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浪漫唯物者

简介:【穿越】大满贯影后刘瑟穿越到了被自己拒拍的剧本里,从万人迷女主摇身一变成了悲催无名的路人甲。【美男如云】两个弟弟一个腹黑病娇,一个嗜血残暴?青楼家主心怀不轨、步步为营?温柔皇长子芳心暗许,誓死不弃?心狠手辣摄政王心底最后的温情竟然是?白衣谪仙料事如神,美貌国师竟是誓要摧毁一切的大反派?她的选择是?京都天变,山河危矣,她该何去何从?看大满贯影后如何步步攀升,温玉满怀——尽在《长姐是花魁之柳色新》。

角色:刘瑟,苏献

《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小说章节目录刘瑟,苏献全文免费试读

《穿书影后:在玛丽苏爽文里乘风破浪》第1章 穿越到剧本里免费阅读

刘瑟是被饿醒的。

没错,饿醒。

其实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十五岁签约经纪公司出道,此后十余年的时间里最大的任务就是控制体重,饿着肚子睡着又醒来几乎是种常态。

可是这种情况从她二十九岁拿到影后那年起几乎就已经告一段落了。

她胖了,媒体说她为了角色增重,勇气可嘉;她自己看不过去节食一阵子瘦了,投资方和粉丝夸她有明星自觉,爱岗敬业,四处发通告歌功颂德。

总之,被饿醒这种感觉,刘瑟真的已经很久违了。

久违到让她几乎以为是自己穿越回了十年之前。

等一下。

穿越。

刘瑟后知后觉地睁大眼,细细打量了一圈周围昏暗的环境。

破瓦房,薄草席,还有一床潮乎乎透着发霉气味的被子。

就算是刚开始北漂最落魄的那一年,她都不曾这般狼狈过。

刘瑟忍不住皱了眉,两根手指捏着被子一角,使劲扔开了些。

这味道简直呛得她发昏。

谁知掀开被子的一瞬间,刘瑟顿时愣住了,僵硬的手指停滞在半空中,半晌都没反应过来。

她身上挂着一件粗布衣裳,说是挂,其实也就是勉强遮住了重要部位而已,布料早已经零零碎碎,撕口很大,像是被人用力扯开的一般。

在这件破烂到不像话的衣衫遮掩之下,是一道道青紫色的伤痕,还有胸前那一簇簇……似乎是欢好过后留下的印记,只是的确有些过分激烈了。

光天化日,世道清白,难道还能有迷奸这种事存在?

妈的,让老娘逮到你,肯定把你大卸八块。

刘瑟恨恨咬牙,还在考虑着该怎样避开公众视线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吱呀”的门响。

随着门被推开,黑漆漆的小破屋里爬进来了一缕金灿灿的阳光。

久久不见声响。

刘瑟素来是个胆子大的,中气十足地主动询问:“谁?”

随之而来的是两声后知后觉的尖叫。

“啊!诈尸了!”

“二哥!二哥!救命啊!她又活了!”

刘瑟眉头皱得更紧了。

怎么就诈尸了,什么叫又活了。

她明明活的好好的。

过了半晌,门外隐约传来低声的抚慰,听嗓音似乎是个年岁不大的少年。

抽泣声渐渐低了下来。

半掩的房门再次被人推开,这次的力道明显大了许多,试探之余似乎也是在给自己壮胆。

缓缓走进来一个约莫十二三岁的少年。

这小少年模样生得很是俊俏,眉目如画,唇红齿白,只是眉眼之间隐隐透着与年龄不符的阴郁之色。

刘瑟想,如果她投资拍一部电视剧,说不定会请他来演男主角的少年时期。

不过瞧他身上这一身古代平民装扮,应该也是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了吧,只是这模样,这气质,俨然就是一颗即将冉冉升起的巨星啊。

她盯着小少年,小少年也在盯着她。

不同的是,刘瑟的目光是欣赏,而他的目光里则是被强制隐藏起来的恐慌与无措。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是鬼啊?”刘瑟觉得好笑,忍不住出声逗他。

小少年见她开口说话,脸色骤然苍白了几分,几乎没了血色。

刘瑟听见他问了个很脑残的问题。

“你……是人是鬼?”

