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王爷留步!”

傅玥兮声音陡然提升了一倍,眼中带怒嘴角含笑直勾勾地望着孟怀信。

万恶的旧社会,谁有权谁是爷!

刑部是什么地方?饶是像原主这般痴傻的人,记忆里都充斥着满满的恐惧感。

那可是进去了,不死也没了半条命的地方,鞭刑、火刑、拶刑、炮烙之刑……想想都毛骨悚然。

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

电视剧里那些血腥恐怖甚至是令人反胃的画面活灵活现在脑子里滚动播放,傅玥兮一身的鸡皮疙瘩,头皮也直发麻。

虽然说,自己真的是无辜的,屈打成招的剧多了去。家里那几个心怀鬼胎,巴不得自己回不去,那个便宜老子,都快到了要逐出家门的地步,再摊上这码事,划清界限还来不及吧?

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

可是,不管是轻于鸿毛还是重于泰山,本小姐都不要选。古人不是也说,生命诚可贵吗?先想办法把自己给拎出来。

精明细密如孟怀信,如此武断就将自己判定为疑凶,且毋容置疑,傅玥兮有理由相信,并且深信,他肯定是有所图谋的。

刚才本小姐不在状态,没想起来京中流传已久的克妻一说,一不留神就被人给坑了,一副“我说你是凶手你就是”,超级无敌面目可憎的样子。

傅玥兮啊傅玥兮,你可是自己送羊入虎口,大老虎可在那张大嘴巴等着呢。

别人是指望不上的,关键时刻还是靠自己吧。

是的,孟怀信很清楚,新娘并非傅玥兮所杀。之所以将她作为疑凶,不过是想混淆视听,一来为自己争取时间,二来想法子逼凶手现形。

傅玥兮的死活,和他没有半点关系。

孟怀信像是没有听到傅玥兮的话一样,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王爷难道不想找出,死者真正的死因吗?王爷难道不想知道,谁是真正的凶手?这案子的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吗?”傅玥兮此时也不着急,慢悠悠地对孟怀信连连发问。

她知道孟怀信想要什么,于是清了清嗓子继续,“这世界上没有巧合,即便有,也是有人刻意而为之。”

连续四任新娘,同样在迎轿入门、拜堂前夕,同样是无端暴毙、死因不明。虽然世人将其归结为“克妻”,可是傅玥兮相信,事出必有因,有因必有果,因果之间的千丝万缕,必然是有迹可循的。

“凡是发生过的事情,就一定会留下痕迹。我可以协助王爷,找出真凶。”傅玥兮的声音坚定且自信。

果然,孟怀信脚步一顿,停在了原地。

“王爷心中必定是不相信的吧?讲真,换了是我,我也不信。”傅玥兮顿了顿,继续说道,“不过,做人,都是凭本事说话的,王爷若允我瞧一瞧尸首,行,还是不行,自会见分晓。到时王爷再决定,要将我如何处置。我一介女流,怎么着也逃不出王爷的手掌心。怎么算,王爷都不亏。”

有理有据,逻辑性强,完全站在他的立场上,连后续都替他想好了,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要坚持将她押送刑部,那就只能说明,他孟怀信,真的太蠢了。

他要的,从来就不是什么替死鬼。

孟怀信停下脚步,缓缓转过身来,双目定定盯着傅玥兮,目光锐利,仿佛要将她看穿。眼底那深不可测的深邃,傅玥兮无法参透,但是她知道,孟怀信,不会放过每一个找出幕后黑手的机会。

是的,孟怀信要的从来都不是澄清,克妻的流言对他来说算什么,在太岁头上动土,而且一而再,再而三,佛都咽不下这口气。

何况,他还不是佛,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算吧。

不出所料,信王克妻的流言明天将会肆虐整个京城。一次是意外,两次是凑巧,再三再四……

当第三任新娘暴毙的消息流出,信王命格不好,天生克妻的说法一夜之间传遍京城。如今,第四任新娘也逃不过这个命……倒不是忌惮于这些流言蜚语,只是孟怀信天生不信命,更何况,四任新娘都是拜堂后无端暴毙,浑身上下找不到任何有指向性的死因,实在是匪夷所思,怎么看,难道不都是蓄意而为的可能性更大吗?

