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刑部已经进行了初步的查验,新娘的尸体现在正安放在信王府的偏房。乍看过去,完全不像是已死之人,倒像是熟睡过去了。

傅玥兮拿出只花了一天时间就打造出来的解剖工具,手指在上面缓缓划过。刚拿到的时候,她着实被惊艳到了,本抱着将就的态度,不料件件都出乎她意外:缝合针易手持不打滑;五个型号的解剖刀,小的精致、稍大的刀头也足够大,锋利无比且钢性极好……

眉眼弯弯,嘴角是好看的弧度。

傅玥兮请章隆准备好笔墨纸张,交代他做好记录一边日后随时查用,头也不抬就开始检查。

“死者衣物完整,表面上没有任何伤痕。面部及四肢发凉。虽距离死亡时算已将近十二时辰,但是没有出现尸斑和尸僵。”

“头部及脑后无明显伤痕,亦无暗伤,”傅玥兮停顿之间,已先后撸起死者的袖子查看了两臂,口中继续,“双臂无淤伤,无破损,两手完整,十指完好。”

“至于身体的其他部位,有无隐秘或致命之伤,”她轻咳了两下顺手拿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块白布,面不改色地说道,“我需要,褪尽死者身上衣物,让死者处于赤身裸体的状态,方能详尽地检查。”

话音一落,两大男人都齐刷刷地红了一脸,气氛有点尴尬。

亲,我说的算是委婉了。傅玥兮摸了摸鼻尖。“那暂且先麻烦王爷……”

赤身裸体?她一姑娘家,说这话的时候居然脸不红心不跳。孟怀信目光在傅玥兮脸上停留了一息,她看似灵巧的双手,已经在死者复杂的装束上开始行动,可却是显得又笨又拙,一副无所适从却又认真不懈的样子。

孟怀信和章隆忙不迭地回避,转身往外走,门开了又关。

傅玥兮很快就处理完毕,招呼两人进来。

“我已经反复检查了几次,死者身上没有任何伤处,除了呼吸和脉搏停止,尸体没有呈现任何已经死亡的特征。”傅玥兮心中疑云重重,难道,真的有假死这回事?

目光略微一晃,她躬身将死者头部左右翻转,然后将头微微抬起,两手在后脑处慢慢摸索,似是自言自语,“头部也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致命的伤口。”

说着盯了尸体片刻,转身,抬头看了孟怀信一眼,“玥兮心中有疑惑一二,还请王爷帮解惑。”

“敢问王爷,前三位新娘死亡后一般停尸多久才下葬?”不等孟怀信回答,傅玥兮把问题抛出来。

“前面两位均是五日,后面一位三日。”孟怀信没有开口,章隆识趣地在旁边回答。

古时候的富贵人家,正常来说都是停尸七日后才下葬的。像信王这几任过了门又还没拜堂的王妃,情况特殊,所以礼数上也有所不同。第一第二任是京中贵女,父亲都身居要职,身份比较金贵,礼数方面自然要考虑周到,后面一位虽也是官宦之女,身份却是差了许多,也就没有讲究太多。

其实傅玥兮并不关心这些所谓的礼数,她关注的是,如果这几位新娘都是假死,三五日之后才下葬,对于这些柔弱的女子来说,身体应该是承受不了的,这么长的时间,假死都要变真死。

而且,嫁给有权有势有钱又有貌的信王爷,多少女子梦寐以求,谁还脑子抽风给自己整这出?如若是有心人下手,假死可不是聪明人的选择。再说了,那也不符合前三任的剧情发展。

而唯一的合情合理的解释,就是凶手的手法高明且隐秘。

“下葬时确定是本人吧?”傅玥兮需要自己以外的一个确定的答案。

“是。”章隆简要回答。

“死者看上去是处于死亡状态,但是从尸体目前的情况来看,又不像真正的死亡。”傅玥兮摸了摸下巴,将自己的判断告诉孟怀信。

想了想又继续道,“传统的尸检,其实都只流于形式,并不能深入获取和提炼证据。如果想要最为客观、迅速得出符合实际的推断分析,以达到破案的目的,一些新颖的尸检方法,不知……王爷意下如何?”

傅玥兮相信孟怀信为了真相,是可以接受这个时代的人所不能认同的,二十一世纪的尸检方式。所以一开始,就要求打造解剖工具备用了。可是她也知道,虽说尸在王府,毕竟还没拜堂,死者好歹也是有点身份的人,要是家里发现了……

这个球,还是抛给他吧,管他爱咋咋的。

反正,我是有后招的人,大不了等下葬了刨尸去。

表面上没有任何异常,那就只能从看不见的地方着手了。死,总得有个死法,所有不明原因的死亡,不过都只是还没揪到那根线。

心里打定主意,傅玥兮表露的却是一副为难的表情,末了又加一句,“死者表面上没有任何显性或隐性的具有指向性的伤,要想突破,需得从看不到的地方入手。”