好家伙,她虽说狼狈了些,可怎么也不至于吓人到被当成鬼怪吧,更何况自己这张脸就算不是世界瞩目,可也勉强算得上家喻户晓,怎么能落魄到这种地步。

等等,她不会是毁容了吧。

刘瑟吞了口口水,急急忙忙地伸了手去摸脸,入手一片光洁细腻,并未发觉有什么新添的疤痕凸起。

还好还好,她毕竟还是要靠脸吃饭的。

没了毁容的担忧,刘瑟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斜斜倚在草席上,含笑打量着小少年,反问道:“你觉得我是人是鬼?”

小少年的眼底划过一抹轻视与厌恶,语气却很淡,似乎方才的恐惧与慌乱只不过是刘瑟自己出现的幻觉。

“我要听你自己说。”

刘瑟乐了,这小少年分明还是孩子年纪,却故作老成,倒也显得颇有几分意思。

“不逗你了,我是人啊。”察觉到小少年不着痕迹松懈下来的身体,她又问,“小弟弟,这是哪儿?”

一阵沉默。

从小少年的表情来看,如果震惊能够实态化展示出来的话,那他现在一定处于五雷轰顶的状况里。

他把后牙槽咬得紧胀,嗓音有些紧绷,“你说什么?”

刘瑟不解皱眉,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询问有问题。

“我说这是哪里啊,你是谁?”

小少年继续沉默。

就在刘瑟等得心急忍不住继续开口的时候,门外探进来了两个鬼鬼祟祟的小脑袋,一男一女,撞上刘瑟视线的时候两人都有些紧张,男孩还好,女孩直接被吓得哭出了声。

刘瑟愣住了,自己现在真的有这么吓人么。

站在屋子里与刘瑟僵持了一阵的小少年终于开了口,却不是对刘瑟说的。

“素素,别哭了,”语气柔和了些,却依旧透着掩饰不住的淡漠,“她不是鬼。”

抽泣中的女孩眨巴了眨巴眼,哭声渐渐小了下来。

倒是扒着门的男孩说了话,“二哥,既然她没死,不如我们……”

眼底闪过一抹暴戾的杀意。

刘瑟哑口无言,小朋友,且不说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屁孩能不能害我,就算是有这个本事,也请不要当着本人的面说好不好。

屋里的小少年显然是极其冷静的,及时打断了他。

“不可。”

这个女人还有用,不可轻易除掉。

“那个,小朋友们,”刘瑟在这夹枪带棒的目光中极度不自在,她并没有弄清楚情况,被动的处境让她难受极了,“你们是谁啊?”

小少年的后槽牙咬更紧了,就连门外的两人都惊掉了下巴。

她……不认识他们了。

这可如何是好。

刘瑟常年在人精堆里打滚,早就意识到了这两个男孩对自己的敌意更大,而这个女孩过于胆小,应该是个好捏的软柿子。

索性伸手一指那女孩,语气带了点命令式,“你来告诉我。”

女孩被她这么一指,登时双腿有些发软,好在有身边身强体壮的男孩子支撑着,这才没有摔在地上。

“我,我是苏素……”果然是个最好捏的软柿子。

只是,苏素……

刘瑟总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似从前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他俩呢?”

问都问了,索性一次性问个明白。

苏素一副怆然欲泣的模样,声音都在打着颤,却还是不得不回答了她的问话。

“我二哥苏献,三哥苏缨……”说到最后几个字几乎已经连不成句,隐隐有上下牙膛碰撞打颤的声音。

苏献,苏缨。

刘瑟瞪大了双眼,这是本该出现在被她拒拍的剧本里的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浪漫唯物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7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