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岚皇上全文免费阅读_魏岚皇上全文小说

无广告版本的古代言情《桃花笺》,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魏岚皇上,是作者“络夏”独家出品的,小说简介:【双强+甜宠】【桃花笺ⅰ】为了给青梅竹马报仇,魏岚选择嫁给罪魁祸首的皇上
在亲手喂了皇上六年慢性毒药后,她才发现这一切不过是他人阴谋
每个人都在算计,唯有皇上算计的是她的心
在一场场算计较量中,魏岚终于坦诚面对自己的心,收获了属于自己的幸福
月老庙里桃花林中,粉衣女子手握许愿签,一对同心蛊乖巧的悬浮在光晕里
“一生一世一双人,生当同衾死亦同穴,汝之所愿,吾已应矣
此同心蛊,便做报酬

小说:桃花笺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络夏

角色:魏岚皇上

评论专区

入侵型月:毒毒毒!!慎入!!就算跳着看也难以忍受其中乱七八糟的设定,看完此书再看其他的同人就觉得迎面一片清新

我的手机连接游戏仓库:节奏把控得很差,不像是在讲故事。

前任无双:绿了绿了,古天乐绿了!

桃花笺

《桃花笺》精彩片段

第六章:帝后情

魏岚垂眸,只低低的回了句:“婶娘,是我没那福分才是。狄哥哥,会好的。”

瞿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最终什么也没说,向她告了声便出宫了。

皇上的身子渐渐好了起来,不出一个月,便能下床上朝了。那趁着他生病期间太过猖狂的人,都一一遭到了他的秋后算账。

而被软禁在皇陵的那两位,突然便传出了死讯。据说是忽然身染重疾,不治而亡。

处理完朝前的那些烦心事后,皇上是越发的喜欢呆在魏岚的坤宁宫中,后宫中的那些妃嫔意见不小,却也再不敢对坤宁宫的那位下手。

这么多年了,皇上对皇后的喜爱不仅没有减去丝毫,反倒是愈加的宠爱。以前还会偶尔宠幸别的妃子,自从病好后,便再也没召见过其他妃子。

不被皇上宠爱的妃子,她们住的宫殿,都成了冷宫。

尽管朝中大臣对此也是意见颇多,但面对这个手段狠辣血腥的帝王,却也不敢再多言一句。

魏岚知道朝前的议论,也知道后宫妃子们的嫉恨,可她却一点也不在乎。

在这世上,除了她最紧要的几个人,别的人是生是死,是幸福还是悲伤,她都不会在意分毫。

她知道,皇上给了她这极致的荣宠,也是将她放到了风口浪尖,他捧着她,也是在毁了她。

他是在告诉她,他能将她捧到天上,也能将她踩落至尘埃。而她所能做的,只有紧紧的攀附着他,取悦着他,做他最听话乖巧的皇后。

可即便是这样,她对这些也毫不在乎。

一番缠绵后,她纤长的细指轻轻的滑过皇上的胸膛,指甲划过肌肤的触感,让这个餍足的帝王微微眯起了眼。

他抓住了她的手,意味深长的说到:“我听说瞿家的三公子找到了,正在回京来的路上。”

魏岚没有挣脱他的手,反倒是顺势缩了缩,指尖一下一下轻轻的挠着他的手心,“嗯,是我给忠勇侯府递的消息。前段时日哥哥的旧友在云州城见到了一人,长的很像瞿家失踪的三公子,不是很确定,便传了消息给哥哥。哥哥上回入宫看我时提了一句,我想着我与菱姐姐情同姐妹,她定也是不想自己哥哥在外受苦的,便将消息传给了瞿府。没成想,那人还真是三公子。”

皇上被她这一挠心又痒了起来,翻过身子,目光沉沉的看着她卸了妆后依旧姣好纯真的面容,邪邪一笑,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瞿家三公子找到了,岚儿可是很开心?”

魏岚眨了眨眼,抬手环上他的脖子,微微仰了仰下巴,轻轻的亲了他的唇角,这才笑着回到:“自然开心。”

他眸光一暗,“岚儿,你是知道我的脾气的,别逼我,我不想伤害你。”

魏岚不说话,只是搂着他脖子的手更紧了些,目光透过浓密的睫毛,也不知是在看他,还是在看着别的谁。

那夜过后,皇上便再也没来过坤宁宫。

宫中其它妃子知晓了,纷纷开始梳妆打扮,想着皇上终于是厌了那位,自己的出头之日终是来了。却不想,皇上是没再去那坤宁宫,但同时也没再踏进这后宫一步。

坤宁宫中,魏岚躺在院中的葡萄藤架下的长藤椅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手中的绢扇。一旁的小宫女芍药给她剥着新摘下来的葡萄,小声的说着:“娘娘,你看皇上都好几日没来了,您怎么也不着急呀。”

魏岚闭着眼,阳光透过葡萄枝叶落在她的眼皮上,那灼热的温度让她十分不喜的侧了侧身,嘴里不耐烦的回了一句:“他爱来不来,我着急做什么。”

芍药顿时吓白了脸,四处张望了一眼,发现没有别的人在,这才拍了拍胸口,将剥好的葡萄递到了魏岚的嘴边,“娘娘,您可别再乱说这些话了,奴婢胆小,不禁吓的。”

魏岚吃着葡萄,微微睁开眼瞥了她一眼,那受到惊吓的样子,突然便让她想起了一种小动物——兔子。

她想起以前,瞿菱和瞿狄也都说过,她就像只小兔子一样招人喜欢。皇上也说过,当初就是看她怯怯的跟在瞿菱身后的模样像只小兔子,才多看了几眼。

没来由的,她便对眼前这芍药生起了些烦躁之意。她摆了摆手,说了句,“你下去吧,我想就在这眯会儿。”

