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粮古穿今:校花总是偷听我心声》小说章节目录顾安,徐桃夭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狗粮古穿今:校花总是偷听我心声

小说:都市

作者:猛男撒娇带尾嘤

简介:【单女主+狗粮心声+齁甜日常】【憨憨贤惠男主+可御可甜校花】【女主养成男主系】顾安穿越后遇见的第一个人是徐桃夭,这辈子最后见到人也是徐桃夭。第一次见面,顾安:“请问姑娘,此地是何处?”徐桃夭:“地府。”几个钟头后,顾安:“你……你是孟婆?!”徐桃夭:我怎么能听见他的心声?然后……砰!再后来……顾安颤抖着问:“老婆,能不能不交粮了?”徐桃夭冷冷一瞥:“嗯?给我上来!”

角色:顾安,徐桃夭

《狗粮古穿今:校花总是偷听我心声》小说章节目录顾安,徐桃夭全文免费试读

《狗粮古穿今:校花总是偷听我心声》第1章 一觉来到地府当牛郎免费阅读

初冬,夜寒如霜。

漫天的鹅毛滚滚而下,北风呼啸。

天色暗沉,城市街道是雪的颜色。

这是哪?

顾安站在路灯下,神色既是凝重又是警惕。

半刻钟前,他还在道观中与着两位师兄修习晚课,只不过是照常偷懒打了个瞌睡。

可一睁眼,他却已经来到这片无比陌生的地方。

顾安伸手,拦住了朝他走来的一道身影。

“姑娘!”

少女脚步一顿,皱眉盯着面前的陌生少年。

眼前的少年莫约是十七八岁的年纪,模样俊秀,眉眼间仍有几丝未脱的稚气。

玉簪盘发、灰衫布鞋,竟是一副道士的打扮。

白雪已经盖满他的肩头,可他却恍若不觉。

“姑娘,请问此地是何处?”顾安问。

徐桃夭瞥了他一眼,觉得又是哪个学校的学生上来搭讪,随口说了句,“地府。”

说完,她撑伞手提饭盒,施施然离去。

“地府?”

顾安心中思量着,“这姑娘端的是胡言乱语,这怎么可能是地府?还有,那姑娘的衣着可真是……真是怪丑的……”

走到不远处的少女忽然一个踉跄,神情古怪地四处转头,像是在寻找什么。

……

……

不久后,雪停。

少年道士仍站在街角。

路灯投落下蒙蒙的光,雪地上是光影斑驳,以及顾安单薄欣长的影子。

他再次打量了一眼周遭的情形,心头的疑虑更加重了。

为何楼房能修缮得如此宏伟高耸,不怕被大风吹塌吗?

顾安抬头,眯眼望着路灯。

还有这灯,竟能在大雪纷飞之际还能明亮如日,难道是典籍中的神仙手段?

想到这,顾安的眉头直接拧成了一团。

这里真的是地府?

是自己阳寿已尽,然后便被黑白无常勾了魂?

那牛头马面又在何处?

顾安越是深思,心头的不安愈发浓烈。

他只是一个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在山中修道的小道士罢了,尚且年轻,都还未还俗娶亲,怎么就遭了这事?

吱~

嘎~

刺耳的刹车声,乱了风雪。

顾安忽的察觉,眼前竟出现了一只方方正正的白色巨兽,背脊的寒气直冲后脑。

巨兽身躯大如老牛,腹下的四足似球,通体泛着一股幽幽的银光。

前头还有个的印记,由几个红色方块拼凑而成,宛如一只展翅的血蝙蝠。

这,这是牛头马面的……的马车吗?怎么生得这般怪异?拉车的牲口又在何处?

顾安猛地全身绷紧,小腿暗暗发力,只待传说中的牛头马面出现。

到时,他便,他便……

扭头就跑!

可自己敌得过牛头马面吗?

顾安不由惶恐,虽说他练武也有十多个年头了,但人间的手脚功夫又如何敌得过这修有术法的神仙之流。

师父曾教导过他:识时务者是为俊杰也,此话自然做不得假,善御三十六计者,也不如一招溜了溜了好使。

顾安放缓呼吸,神情稍稍镇定下来。

路旁。

那辆有些年头的五菱神车停了下来。

车窗降下,坐在驾驶位上的是个顶着地中海的中年男人。

顾安见到男子,心头不禁想到:他是牛头还是马面?为何头顶没有头发,难道是地府的其他公差吗?

而地中海则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眼路边的顾安,满意地点了下头,他问道:“你就是小道士?不是说在华北路吗,怎么在这了?”

顾安闻言,喉结滚动,他果真是地府的公差,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

顾安磕巴着开口:“我……我是……”

地中海嘿的笑了声,“就差你了!成,那你快上来吧!”

说着,他松了松刹车,车辆一个颤动,沉重马达声响起。

“上,上来?”

