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回九二》小说章节目录阿成,吴菊全文免费试读

毕务成来不及细想,轻飘飘的身子已经不受控制的朝一道炙热白光飞去,没有任何的阻塞,眼睛也望不到任何事物,“嗖”一声,毕务成知道已经到了该到的地方了……

脸上覆盖着一张纸,耳边是沙哑的抽泣声。屋外的蛙声虫鸣连成一片……

毕务成抬起酸麻的手臂,轻轻揭开脸上的白纸。自己躺在正厅的床板上,床尾的旁边有两个人正在烧纸钱。毕务成使劲眨了眨酸痛的眼睛,看清楚了,是李刚和李玉梅。毕务成张了张嘴巴,也是酸疼的。想着这一声叫唤会不会把两兄妹吓坏,毕务成一时之间楞在那里。全身似乎都疼,应该是死了几天了,身上的肌肉、器官组织开始腐坏了,所以这时候投到吴大成身上会有各种不适。

毕务成转动一下酸麻的身子,想换一个姿势,“嘎吱……”身下的简陋床板发出了声响。李刚李玉梅一起抬头朝这边望来,毕务成尴尬的朝他们笑了笑,刚想开口打招呼,李刚的两只眼睛已经惊恐到合不上,屁滚尿流的朝院子跑去,嘴里发出杀猪般的喊叫:“鬼啊……”

李玉梅的腿已经吓软了,一双泪眼里写满恐惧,她颤抖着开口说:“阿阿……阿……成……哥,你是人还……还是鬼?”不等阿成回答,李玉梅紧接着说:“阿……阿成哥,你就是鬼也一定不会害我,我不怕……”小妮子的牙齿还在上下打战,身子瑟瑟发抖,手里还抓着一把纸钱。

毕务成缓缓坐了起来,发现屁股也是一阵刺痛,咧着嘴说:“梅梅不怕,我没死,我只是昏死过去。”李玉梅又惊又喜,一把扔掉手里的纸钱,站起来朝毕务成扑过来,这一刻,李玉梅什么都不顾了,她紧紧抓着毕务成的两边肩膀,喊着:“阿成哥,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没死吗?“

“哎呀,疼、疼、疼,快放手梅梅。”毕务成疼得直冒冷汗。

李玉梅急忙放开手,又哭又笑的跺着脚,耳边听屋外大喊大叫的李刚声音传来,急忙朝院子奔去。“姑,姑,你快来,是阿成哥,他没死,他没死……”李玉梅一边喊着一边又返回大厅。

院子里惊魂未定的李刚闭上了嘴,吴菊颤颤巍巍从边房奔出来,她的身边还站着她嫁在邻县的妹妹吴英。吴菊已经几夜未合眼,嗓子已经完全哭哑,妹妹李英一直陪在身边,几天来吴菊不吃不喝一直守在阿成旁边,只有晚上才被拉回房间。而这几日,晚上都是李刚李玉梅守灵。

吴菊奔到后厅口,不顾一切的朝毕务成扑去,嘴里发出“儿啊”的声音嘶哑到浑浊不清。毕务成忍着一身疼痛,抱着骨瘦如柴的母亲,轻声在吴菊耳边说:“娘,是我,阿成,我没死。”娘俩抱头痛哭,吴英泪流满面,李玉梅哭得身子颤抖。李刚迟疑着往后厅挪,使劲掐了自己脸蛋发觉真疼,看来不是梦。

几个人哭的精疲力尽,毕务成试着站起来,发现两只脚无法使力,只好又一屁股坐在床板上。几个人团团围着毕务成,李刚原想着给毕务成肩膀一拳,李玉梅急忙一把拉住李刚,毕务成苦笑着说:“你小子现在可不敢动我,我全身都疼,人还没缓过来,大概躺太久了,等明儿缓过来跟你好好打一架。”

