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绝世大魔头,被正道派追杀》小说章节目录李君飞,九幽全文免费试读

李君飞打开窗户,那位人形符箓便直接破窗快速地飞向一处,李君飞则紧跟符箓,最终符箓停在一处府邸之前。

李君飞看着门口的守卫蜕凡境修士,便将自身的灵气收拢与天地灵气一致绕过守在门前的守卫,径直地来到一处屋门前,但李君飞却没有直接进入,而在门外静静地等待着。

按照自己的记忆中,墨清秋曾经得到过清灵宗宗主奖赏下来的护身玉佩灵宝,可以抵挡住一位灵海境修士的全力攻击,如果让他抵挡住了这一击,必然会发生对战,然而引起外面的注意。

这次击杀墨清秋是小,最重要的是得到墨清秋的这张人皮,为了明日得以与长京婉玉成婚。从而进一步得知长京城主的藏宝库在哪里最终将其全部抢走。

明日长京城主会将自己多年收藏天蚕衣作为这次的嫁妆。

而那天蚕衣最大作用便是可以将别人攻击的灵气化解三分之一,是一件非常好的保命防具。

李君飞就静静地站在门外掩藏在黑暗之中。

这时屋内中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说道 :“清秋师兄,你为什么要嫁给长京婉玉这婆娘啊?她有我好吗?”

屋内中传出墨清秋的声音。

“师妹,要不是掌门强压于我,我又怎能与她结为道侣呢?不提那婆娘了,快,我早就要忍不住了。”

话音刚落,房间便传来嬉笑之声,不一会便有淫荡之音传出。

早在门外等候多时的李君飞便直接破门而入。

李君飞直接破门而入,首先锁定着桌上的护身玉佩,直接将其收入囊中。又随后从乾坤袋中取出吸声幡插入地上,顿时屋内的声音就再也传不出去了。

而此时正在莺莺燕燕地墨清秋也发现有人闯入房门,刚想大声叫喊之时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掌拍下,李君飞以自身灵气灌入墨清秋的脑中,让其瞬间便晕倒。

一旁的白花花的女人早就吓傻了,瘫坐在床上,完全没有任何想要求救之意。生怕自己也像墨清秋一样被人一掌拍死。

如不是绿袍老人的剥皮术,是需要活人来剥,否则李君飞刚才那一掌就直接拍死他了。

剥皮术是绿袍老人留给墨清秋的三项邪技中的一项,可剥他人的皮穿于自身,再调节自身的骨骼身形,达到与其一模一样。

那位早已吓破胆的师妹,赶紧从床上爬下来爬到李君飞的脚边,用娇柔的身躯依靠着李君飞的腿上,不停地用着胸前高挺的山峰,摩擦着李君飞,并且还连连娇喘,说着淫荡之语,随后用着妩媚的声音说道:“谢谢大人救我,要不是大人出手相救,小女子必然会遭到墨清秋的非礼,小女子愿意一辈子陪在大人身边,依赖你,慰藉你,将身子全都给你。”

李君飞望着跪在地上的女子白皙的肌肤,毫无一丝赘肉的完美身材,修长且白皙的大腿,惹人怜爱的双眸,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樱桃小嘴。

而这些在李君飞的眼中里只不过是一块雕塑罢了。但这确实是一个好的皮囊,多一个皮囊多一种方法。

李君飞和蔼地笑着说道:“能不能闭上眼睛。”

抱着李君飞的女子看着有戏,赶紧地闭上眼睛,但下一刻李君飞手上已经出现了银针,剥皮术,需要以银针入穴,再施加入灵气使之皮肤与肌肉产生分离,再从天灵盖出划出一道口子,顺势将整个人皮取下。

下一刻李君飞运用起自己的灵气附着在银针上,然后再快速地插在那位女子身上,所幸她现在是光溜溜的不需要将其剥衣服。

当银针插入体内时那位师妹就发现不对劲,慌忙睁开双眼。

但映入眼帘的就是自己的皮囊,刚想发出惨叫下一刻便直接被李君飞一指抹脖,尸体跌落在地上。

李君飞将皮囊收入自己的乾坤袋中,随后又用相同的方法处理了墨清秋,将他的皮囊套在了自己身上。

乾坤袋有一处空间可放一定的物品。

没有皮肤的疼痛感瞬间让墨清秋惊醒,看着眼前的自己顿时就傻眼了,这家伙是谁?为什么长着跟我一样的脸?但随即看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皮肤了,立刻就明白了眼前的家伙将自己的皮剥了下来,穿在自己身上,而且能干这事情的人也只有叛徒李君飞。

刚想出声时,李君飞直接化双指为枪直接捅入墨清秋的声带上,让其不能发声。

随后李君飞一掌拍在墨清秋身上使出化魔掌,拍在墨清秋的身上将墨清秋的灵气吸进自己体内,转化为自己的灵气。

剥皮术只能让自己跟被剥皮者一样,但无法将自己的灵气与其一样,如果对方要查你的灵气还是会被发现,运用了化魔掌将对方的灵气吸入自己的体内就可以拥有相同的灵气。

对于创造出这两技的绿袍老人,李君飞是真心感到佩服,如此两技不是道源境能看到神庭,将无人能查出其异处。

当做完这一切后又从乾坤袋中取出早有准备的猪皮,直接套在了墨清秋身上,再使用阴邪的秘术,将墨清秋的身体弯折起来,从而适应起这个猪皮。

随后直接以灵气化火将地上血迹和尸体烧毁,将墨清秋的衣服穿上,戴好他的玉佩,再将变成猪的墨清秋装入麻袋中,大步地离去了。

路过守卫的时候,守卫弟子赶紧对穿着墨清秋人皮李君飞行礼。

李君飞改变着自己的声音模仿着墨清秋的声音和蔼地说道:“辛苦各位了。”说完这话便从怀中掏出两颗低阶灵石交给他们。

接过灵石的守卫弟子赶紧说道:“谢谢,师兄。”

随后李君飞又阴冷地看着二人冷冷地说道:“接下来我有要事要处理,灵石给你们了,你们也懂我意思,有人问我就说不知,懂?”

两位守门的弟子被李君飞这阴冷的眼神吓得连连点头,对于这件事情他们早就习以为常了,这墨清秋又是要去勾栏了,明日都要成婚了还要去玩。

李君飞扛着麻袋走进一处杀猪户去入了猪圈,将墨清秋放进猪圈后顺手给那头种猪下了很重的春药后就潇洒离去了。

而此时的墨清秋困在猪皮中,无法说出话来,而这猪皮还是母猪的皮,那只被下了春药的种猪抓住墨清秋就是一顿霍霍。

此时的李君飞在城中熟悉着道路,推算着自己可以逃跑的路线,虽然有很大的把握可以全身而退,但是就怕被发现,那长京城主可是御空境中期修士,自己脉轮境跟他交手必然会落下下风。

当路线都确定好后,李君飞便回到府邸准备着明日的婚礼。

在记忆中明日长京城主会一大早就会来自己的房间,而墨清秋则是赤果躺在床上被发现的,自己万万不可这样,要尽量地让那位长京城主对自己感到好感,好进一步接近他的宝物库。

等结完婚礼后还有一场修士界的巨大拍卖会,也要让正道派清灵宗为我掏出灵石来买东西。

想好这些后,李君飞便穿好婚礼的服饰,静静地等待长京城主的到来。

原创文章,作者:淮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93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