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刘瑟见目的达成,乖乖顺着他的手将那盏茶饮了小半,撒娇一般冲他怀里窝了窝。

女人,尤其是这个朝代的女人要学会示弱,见好就收,否则对于男人而言便是一种极大地威胁。

“准我自由出入春柳楼,不许禁锢我的人身自由。”

柳拾年似乎有些意外。

他已经做好了被这心思甚鬼的女子狠坑一笔的打算,谁料她的条件竟如此简单。

“就这个?”不敢相信一般问了一句。

小女人用力点头。

柳拾年轻笑一声,把视线从她精致的脸上挪开,别过了头。

“准了。”

刘瑟见柳拾年答应得这般轻易,也有些意外。

“这么容易?你就不担心我逃跑?”

柳拾年斜斜打量她一眼,稍稍活动了一下被她坐得有些酸的双腿,唇角的一抹邪笑显得胜券在握。

“凭你跑到天涯海角,若我想要你的命,不过是一句话的事。”

京都柳家若是想杀个人,都不用自己动手,自然有别的氏族为了讨好,争先恐后布下天罗地网,纵使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逃出生天。

刘瑟在他邪气四溢的视线中打了个寒战,忙讨好道:“二爷说笑了,柳色怎么会逃跑呢。”

男人笑而不语。

刘瑟突然又想到了些什么,仰着小脸,一对乌黑的眸子隐隐泛着烛光月色,透亮得很。

“敢问二爷,不知我那四个弟妹……”

她没继续说下去,可柳拾年早已经猜到了。

他冲她挑挑眉,“想知道?”

又是一阵强烈的点头。

那四个孩子的处境刘瑟自然是一万个想知道,此时那兄妹四人年纪尚小,就算生来性格上存在缺陷,到底也不算太严重,只要加以细心呵护,还是有办法补救的。

若她放任不管,保不齐那四个孩子长大之后出人头地,心中对她的怨恨经年未散,将她千刀万剐了呢。

她怕死,她想活。

柳拾年见她神情明明灭灭,不知这十四五岁的脑瓜子里究竟闪过了多少古怪又可怕的想法。

“想知道,那便拿些诚意出来。”

她的目的达到了,他的也该开始了。

有来有去,这才是交易。

刘瑟了然,果断应下了,“二爷想要什么?”

相较于刘瑟的信誓旦旦,柳拾年却并不像是在谈正事,他不正经地眯了狭长的美目,将脸埋进了她刚沐浴完还带着馨香的身体里。

高挺的鼻梁一寸寸划过刘瑟的颈窝,她只觉得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喂,你不是……”

不是要谈正事么。

美色误人,爷,还请你清醒一点。

颈窝处悠悠传来男人的声音,像是睡梦中传出的呓语,如梦似幻。

“我要你的血。”

刘瑟一愣。

她的血?

这本子里的人竟然迷信至此吗?难道还真的相信什么死而复生之人的血可解百毒之类的屁话?

而柳拾年埋进她身体里的模样,倒真像是在细细品味着她肌肤底下流淌着的液体气味。

刘瑟顿时感到一阵反胃。

只是不能接受归不能接受,但凡是合作方提出来的条件,天塌了她也得受着。

不自在地缩了缩脖子,“现在?”

柳拾年一把按住她退缩的动作,呼吸似乎急促了几分。

“不,不急。”

当天宴会结束,柳拾年头也不回地抱着刘瑟走了。

身后传来的目光或是艳羡,或是不甘,刘瑟察觉到了,却也无计可施。

“二爷,我自己走。”

男人阴柔妖冶的目光打着旋儿地勾着她的眉眼,笑得肆无忌惮。

“不行。”

两个字宣示着刘瑟心中打好的草稿悉数报废。

她暗暗翻了个白眼,索性死猪一般心安理得地窝在柳拾年怀里。

此时的刘瑟恨不得自己再重上个十斤八斤,好好地累上这男人一番。

距离宴会越来越远,刘瑟能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呼吸一点点急促起来。

活该,让你逞能。

正在幸灾乐祸间,刘瑟似乎发觉柳拾年有些不对劲。

他如玉的白皙面颊上泛着一抹异样的浅红,额角薄汗混着青筋一点点渗出来,像是在竭力掩盖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为了不让大哥看出端倪,他几乎是用意念支撑着自己走完了这段长路。

好在怀里的小女人很懂事,察觉到他的异常也没有咋咋呼呼,而是抬手搂住了自己的脖颈,默不作声地帮他分担了一些重量。

好容易到了寝室,门口处鬼鬼祟祟藏着一个小厮,见柳拾年过来忙不迭地开了门,还伸手要将他怀里的女子接过去。

柳拾年强忍着血液里翻涌不息的痛苦,却仍是倔强地偏开身子,让那小厮的动作扑了个空。

“爷……”小厮的语气似有些委屈。

进了屋,小厮把门重新掩上。

竹老大今夜有任务在身,临走前早已经向他交代好了二爷发病的时辰,他在这里等了好一会儿还不见人,几乎要开始怀疑竹老大靠不靠谱的时候,二爷终于出现了。

“爷,姑娘已经准备好了。”

小厮一边说,眼神一边暗示般转向帘幕重重的内室。

察觉到刘瑟怪异的眼神,柳拾年反应不大,他将她放在榻上,自己也坐了下来,随意摆摆手。

“不必了。”

小厮一愣,后知后觉自己的不知变通。

是了,爷已经有姑娘了。

方才看爷小心翼翼地亲自抱着那姑娘,只怕这位小主子在爷心目中的地位不凡。

只可惜那又怎么呢,进了爷屋子的姑娘们,还从未有哪一个能活着出来呢。

他家这位爷啊,还真是重口味。

思及此处,小厮同情地看了榻上的刘瑟一眼。

柳拾年的忍耐似乎已经接近极限,他疲乏地摆摆手,嗓音里是早已被压抑到极致的沙哑。

“你下去吧,不许任何人进来。”语罢,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开口唤住欲出门的小厮,“里头那个,弄走。”

刘瑟赞许点头。

要是这男人不让里头那位姑娘走,她估计真的会怀疑这男人想跟她玩np。

小厮愣了愣,犹豫道:“爷,要不留着下次……”

爷犀利的目光登时射了过来,夹杂着丝丝缕缕的猩红。

他真是后悔自己的多言。

“是,小的这就让她消失。”

刘瑟睁大了眼。

你家爷不是说的弄走么,你让人家姑娘消失是几个意思。

谁知身边的男人眉头紧锁,语气却是不轻不重,“嗯,下手干净些。”

刘瑟顿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她原以为这花枝招展的妖孽男人不过是个美丽的毒蘑菇,谁知这一眨眼的功夫,没几分杀伤力的毒蘑菇变成了让人汗毛倒竖的冷血蛇。

原创文章,作者:浪漫唯物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