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摇曳的烛光交相辉映,落在傅玥兮浓密修长的睫毛上,轻柔的红色曼纱,随着微风,轻轻飘曳在身上。傅玥兮忍着疼痛努力撑了撑眼皮,缝隙中一片耀眼的火红。有淡淡的熏香,冲破鼻息直抵压抑堵塞的胸膛,一股温润的气息。

“咳咳咳……”缓了片刻,傅玥兮大口大口使劲地吸气,眼皮子终于松弛开来,她使了使劲扶着倒在身边的圆凳子,挣扎着坐了起来。

抬眼的瞬间,一双黑色的锦靴落入眼帘。目光往上游走,一袭红色四爪龙纹云袖对襟长袍,精致绝美的五官明亮耀眼,却冷峻得让人不敢直视。

身后紧随而来的,是一身绯色劲装的章隆。

上一刻,她还在和罪犯殊死搏斗,精疲力尽;上一刻,她在信王府内手持白绫,满腔希冀;上一刻,她被黑警袭击倒在血泊里;上一刻,她双脚一蹬咽气在白绫之下……

思想之间,傅玥兮已经被浑身散发着冰冷气息的孟怀信捏着下巴。

傅玥兮心头一怒,下意识就要开骂人。嘴巴刚要张开,一股巨大的压迫感朝她袭来,“你可知,大婚当天,在王府行凶,杀死本王刚过门的王妃,论罪,当诛。”

脑壳有点疼,傅玥兮心头一颤,脑海里开始恶补,俞南朝、王爷、侯府……

浑身的血液翻江倒海般充斥着每一根神经,电光火石间脑海中闪过一幅又一幅画面,一堆不属于她的记忆,铺天盖地地汹涌而来。

俞南朝,侯府嫡女傅玥兮,在一次宴会上对信王孟怀信一见钟情,日日在信王府徘徊痴缠,明知孟怀信已有婚配,宁做侍妾也在所不惜。自以为痴心不矢此志不渝,然而,却是不仅使得孟怀信十分厌倦,还因此沦为京中的笑柄,侯府也嫌她丢人现眼败坏府中声誉,差点与她断绝关系。

孟怀信大婚前一天,庶妹傅欣瑶“好心好意”要帮傅玥兮,一副我是为你幸福着想的样子,极力劝说傅玥兮要抓住时机,并为她出谋划策,告诉她要兵行险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白绫一挂,饶是孟怀信是石头做的,也该感动了,爱到可以舍弃生命,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当事人,必定感动得一塌糊涂。

然事实上,什么听者伤心闻者落泪都是骗人的鬼话,而孟怀信,是比石头还硬冷的存在。

对于原主,傅玥兮不知是该哀其不幸还是怒其太争气好,但是她知道,自己想给她一百一千甚至是一万个脑瓜子,看看这小脑袋瓜到底是什么构造!

可眼下,还是先哀一下自己吧,怎么就这么不幸,穿越到这样一个蠢得可爱又蠢得可恨的人身上?

傅玥兮不敢再多想,满脑袋搜刮回应之词,好歹前世也是英明神武能文能武医毒无双的神级女警花,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臣女惶恐,敢问王爷,可有人亲眼看到臣女行凶?现场可有证据,证明是臣女行凶?”定罪要讲证据好不好?人证物证,一个都不能少!傅玥兮在心里撇了撇嘴,对上孟怀信的双眼盛满惊恐。

这眼神,简直能杀人,可是,为什么看了却觉得有点挪不开眼呢?

“本王就是证据。”孟怀信和傅玥兮对视了片刻之后松开手,轻飘飘地吐出六个字,不带任何表情的脸上,看不出喜怒。

“这样不太好吧?”傅玥兮敛了敛神,低下头,声音低到自己都听不清。

这不明摆着坑人么!可她也只敢在内心愤愤不平。咳,王权至上的时代,勇字不敢写在心口上,对面可是信王爷,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冷心冷面并且心狠手辣的人间罗刹!

“呃?”声音不是从孟怀信唇齿间透出来,对,是在鼻息之间挤出来的。

怎么没个枪啊炮啊手榴弹什么的跟着过来呢?!安全感直线下降。

“没有没有,我并不是指王爷以权谋私仗势欺人,咳咳……”傅玥兮慌忙给了自己一嘴瓜子,“王爷,不是,那个,我的意思是,那个……”

保命要紧,他说什么就什么吧,以退为进,见招拆招。

傅玥兮顿了顿,严格来说是慌了慌,“王爷明鉴,臣女手无缚鸡之力,如何杀人?更何况,杀人总得有动机,我和王妃素未谋面,素日无怨,近日更是无仇,杀人一说,似乎,有些……牵强。”

Binggo!就是这个梗了!傅玥兮暗暗给自己加鸡腿。诬陷也要找个合理的理由,杀一个毫无瓜葛的人,而且还无凭无据,美得你。真是想太多了。

“动机?”空气里飘着似是疑惑但更多是嘲讽的声音。

嗯嗯嗯,就是动机。傅玥兮在心里点了一连串的头。

然刚刚滋生出来的喜悦马上被一股魅惑又冷冽的声音挫败,“本王,不就是你的动机吗?”

