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的快穿》小说章节目录宁玉,林初军全文免费试读

当宁玉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普通的木床上。

天刚蒙蒙亮,透过朦胧的光线可以看到身处的房间不大,除了身下的一张床,在墙角有一个破旧的木箱子,箱子上放着一个针线篮子,看了一圈,确定这是一个古代的世界。

正在这时系统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剧情即将传输,请宿主做好准备。”

随后一种眩晕感传来,大量的剧情涌入脑海。接受完剧情的宁玉,对于这种的剧情颇有一种一言难尽的感觉。

这剧情是说,在某朝永安国太平州,有一个富商,专做布料和成衣的生意,后来又开了一家银楼。富商名字叫柴俊,人称柴大官人,娶了另一家富商的女儿金娟为妻子。

金氏是一个占有欲特别强的女人,两人结婚三年也没有孩子。柴俊想纳妾,金氏不许,就请来了名医诊治,结果却诊断为金氏无法生育。到这里金氏就再也没有理由阻止柴俊纳妾,于是柴大官人就花了一百两银子买了一个美貌的小妾。小妾进门后金氏心中妒恨,她不能对柴俊如何,为了泄愤残忍的虐待小妾,结果不到一年小妾就死了。

柴大官人非常生气,一连几个月都住在前院,不论金氏怎么哭闹都不进金氏的院子里去。

等到了柴大官人生日这天,一大早金氏便来到前院找到了柴俊,说了好多赔礼道歉的话,又恭恭敬敬的给丈夫行礼拜寿。

看着妻子温柔小意的样子,柴大官人又不忍心了,于是跟着到了金氏的院子里与金氏饮酒聊天,金氏便哭说:“前些日子误杀了那个丫头,如今特别后悔,你又何必因此一直记仇呢,连结发夫妻的情分都没有了呢?从今后你就是再纳五六个妾,我也不说一句闲话了。”

柴大官人听金氏这么说自然十分高兴,于是就留宿在了金氏房内,两人又和好如初。

第二天金氏将媒婆传来,当着丈夫的面嘱托她为丈夫物色美貌的女子,暗中却又交代,让媒婆拖延着不办,她自己则假装每天督促催问。

就这样拖延了一年,柴大官人等的不耐烦了,于是就托自己的亲朋好友帮着自己物色美人。友人帮其介绍了名为林敏的林氏女,柴大官人就从林氏女的大伯和大伯母手中将林氏买回了家。

金氏见到林氏以后,表现出非常喜欢她的样子,招呼她同自己同桌吃饭,又拿出自己的胭脂首饰衣服,让林氏任意挑选和使用。

林氏的针线活一般,刺绣更是不曾学过,金氏便教导林氏学刺绣。在林氏学习的过程中,金氏对她开始只是呵斥,责骂,后来在林氏稍有绣错的时候就开始鞭打她。

柴大官人看到这种情况就与金氏争吵,但金氏不仅没有妥协,却表现的对林氏更好了,往往每天亲自给她梳妆打扮,擦胭脂扑粉,却又在林氏稍微有一点点错时便鞭打她,抽她的耳光。

就这样,不过是半年的时间,林氏便受不了虐待,上吊自杀了。

柴大官人勃然大怒,抽了金氏两个耳光,责问金氏是不是想让他断子绝孙?

金氏却哭着狡辩说:“我并没有阻止你纳妾,林氏进门,我也好好的对待她,她做错事,我替你调教小娘子有什么错?”

因为这件事,夫妻两个又反目成仇。

后来柴大官人学乖了,在外面单独买了一间院子,想买一个漂亮的女子单独居住。

后来在一次朋友的宴席中,遇到了邵婷婷,对她一见钟情。

邵婷婷的父亲是一个贫穷的秀才,只有这么一个女儿,长得非常漂亮,从小又聪明,读书几乎是过目不忘,尤其是喜欢研读医书,父母都很宠爱她,允许她的婚事她自己选择。但是无论多少青年才俊过来提亲都没有她看中的,所以拖到了17岁还没有婚配。

柴大官人托人上门提亲,因为不是正妻,本以为会费些周折,却没想到邵婷婷因为在宴会上见过柴俊,一口答应了婚事。

她的母亲非常不愿意:“这丫头真奇怪,多少家世才华都上等的人都看不上,生生把亲事拖到了现在,听说给人做妾室倒是愿意去了。这恐怕会被读书人耻笑!”

