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傅玥兮放下剪刀,拿起弯的镊子,甚是小心又准确无误地将这两条小东西,轻轻夹住,放到容器里。

“鱼?”章隆望着容器,咋舌,看着一死一活的两条鱼,眼睛瞪得像铜铃,这是哪门子的操作?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再多给你一个脑袋也不够用。傅玥兮在心里回了一句,嘴上却是笑吟吟说道,“如你所见。”

然后,她顺手将碟子放桌面上,夹起大一点的那条死鱼,神色专注,嘴里漫不经心地让章隆往容器里注些水。

这是一条绝美又惊艳的小鱼。身长不过四五厘米,除了眼睛以外,通体闪耀着宝石蓝的光辉。每一片细小精致的鱼鳞,在日光不同角度的照射下,透着不一样的蓝,或深或浅,或浓或淡,或明或暗,美得极致,十分惹人喜爱。

甚至于,有点惊心动魄。

安躺在水中的那条小鱼,估摸着是刚出生没多久,小巧翠致,尽管它大部分时间都趴在容器底部,只是偶尔懒懒地游动一下,依然掩盖不了它独特又摄人的美。

傅玥兮眼睛来回专注在两条鱼身上,言语却是和鱼完全不着半分关系,“胃能分泌大量酸性胃液。一般来说,大部分食物,甚至生物,一旦进入胃部,具有强腐蚀性的胃酸,视时间的长短,会将这些物质消化掉。当然也会有一些特例,但正常情况下,鱼不属于。”

“这种鱼,感觉不一般呐。”傅玥兮慨叹道,思忖了片刻,本还想在消化这门课程上再深入。可是转念一想,觉得自己这东西对他们来说太遥远太深奥了,再加上,这些也不是什么重点,遂改口,“死去的这条鱼,身上带有毒性,而活着的这一条,是没有的。依我的猜测,这鱼和死者的死,是有关系的。”

“可是,为什么大鱼身上带有剧毒,而小鱼没有?”

“胃里明明藏了条带有剧毒的鱼,为什么居然没有明显的中毒迹象?”

傅玥兮像是在和空气对话。

“瞧这小模样,应该是刚出生不久。”

“小鱼崽崽,她可是因你娘亲而死?”傅玥兮指着尸体,看似在问小蓝鱼,实则是在问自己。“可你为什么没事呀?”

“鱼不是产卵的吗?”章隆忍不住发问,“一般产卵后,不也是需要好些天才能孵化吗?”

“不错,卵生鱼确实如此。”傅玥兮瞄了瞄那条小鱼,点了点头后,目光一抬,“而对于胎生鱼来说,严格来说,是卵胎生鱼吧,它们并不直接产卵,而是卵发育成子鱼后才被生出来。这类鱼每次生产的数量较卵生鱼来说,是少之又少,像蓝鱼这样,一次只生产一条的,也是有的。”

“这些知识,其实我也是从一些杂书上看来的,当然也不一定准确,也就是,给王爷一个参考。”

迎上孟怀信疑惑的目光和一脸茫然的脸,傅玥兮赶紧找退路。

她隔着尸体,将装着死去的鱼的容器放到孟怀信跟前,回到正题,“目前虽然没有明显的指向性,说明死者是死于毒性,但要证明,应该也不是太难的事情。”

孟怀信很自然地接过,看了一眼冷着脸说,“弄上来。”

言简意赅,使唤人的姿态就是这么高高在上。

可也只得乖乖听话照做,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

傅玥兮绕过停尸台,用镊子将鱼儿夹起来,放到堆放着厚厚湿毛巾的小碗里,镊子没有拿起,一直轻压在鱼儿身上,拒绝一切和它接触的可能性,虽然她观察的结果是,蓝鱼的毒素在体内而非表面。

不过,小心点总是好的。

可看了半天,孟怀信一言不发,末了冷眼一抬,走开了。

有毒?本王怎么没看出来?这些年学的毒学,都是假的吗?

屋里的空气突然间有点诡异,周围的温度似乎也在下降。

傅玥兮:???

半响反应过来,立马扶额谦虚道,“不知道两天之后,我瞎猜的这个推断会不会被验证?应该,会有进一步的发现吧。”

瞎——猜——?孟怀信一记冷刀子掠过,傅玥兮只觉周围的温度又下降……

想她潜心医毒研究,胸中有理论,心间有案例无数,明明对自己的观察和推断,信心满满,此时竟要如此埋汰自己。

太难了。

“这两天里,还请王爷费心,好生保存尸体。时下正值初冬,气温较低,并不需太费劲。”

“那这些天,就请傅小姐继续安心在府上好好休养。”

孟怀信只丢下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昂首挺胸出去了。

确定这不是,变相囚禁?

我真的太难了!傅玥兮锤了锤发闷的胸口,长长地叹了口气,刚想开口提的回家的事,泡汤了。

算了,怎么样都好过刑部的牢房。转念一想,心里瞬间舒坦多了。

一天折腾下来,筋疲力尽的傅玥兮躺在香软的床榻上,却是翻来覆去辗转难眠。脑子里满满当当都是那两条鱼仔。

搜刮了前世今生所有的学识和记忆,她见过有毒的鱼,也知道产仔即死的鱼,唯独就是没见识过这种产仔后死去,自带剧毒而幼崽却没有半分毒性的鱼。

但是,她内心是确定的,这鱼,绝对是关键。

找不到突破口的时候,唯一能做的,或许,真的只有等待了。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