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一觉醒来,辰时已过。

在王府这两日,都没洗澡,昨日又解剖了尸体,一起床傅玥兮第一件事就是想洗澡。

这里的人没有早上洗澡的习惯,厨房离傅玥兮住地地方不远,可是傅玥兮不想麻烦任何人,只向丫鬟讨来一套换洗的旧衣服,自个到厨房要了些热水,到下人们平时洗澡的澡堂子,冲刷了不到半刻钟,出来的那一刻所有的疲劳都一扫而光,整个人神清气爽。

王府上上下下,这会都在处理那位已故的未拜堂的王妃的后事。

信王府在这一点上做得还是不错的。虽还没拜天地,好歹是三媒六聘上了王府的花轿,身后事也给办的风风光光体体面面,完全是自己人的标准来办——除了进不了王府的祠堂。

前三位王妃的后事,没留下一点诟病,相反,大为称赞的人还不少。可是,那又如何?只怕今日之后,敢嫁入信王府的人,保守点估计,怕是没有人有这个胆了。

傅玥兮半为惋惜半为同情地叹了口气。

叹息声还未落下,撞上迎面而来的一道白色身影。傅玥兮眼明手快,身子稍稍向前倾,一手牢牢攀住对方的肩,一手扶着对方的腰,然后脚尖撑地,整个人用力往后至身体回正。

数个优美的转圈之后,适才被撞那人慢慢稳住。一道声音,将她因受惊吓,已经提到嗓子眼的惊呼声消散,“玥兮鲁莽,无意冲撞了太妃娘娘。玥兮向娘娘赔礼,请娘娘降罪!”

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

循音看过去,只见几步之外,一身素白衣衫的年轻姑娘,正在行礼。尽管屈着身子,婉转风流之态仍隐约可见。

王府的后院,外人定是进不来的。哪里冒出来的年轻女子?

“你是?……”懿太妃瞧着傅玥兮微觉有几分印象,却又想不起来,好像在那里见过。

“玥兮乃安平侯府嫡长女,承蒙王府眷顾,近日在府中修养,叨扰娘娘了。”傅玥兮脸不红心不跳,只字不提孟怀信,避重就轻的一句话,简单明了。

言罢缓缓抬头,起身。清丽绝美的脸上,秀美纤长,双目湛湛有神,鼻梁高挺,朱唇微抿。肌肤胜雪,双颊绯红,长发垂于身后,只用一根鹅黄色的丝带轻轻挽住。

她盈盈而立,清丽中透着一股英气,光采照人,当真是丽若春梅绽雪,神如秋蕙披霜。

“原来是安平侯的千金,”懿太妃浅笑吟吟,上前两步,伸手将傅玥兮的一只手握起,放在自己手掌中,拿着帕子的另一只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眉宇间的惆怅烟消雾散,只剩满目的慈爱,“真真是个好孩子!你只管好好休养,有什么需要,和哀家说一声。”

原来眼前这位秀丽的姑娘,就是外头这些天传的,为信儿殉情的姑娘。

懿太妃目光灼灼,盯了傅玥兮好一会儿。

“娘娘谬赞。多谢娘娘。”傅玥兮谦声回道,掩饰心中油然而生的几分忐忑,明明听着只是简简单单一句话,为何会听出太妃娘娘语气中有如释重负的感觉?

懿太妃对傅玥兮话里的信息许是误解了,没提王爷,在懿太妃这里,想当然是因为不好意思。再看到她本人落落大方谦虚有礼且又赏心悦目,即刻好感加倍。按往时的性子,这样的热情,都是湿湿碎。

“娘娘——”不远处传来一阵响亮又急切的声音。转眼,就见一位年纪四十上下的中年女人,拿着一件月白色的披风往这边奔走,在里懿太妃还有三两步的距离时,就迫切又小心地把披风给懿太妃披上,嘴里还不忘责备,“早晨霜浓雾重,娘娘要注意身子才是。奴才才一转身,您就影儿都不见了。”