但却架不住女儿自己愿意,还说什么命定姻缘,甘愿给柴俊做妾,又以绝食相逼,邵父邵母最终还是答应了这门亲事。

此后的发展便十分狗血了。

柴大官人纳了邵婷婷之后,一开始是住在新买的别院里,也一直瞒着金氏,不让金氏知道。但是邵婷婷却对柴俊说:

“你的这个办法是不行的,这样的生活就像燕子把巢筑在了软帘子上,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朝不保夕,你让别人不说话,希望事情不会泄露出去,但是这可能吗?你还不如早点带我回家,把事情早点挑明,祸事还能小一些。”

柴大官人当然是不同意,劝慰道:“她这个人非常凶悍善妒,简直是不可理喻,你若回去,定会被她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但是邵婷婷却不依,她说:“我本来就是个地位低贱的小妾,她是正妻,我受点折磨也是应该的。我们一直这样躲着,日子过怎么能够长久呢?只要我真心待她,她一定不会难为我的。”

但不管邵婷婷如何软磨硬泡,柴大官人始终没有同意。

有一天柴俊有事外出,邵婷婷就私自换上了丫环穿的青衣出门,让老仆人赶着一匹老马,老妈子拿着行李跟随在后面,一路径直来到了金氏所居的柴府,在金氏面前跪在地上讲了事情的经过。

金氏开始很生气,继而又觉得邵婷婷能够主动上门自首还是可以原谅的,又看见她穿着丫环的青衣,态度也谦卑恭顺,心里的气就慢慢的平息了一些。

她让丫环拿绸缎衣服给邵婷婷穿上,说道:“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在众人面前说我的坏话,让我背上了妒妇的恶名,其实全都是男人不仁不义。前面那两个妾室没有德性,激得我发怒,但是我只是打了她们,是她们自己想不开寻死,与我的关系并不大。你再想一想,一个男人背着正室又另立家室的人,这还能算个人吗?何况我也没有阻止他纳妾。”

婷婷却说:“我经过了仔细的观察官人,他好像有些后悔,只是不肯低声下气的认错罢了。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人如果肯对他体贴宽容一些,积怨也就可以完全消除了。”

金氏叹了口气说:“他自己不来我又能怎么办呢?”

柴俊听说邵婷婷回了家,又惊又怒,急急忙忙的往家赶,生怕回去的晚了,邵婷婷会被摧残的不成样子。

结果回到家却看见家里一切风平浪静,金氏还拉着邵婷婷的手,两人有说有笑。

后来,在邵婷婷不断的撮合下,柴俊又与金氏和好如初,日子又恢复了和谐平静。

时间过了不久,金氏又开始故伎重施。但邵婷婷却不管金氏怎么虐待她,总是逆来顺受,甚至就连金氏用烙铁烙她,她都能给柴俊解释说,应当感谢金氏,因为金氏把她脸上那道晦气的纹路烙断了。

后来金氏病了,柴俊恨不得她早点死,所以也不来看她,也不安排人照顾她。但邵婷婷却不离不弃,悉心伺候,甚至顾不上吃饭睡觉,终于感动了金氏。

柴俊见金氏和邵婷婷吃住都在一起,感到非常失望。他又在别院里新买了一个美人同住,轻易不再回家。

不想,不出几日邵婷婷被查出已怀有两个月的身孕。金氏派人通知柴俊,希望他能够回心转意,觉得两个人的矛盾只是因为没有孩子,现在邵婷婷怀了孩子,两人应该冰释前嫌,只待邵婷婷生下孩子,生活便可恢复到从前。

但柴俊却不理不睬,待在别院不肯回来。

金氏对邵婷婷细心照顾,两个女人渐渐生出了感情。后来邵婷婷生了一个儿子,金氏也把这个儿子当成了自己亲生的一样,对邵婷婷也更好了。

柴俊不回家,金氏与邵婷婷和儿子便干脆在一起同睡,过得就像真正的一家三口一样,三人就这样纠纠缠缠的过了一辈子。

原创文章,作者:五月采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