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傅玥兮前脚刚踏进房间,那个叫春盈的丫鬟后脚就到了。

“奴婢春盈,见过小姐。”春盈一上来就行礼。

但见她眉目秀丽,目光清澈,整个人看起来规规矩矩安安分分。眼睛里透露出的机灵,又为她增添了几分灵动和活泼。

“春盈。”傅玥兮微微歪了歪脑袋,“嗯,是个好名字。”

“春盈是太妃娘娘给奴婢取的。奴婢本名小红。太妃娘娘说听着俗气,替我取了这个名字,叫了七八年。”一说起自己的名字,春盈一副欢喜的模样,“大家都说好听,奴婢也很喜欢。”

原来是懿太妃身边的人,太妃娘娘和桂芝嬷嬷还真有心。

“太妃娘娘不但面慈心善人又美,原来还是个玲珑剔透的人。”傅玥兮由衷说道。

今日和懿太妃只是初次见面,她对太妃娘娘的印象还挺好的。虽然她对她的好,或许,更多是孟怀信的原因,可单凭她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对于她那些不堪的过往,一味地厌恶和嫌弃,傅玥兮就已经在心里,感激不尽。

“娘娘要是听到小姐这句话,肯定开心。”春盈笑得灿烂,带着几分骄傲,仿佛与有荣焉。

傅玥兮莞尔一笑,没有接话,只真切地对春盈说道,“接下来这些时日,辛苦你了。”

“不辛苦,都是奴婢应该做的。能伺候小姐,是奴婢的福分,小姐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好。”春盈没有丝毫的谄媚和讨好,一字一句都发自内心。

“那就麻烦你先帮安排早点。另外我想找些书籍打发打发时间,你可知哪里有?”

“奴婢知道。奴婢先给小姐准备吃的,吃完了再带小姐去找。”

傅玥兮颔首。

春盈转身出去,一盏茶的时间就端上来样式丰富、可口美味的食物。从昨天中午到现在没有任何东西下肚、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傅玥兮,三下五除二就风卷残云扫了个精光,饶是像春盈这样实在又不多事的姑娘,都被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傅玥兮住的院子就有个废弃的小书房,放着很久以前的一些书籍。吃完后傅玥兮就跟着春盈去小书房,找来了五六本书回去。

因为都是古籍,傅玥兮看的有点吃力,好在都是兴趣所在,虽然吃力了点,倒也都看进去了。

傅玥兮也没想过,会在这里找到炼毒相关的书籍,觉得简直是如获至宝,这两天的时间,基本上都花在这上面了,连午饭和晚饭都是春盈催促了好几次才吃的,就连晚上,也是一边看书一边就挨在床头睡了过去。

第三天的早晨,房门被打开,一行三人走了进来。发现傅玥兮还在睡,其中两人准备要出去,却被其中最年轻的女子硬生生拉着,低声道,“母妃,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小心点不吵到她便是。”

说话的人正是三公主孟怀音。

“人姑娘家的脸皮薄,让你过些日子再看,偏是要急在这一时,要是吓着……”

懿太妃的话还没说完,孟怀音就挽着她手臂顺势穿过屏风进里屋,“只是看一眼,哪有这么不经吓的。再说了,我也是急母妃之所急,谁一见着我就迫不及待滔滔不绝,开口闭口都是傅家小姐?我听了几天,听得心头那只好奇的小鬼都呆不住了。”

“我急什么?时下王府还在办丧事,让人听到,你王兄不得再背个薄情寡义的罪名?!”懿太妃将声音压得低低的,手指戳了戳她额头,嗔道,“大白天什么鬼不鬼的,口无遮拦!”

“好好好,都是我的不是。”孟怀音伸手虚拍了拍嘴巴,一半认错一半撒娇,心里却努着嘴:我就是好奇您口中仙女下凡美不胜收的傅小姐,是不是真的不负众望,是您自个非得整这么复杂。

一边想着,孟怀音瞪着大大的杏眼,眼珠子几乎都要贴到傅玥兮脸上,半响之后回过身,拉着懿太妃的手走到床边,将手附在她耳旁,努力掩饰言语中的小兴奋,“傅姐姐果然俏得深入我心!”