一团团黑线从额头划过,明明搬起石头砸的是自己的脚,为什么一阵心绞痛?她不是一个人作战呀,她还有一缕为了孟怀信这幅好看的皮囊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的灵魂!

我错了,大错特错!什么动机论,一开始就不该提!证据论也放一边吧!人有王权兵士,奈何我没有机枪和大炮,示弱才是王道!

“王爷明鉴……臣女……臣女仰慕王爷”,傅玥兮艰难地说出这几个字,脸上已是一片绯红,头低得几乎要贴到了地面,恨不得有一条缝给她钻进去。

既然都开了头,只能豁出去了。

整理了一下心情,傅玥兮继续,“今日只想一表心意,情急之下行为过激,有失体统,还望王爷恕罪。臣女自知不配,也从不敢肖想王妃之位,更不敢,对王妃有任何的想法。”

“哦?是吗?”一直背对着傅玥兮的孟怀信缓缓转身,“敢肖想本王,还敢说对王妃没有任何想法?”

迎上孟怀信透着凛冽和冷漠的目光,傅玥兮假装没看到迅速将脸偏到一边,却又懊恼不已,对自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对孟怀信,更是在心里狠骂了千百遍。

本姑娘才没那闲工夫肖想你呢,要不是借用了人家的躯体迫不得已,我用得着这么作践自己吗?

宝宝心里苦!!!

“臣女对王爷和王妃的心,天地可昭,日月可鉴!”傅玥兮心底早已如滔滔黄河水一泻千里。

“章隆!”孟怀信目光在傅玥兮脸上停留了片刻,从容发声。

话音刚落,一只大手就要落在傅玥兮肩上,傅玥兮两手分别快速准确地抓住来人的手腕和手臂,身子稍蹲,狠狠地将人甩到了约一丈开外的地方。

好在章隆也是习武之人,在空中两个连环跟斗之后,一脚着地,一脚单膝跪着,右手大掌支撑着弯曲的身体,整个人才堪堪稳住。

“手无缚鸡之力?”孟怀信意味深长的声音,傅玥兮脸上是浓得化不开的尴尬。

这该死的条件发射!职业病不是病,发作起来虽然不要命,可是真的特么的打脸。

砸完脚打完脸,暴风雨还会更猛烈一点吗?

章隆默默起身,不敢去看孟怀信,这还是为数不多的一次,还没出手就被人先发制人,而且,对方还是个女的!第一次,是强大的信王爷,而上一次,是被强敌偷袭,这脸,简直是掉到地板了!虽然面上不光彩,心里还是惊叹于傅玥兮的力道之大和反应之迅速。

“你,确定吗?”孟怀信往前走了两步,眼神凛冽得如同刀子,“告诉她,按照当朝律例,疑犯拒捕反抗,下场是什么?”

“诛九族,挫骨扬灰。”一旁的章隆毫不犹豫地说。

傅玥兮欲哭无泪,一肚子的愤怒无处发泄,爱诛谁诛谁,都是便宜货。能用他们那么多人换我一个吗?

当然,这话只能烂在肚子,打死也不能说出去。

“貌似,你还有个嫡亲弟弟,那可是傅家唯一的血脉,你,确定不配合王府彻查?”孟怀信慵懒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云淡风轻漫不经心的话,满满都是压力。

嫡亲弟弟?傅玥兮回忆了片刻,才想起自母亲过世后,被送到外祖家教养的一母同胞的弟弟,那个自小跟在她屁股后,天天黏着她的小屁孩,那个就算周围的人都嗤笑她讥讽她,仍尊她敬她爱她的小娃儿。

心头一动。

大哥,大爷,千错万错,都是手贱惹的祸,想怎样就直说,这样阴险狡诈且毫不留情地攻击兼恐吓一个弱小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单挑!

内心的那头狮子已经躁动,开口却完全没有了气势,到底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好在也是见过风浪的人,总不能先输阵再把人也给输了。

傅玥兮调整了片刻,轻咳两声,不卑不吭道,“王爷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王妃之死,在场的每一位都有嫌疑,臣女定会全力配合。臣女也深信,王爷英明神武,绝不会冤枉任何人,必能还臣女一个清白。”

化被动为主动,孟怀信不由深看了一眼傅玥兮,适才那身手,也不是糊弄人的,侯府这位小姐,可真有点意思!

“来人,将疑犯扣押,明日移交刑部。”

傅玥兮回过神来的时候,孟怀信只留下一个冰冷的背影。

“被疑犯”都可以忍了,可是,移交刑部!

宝宝要炸!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