几人全笑了,吴菊拉着毕务成手,嘶哑着说:“阿成一定饿了,娘去弄点吃的给你。”吴英拦着姐姐说:“姐,我去做吧,你陪着阿成。“

李刚和吴菊搀扶着毕务成往院子走去,后厅就一张床板,还有床边一个装满纸灰的乌黑的铁锅。院子里有几张木桩凳子,李刚和吴菊扶着毕务成缓缓坐下,李玉梅紧张的在毕务成身后托着他后背。几个人围坐在毕务成身旁,吴菊的手一直不舍得放开毕务成的手,李玉梅坐在毕务成前方的矮凳子上,两只手托着下巴,眼睛一秒也不舍得离开毕务成的脸。

吴菊叹了口气,对着毕务成说:“儿啊,头还疼不疼,明天去县医院再做个检查。对了,小芳她…..。”

李玉梅接着吴菊的话急忙说:“阿成哥,小芳被公安抓去了,乡里人都说她会被枪毙,不过你现在没事,她应该也会被放回来了。”

吴菊看着呆呆发愣的毕务成,又叹了口气,说:“阿成啊,现在你没事,小芳回来了你们好好说话,经过这次事情,她应该会变了……”

“姑,你……”李玉梅气急了,又不敢指责吴菊,眼泪不争气的又往下掉。

毕务成用力握住吴菊的手:“娘,咱们家不能让那个女人回来了,她可以狠心杀我这一次,也有可能还有下一次,她对你这样不孝,这种女人有什么用,我就是一辈子单身也不会再和她一起生活了。”

吴菊长叹一声,知道儿子说的都对,她也怕儿子再受伤害,这种死别的滋味她刚刚经历过一回,她不能再次失去这个儿子了。“

李刚瓮声说道:“那也不能便宜了那个疯婆子,这个仇一定要报的。“

“算了,刚子。”吴菊转过头对李刚说:“她在看守所这两天估计也是生不如死,知道自己杀人了可能要偿命,这种滋味一定不好受。这两天她大哥二哥还有她爹都上门几次了,被咱们街上的人打了回去,依着她那混账兄弟过去的脾性,要不是理亏早就动手了。明儿个知道阿成没事,妹妹还在牢里,琢磨着又是过来一阵好闹。“

李刚狠狠说道:“哼,咱们湖山的人也不是吃素,他来闹,咱们继续和他打。”

“怎么会一样,之前街坊以为阿成去了,大家同情所以一条心和那混账兄弟打,现在知道阿成没事,那俩兄弟又是五乡八里出了名的地痞,街坊们怕事的都不会站出来了。”吴菊不由得担心着。

“那也不怕,我和大生怎么着都会在的。”李刚斩钉截铁的说道。

毕务成摇了摇头,说:“我都死过一回的人,自然不怕事,可是咱们也不能蛮干,等下有理变无理。”

自从那天球赛后吴大成昏死活过来,大家都觉得他变了一个人,现在的样子和从前木讷胆小的样子简直判落两人。总觉得似乎不对劲,可眼前却真真实实的是吴大成。

毕务成告诉自己,现在是吴大成了,毕务成已经过去了,我要在这个年代做一番大事,让娘过上好日子,还要带着身边的人一起闯。

毕务成沉思了一会儿,说:“咱们先休息吧,这几天大家都累了,我好好想下怎么处理这事,明天咱们再碰头商量。”说话间,吴英招呼着大家吃东西,毕务成饿的前胸贴后背,在李刚的搀扶下来到了边房。乡下的房子餐桌都是直接放在厨房里的,这时候低矮的厨房里飘着福乾人最爱的虾油味,一大盆粉干放在八仙餐桌的正中,吴英已经帮吴大成装了满满一碗粉干,上面盖着两个刚刚煎煮的荷包蛋。吴大成拿起筷子,这是我前一世最爱的粉干,没想到来到这里吃的第一餐就是粉干,吴大成埋头就吃…..

原创文章,作者:大湖郁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92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