懿太妃与有荣焉地笑了笑,随后丢给孟怀音一个略带鄙夷的眼神,“你母妃岂是以貌取人之人?人美不美倒是其次,难得傅丫头知书识礼、乖巧懂事,这心灵美才是最重要的。”

懿太妃嘴角岑着笑,看到傅玥兮只穿着单薄的衣裳,被子却只盖到了腰间,不觉微微皱了皱眉头,弯腰把傅玥兮手中的书小心合起来,然后将被子轻轻往上提了提,“这看书多费神呐,还不好好睡觉,也不知道好好疼惜自己的身体。”

称呼都变了,看来,母妃当真是欢喜呢。

“母妃,您回头看看,我是谁?”孟怀音一手叉腰一手指着自己,好气又好笑。

不等懿太妃反应过来,孟怀音假装忿忿不平加些许醋意,继续说道,“这外人看到了,估摸着都以为傅小姐才是您亲亲闺女。”

我的亲娘,您让我看书的时候可是时时刻刻都在闲不够,我穿衣少了您可是“活该你生病”一句话堵得我心脉受阻。

“天下谁人不知你是我闺女?傅丫头?我可不想她当什么亲亲闺女!”懿太妃扯了扯孟怀音撅着的嘴。

“我知道您当然不稀罕她做什子亲亲闺女,咱家又不缺闺女,独缺个好嫂嫂!”孟怀音笑嘻嘻地拢着懿太妃的双手,彼此心照不宣。

两人对着床上的人儿看了又看,一脸笑意。此时只听见“吱”的一声响,房门被推开,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一个略带怒意、冰冷的声音响起,“本王倒是不曾想,这日上三竿了还得亲自来请傅小姐!”

话音落下,人已经风一般的速度来到了内屋。

睡梦中的傅玥兮一个激灵,睁了睁眼皮子,刚睡醒时那种特有的慵懒和魅惑的声音,将孟怀信刚刚对上懿太妃和孟怀音复杂的眼神时产生的细微的怪异气氛,又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王爷?!”随后发觉不太对,眼角余光看到了懿太妃几人,立马掀被子起床请安,那知道脚下一个踏空,直接整个人撞入了孟怀信怀里。

看来我们不应该来!

懿太妃和孟怀音各自在心里怪了自己一百遍。

孟怀信脸上不辩喜怒,只是很自然地一开身子,恭敬地给懿太妃请安,语气平淡地问道“母妃怎会在此处?”

傅玥兮再一次重心不稳,好在刚才有了依靠,这次只是稍稍的晃了两下,自己就使力慢慢稳住了。

“咳……这个,说起来都怪我,许久不来王府,门都认错了。”孟怀音撒了撒手,说起谎来脸不红心不跳,明明一副母妃是来看准儿媳我是来看准嫂嫂的气势。

这说法,猫狗都不能接受。

孟怀信只是对着孟怀音挑了挑眉,随后对懿太妃说道,“这几日因为儿臣的事,母妃操心了。如今事情已处理妥当,母妃尽管放宽心,瞧您这些天憔悴了,儿臣深感愧疚。”

“桂芝嬷嬷,好好服侍着。”

孟怀信转头交代桂芝嬷嬷,桂芝嬷嬷在孟怀信“关怀”的目光下,做了个恭请懿太妃的动作,懿太妃拉上孟怀音,和桂芝嬷嬷一起出了房门。

屋内一阵悉悉索索,听不清两人低声说着什么,懿太妃和孟怀音不约而同回头,但见孟怀信一手扯着傅玥兮粗暴地往外拽,一路生风,还是一副毫无表情的样子。而傅玥兮外衫不整,被孟怀信拖着的步伐有点凌乱。在孟怀信停下脚步的瞬间,脑袋“砰”撞上了他壮实的手臂。

“嘶~~”,艾玛,这是铜铁做的吗?痛得我眼冒金星。傅玥兮被弹开,背过脑袋,一脸痛苦。

手掌在额头处来回揉抚了片刻,再回过头来却是一脸的歉意外加真诚的关怀,一手孟怀信手臂和后背处不知所措地拂了又拂,“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王爷您伤着哪了?”

“走路不会吗?”孟怀信不答反问道,不咸不淡。

懿太妃和孟怀音内心皆是长叹了一口气,对孟怀信发起了灵魂拷问:媳妇还要不要?

行为粗鄙不解风情都算了,还不懂得怜香惜玉,把人家这么个死心塌地全心全意为你的姑娘给赶跑了,可没有后悔药!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