说完,又饶有深意地瞟了孟怀信一眼。

孟怀信回敬一个“我在听,你继续”眼神。

她不露声色,“我推测,死者是被人下了毒。要确定是不是中毒,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做人体解剖。”

“九成的把握。”看到孟怀信翕动的唇,傅玥兮不等他发问,胸有成竹说道。

本小姐上辈子可是炼毒高手,别问为什么,天赋异禀,哈哈。

沉默就是赞同。傅玥兮看着手中的解剖刀,两眼发光。

章隆看着她操刀的手,正在尸体上游刃有余地行走,不一会儿,下颌下缘正中开始,沿颈、胸腹正中绕脐左侧至耻骨联合上缘,一条呈“一字型”的完美线条展现在眼前,手法娴熟,切口完整流畅,深浅掌握得很好,既完全分离了皮肉,又丝毫没有伤到内脏。

眼里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章隆转脸看着孟怀信,自家王爷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面对着这样见所未见、令人惊掉下巴的事情,依然处变不惊,泰若自然。

果然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章隆对自家王爷的崇拜,又上升了一个高度。想想自己也是天天跟在王爷身边,也没少见世面……暗自决心,以后更要以王爷为标杆。

章隆不知道的是,自家标杆王爷虽没有流于面上,内心其实也是震撼的。不止震撼,还有疑惑、有探究。傅家小姐今日,给了他太多的耳目一新。是传闻有误?还是大家对这位傅小姐有所误解?亦或是,其他?

俞南朝是有仵作的。

对于傅玥兮提出来的尸检,孟怀信之所以没有阻止,并不是因为没有仵作验尸。从第一任死者开始,每次的验尸结果都是如出一辙:死因不明。这些结果均出自当朝最有名的仵作团队。

他们都是名师传授,懂许多专业知识,精通药理病理,知道何处经络受伤便危及哪处脏腑,中何种毒便出现什么症状。检验尸体极其详细,从毛发到指甲,绝不放过任何细节,一具尸体总要翻来复去地勘查,寻找可疑之处。那些已腐烂的尸体,高明的仵作也有办法验证,甚至根据枯骨的颜色来判断当初中的何种毒药。

他们个个都是这个领域一等一的高手,也曾经协助刑部破了各种疑难杂案,声名享誉。

他们会的,眼前这个小女子,好像真的,也会。而她所谓的解剖,放眼整个俞南朝,却是闻所未闻。

她要打造的这些东西,恁是像他这般见识和眼界的人,也是从未见过。

眼前那人的双手,已经顺着切口小心翼翼扒开左下侧的口子,用放大镜在认真地观察。片刻,伸向腹腔里的手在刚探进去的瞬间停了下来。

饶是章隆这样五大三粗见惯了腥风血雨胆儿肥大的男子,时下,胃里的翻江倒海都涌到了脸面上。孟怀信本人,面上看不出太大的表情变化,只微微蹙了蹙眉,刚吸入的一口气,透过鼻息至胸腔,冷在了肚子里。

“王爷,”傅玥兮似乎有所发现,朝着孟怀信的脸,写满了专注和认真。孟怀信飘着的思绪,不漏痕迹地收起。

待孟怀信走过来,她将放大镜交给他,示意他观察。

对方压根没有接过那放大镜,依然负手而立,气质高洁,只丢给她一个“这是本王需要做的事情吗?”的眼神,目不斜视,满脸的傲娇,一副我只看结果的模样。

好,甚好。

傅玥兮在心里狠狠得给了他一记白眼,神色如常说道,“正常的胃,粘膜呈粉红色,粘膜皱襞粗细均匀,粘膜光滑,有光泽。”

傅玥兮停下来,抬眼看了看对面的人,又低下头用止血钳轻轻翻掀死者胃底,“死者的胃,一眼看过去也没有什么不正常,但仔细观察,胃底部分由微不可察的颜色异常。这种异常,一般可分为两种。第一种是病理性引起的,第二种,是有毒物质引起的。”

傅玥兮在“有毒物质”这几个字上加重了声音,完了又接着,“不知死者生前是否身有疾病?”

虽是问句,她却不等回答,又继续开口,“在我看来,其实可以考虑将关注点锁定在毒性这个点上。”

即便不明说,大家也都能想到,能嫁入信王府,哪个不是家世响响当当一清二白?身有疾病,太医院那谁敢放水?

最主要的是,凭着自己对毒的研究和掌握,始终觉得,死者的胃里,有一种难以察觉的被掩盖的气息——那是一种直逼生命,充满死亡气味的腐朽。傅玥兮脑中闪过某种想法。

吩咐章隆拿来一个容器,傅玥兮钳子压着胃部,拿起解剖剪,用从胃部的一头,轻轻剪了个口子,然后沿着直线,一直往另一头游走。

胃里的东西,一览无余。两抹惊艳的宝石蓝,尤为鲜艳夺目。

一大一小,一静一动。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