“可是……”芍药犹豫着还想说些什么,却见她冷冷的扫了自己一眼,顿时噤了声,不敢再多说,低低的应了声便退到了院口处守着。

原本魏岚只想假寐片刻,没想着这葡萄架下凉风习习,倒还真让她生出了几分瞌睡来,此刻又没了人在旁边叽叽喳喳的烦个不停,没一会儿她就真的睡着了过去。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了寝殿中的床上,而身边躺着的正是那个据说好几日都没踏进后宫一步的皇上。

他的眼下微微泛着青色,此刻闭着眼,平缓的呼吸显示他睡得很好。

魏岚轻轻动了动身子想起身,腰间却传来一道巨力又躺了回去,身子还被他顺势搂紧了些,他没有睁开眼,而是将头埋进她的发间,蹭了蹭,沉沉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和深深的疲倦,“别动,让我搂着你再睡会儿。”

魏岚便没再动,蜷在他的怀中,没一会儿便听得他的呼吸又平稳了下去。她抬眸看着他的睡颜,心中却是一片纷乱。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忽然不知道自己是该继续恨这个男人,还是该放下心中的那个人。毕竟那个人,早已将自己忘的干干净净了吧。

闭上眼,她不想再被这男人乱了心绪。

这一觉,便是睡到晌午过后。

皇上没有离开坤宁宫,而是坐在寝殿里的书桌后,埋头处理着太监送到这来的奏折。听到她起来的声响,他放下了手中的奏折,起身走到了床边,看着她因睡得太多而有些懵懂的神情,不由好笑的轻轻捏了捏她的脸:“可是还没睡够?”

芍药端了清水和棉帕上来要给她梳洗,却被皇上拦了下来。他亲自拧干了帕子,动作轻柔的帮她擦了脸。

那芍药在一旁看着,眼里满是羡慕,和掩不住的爱慕。终于醒过神来的魏岚不经意的一瞥,便看到了她藏不住的欢喜。

魏岚乖巧的被他伺候着,待他将她的手也擦好后,这才慵懒的开口:“我有些饿了。”

“我命人准备了些茶点,你先吃些垫垫肚子,晚点再传晚膳。”

“也好。”魏岚点了点头,想了想,抬眸问到,“你呢,可是也要吃一点?还有何太医开的药,可是喝过了?他说过,你这段时日还是得老实喝药的。”

皇上搂着她,亲了亲她的脸颊,轻声应到:“喝过了,我再陪你吃一点。”

两人就这么又和好了。

好像那一晚莫名其妙而起的冷战从没有过一般,皇上每日下了朝后又宿在了坤宁宫中。

那一众妃子又蔫了下去,有些心高气傲的更是忍不住将桌上的胭脂水粉通通给扫落到了地上,咬牙道着这日子过得还不如在坤宁宫中的宫女,毕竟她们借着伺候那人还能见得着皇上。

近日来芍药是十分的勤快,总抢着皇上在的时候近前伺候。

魏岚每每看到她稚嫩的脸上露出怯怯的神情站在一旁的时候,总是有些想笑。

有次皇上见着了她那似笑非笑的神色,循着她的目光望去见是一个低着头站在一旁的小宫女,反倒有些疑惑的问了一句:“这小宫女可是做了什么让你不喜欢的事?”

魏岚挑眉,给他夹了一片海参,“你怎看出我对这宫女不喜?”

他将那片海参吃下,这才回到:“你若是喜欢,便不会是这般看好戏的神情了。你若真不喜这宫女,将她换了便是。”

“她倒是没做什么出格的事。”魏岚摇头,又帮他夹了几片白菜,“何太医说多吃些青菜对你身体好,现在你可不能又借着不喜欢就不吃了。”

他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将那白菜吃了下去,忍不住发了句牢骚:“你以前可不敢这么强硬。”

魏岚垂眸,放下了筷子,给他盛汤,嘴里回了句:“你现在身子不好。”

他眯起了眼,语气阴沉的警告了一句:“岚儿,你可知不能随便说男人的身子不好?”

魏岚放下了碗,眼睛定定的看着他,忽而一笑,“不说便不说,一会儿药端上来,你还是得喝。”

皇上顿时如同泄了气般,乖乖的将她递过来的汤喝掉。

一顿饭后,两人便绕着御花园散步消食。这已经成了这些日子来的习惯,那些妃嫔得了消息也跟着在御花园里闲逛,期盼着能与皇上偶遇几回,唤起他心里那些往日的记忆。

每到这个时刻,平日里安静鲜少人走动的御花园,顿时热闹起来,随时都有可能遇上一两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妃子。

皇上对此是十分的不悦,可奈何魏岚却对此兴致勃勃,便也耐着性子陪着,顶多当那些妃子不存在便是。

不过后来皇上派人去警告了那些妃子一番,倒再也没人敢再不长眼的凑上来。魏岚知晓后,还很是不悦了一阵。

两人走着走着,便到了荷花池旁。如今正是荷花开得最好的时节,池边满是荷花那股子淡雅的清香。

皇上搂着皇后的腰,站在荷花池边看着眼前这碧叶连天荷花灼灼的好风光,轻声开口:“岚儿,我们生个孩子吧。”

——

作者有话说:

我总觉得,人啊,总会习惯一些温情,然后沉溺于这种温情中,戒不掉。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而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选择,会被理智驱使,也会被感情所左右。说实话吧,我也不知道她究竟该放下,还是继续恨了。

原创文章,作者:络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90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