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云》小说章节目录周云深,周东林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出云

小说:玄幻

作者:凤林白云深

简介:名落孙山后,他漫无目标,昏昏度日;是一人一马,看尽三月桃花,或是一人一剑,巡海逐日 ?然而 ,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不甘平庸的人永远有最精彩的剧本,故事就此开篇。

角色:周云深,周东林

《出云》小说章节目录周云深,周东林全文免费试读

《出云》第1章 小镇清晨免费阅读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顺着屋檐落下,让十月清凉的清晨更添寒意。年轻人被雨声惊醒,躺在竹床上,透过竹窗看着窗外的雨。

要是不下雨,这时候起来到村后山坡高处,可以览尽小镇风光,听鸟鸣山涧,偶尔运气好,遇到天气好些,还能见到红日初升,那可真是好看。

但是谁让天又下起雨了呢,让这唯一的乐趣也没了,年轻人无奈的翘起腿,将手枕在脑后望向窗外,思绪飘远。

小镇名为回龙镇,地势东高西低,位于王朝西南偏僻的群山之中,与世隔绝,方圆不过十几里,四周皆有群山环绕,将小镇如婴儿般环抱其中,一条小河自东边大山而起,蜿蜒如蛇,一路向西流出小镇。

但据镇子上的老人说,镇上百年前曾有人是前朝大官,官至太子太傅,显赫一时;又有传说,两百年前烽火四起,四方离乱,此地有天选之子应运而生,他引兵十万,兵锋所指无往不胜,已是囊括当年王朝半壁江山。

后与几路敌军决战于回龙镇附近,天选之子以十万兵力力战敌数十万,最终寡不敌众兵败不敌,十万将士死战不降,英魂化为回龙镇北面连绵数里的斑竹林;见天时不利大势已去,天选之子在回龙镇小河边,引剑自刎,一代天骄就此陨落。

从此小河中便多了一处深潭,名为龙潭,无论冬夏,潭水刺骨深不见底。传闻天选之子所持佩剑名为龙渊,是把刃敌无数的神兵利刃。兵败自刎后,龙源沉入潭底,以致潭水一年四季寒气森森。后来镇上总有精于水性的好事青年想要进入潭中一探究竟,但潭水幽深冰凉,深不见底,入水者大都无功而返不了了之。久而久之,潭中有没有剑不知道,反倒是潭中的鱼因为鲜美可口而闻名乡里。

不过随着王朝更迭,世事变迁,如今这些不知真假的传说也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位老人知晓了。所以每次镇上的老人讲起这些故事,总有一群孩子围坐一旁听得津津有味,不停追问老人:

“大英雄用的宝剑掉进水里总不会生锈吧?”

“那位大英雄是为了保护我们才会被坏人打败的吗?”

“他和东林叔比谁更厉害些?”

此外这偏僻的回龙小镇竟有一条大路,可供马车行驶,向东可穿越东面连绵群山,直通应州境内,向西连接通往郡城的官道,但这条据说前朝就早有的小路已荒废多年,平常过客寥寥。村里常有老人望着这条几十年前喧闹繁忙的小路,摇头感叹时过境迁物是人非。

这条小路曾和小镇北面斑竹林,南面龙潭并称为回龙镇三奇。

此时躺在竹床上的年轻人,名为周云深,其父名为周东林。此刻周云深百无聊奈,看着墙上斜挂的把柄刀,想起八年前发生在小镇那件插曲:七八个强盗自东边大山而来,进了小镇,四处抢掠牲畜,搜刮财物,镇上小儿顿时惊走相告,山贼进村啦!!。镇上不乏血气方刚的青壮,听闻后揭竿而上,却尽皆败下阵来,贼人有武艺傍身。直到有孩童找到在田间的劳作的周东林。周东林回家拿起那把沾满灰尘的刀,独自对上七八个凶悍强盗,在乡邻胆战心惊时,突然出手,干净利索将几个强盗打得七零八落四散而逃。

等到贼人逃远,乡邻才回过神来,发出惊奇欢呼。事后孩子们总喜欢争论,当时的东林叔是几招将贼人全打跑了呢,四招还是五招?他的刀都没有出鞘呢吧?一旁孩童立即忿忿道:放屁!刀没出鞘怎么割断贼人腰间的玉佩?

又有孩童反驳到:切,你怕是不知道刀练到高深处可以隔空伤人,十步之外取你小命,更不要说一根玉佩绳!

