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王妃如此甜撩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夜阑斐翡

简介:四任新娘连续无端暴毙,信王克妻流言再次发酵;侯府嫡女痴恋信王爷,于信王婚礼当天上吊,醉心医毒的女警花傅玥兮重生归来“被疑凶”。为脱罪小露身手,再出手破获重案,什么?!皇上赐婚?王爷的聘礼已经堆满十里长街?这引蛇出洞的手段太狠辣,奈何,小姐敢怒不敢拒……

角色:孟怀信,李维文

《王妃如此甜撩》小说章节目录孟怀信,李维文全文免费试读

《王妃如此甜撩》第1章 新娘暴毙免费阅读

十里红妆。

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井然有序。纷纷扬扬的馨香花瓣,在震天动地的唢呐声中起舞,街道两旁的树上飘摇着的无数的红绸带,喜气洋洋。

涌动的人群络绎不绝,比肩继踵,个个皆伸头探脑去观望。路旁皆是维持秩序的兵士。

炮声响起,花轿在信王府的大门前稳稳地落下。

一身红色四爪龙纹云袖对襟喜服的孟怀信,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白玉冠,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珍珠白的脖颈在半披着的墨发的映衬下,散发着迷人的诗意光泽。

一切都那么完美无瑕,唯独,没有半分喜怒。

家仆们抓起一把又一把的钱币和糖果撒向人群,周围的百姓欢天喜地,更加衬托了孟怀信的清冷与淡定。

花轿前倾,喜娘上前掀开车帘子扶新娘子下轿,眉开眼笑说着吉利的话语,将手中的大红花绸一头放到孟怀信手里,另一头放到新娘子手中,和孟怀信一前一后,一路搀扶着进了大门。

娇娇婀娜姿,缓缓步生莲。大红盖头伴着轻盈优美的步履,摇曳生辉。红绸下娇嫩欲滴的朱唇,荡漾着妩媚动人的吟吟浅笑,隐隐约约、若隐若现。

感受着这盛大的喜庆气氛,宾客们无一不在啧啧称赞,眉开眼笑喜气洋洋。而外头的百姓,有人在自言自语,有人在交头接耳,有人在语笑喧阗。

“这王府娶亲,可真是不一样,你们看这排场,啧啧……”

“王府娶亲排场都怎么样我可不知道,但这信王府,可不是其他王府可以相提并论的。”

“信王爷位高权重,能力卓绝,为咱们俞南朝可是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当今圣上还少不要倚仗他呢。”

“位高权重能力卓绝又怎么样,到底也是可惜了……”

人群中不知谁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刚刚还高谈阔论的大家伙一下画风转变,一群人开始窃窃私语。

“谁说不是呢?真真是可惜了。”

……

新娘后脚刚跨过门槛,只见凤冠霞帔,锦茜红妆,如折枝的花儿;珠零玉碎,罄锵复罄锵。

大红盖头半遮掩下的双眸紧闭,玉容美貌依旧,只是那如已不能再起舞的蝶翅般失去灵动的火红衣袂,仿佛绚烂妖艳的曼珠沙华,直直晃了所有人的眼。

孟怀信的贴身侍卫章隆健步如飞,在新娘身边俯身蹲下,拇食二指在她鼻息和脉搏之间探了片刻,随即起身,三两步走至孟怀信跟前,迅速交换了一下目光,轻轻摇了摇头。

门内的宾客和屋外的百姓在反应过来后一阵阵骚动。在短暂的惊悚过后,更多的是一副看热闹的心态。

院内和前厅的客人鉴于皇家的威严,在孟怀信面前不敢出声,唯有听到骚动,从前厅出来的武王孟怀武唯恐天下不乱,“啧啧啧,弟媳这两个字二哥我揣了好几年都没有机会叫,每次婚礼上都要和你说‘节哀’,哥哥心里难受。”

孟怀武满是痛心地拍了拍孟怀信的肩头,言语间却都是玩笑和讽刺。

这么多兄弟当中,孟怀武与孟怀信是最不对付的,眼下这么好的机会,哪里能放过?

果然,孟怀武的话一出,宾客中开始有窃窃的低语萦绕,但也不敢太过。

而门外的一众人等,却是像被引燃了的炮仗,熙熙攘攘争着往里涌,嘴巴噼里啪啦炸开了。

“死了,又死了。这是第几个了?第四个了吧?”

“可不是!都四个了,可真是可怜。”

“用得着你可怜?大家都不是傻子,这信王克妻京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明知是死路一条,还不照样眼巴巴往上赶。”

“听说新娘子只是低品官员的女儿,还没嫁过来家里上上下下都跟着沾光,家凭女贵了。”

“京中贵女谁还敢嫁给信王,家中不缺权也不缺钱,有命享才好。”

“就是就是,京中最不缺的就是权贵,王爷、世子、贵公子,随手一抓一大把,信王虽然权势滔天,也得看看自己的命够不够硬。”

“再来这么一着,估计往后敢和信王攀亲家的也寥寥无几了。”

……

“二弟!咳咳咳……”文王孟怀文跟在身后厉声喝道,因过于激动,不受控制地咳了一会,“满嘴的胡言乱语,也不看今天是什么日子!”

说完又咳起来。

“大哥莫要动怒,身子要紧。”孟怀信信步来到孟怀文身边,一手扶着他,一手在他背上顺气。

孟怀武一副事不关己满不在意的样子,左手负在身后,右手悠闲地摇着扇子。

孟怀信不理会他,目光穿越人群,落在一个身穿黎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刑部尚书李维文身上。

李维文匆忙大步走过来,对着孟怀文、孟怀武和孟怀信作揖,然后半屈着上身,抱拳对着孟怀信,“请王爷先安排人维持秩序和彻查王府附近有无埋伏者或可疑人员,臣详细检查尸首后,再对在场一干人等进行查问。”

李维文刚说完,王府的一名小厮神色略为慌张地小步快跑过来,在章隆耳边不知道说了什么,章隆眉头微不可觉地皱了皱。

待李维文转身,章隆马上上前,同样在孟怀信耳边说了不知说了什么,孟怀信交代了管事处理好手尾,大袖一挥,带着章隆朝内院走去,撞上正要从厅内出来的懿太妃和孟怀音。

“王兄……”

“信儿,外面吵吵闹闹是为何事?吉时已到,新娘不是到了吗?怎么还不拜堂?误了时辰可不好。”孟怀音刚开口,就被懿太妃撸在一旁,自个拉着孟怀信,劈头盖脸问个不停。

“母妃稍安勿躁,等我把事情处理好了再与您细说。”孟怀信一手握着懿太妃的手,另外一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意她安心。

“音儿,扶母妃到屋内好生歇着,外头人多杂乱。”孟怀信看了一眼孟怀音,淡淡说道,转头又朝丫鬟们抛下一句话,“伺候好太妃和公主,有什么闪失唯你们是问。”

说完扭头就走,留下焦急不已又不知所措的懿太妃和孟怀音。

“信儿,信儿…..”懿太妃追了两步就被孟怀音拉住。

“母妃,我知道您担心,不过,不管发生什么事,王兄总能处理好的,您就放心吧。”

“你懂什么。怕就怕…….”懿太妃紧抓着帕子的手用力在心口处压了压,没有再说话,一颗却是心七上八下的。她心中有种极不好的预感,今日这么重要的日子,总觉着有什么不好事发生。

转身想出去看个究竟,却被孟怀音和丫鬟们团团劝住了。

原创文章,作者:夜阑斐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