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小厮进了内室没再出来,屋里静悄悄的,似乎连一根针落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晰。

刘瑟猜测,估摸着这里面应该是有什么密道后门之类。

其实她的猜想没错,那小厮的确是从后门走的。

小厮低头看了一眼被自己夹在怀里的姑娘,心头顿时苦不打一处来。

想当初他花了大功夫才替爷寻到样貌好又毫无痕迹的姑娘,谁知这连面都没见到呢,竟然就要这样埋了。

他倒不是心疼姑娘,只是心疼自己花的功夫。

再说寝室内。

刘瑟自从那小厮消失之后便没再说过一句话,一张小脸变得煞白,像是受到了什么极大的惊吓。

这是她来到这本书里,亲自接触到的第一次杀人事件。

但这绝对不会是最后一次。

“怕了?”作为罪魁祸首的男人幽幽开口。

刘瑟没有嘴硬否认,她幽怨地看了柳拾年一眼,继续沉默。

她有种预感,一旦自己对他没了用处,估摸着处境比方才那未曾谋面的女子好不了多少,甚至会更惨。

那一刻,她真的很后悔自己铤而走险在他面前揭露的柳家秘密的事。

早知道这男人是条吃人不吐骨头的毒蛇,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挑衅。

柳拾年屈膝倚在软垫上,神色明明痛苦,可定力却依旧极强。

“放心,我不会杀你。”

似乎早已猜透了她在想什么。

“我虽对你的话将信将疑,可你有一句说的不错,”他继续说着,面上有大颗冷汗倏然落下,“你对我有用。”

何止有用,简直是救命良药。

别说他不会杀她,就算是天王老子想要她的命,他也不许。

刘瑟愣了愣。

是啊,她也是有筹码的,就算他现在不信,可她总有一天会让他信的。

并且算算时间,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刘瑟悬着的心放了回去,也注意到了他越来越异常的脸色。

“二爷没事吧?”

柳拾年嘴上说着没事,可额角的冷汗却越渗越多,连身子都不自觉地轻颤起来。

“要不要叫大夫啊?”刘瑟有点紧张。

她跟这男人可是生意伙伴啊,虽说是各有心思各取所需,可终究也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他若是出个什么意外,她先前的口舌不都白费了。

柳拾年似乎是生怕她离开自己的视线,忙忙地扯住她的袖口。

“不可。”

不可以叫大夫。

他辛辛苦苦隐瞒这么多年,绝不能在此时轻易暴露出去。

“先前我说,我需要你的血,你答应了。”柳拾年的视线压抑隐忍,缓缓落上她的眼。

刘瑟虽点了头,心下却是极度无语。

此人怕不是多少有些脑瘫倾向。

病成这副鬼样子还不赶紧看大夫,竟巴巴地惦记着她的血。

拜托,她是什么灵丹妙药吗。

还不等脑子里吐槽的话语过完一遍,刘瑟突然觉得左手手腕处猛地一痛,一道寒光闪烁,继而有殷红的血液涓涓流出。

妈的,他万一割到她动脉怎么办。

刚打算开口痛骂,下一刻,男人却突然俯下身子,柔软微凉的唇瓣印上了她的腕,丝滑如绸的墨发铺了满背,有几缕堪堪滑落,撩拨着她的衣角。

伤口处有个湿滑柔软的异物在来回拨弄,那是他的舌尖。

手腕处微痛,还有因着男人吮吸而带来的饱胀难耐。

柳拾年是个疯子,她这样想。

他真的在喝她的血,像是在完成一件至关重要的任务,虔诚又专注。

但不知为何,随着柳拾年一点点吸食着血液,他紧皱的眉头渐渐松了下来,就连泛红的脸色和额角的冷汗青筋也都不见了踪影。

仿若这血液真的有功效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柳拾年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来,原本有些苍白的唇瓣沾染了血迹,红得放肆,眼底素来的妖娆被无限放大,春波流转地盯着她看。

人间绝色,也不过如此。

可也不过只是被惊艳了一瞬间而已,刘瑟看到手腕上依旧在渗着的鲜血,火气登时涌了上来。

死男人,喝完就不管了。

似的察觉到了她的怒火,已然恢复如常的柳拾年笑了笑,从软塌之下的暗格里取出了药箱。

“失血过多后,忌动怒。”他轻笑道。

刘瑟后知后觉才发现眼前有些眩晕。

手腕再次被人握住,触及到伤口时传来一阵火烧火燎的痛,刘瑟下意识要挣扎,却被稳稳钳制,动不得分毫。

“别动。”语气有些严肃。

纱布一层层将上好药的伤口缠绕住,星星点点的红痕宛如雪地里盛放的梅花。

>>>点此阅读《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全文<<<

原创文章,作者:浪漫唯物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