“是!就你嘴皮子厉害,合着哀家还要受你管。”懿太妃的话听似苛责,面上却带着笑。

分明是在和嬷嬷说话,目光却仍是落在傅玥兮身上打量。

面容姣好,削肩细腰身材高挑,胸是吃亏了点,好在瘦不露骨,臀部够大且丰满。嗯,总体还是不错的,十有八九的好生养。

观察、点评加打分,懿太妃瞬息之间一气呵成,最终以一个满意的眼神结束。其实内心的真是想法是:真是越看越喜欢,越喜欢越想看。初次见面,还是收敛点为好。

早就有传言,傅家姑娘对我儿情义拳拳,痴心不改。昨儿个信儿成亲,小姑娘还想不开做了傻事,还好没事。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兴许,信儿的福气到了。

自家的儿子,可是让她操碎了心。盼了好几年,这杯媳妇茶还没端得出去,如今又……唉,这几日信王克妻的流言像一夜之间长了翅膀,再次沸沸扬扬,轰动京城,想必不出十天半个月,整个俞南朝,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连续四任,无一幸免。可怜我儿,这辈子还能指望得上媳妇吗?可怜我老婆子,入棺材前还有没有机会抱上孙儿?哀家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先帝?

懿太妃心中,又是喜,又是忧,又是伤,又是叹,一时间又想到刚死去的那位王妃,心生怜惜,情难自禁,因着傅玥兮而滋生的那点喜悦和欣慰,很快就被心底深处的感伤淹没。

傅玥兮对懿太妃丰富又强大的内心戏毫无所察,以为懿太妃是想到自己先前的不良风评,内心有什么想法,所以多看了几眼。自个做的孽,只能呆呆地站着受了。

等到懿太妃再开口,才顿感风向有所偏移。

“桂芝,去看看信儿那边看看帮着搭把手,你事事周到,帮看着一眼,也算是哀家尽些心意,可怜那孩子了。”懿太妃吩咐道,拿着丝帕在两眼眼角处隐了隐,又开口,“找个心细的,照顾傅小姐周到,王爷事情多又粗心,难免疏忽。”

后面半句,像是说给桂芝嬷嬷听,又像是说给傅玥兮听。说完,还不忘深深看一眼傅玥兮。

“是!”桂芝嬷嬷自太妃入宫一直在跟前伺候,自家娘娘的心思大大小小都摸得一个准, 脆生生应下后,还特地说明,“傅小姐请稍等,老奴去王爷那看过后马上就来。”

“谢太妃娘娘关怀。”傅玥兮对着懿太妃恭恭敬敬福了福,转而,又对桂芝嬷嬷含笑颔首,“嬷嬷费心了。”

懿太妃满是欣慰的笑,由桂芝嬷嬷搀扶着,一边走,一边对着桂芝嬷嬷道,“真真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孩子。模样自是不用说,还知书识礼又乖巧懂事,最关键的一点,对信儿的心,咳,没得说。”

“是,老奴瞧着也是哪哪都好,好极了!”桂芝嬷嬷附和道。

“就是不知道信儿有没有这个福气。”懿太妃感慨道,完了又开始伤神,“信儿命也是够……苦,”一说到这里,几乎哽咽,久久才吐出个苦字。

大家都说他命格太硬所以克妻,这些上不了台面的无稽之谈,她自然是不信的。可接二连三的事实,麻木使得她几乎也要认了这个命,可是……身为母亲,怎么样都望着他好,“这坎坷的婚姻之路,就盼着有个人……”

“娘娘莫要忧心,别让外头那些闲言碎语给扰了。王爷命格金贵,想是需得有福之人,才镇得住。几位王妃,到底是福气薄了些。这位傅小姐,老奴瞧着,必是福厚之人。”桂芝嬷嬷的每一句话,都安抚到王妃心坎里去了。

“哀家也就这点念想了。”

“娘娘肯定会梦想成真的。”

……

慢着,好像,有点不对劲。两道身影渐行渐远,留下傅玥兮风中凌乱,可怜兮兮:什么跟什么,其实我有话想说。

可转念一想,说多错多误会更多,只会越描越黑,矫什么情呢,还是算了吧。说来说去,都是洗澡惹的祸,大清早的洗什么澡!

一阵凉风袭面而来,寒意逼人,傅玥兮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果然,不该一大早洗澡的。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