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总的小娇妻又跑了》小说章节目录夕瑶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时总的小娇妻又跑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捌月萤火

简介:【甜宠+吊打白莲花+1V1+腹黑】娱乐圈大佬级BOSS时祁墨被人吃干抹净,而女主角夕瑶却不翼而飞,一醒来发现床头摆着八张红票子,堂堂时总何是受过这等侮辱。时祁墨:难道我只值八百块?!夕瑶:我很穷,我没钱,你如果不要就还我。时祁墨把人推倒在沙发上,撸起袖子朝着夕瑶扇了过去。夕瑶:啊!你干什么打我屁股!连我妈都没打过我,你凭什么打我!时祁墨:就凭你的名字在我的户口簿上!

角色:夕瑶

《时总的小娇妻又跑了》小说章节目录夕瑶全文免费试读

《时总的小娇妻又跑了》第1章 魅惑之夜免费阅读

是夜,酒吧街的灯光弥漫,一群男男女女在霓虹灯五彩缤纷的光线中肆意摇摆。

夕瑶坐在吧台的高脚椅上,晃动着手中的冰杯,猩红的酒下肚,她的眼神开始迷离。

“夕瑶,那边有朋友,我先过去一下,等会回来啊。”

她看着手中的玻璃杯,已经听不清闺蜜在说什么,脑袋上下点了点。

反正她现在什么也不想,只想一个人安静的待着,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时祁墨是第一次来这个酒吧,因为这是他朋友新开的,应邀过来看看。

但他非常讨厌酒吧吵闹的环境,比起嘈杂的包厢,他更喜欢清静的吧台。

吧台边坐着一个穿着米色连衣裙的女子,从背影看上去,身材还不错。

有不少男生上前去搭讪,但都无功而返,女子手中的酒就没停过。

时祁墨觉得这女人真能喝,顿时对她来了兴趣。

酒保低头擦杯子,余光瞄到一个人影坐了下来,头也不抬地问:“喝什么?”

“Cocktail。”暗哑的嗓音带着一丝性感。

酒保抬头看了一眼,眉毛上挑,眼神带着戏谑,居然是个极品大帅哥!顿时连态度都来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帅哥,没见过,第一次来啊?”

酒保是个穿的花里胡哨的辣妹,把酒递过去的时候故意在时祁墨面前俯下身子,胸前的两坨肉都快要掉出来了。

时祁墨看也没看她,鼻子“嗯”了一声,态度冷淡。

酒保见讨不到乐趣,气得转身去勾搭别人了。

“酒,给我酒。”

夕瑶把空杯子在台面上敲得梆梆响。

她站起来朝吧台里望了一圈,没看到人,不满得撅起了嘴,活像个讨不到糖吃的小孩。

时祁墨看着她,女子的脸颊泛红,眼神迷离,睫毛微微颤动,修身连衣裙将性感的身材包裹其中,有种禁欲的美感。

他顿时觉得喉咙干涸,拿起杯子喝了口酒。

“我的酒!”

夕瑶注意到他的动作,眼睛直直的盯着他手上的杯子,仿佛看到新大陆般兴奋地凑了上去。

时祁墨皱眉看着她的动作。

夕瑶低下头,性感的红唇贴在杯沿上,耳边垂下两撮秀发,被她用手别到耳后,一举一动都像勾人的妖精。

她微抬双眸,媚眼如丝,娇嗔似的看向时祁墨,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时祁墨鬼使神差的抬起杯子,把酒倒进她的嘴里。

朱唇轻启,夕瑶仰起头舔舐杯中的酒,修长的脖颈上下滚动,残酒从她的嘴角溢出,沿着脖子一路滑至胸口,没入了夹缝间。

时祁墨觉得口干舌燥,眼睛盯着她的脖子,体内仿佛是有团火在燃烧,视线被蒙上一层滤镜。

女子的体香冲进鼻腔,令他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喉咙却愈发干涸,他现在急需一杯冰水来解渴。

夕瑶用舌尖将最后一滴酒从杯壁舔净,发出满足的谓叹,两只眼失去焦距,脑袋混沌又沉重,身体朝时祁墨倒去。

她顺势将手勾住他的脖子,眼神迷离的朝他笑。

“谢谢你哦,小帅哥。”

言语之间尽是挑逗。

时祁墨的眼皮下沉,眼前的女子算不上极美,但却极尽诱惑,琥珀色的眼眸干净透彻,白皙的脸上爬满红晕,嘴角的笑妩媚,尤其是红唇上那泛光的酒渍,显得可口诱人,宛如熟透的樱桃,在等待品尝。

没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枚樱桃就主动钻进了他的嘴里。

丝丝甜蜜融化在唇齿间。

时祁墨的眼眸暗了暗,他没有推开也没有拒绝,待身上的女子停下,他才开口。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声音暗哑带着压抑。

“你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夕瑶用手戳了戳他的嘴,小巧的舌尖舔了下嘴唇,意犹未尽的样子。

“那你想吃我吗?”