顾安的视线在五菱神车上来回游动,耳边清晰可闻的声响,让他一阵胆寒——这公差的马车,居然是活的!

小道士的胆气一下便泄了掉。罢了,师父还说过,既来之则安之。

“快上来吧,不然等下就迟到了。”

地中海粗眉一挑,很是爽朗的笑了声,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示意顾安上车。

见着他不似传闻中的那般凶神恶煞,小道士也稍稍冷静了下来。

顾安稍有些拘谨地坐上车,又按着地中海的指示,顺手带上车门。

他好奇地观察着车内,心中暗暗称奇:真不愧是地府啊,连公差的马车都如此神秘莫测。

这时,一旁的地中海拨了个电话。

“喂,人都接齐了,马上就来了……”

这是地府的千里传音之术吗?小道士暗想着。

“对对对。”地中海瞥了眼副驾驶的小道士,又转头看了下,“皇帝、和尚、道士、全齐了!”

“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富婆,口味这么奇怪,别的都是要男模小网红的,居然喜欢这种cos的调调……”

“啧啧啧。”

地中海吐槽完,便挂了电话。

什么?!

只听见前面半段话的顾安身体一僵,他小心翼翼地偏过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后方。

这一看,小道士便面如死灰。

在他的后方,坐着两个默不出声的身影。

一者金色龙袍,气势非凡。

一者袈裟佛珠,面目慈祥。

二者均是三十出头年纪的男子,五官俊朗。

他们见着小道士转头,报以温和的微笑。

今夜大家都是同事,自然还是要和和气气的,不过至于谁能讨得富婆的欢心,还是各凭本事吧。

顾安默默的回过头,心绪翻涌,他轻声呢喃:“完了,连皇帝和主持都老老实实的,我这个小道士又该能怎么办呢……”

单手握着方向盘,地中海侧头看着副驾驶位上的小道士,察觉到顾安似乎有些局促。

他开口,语气中带着几分调侃,“小道士你这是第一次来吧?”

第一次?

顾安老实点头,肯定是第一次呀,人哪里能死两回的?

只见地中海又出声问道:“那小道士会富婆四宝中的哪一宝呢?”

“富婆四宝?”

顾安一头雾水,他只知道文房四宝,这富婆四宝还是头次听闻。

地中海哈哈一笑,对着车后的二人示意了下。

袈裟和尚先开口了,“阿弥陀佛,贫僧只会一手富婆快乐球~”

他一手从怀中摸出了个还没拆封的钢丝球,单手立掌于胸前。

接着便是皇帝,他清了清嗓子,声音颇具威严:“富婆火焰山,富婆闭月扇,皆乃朕的看家本领!”

“富婆快乐……这……这些都是什么?”顾安满心茫然,不自主地问了句。

“这个嘛,小孩子不要问这么多。”

说完,地中海的笑声逐渐朝着奇怪的方向演变,“嘿嘿嘿嘿……”

顾安听得头皮一阵发麻,一时间只觉周遭鬼气森森。

车窗外,霓虹闪烁,而这小道士却坐如针毡。

五菱神车在马路上七拐八拐,驶入一片灯红酒绿。

……

白马会所,本市赫赫有名的牛郎俱乐部。

是年轻牛郎的家,亦是中年富婆的天堂。

阴沉的夜空中,开始飘着斜斜的细雨,夹杂着零星的白雪。

会所门前,一道衣衫凌乱的身影仓皇逃过。

地府的酷刑居然如此可怖!

回想起方才那个脸上涂了一层厚厚胭脂粉的中年女子,顾安心有余悸地一头扎入雨雪之中,撒腿狂奔。

呼哧~呼哧~~

他不知跑了多久,也不知跑到了何处。

待顾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这才发觉自己此时站在了一座拱桥上。

空荡的桥面上。

顾安冷冷打了个寒颤,俊秀的两颊上黏着几缕发丝,饶是他这幅练武多年的身子,也有点吃不住这雨雪交加的寒意。

轰隆!

天际亮起两道青紫的雷光,瞬间照亮桥面。

哒哒。

轻微的脚步声传入顾安耳中,他猛然抬头,视野中出现了一道熟悉的清丽身影。

另一旁,徐桃夭停下脚步,目光古怪得看向桥面中央的少年——怎么又是他?

怎么又是她?

顾安一慌,惊疑不定:难道她是孟…孟婆?

“什么孟婆?”

听着脑中再次冒出的声音,少女皱着眉头再次看向小道士,发现他不曾张口说话。

那么,自己这是听见了他的心声?

他想干嘛?!

她突然瞧见那神经兮兮的小道士,直接一个闪身,冲到了自己身后。

“你!”

顾安恶从胆边生,一个掌刀,重重地击打在少女的后脖颈。

砰!

徐桃夭应声倒地。

原创文章,作者:猛男撒娇带尾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26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