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谢妈妈脚步轻缓,动作麻利,不过片刻功夫就引着刘瑟到了卧房。

“柳色姑娘,你暂且歇在这里罢。”

刘瑟学着谢妈妈行礼的模样,认认真真行了一礼,“辛苦妈妈。”

这春柳楼里姹紫嫣红,有名有姓的姑娘数不胜数,其中自然更不乏被达官贵族包养起来的主儿,因着这些缘故,谢妈妈这个挂名的老板并不多受尊重,乍一看到恭恭敬敬向自己行礼的女子,倒是有些意外。

“姑娘客气了,”谢妈妈笑笑,没有忘记主子交代给自己的任务,“我来给姑娘讲讲咱们春柳楼的规矩吧。”

谢妈妈词句连贯,言简意赅,短短一番话下来便轻易让刘瑟了解了春柳楼的大致情况。

京都春柳楼是王城柳家的家传产业,传到大爷二爷这一辈,也该是第七宗了,只是当今柳家老太爷尚在,下一任家主之位悬而未决,两位年轻的爷各有手腕,家主之争硝烟渐浓。

大爷柳拾仟性子沉稳,却过于保守,二爷柳拾年灵活有余,然定力不足,本应是平衡的局势,却在某一天突然被打破了。

二爷近些年身子一直不大好,时常病来如山倒,一年里有大半年都连绵床榻难以起身,故而民间流言渐起,柳家家主的舆论天平开始向着大爷轻斜。

谢妈妈顿了顿,她本不该对姑娘提起这些,可一来这柳色姑娘看起来为人不错,二来便是二爷特意嘱咐过,要将一切事无巨细讲给她听。

主子的安排,奴才从来就无权过问。

接下来,谢妈妈讲述的便都是这些年里春柳楼定下的规矩了。

首先便是春柳楼的姑娘分了三档。

第一档叫窈娘,负责招待官宦世家名门望族,姿容自都是上品不说,还需从小由宫里的嬷嬷教习,若是被某位大爷相中了,也可作专属,只是一点,窈娘因培养起来费时费力,一辈子不得赎身出楼。

第二档叫官娘,服侍的都是些寻常客人,与别处的妓女无甚不同,倒也不必多说。

第三档名唤怜姬,睹名便可将这类姑娘的命运窥见一斑,整个春柳楼里最凄惨的便是这些姑娘,她们身份低贱,招呼的都是些一朝得志的小人乞丐,口味极重又性子怪癖,每年惨死在这些变态手中的怜姬不计其数,可总有源源不断的年轻女子被塞进楼里,或是为了生计,或是父母兄长强迫,死后家人可得大笔赔偿,恶性循环,实在可悲。

听完这些,刘瑟不免有些紧张起来。

她试探着看向谢妈妈,“不知,柳色如今会被分到第几档?”

开玩笑呢,她当明星二十年,避开了无数次黑暗的潜规则,怎么能心甘情愿屈居在这青楼里。

且不说最末档的怜姬有多可怜,就算是待遇最优的窈娘,她听上去也觉得恶心,这与后来被包养的情妇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谢妈妈并未明言,而是将问题抛给了她。

“柳色姑娘想去第几档?”

刘瑟笑笑,没有说话。

许是看出了她的心思,谢妈妈又提点了一句,“其实楼里并非只有这三种姑娘,还有一种专门服侍两位爷,只看姑娘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其实这句话,是二爷专门嘱咐要说给柳色姑娘听的。

见刘瑟并没有多大的反应,谢妈妈识趣地不再多言,轻唤了门口的两个小丫鬟进来。

“服侍姑娘沐浴更衣吧,今夜是迟欢宴,该带着姑娘露脸。”

迟欢宴也是春柳楼的传统了,每月的最末一天晚上内部设宴,该惩戒的惩戒,该赏赐的赏赐,顺便也能悄悄当月添置了哪些新人,若是两位爷瞧上了,便可不必再受罪了。

被谢妈妈叫过来的那两个小姑娘年纪不大,怯生生的模样倒是有几分像躲在门后偷偷看她的苏素小丫头。

谢妈妈离去,两个小丫鬟打量着刘瑟的脸色,却不敢轻易上前凑。

“怕什么?”刘瑟轻笑一声,觉得这两人如此紧张的模样倒也有趣。

两个小丫鬟相视一望,登时脸色煞白。

“姑,姑娘,奴听说……”一个胆子大的先开了口,“她们说姑娘是来春柳楼索命的鬼魂,奴有些怕,所以才……”

另一个及时呵斥住她。

“阿春,休要胡言。”

被称作阿春的小丫鬟止了声,脸上怯意未能褪去。

“姑娘莫生气,是奴二人轻信谣言,望姑娘宽恕,日后奴定然竭尽所能,服侍姑娘。”

生气?她生什么气。

既然穿到了原主这具身子里来,那定然是原主一命呜呼了才能腾出空位来留给她,非要说她是一缕鬼魂,似乎也说得过去。

当然这些话她不能对任何人讲。

“不碍事,”刘瑟摆摆手,看向替阿春解围的伶俐丫头,“你叫什么?”

小丫头左不过十二三岁,咬了咬嘴唇,继续壮着胆子回话。

“回姑娘,奴贱名阿冬。”

方才阿春那一番话若是被楼里性子急的姑娘听见,只怕此时早已经被打成一滩肉泥了。

这是春柳楼的规矩之一,姑娘无论再低贱,终究也是姑娘,是奴才的主子,若是一个不小心惹了主子不高兴,被打死是常有的事。

当年一同被卖进楼里的阿夏和阿秋便是这样离去的。

不过好在,眼前这位柳色姑娘方入楼不久,尚且没有经历客人变态的要求,自然性子也还算是正常。

“姑娘,奴服侍你沐浴吧。”阿冬壮着胆子上前,试探着扶住了刘瑟的手。

饶是心情很差,可刘瑟并不打算为难这些可怜的孩子,便点了头。

“阿春,去帮我找些吃的来。”

从前刘瑟好歹也是助理保镖一大群,对被人前呼后拥伺候着的感觉倒也并不觉得难受。

只是她吩咐阿春去做事也是有目的的,肚子饿当然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让这小姑娘知道,自己的的确确没有动怒或记仇,一切照常。

果然,阿春见自己也被派了活,这才放下心来,欢欢喜喜地出了门。

等阿冬一切准备就绪时,阿春恰好也捧了一托盘的点心回来。

刘瑟随手捻起一块塞进嘴里,一股桂花香气在舌尖绽开,馨香醇厚,连绵持久。

察觉到自家姑娘连着吃了许多块,阿春甚是赶眼神地介绍道:“姑娘,这是丹桂花糕,春柳楼的特产。”

一个妓院,竟还能有自己的特产,真是稀奇。

不过想想也对,一个流传数代的家族企业,没点本事只怕也撑不了这么些年。

原创文章,作者:浪漫唯物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