时祁墨把嘴凑到她耳边,声音充满危险的诱惑。

夕瑶缩了缩脖子,感觉背后有点凉,但她的脑子已经被酒精麻痹,腹部燃着一团火,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有多危险,脑袋下意识的点头。

得到肯定的答复,时祁墨的薄唇微勾,犹如致命的罂粟。

夕瑶半梦半醒,感觉自己被人抱在怀里,鼻尖传来清爽的薄荷味,她下意识的的往对方的怀里缩了缩,这味道令她舒适极了。

时祁墨看了眼怀里的人,手臂紧了紧,脚步也变得更沉稳。

五光十色的夜,城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而夕瑶已经躺在床上,脑袋昏沉沉的想要入睡,但明显有个人不想让她睡觉。

时祁墨看着眼前的女人,暗自嘲笑自己居然就这么被诱惑了。

他的身边美女无数,却从未有人能入得了他的眼,因为这些女人身上的味道,腐烂且恶心,而眼前这个女人的味道却截然不同,清甜且干净,令他忍不住沉沦。

夕瑶感受到身边的气息,她沿着薄荷的气味寻了过去,贪婪的吮吸着这清凉的味道,她现在浑身燥热,急需降温,而这片凉爽无疑是拯救了她。

时祁墨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的眼睛看向自己。

“看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到嘴的清凉溜走,令伊瑶不满的撅起嘴,茫然的摇了摇头,胳膊却更用劲的将他环住。

时祁墨叹了口气,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说:“记住,我叫时祁墨。”

“时、祁墨?”

伊瑶歪着头喃喃地重复,说完甜甜的笑了起来。

一笑倾心,时祁墨最后的一点理智瞬间崩溃瓦解,俯下身吻了上去。

伊瑶抬着头眼神迷离的望着天花板,嘴巴被撬开,蓬勃的薄荷气息喷涌而来,从口腔到鼻腔都变得清爽。

她缓缓闭上眼睛,耳边传来沉重的喘息声,还夹杂着沙哑的低语:“我会……负责…的…”

随后,脑子一片空白,耳边什么也听不见,身体的疲惫使她陷入梦乡。

这夜,一室旖旎,醉的一塌糊涂。

当伊瑶再度睁开眼,脑袋疼的快要炸开,身体酸痛的快要散架,整个人还处于懵逼的状态。

掌心摸到一片温热,耳畔传来沉稳的呼吸声。

她缓缓转过头去,看到身边居然躺了个人,吓的一屁-股跌到了床底下,臀部的疼痛感令她顿时清醒不少。

低头看了眼自己未着寸缕的躯体,再看着床上光溜溜的陌生男人,她顿时反应过来自己昨晚都干些了什么。

她懊恼的拍了拍脑袋,记忆断断续续拼凑起来。

她想起自己是如何主动去撩人家的。

她不仅喝了人家的酒,还亲了人家的嘴,最后特喵的居然还把人给睡了!!!

夕瑶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子!

喝酒误事,这下是真的玩大了!

她轻手轻脚的把衣服穿好,然后掏出钱包里仅剩的八百块钱放在床头,对熟睡中的时祁墨连连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是故意的,你可千万不要记恨我啊,阿弥陀佛!”

说完她就迅速开门溜走了。

直到冲出酒店坐上出租车,她才松了口气。

电话突然震动起来,吓了她一大跳,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喂——”

“夕瑶!你去哪啦!我找了你一晚上,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你这家伙快把我给吓死了,我还以为你被绑架了呢!”

闺蜜梁梦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她把手机拉远,以防耳朵被震聋。

“那个,我昨天喝多了,自己回家了,忘记告诉你了,手机开了震动,所以没听到,对不起哦!害你为我担心了。”夕瑶虽然内疚,但也只能编谎话骗她。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以后不许这样了,你不管怎么样都应该跟我说一声的嘛!幸好你没事,心脏病都快被你给吓出来了!”

梁梦抱怨了两句,语气也没有之前那么愤怒。

“要不然我请你吃饭,弥补一下你受伤的小心灵。”夕瑶说。

“我要吃北门那家烤肉。”

梁梦立马开心起来。

“没问题!我马上就要到学校了,先不跟你说了。”

夕瑶说完就挂了电话,心情终于从刚刚的惊慌中调整过来。

酒后短片的她现在都快忘了那个男人的样子,更别说他的名字了。

时祁墨要是知道自己不仅被吃干抹净,还被当成一-夜-情对待,恐怕会气得从床上跳起来把她掐死。

在夕瑶走后不久,时祁墨也慢慢醒了过来,摸到旁边凉透的床单,他惊得一下子坐了起来。

揉揉脑袋回忆起昨晚发生的事,有点意犹未尽。

但当他看到床头被烟灰缸压着的几张红票子时,脸色顿时变得不好,嘴角紧绷着往下垂。

他环视了整个房间都没看到夕瑶的时候,意识到自己居然被当成鸭子了。

他堂堂时祁墨不仅被人给睡了,还居然只值八百块钱,这要是传出去怕是要震惊娱乐圈,上微博热搜。

过了一会儿,房间的门被打开,时祁墨已经穿好了衣服站在窗边往下望。

“时总。”

两名黑衣保镖恭敬的站在后面。

“人呢?”

时祁墨的声音冷冽。

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心虚地低下头。

“走了。”

“找到她。”

时祁墨咬牙,将手里的纸币揉成一团。

原创文章,作者:捌月萤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2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