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神尊他又吃醋了[古穿今]》小说章节目录小妖姬,宁雪瑶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偏执神尊他又吃醋了[古穿今]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妙笔不生花

简介:【1V1,偏执奶狼神尊VS可爱俏皮小妖姬,超甜甜甜+小虐+追妻+追夫火葬场】听闻天界北尊要娶亲,新娘不是传闻中的小妖姬?一怒之下,她逃去了没有他的21世纪。她逃,他追。再相见,他将她抵在窄巷里,呼吸灼热:“千夕雨,你是我的,永远都是。”神尊大人高冷矜贵不懂低头?可那个伏在她颈窝处温软奶萌哭唧唧的男人又是谁?-千千,亲亲我好不好?-不好。-那你晚上别睡了。-???江恒皙你不要脸!

角色:小妖姬,宁雪瑶

《偏执神尊他又吃醋了[古穿今]》小说章节目录小妖姬,宁雪瑶全文免费试读

《偏执神尊他又吃醋了[古穿今]》第1章 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免费阅读

爱是不够成熟时对你的偏执占有,爱是理智后对你想要触碰又收回手。

千夕雨,我要你记住,我才是你唯一的神明。

——江恒皙

(古穿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幻界,九重天宫。

喜乐喧天,仙人齐聚。

听闻那九重天的恒皙神尊娶亲,妖界小厮也好生八卦了一番,可是听说这新娘子,并非是传闻中的小妖姬呀。

小妖姬千夕雨,乃北方神尊恒皙心头挚爱,六界皆知。

看来男人当真花花肠子,喜新厌旧,神尊也不过如此。

角落处的千夕雨蜷缩身子,指尖发颤,拼命地捂住耳朵,她不想听,也不愿意接受这一切。

回想起一个月前,她还趴在他身上吃着莲子,享受着他独特的宠爱,情到深处,干柴烈火,她呜咽哀求之时,却也看见了他眼里的泪。

他是喜欢她的,她觉得。

可他从来没对她说过:我心悦你。

思绪回转,千夕雨苦笑一声,是她太认真了。

面如死灰,千夕雨走进了时域阁。

时域阁,可使灵魂通向三千世界。

“你,决定好了么?”座上阁主眯眼看着下边一身青白色的倩影,再与她确认一遍。

千夕雨点头,眼里尽是挥散不去的怅然和绝望。

她决定了,她要离开那个男人,去哪里都无所谓,只要那个世界没有他。

座上阁主点点头,从身旁的木架子上抽取了一卷册子扔给她:“规矩看好,看完了觉得愿意接受,你便可以走了。”

说完,他指了指东边方向的幻境大门。

千夕雨粗略扫了几眼手中的灵册,几乎是毫不犹豫地递上抵押之物,随后走过去,跳进了那道幻境漩涡。

她的身影消失不久,时域阁又踏进另外一个气质尊贵的男子。

一身墨青仙袍的恒皙神尊长眸微眯,右手腕处的上清环幽幽地闪着青光,座上的阁主望着底下难得一见的男人,嘴角不禁泛起了笑。

当真是妻走夫随啊。

“看来,传闻里禁欲清心的上清环在我们神尊大人那里也不过如此,啧啧啧。”

恒皙神尊对座上之人的揶揄置若罔闻,今日踏进这时域阁,他只想问清楚一件事。

“她逃到哪里去了?”

阁主心领神会,早有准备,他勾了勾唇,微微一指,恒皙神尊望着那个方向,眼眸眯得更细。

“带我去。”

———–

2022年2月22日22点22分,汉东省,夷城。

“咳咳咳……”

夷城河边,浑身湿透了的千夕雨挣扎着爬上岸,吐出了好几口苦水。

这具身体的原主才刚淹死,又因为小妖姬的灵魂活了过来。

千夕雨趴在草木茂密的河岸边,捡到了自己掉在草里的手机,还能用。

突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突然窜进她的脑海。

记忆里,一个面如蛇蝎的女人正在对原主破口大骂。

“千夕雨,就凭你这样的家庭条件,也敢对我们系草动这样的念头?你也不好好想想,你除了那张稍微清纯点的脸蛋,还有什么能配得上顾承之的?就你爸妈那摆摊的穷酸样?你配吗?”

面前的宁雪瑶面容狰狞十分,她撕扯着千夕雨凌乱不堪的头发,犹如一只张开血盆的猛兽,下一秒就要将千夕雨吞入腹中。

“不过姐姐我实在心善,若是你肯给我磕几个头,你那封老土的情书,我可以考虑不发到夷城大学的贴吧上。”

磕头?原主不可置信地看着宁雪瑶那张恶心至极的嘴脸,她再也不想忍了,啐声道:“你做梦!”

苏宁薇没想到,一向顺从忍让自己的千夕雨也有这般对自己不敬的时候,顿时恼羞成怒,紧紧捏住她的下巴。

“我给你一天的时间,下周一晚上放学之前,若你还没给乖乖给我跪下,还这样不识相地跟我顶嘴,到时候就不仅仅是威胁你几句这么简单了。”

宁雪瑶的眼神似毒蛇一般,千夕雨条件反射地一个激灵,从记忆里回过神来。

所以这具身体的原主之所以会跳江自杀,是因为受了宁雪瑶这般的侮辱和威胁?

不对,原主不一定是自杀……

原主怯弱胆小,大晚上的,这水波暗涌的河边哪里会像是她来的地方?

一定是有人把她推了下去,可她想了很久,死活想不起来她是怎么到的河边。

很明显,原主的记忆被人刻意抹去了一段,她什么都记得,唯独不记得这一段。

不过没关系,有个名字她倒是记住了。

宁雪瑶……

缓了过来的千夕雨微敛神色,嘴角邪邪勾起,那张原本习惯了乖巧文静的脸瞬间覆上一抹诡异的阴冷,眸色在月光下愈发阴寒。

“宁雪瑶,欺凌了原主这么多年,你也配?”

原主老实胆小,不代表她会这般任人欺负。

她是谁?堂堂华夏幻界苍雪青山的小妖姬。

连天界法力无边的恒皙神尊的小蛋蛋她都试图扯下来当球玩儿,她会怕宁雪瑶这等低等角色?

笑话。

好歹是同名同姓还长着同一张脸,原主千夕雨受过的委屈,她一定要一样一样地帮她讨回来。

挣扎着起身,千夕雨觉得头有些疼,她抬起手摸了摸,突然,陪伴了她几百年的白月绫从手上窜了出来,游蛇一般,泛着月色,绕上她的肩膀和脖子蹭了蹭,似乎是在安慰。

【别难过了,主人,我永远在。】

她有些哽咽。

这是一个没有他的世界。

千夕雨虽然觉得有些难过,但却不后悔。

他用情不专,对不起她,她为何还要继续同他纠缠在一起?

苍雪青山的小妖姬,宁可高傲地孤身一人,也绝不与她人共侍一夫。

千夕雨发誓,从今天起,就算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哪怕她单身到老,也绝不会再亲恒皙那男人一口!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不远处的茂密丛林奔了出来,影子快如闪电。

千夕雨追了过去,可人早已消失不见,地上只剩下一滩冒着腥气的鲜血。

千夕雨怔在原地。

是,她眼花了么?怎么可能……那么像?

【小剧场】

千夕雨:从今天起,就算这世界上的男人都死绝了,哪怕我单身到老,也绝不会再亲恒皙那狗男人一口!

江恒皙:哎呀嘛呀,真香!

原创文章,作者:妙笔不生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1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