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玉绾御云舟看,是仙女下凡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看,是仙女下凡全文阅读-笔趣阁

第4章 出游

老夫人看了看那碗水,又看了看佯装头疼的金氏,没说什么,招呼众宾客:“家中仆役犯错影响了大家吃饭,真是我们做主人家的过失,来,各位继续!”

臂弯中抱着小玉绾,转头喊来了自己贴身的嬷嬷,小声叮嘱了几句。

宴席过后,玉绾被送回了十七姨娘院里。院子里气氛很沉闷,小婴儿敏锐地感受到了这股低气压,忍不住哭了起来,呜呜哇哇哇的声音一闹起来,整个院子更压抑了。

“小娘,赖妈妈居然背叛您,我真的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沉默许久,喜儿开口说。

十七姨娘抱着玉绾,语气有些哀伤:“她家中有八口人,孙子尚且年幼,或许是被人要挟了。”

“要挟?谁能要挟她?她不是说了吗,是她对您怀恨在心,才伺机报复。”喜儿恨恨地说。

“我何时对她不好?”十七姨娘反问。

喜儿愣了一下,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捂住了嘴巴:“那,这就是一个托词,为了保住背后那个命令她的人吗?”

十七姨娘点点头。

“那会是谁啊……大夫人吗?”喜儿有些迷茫。

十七姨娘喃喃自语:“不是她……她没有理由害我……我素来不争不抢,且只是个女儿……”

玉绾在十七姨娘怀中,“嗷呜嗷呜”叫了起来。她想说:“就是她害的呀!她说我有凤命!”

但在别人眼中,这就是一个小婴儿在闹腾,于是玉绾又被十七姨娘拍啊拍,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生理天性,真的无法控制……

一日,楼千凡下朝后满面红光地回到家,声音高亢地宣布了一件事:“圣上因我去年冬天献策御寒有功,给我官升五品,特许一个月的假。我想着,趁此机会,回许阳老家祭祖,顺便带着两个小丫头出去走走。”

老夫人点点头:“好,这个主意好。玉绾和玉珏都三岁了,还没有出去玩过。”

彼时,穿着开裆裤的玉绾正趴在老夫人的金丝楠木床上,欢快地啃自己的脚丫子。闻言抬起头,冲着父亲和祖母“咯咯”笑了起来。

“玉绾甚是可爱。”楼千凡夸了句。

一旁的金氏不干了,一把将玉珏塞进他怀里:“老爷抱抱珏儿,这才是您的嫡女!”

楼千凡:女人,果真麻烦!

主意已定,老夫人和楼老爷的计划是,走水路,一路北上,途经几个风景名胜的地方,稍作停留几日,约十五日到达老家许阳。在许阳祭祖,和各位族老吃吃便饭,歇七八日,再坐马车南下。

这样的远行,十七姨娘的身份注定是不能去的。于是,在出门前一天,十七姨娘便给玉绾准备了许许多多的行李。

虽然一个三岁小孩用不着什么,况且玉绾一直跟着老夫人,肯定也不会缺什么,但这是老母亲的一番苦心哪。

“这是防晕船的药,这是添衣,玉绾别路上冻着,北方寒冷。”十七姨娘絮絮叨叨着。

“什么是晕船呀?”玉绾奶声奶气地问。

“坐在船上,船随着水晃,你可能会头晕呢,会想吐。到时候喝下这个药,就没事了。”

“哦……”玉绾一知半解。头晕,想吐,莫非是和走轮回道一样的感觉吗?咦,那也太难受了。玉绾决定多带些晕船药。

到了出门的日子,楼府上下几十号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除了十几个姨娘和看家护卫留在府中,其余的孩子,丫鬟,甚至厨师都跟着一起了。

共包了三条大船,用楼千凡的话说:“这次出游要玩得尽兴,不可太小家子气。”

玉绾和老夫人一个房间,同一条船分别是大夫人和玉珏,三姨娘的儿子楼书琦,五姨娘的儿子楼书豪,八姨娘的儿子楼书智,十六姨娘的儿子楼书海,和他们各自的随从。

这还是玉绾第一次见到完整的所有哥哥们,尤其是大哥楼书琦,平日在学堂念书,甚少见到,十分稀奇。

不禁问祖母:“祖母,为什么玉绾有这么多哥哥?为什么大夫人没有儿子?”

祖母笑笑不说话,金氏闻言牙齿咬得咯吱作响。

船走动后,一开始,玉绾只觉得很惊奇,从船头跑到船尾,又从船尾跑到船头,对这个能在水面上航行的东西喜欢得不行。一直都以为只有神仙才能在水面上走,没想到凡人这么聪明,居然会发明这种东西!

但是没过一会儿,玉绾就蔫巴了。她真的晕船了。头疼,恶心,只想吐。

这感觉,比走轮回路还难受好吗!

老夫人连忙吩咐下人煎药,金氏说:“母亲,我们玉珏也晕船了,我带了上好的晕船药,我来煎药吧。”

也不等老夫人拒绝或是同意,径直走到了自己房内,拿出两个药包,就开始煎。两个小锅子,“吨吨吨”地冒着热气。

玉绾看看一旁玩得欢的玉珏,心中顿生疑惑:“为什么有人晕船也可以这么开心……是我身体不好吗,嘤嘤嘤?”

天宫内,看着苍生镜的天帝:“司命老儿,心儿居然晕船,你怎么写的故事!!!”

晕船药很快就煎好了,金氏拿出两个小碗,正要倒出来晾凉,忽然有些内急,只得先去上茅房。

玉绾看着两锅药,使劲嗅着药味,还挺好闻。不由得伸出手,扒拉过来一锅,拿手哗啦煽动了两下,正欲喝下,忽然药锅一转,整个小锅自己蹦进了河中,滚烫的锅肚子在河中冰冷的水里浸泡了约有几分钟,才又跳了回来,药已温了。

玉绾:……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我也说不上来的感觉……

犹豫片刻,还是选择了另一壶。没想到手还没伸过去,另一壶药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跳进河中自我降温去了。

玉绾:???

一旁默默看着的水神:小公主,我真的不敢让你烫着啊!

现在该喝哪一壶……

玉绾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办,金氏回来了。见两锅药都温了,心中有一丝疑惑:我上茅房这么久了?不,肯定是天气还比较冷的原因。

也不多想,拿了一锅就倒给了玉绾,亲切地笑道:“喝吧,喝完就不晕船了。”

玉绾接过药,总觉得金氏的眼光阴森森的,但还是一股脑喝下了。喝完打了个饱嗝,便一股困意袭来,沉沉睡了过去。

金氏看着玉绾睡着,嘴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死丫头,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

剩下的一锅药,金氏倒了出来,自己喝下了。玉珏不晕船,她自己倒有些晕船。两锅药,她给自己煎的才是晕船药,给那个小丫头的,是夹杂着巨量泻药的晕船药。到时候小丫头一直拉肚子,在船上也没办法看大夫,只说水土不服,谁又能怀疑到她头上?

金氏得意地想着,忽然觉得下腹一紧,忙又跑到茅房去了。

蹲在茅厕上一阵畅快,她心中也是十分舒畅:“等那丫头死了,凤命之人只能是我珏儿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95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