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第二天傅玥兮睡了个大天光,前两天吃了亏,用过早膳之后赶紧自觉地让春盈去传话,若是王爷不忙的话,有事相商。

很快,春盈就回来了,和她一起来的,还有章隆。

傅玥被带到孟怀信书房时,他正在提笔写着什么,神情专注,气质不似平时那么清冷,多了几分温润和儒雅。

她脑里闪现出一句话:观其力而不失,身姿展而不夸。就是不知,笔迹是否流水行云。

但不管怎么样,认真的男人,就已经很有魅力。

傅玥兮不知自己嘴角不自觉弯起的微不可察地弧度,已尽落孟怀信眼中。她步履盈盈,施施然上前施礼。

孟怀信竟是破天荒地示意她就座,只是整个人气质瞬间又切换回来,清清冷冷。

傅玥兮入座,孟怀信在她身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开门见山,“不知傅小姐接下来要作何打算?”

“接下来,自然是等凶手上门。”傅玥笑了笑,“如果成功的话,蓝鱼或许可以作为我们的一个突破点。”

“何解?”

“如之前和王爷提过的,我们今晚,或许,是接下来的这几个晚上,来个守株待兔,想必,会有所收获。”傅玥兮也不卖关子。

“王爷可曾见过这样奇特的鱼类?”

“闻所未闻。”孟怀信摇头。

“卵胎生鱼本生产就少,死者肚子里的蓝鱼,居然只生产了一条,我猜想,这种异常珍稀。”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越是珍稀的物种,它的繁殖能力就越弱,如若我是凶手,又怎会舍得每一次下手就耗损掉?”

“因此,我琢磨着,凶手应该会有所行动。毕竟,越是意想不到的细节,往往越容易有所获。”

“当然,这也只纯属是个人猜测,王爷若是认同,我们今夜就开始去守;如若王爷觉得纯粹是无稽之谈,我自己一个人去也是可以的。怕只怕,如果真有人来要取回蓝鱼,我应付不过来。”

傅玥兮说着说着,末了满脸尽是渴望的期盼,目光灼灼,“其实我,还是希望王爷能一同前去。怎么说都是人多好办事,而且,有王爷在,事半功倍,要真遇上凶手,动一动手指,兴许就把他给拿下了。”

我的清白,我的自由,傅玥兮说得自己都动心了,好像已是指日可待的事。

她有点小兴奋,重重吐了一口浊气,抓着东西的手也不自觉紧了紧,晃了晃眼皮,触及孟怀信的横眉冷目,双手始觉不对劲。

待发现不妥,五指闪电般松开回缩,小眼神躲躲闪闪,尬笑不已,“手欠,手欠。”

孟怀信冷冷不说话,只是放在扶手上的手收了回来,翻了个白眼,“那今夜亥时,老地方汇合。”

“王爷机智,亥时夜色渐深,人们也已经停止活动,安歇睡眠,是兔子出来活动的时候了。”

欸,这小白眼,有点可爱呐,王爷。傅玥兮偏着头,眼珠子骨碌转悠了两圈,嘴唇轻轻抿了抿。

殊不知此刻,孟怀信身后一向耿直木讷的章隆,内心活动丰富多彩起来,这个女人是吃豆腐专业户吗?瞅着我家王爷高大威猛玉树临风气宇轩昂翩翩美少年,竟每次一见面都不放过!啧啧啧,王爷,说好的不近女色冷酷无情呢?您老人家可是连准王妃都没给碰过!

阿弥陀佛。

冬夜的月亮格外的空旷而寂静,清冷的月光倾泻,幽幽地斜照在一座座冰凉的墓碑上,凄清的夜风戚戚地吟咏,一种微小的惊惧之感竟涌上心头。昨夜一到墓地就开始马不停蹄地干活,全然没有什么感觉。今夜……

咳,又不是没在墓地埋伏过,我怎么可能……会害怕?

傅玥兮定了定神,看了看身旁安之若素的孟怀信,自觉地挺了挺脊背,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口新坟,生怕错过了什么。

一刻钟,两刻钟……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

月华如水,穿透夜的漫长。

今夜,会不会来?推测,是否准确?身边强大的气场萦绕,傅玥兮却是浮起一丝苦笑,路漫漫其修远兮,这万里长征,都还没跨出第一步,淡定吧。

正想着,一袭黑影划过苍凉的月色,转瞬即逝。

三人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一时寂静更胜之前。

少倾,坟头之间黑色的团影时隐时现,偶尔有细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当那身影定格在今日新立的坟前,傅玥兮蠢蠢欲动。

孟怀信的手掌是在她身子未发动之前,就已经按压在傅玥兮肩上。

只见下一刻,那黑衣人四处观望后,一个鲤鱼跃龙门,稳稳地半跪在了不远处,昨夜他们刨了的那三口坟中的之一,手指捻起一小撮土,来回搓了两下,又放至鼻间闻了闻,随后第二口坟,第三口坟,如法泡制。

