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吃到小腹满足,又饮了一杯阿冬递来的茶,刘瑟这才觉得头脑清醒起来。

待到二人服侍着刘瑟沐浴结束,又开始忙着打理她那一头乌黑油亮的发。

“姑娘的头发真好看,照阿春看,比那些温室里长大的姑娘们的还要好看呢。”阿春一边替刘瑟擦着发,一边忍不住赞叹。

方才在屋里第一次见到姑娘,姑娘风尘仆仆,衣衫褴褛,除了言语间隐隐有些压人的气度之外倒还真看不出什么来,谁知这洗净尘埃之后,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是这样一位难得的美人。

这般美貌,估计也就只有二十多年前红极一时的残花姑娘能相较了。

怪道姑娘昨日在楼里闹得那样凶,二爷还能留她一条性命呢。

阿春不恭维还好,这一恭维立马让刘瑟想起了一件极为重要的事。

“阿春,快把镜子拿来。”

她迫不及待要看看自己的脸。

对一个职业病极其严重的演员来说,脸就意味着命,或者说,比命还重要。

阿春眼疾手快,立马抄了梳妆台上的小铜镜递给了她。

“姑娘,给。”

阿冬看着刘瑟这副急哄哄的模样忍不住轻声安慰,“姑娘别慌,姑娘这张脸好看得紧。”

方才沐浴时她负责给姑娘净身,自然注意到了她身上深深浅浅的伤痕,估计姑娘是担心自己的脸受了损伤,这才如此担忧吧。

刘瑟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光滑平整的铜镜,只一眼她便放了心。

还是她自己的那张脸。

还是那张拿了影后的漂亮脸蛋。

只是……似乎年纪小了点,倒像是她十四五岁刚刚签约经纪公司那青涩的年纪一般。

放心地任阿春将铜镜放回了原处。

顶着自己熟悉的一张脸,用着虽有些蹩脚但差别不大的名字,这下总不会轻易露馅了。

待到满头青丝干透至少需要一个时辰,这期间刘瑟百无聊赖,拉着阿春和阿冬聊天。

到底是懵懂纯真的小孩子,刘瑟三言两语便让她们放松了警惕,不自觉地将自己的心里话给吐了出来。

在聊天过程中刘瑟得知,阿春与阿冬是桑榆镇上一个小戏班子的学徒,后来一场瘟疫,戏班子几乎死绝了,缺钱的大师哥偷拿了师傅藏起来的卖身契,挑了四个年轻清秀的女孩子送进了京都,卖给了春柳楼。

阿春与阿冬长相稍显平淡,便做了粗使丫头,而俊俏一些的阿夏阿秋便被送进了内院,暂时服侍正当红的姑娘们,待日后长开了便也开始接客。

可是啊,这楼里的姑娘哪有一位是心甘情愿让别人踩着自己上位的主儿呢,不过半年的功夫,阿夏阿秋便相继含恨去了。

“这春柳楼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每天横着出去的人走进来的还要多,我真的是一天都不想待了……”阿春性子直,不免有些口无遮拦。

刘瑟没说话。

倒是阿冬有些看不过去了,忙出声道:“阿春,慎言。”

隔墙有耳,春柳楼的严密程度不亚于半个皇宫,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若是说错话办错事,眨眼的功夫便有可能身首异处。

阿春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上的出格,有些后怕地缩了缩脖子。

刘瑟含笑看了两人一眼,半是玩笑,半是认真。

“若我带你们走,你们可愿意?”

阿春眼底激荡起的光芒被阿冬一盆冷水给浇灭了。

“姑娘是善心人,奴明白的,”若不是善心人,如何会有耐心将她们这陈芝麻烂谷子的事认真听完呢,“只是想从这里出去,谈何容易。”

若离开春柳楼是件简单事的话,又怎么会有那么多撑不下去选择自缢的姑娘奴才呢。

刘瑟并未从这些话中感到失落,似乎被困在这里的人并不是她一般。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刘瑟此生最不畏惧的便是挑战,就算是当年拿到影后的角色有千万人争取,就算是连经纪人都从未曾看好过她,她还是执着地尝试了,再然后,她成功了。

剧本中提到京都柳家的篇幅并不多,甚至都可以算是边边角角的角色,而这个百年世家的结局她却知道。

覆灭。

原因很简单,柳家在为皇储撑腰的过程中,站错了队。

新皇登基,铲除异己,风光了数代的柳氏一脉被连根拔起,回天乏力。

而自始至终,剧本里都没有提到过柳家二爷柳拾年的名字,就连为数不多涉及到柳家的地方,也只有柳家大爷柳拾仟出席,那时的柳拾仟风度翩翩,被人尊称一声柳家主。

很显然,在这场未被描写的家主之争中,二爷败了。

这一刻,刘瑟心中已有了计划。

待到阿春与阿冬为刘瑟换好装扮之时,夜幕已渐渐笼罩,算算时辰,迟欢宴也要开始了。

刘瑟拒绝了阿春竭力推荐的赤红锦缎云纹裙,选了件最不出挑的淡青色翠纹裙,发间仅别一支翠玉步摇,一步一曳,倒有种别样的韵味。

阿春有些不解,阿冬却暗自点头。

“姑娘初来乍到,又有二爷亲自接见,此时断断不可太过招摇。”察觉到阿春的困惑,阿冬小声解释。

刘瑟赞许颔首。

这个叫阿冬的小姑娘,心思倒是很细。

若非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应当也会有一番不小的成就吧。

原创文章,作者:浪漫唯物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