一句。

孟怀信刚想发作,听得她又叫章隆准备锄头之类的东西,眼中闪过一丝的震惊,“你是要……”

“嗯,没错!”傅玥兮知道他已经get到她的点,郑重的点了点头。

孟怀信脑袋有瞬间的炸,他堂堂王爷,怎么可能和她做这种见不得光的肮脏龌龊事!真是有损……

不等他再多想,傅玥兮一句话将他心中所想道破,“您是堂堂的王爷,身份尊贵,肮脏龌龊见不得光的事当然由我来身体力行,王爷好歹提供一下友情赞助,再怎么着咱们现在勉强可以算个盟友关系,您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出人出脑又出力,事没办成就不幸被谁逮个正着吧?”

“再说了,盯哨这种活王爷也不必亲力亲为,安排个人,您舒舒服服往边上一坐,看个星星上个月的功夫,等着看结果就可以了。”

“我出力,王爷出人。刨尸这种事,怎么说也是我亏点。”

“傅小姐该不是,忘了自己的处境?”孟怀信上前,逼得傅玥兮后退了两步,一股温热又清冷的气息在脖颈间蔓延,“唔……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傅小姐你,头上还扣着疑凶的帽子,何来盟友一说?”

话音落下,数息的时间里,他身上萦绕的淡淡香气,犹如大雪覆盖的松林,清寒、森冷。而后,高冷的气息中,一袭隐匿的温柔稍稍中和了它的凛意,就像是,冰雪开始消融。

这种冷冽又醉人的感觉……傅玥兮的心神有那么一瞬,荡漾其中。

未等她完全缓过来,瞬息他又恢复了刚才的距离,挑了挑眉继续,“傅小姐还是要多想想,如何快速地让真相大白于众,早日为自己洗清嫌疑为好。”

欲加之罪,可奈何我心中再多的说辞,终究也是,不敢轻易替自己辩解,因为,它永远,感动不了一个铁了心要将你往深渊里推的人!

傅玥兮嘴角抽搐,“呵呵”尬笑两声,将咬碎了一口的牙,硬着头皮往肚子里吞,唇齿间皮笑肉不笑地挤出一句话,“玥兮记着呢,感谢王爷提醒,我全家都谢谢您!”

孟怀信不咸不淡地瞟了她一眼,定好了时间,吩咐章隆去准备夜里行动要用的工具和装备,负手而去。

傅玥兮瞅着他后脚已经踏过门槛,但觉空气瞬间都变得美好,走起路来脚步也欢快。她一面绞着胸前的一綹头发,一面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儿,一个不留神,到了门口处竟差点又撞上了停在那的孟怀信。

傅玥兮一个激灵,几乎跳了起来,急冲冲地往后退了两大步。

这人怎么老爱走走停停?欸,还好反应够快,无理又不饶人的主,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她决定还是等他远到看不到影儿再离开。哪料孟怀信这会儿好像没有要走的意思,也不回头,只背对着傅玥兮,饶有兴味又一贯冷漠地道,“傅小姐,你说这人呐,最重要的,是不是要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傅玥兮明白他指的是为什么春盈会服侍她的这个事情,可也明白自己多说无益,索性也就随他去了,只牵了牵嘴角,敛容说道,“王爷说的是,人贵自知,这一点我和王爷的看法是一致的,而玥兮也一直将这四字箴言,铭记于心。”

“那最好不过。”孟怀信理了理两边的袖口,径直走了。

以小人之心,度女子之腹。傅玥兮内心冷哼。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