凶手果然机警,还好,他也听她的话翻新了这三口坟。傅玥兮抬眼迎上孟怀信的目光,两人对视了片刻,又望向那黑衣人之处。

黑衣人只寻思了一小会,就大大方方走到了新下葬的坟前,屏息凝神。他垂在两边的手忽地收至胸前,缓慢翻转,一股强大的气流呼之欲出。

好家伙,这是准备徒手炸坟土的节奏。

傅玥兮刚想冲出去,章隆人就已经和黑衣人交上手了。

觉察到异动的黑衣人回身,接下章隆来势汹汹的双掌,硬是被逼着滑退了半丈才堪堪停下,他索性身子再往后倾,同时卸去双掌的力,顺势再后退了一些距离,然后一个漂亮的连环旋身,脱开了身。

章隆也即刻旋身贴上去,速度快到黑衣人避之不及,只能出掌,直取章隆面门。章隆身子一斜,躲过一掌,随即左手扣住对方袭来的手腕上,另外一手手肘扬起直击黑衣人胸膛,黑衣人左手由腋下自胸前抵挡,后背勾起。

双拳四腿,拳来脚去之间,落地后又是一番激斗。数十招后,瞅着章隆占了上风,将黑衣人打倒在地,正欲上前擒拿之时,数道幽冷的青光扑面而来。

章隆脸不惊心不跳,只眼珠子一转,一个转身,大手一挥化掉来势汹汹的一股力道,随即双掌力道一推,同时飞脚疾出,只听得“啊——”一声,那起身逃跑的黑衣人重重飞出了数丈,“轰”地摔落在地上。

章隆凌空而起,呼吸之间已落在黑衣人跟前,脚掌碾压黑衣人心口。

“咳咳——”喉咙涌上腥甜的气息,溢满唇齿,而后便不能抑制“噗”地喷了一把。

孟怀信和傅玥兮已飞奔而至。

“针上淬了毒。”章隆看着已被扯下蒙面巾的黑衣人,讽刺道,“自食其果的滋味不错吧?”。

“毒性不小,要抓紧。”傅玥兮靠到章隆身旁,在他耳边低声道。

“谁派你来的?”章隆明白她的意思,加重了脚上的力度,“你来可是为了取回蓝鱼?四任王妃,可是均为你所害?目的何在?”

黑衣人一阵冷笑,阴鸷的双眼中满满都是凶狠与毒辣,随时就要将人吞噬。他望向傅玥兮,眼神夹杂了几分玩味、轻蔑与不屑,“想知道?”

看来是个难啃的硬骨头!傅玥兮瞟了他一眼。

“姑娘,来,我告诉你。”黑衣人看着章隆,狡黠地笑,却是故作神秘轻声对着傅玥兮说,“只能你一个人听。”

黑衣人示意她凑过来。

傅玥兮自是不相信他,但也配合着缓缓曲下身子:我看你耍什么把戏,等这颗药丸入嘴,说不说就由不得你了。

对付这样的硬骨头,姑娘我有的是法子。

眼看傅玥兮越靠越近,就在她微微侧头看似要贴过去之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戴上手套的小手疾扣住黑衣人下颌两边,而另一只手还没来得及将藏在手中的药丸扔进黑衣人嘴里,“咻”,又是一道青光,从黑衣人半张着的嘴里,朝傅玥兮门面疾驰而出。

傅玥兮即便眼明手快,奈何身子靠得太近,反倒是难以躲避。情急之下索性双脚跪地,使力将身子朝后倾,堪堪躲过后,又再运气回正身子,趁着黑衣人嘴巴还未闭合,两指一弹,顺势将药丸送了进去。

然而,药丸还没入黑衣人的嘴,察觉不妥的她即刻朝外一个翻身,同时疾呼,“蚀骨毒!别碰他!”

话音落地,傅玥兮已接连数个翻滚后停在了和黑衣人一段距离之外的地方,孟怀信和章隆也速速后退了十数步的安全距离。三人还未喘息过来,适才黑衣人躺着的地方,已是一片血水泡沫,滋滋作响,而后一股烟雾,仅剩一片暗红色的痕迹。

“看来对方对你是不死亦不休呀。”傅玥兮挠了挠额头,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双手一摊,“啧啧啧,蚀骨毒这么狠毒而且据说是已经绝迹了的毒药都用上了。明摆着不想给你留下任何一丝线索。”

“傅小姐还是多想一下自己吧,”孟怀信竟是闪过一瞬的笑意,“疑凶的罪名洗刷不了,那可就只有坐实了。”

“我这不是在为王爷忧心嘛!咳,当然了,更加为自己担心,简直是痛心!”傅玥兮心里都要哭出来了,痛心后面“疾首”这两个字也没敢说出来。

明明我只是路人,而已。何其不幸!

>>>点此阅读《王妃如此甜撩》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