对已经身负“人间罗刹”这一‘盛名’的他来说,再扣个克妻的帽子,那也是无关痛痒的。娶不娶妻,在他的世界里本就是无关紧要的事,不过是顺了母妃的意,做了一个正常男人该做的事。

全天下,敢将主意打到他信王头上,同时又有这个能耐的,屈指可数。

第二任暴毙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某些可能。那几位皇兄皇弟,早就列入他怀疑的范围,只可惜,一直没有寻到一点点蛛丝马迹。

这些年,明里暗里对他下毒手,也没少遇上。但对方偏要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女人们都对他敬而远之,在百姓的心目中印象再糟糕一些。如果真的是因为那个位置,直接干掉他,皇上也就失去了左膀右臂,不更痛快了当?

如此迂回曲折且毫无杀伤力……

暂时还是无解。

或者,这个女人的提议,可以一试。

“傅小姐说得太有道理,以致我不能反驳也不想反驳。如果不给小姐这个机会,倒是显得我不近人情。”这是孟怀信这段时间以来,说的最长的一句话,“那就,拭目以待。”

嘴角明明是好看的弧度,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淡漠,眼角眉梢亦是冰凉,“不知眼下,小姐可有计较?”

痴傻?草包?

侯府这位小姐,可是越来越有趣了。本王,也很想见识一下。

“自然是有的。”傅玥兮淡定说道,看了孟怀信一眼,继续说道,“案发到现在,有一些时候了,即便是有凶手当场行凶,怕早已逃之夭夭。至于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这种时候,在场的刑部尚书肯定第一时间巡查了,而王爷手下的人,也不是吃素的。”

听着这一番话,孟怀信不禁深看了她两眼。

“只要做过,就会留下痕迹。人会说谎,但尸体不会,很多时候,它会给我们提供更多的信息。还请王爷尽快安排,离死亡时间越短,我们能够获取线索的可能性就越大,能收集到的信息也更多。”

傅玥兮并不是只会空谈,更不是为了脱罪夸夸其谈大放厥词。而是因为她一直坚信,世间没有破不了的案件和解不开的真相。

此时距离死者的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时辰,是取证的最好时机。每一具尸体都有一个密码,一旦破解,它就会说话。

每一个真相都有一把钥匙,一旦找到,就会被打开。

不过,条件受限,估计,今天是赶不及了。

傅玥兮虽然在警署任职,但平时对法医也相当感兴趣,利用闲暇时间自学成才,平时查案过程中从不放弃每一个学习的机会,一有空闲就跑到法医部门开小灶。如果法医也有牌照的话,她要拿下也是小菜一碟。

“不过,在开始之前,需得麻烦王爷帮打造些工具,越快越好,稍后我会将样式绘制出来。”傅玥兮看着孟怀信,“只是,这些工具要制作精良又实用,并非易事。具体的要求,我也一并写在图纸上。”

“安排一下。”孟怀信脸朝傅玥兮,话却是对章隆说。

章隆领命出去。

傅玥兮舒了一口气,一放松下来,猛然间觉着脖颈处一阵疼痛,不由地伸手上去轻轻摸了摸,微微有点辣。抬头看到孟怀信的目光正从她脖颈处挪走,一张脸像三月里盛开的桃花,红粉绯绯。

趁着孟怀信转身往外走,傅玥兮走到梳妆台前,还没来得及细看,就被脖颈上那刺眼的紫红色吓得跳了起来,而后抓起袖子在铜镜上使劲擦了擦,把脖子凑过去再看,可不是吓人吗?白绫留下的痕迹触目惊心,那个傻姑娘真下的了手。傅玥兮摸了摸脖子,浑身颤了颤。

明天京中又多了一桩笑谈,侯府嫡女傅玥兮痴恋信王孟怀信,婚礼当天三尺白绫在别人的婚房里上吊慰痴情。

傅玥兮苦笑。

转念一想,信王克妻才是头条榜首吧。

内心瞬间舒坦了不少。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