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病娇大佬是个白切黑》小说章节目录叶舒玫,段湘湘全文免费试读

衣服昨天晚上都被他扯坏了,根本就穿不了。

盛致珩握着碎片,不自然的轻咳一声,“我让助理送衣服过来。”

盛致珩在床边找到了掉落的手机,在看到上面一连串的消息,还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来自同一个人,握着手机的手不禁一僵。

——你在哪?

——还在忙吗?

——盛致珩,我不舒服。

——能回来吗?

——是什么事忙到现在?

——为什么连消息都不回?

——我等你回来

盛致珩神色一僵,他深吸一口气,还是先给助理联系。

裙子是照着南湘的喜好买的,白色的收腰裙。

叶舒玫换好之后,看着镜中未施粉黛的自己,恍惚了一瞬,错以为自己不过是南湘的替身。

她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

替身。

她叶舒玫从来不是谁的替身。

她要以自己的魅力征服盛致珩。

她收拾好出来以后盛致珩也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沙发上。

他衬衫的扣子扣到了最后一颗,领带也一丝不苟的系着,看起来沉稳、禁欲,很难将他和昨天晚上在床上的那个人联在一起。

见他还在发呆,她不禁轻咳一声道:“珩哥哥,我们别一起走了,我先出去,你过一会儿再走吧,免得被人看到。”

盛致珩想到自己昨天折腾的挺晚,有些不忍道:“你留下来休息,我先回去。”

门开了又合。

叶舒玫终于不再掩饰对他的势在必得。

……

在车上盛致珩就安排了助理,让他留意秀场上哪些高定适合南湘的,都买下来送到她的衣帽间。

助理不知酒店里的人是叶舒玫。

瞬间就想岔了。

想着这南小姐的地位水涨船高啊。

进门后盛致珩就看到坐在沙发上出神的南湘。

他心里有些不安,很快又冷静下来,问道:“怎么坐在这?”

她身上的礼服已经换下,穿了一件白色的齐膝裙,他这才注意到这条裙子的款式和叶舒玫身上的几乎没有差别。

盛致珩心底漏了一拍。

她抬眸,眼底有着明显的青黑,“回来了。”

“我昨天晚上手机调成了静音,早上才看到你发的消息,然后就立马赶回来了。”他解释道,看到她憔悴的神色,他心下微微刺痛,“怎么了?昨天没休息好?”

“盛致珩,你会骗我吗?”

他抬手想揉她的头顶,却被她躲开。

“怎么了这是?”

她近乎执拗问道:“你会骗我吗?”

盛致珩压下心底的不安,只能说谎,“不会。”

她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问道:“那你告诉我,昨天你为什么匆匆回了酒店?一个晚上你都在哪?”

“昨天在饭桌上这不是遇到了公司合伙人,他们说旅游项目的具体方案想再问问我的意见,希望尽快敲定下来也好施工,谈的有点晚,也就睡在了酒店。”他把准备好的措辞说了出来。

听他说完,她眼中有着显而易见的失望,疲倦掐着眉心道:“盛致珩,我们分手吧。”

盛致珩愣住。

“你说什么?”

“我说分手,放心,你的东西我不会带走。”她起身,冷声说道。

他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你要是不喜欢我喝酒我以后不喝了,别开这种玩笑。”

“我只是通知你,不是询问你的意见。”

“南湘,你不是胡闹的人!”说完他又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忙道,“你不是说你身体不舒服?是不是怪我没有及时回来陪你?哪不舒服?我陪你去医院。”

她挣脱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眼中有着对他的失望。

“盛致珩,到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在胡闹?你说你不骗我,可是你说的有一句话是真的吗?

昨天晚上你到底做了什么,你比谁都清楚。昨天晚上也给你留尽了留面子,没有当着盛绍淮的面让你难堪,我那么爱你,那么相信你,不是让你拿我当白痴一样耍的!”

她后面的话歇斯底里的喊出,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下。

这是她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

盛致珩要伸出去的手僵在了半空。

她,知道了什么?

和盛绍淮又有什么关系?

“湘湘,到底怎么了……”

“你别碰我!”她红着眼睛声音尖锐喊道。

他还想去拉她,她抬手巴掌直接甩在他的脸上。

响亮的一声,打得盛致珩整个人都懵了。

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被人扇耳光。

还是一个女人。

不顾他呆愣的模样,她转身离开这里。

刚出了门,小金豆就松了口气。

【湘湘,还好你跑得快,我真怕他动起手。】

盛致珩可不是不打女人的人。

南湘脸上的悲伤有一瞬间的皲裂,“嘘,你安安静静记录,不要说话。”

原创文章,作者:南竹齐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3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