一群孩子叽叽喳喳又争论起来,喋喋不休。

那也是第一次,周云深见到爹用刀,至今仍记得当日情形。也是从那时起,周云深认真跟着父亲练刀法。

一群孩子那时都想着长大当个武艺高强的侠客,除暴安良,想要学习武艺。学武艺嘛是一定要练刀的。他们不敢找上周东林,便缠着比他们大些的周云深。从此周云深身边便多了一群小跟班,他们在小小的镇子“行侠仗义”,还练成了镇子上那群恶狗见到都要绕着走的打狗刀法。

周云深想起往事,嘴角有淡淡微笑。

不到半个时辰,雨停了,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窗外层林如洗,远处山间有鸟鸣回荡,吹来的微风夹杂着草木和泥土的芬芳,让人沉醉。年轻人起身走到窗边,不由得深吸一口气,看了眼外屋,然后一手扶窗,轻巧的跳出窗外。这年轻人便是自小在这里长大的周云深。

屋后不远是一座小山坡,坡顶有一块巨石,传闻巨石曾遭雷击,一道裂缝贯穿其中将其击一分为二,石上平坦处仍可容十数人。周云深常清晨去石上练刀,练刀也正是他少有的乐趣和习惯。

一日之计在于晨,周云深此刻正朝大石而去,雨后山间小路泥泞湿滑,道路狭窄崎岖,不过周云深行走起来丝毫不慢,八年来的习武已使他身轻如燕,一路蜻蜓点水般,灵巧前行。临近山顶,周云深骤然停下,听见隐隐有刀剑声,他顿时警觉,停于路边一块青石之上。周云深心中疑问,回龙镇少有外来人,竟会有人在此争斗?况且这里离自己家中是不远的。

距离山顶巨石不远处,周云深小心翼翼,透过草丛定睛一看,心中一紧,只见两人正在巨石之,上持刀剑对峙,看似一动不动,但两人衣袂鼓荡身边气流激扬,习武多年的周云深能看出来,两人的功力深厚,绝非一般高手。

况且其中一人正是自己的爹,周东林。

眨眼间,两人骤然出手,一方雷霆万钧声势惊人,一方矫若游龙身法多变,挟刀势剑威铿然相交,顿时气劲震荡刀剑争鸣之声不绝于耳。即便距离两人数十步之遥,周云深仍能感觉到两人的气劲涟漪,心中骇然,此人是谁,竟然能与爹斗到如此地步不见颓势。

转眼间两人已过十数招,持剑之人剑法霸道迅猛,剑气如虹,大开大阖直来直去,而反观自己父亲虽然用刀,刀法凌厉多变,迅疾如蛟龙,却不以刚猛见长。忽然,持剑之人两道剑气纵横激射而出,随即笔直一剑迅猛刺来,而周东林并不直撄其锋,立即挥刀以刀劲化解两道剑气,再一刀横出阻滞对方剑势,身形略微向外,随即两人错身而过。在两人错身即将互换身形时,猛然回头以左手互换一掌,两掌相对携气劲互冲,两人身前皆是涟漪激荡如江水撞堤。

随即二人被震开,各自后退数步。

周云深眉头紧锁,就在以为二人要倾力出手,不死不休之时,却见两人顿了片刻,各自站定,收起刀剑。正在犹豫是否要出手偷袭来犯之人的周云深见两人如此动作,如坠云雾,不明就里。

疑惑之时,却见持剑之人凝右手双凝指为剑,一道气劲便朝周云深袭来,周云深迅疾起身向一旁躲开,原先站立之处草木摧折。

周云深一跃而起,落于大石边缘,缓缓向两人走去。心想对方虽功力高深,但现在自己和爹联手,怕的怎么也不该是自己才对。

持剑男子一看来人面容,再看眼前周东林,男子开口道,“东林兄,这位公子莫不是你与安晴之子”

“正是,这便是犬子周云深”

周云深这才明白持剑男子应是爹的旧识,心中顿时无言。

既然是旧识,方才的切磋也太过认真了吧,声势之大让人不禁以为是要生死相搏,亏得这小小山坡离小镇聚居之地尚有距离,否则怕是整个小镇都要知晓了。

“哦,那便是误会了,方才出手只为试探,你莫要介意”持剑男子淡淡道。他神色平静肃然,看起来便是不苟言笑之人,加之脸上有不止一条刀痕,乍看让人略微心惊。

周云深抱拳以应,心中暗道,我还能说什么呢。

“这位是乌兰冲前辈,是昔年爹的军中袍泽”周东林介绍到。

“想不到你我再见已是二十年之后,更没想到你竟然委身这边隅之地二十年。倒是你如今刀法精进,功力远非昔日可比。不想这山水形胜之地还有如此功效。”

“乌兰兄也不遑多让,不必客气。不知乌兰兄如何找到这回龙镇来?难道?”

“你不必多想,我到此处找到你,也属偶然。不过数月以来将军府在各地探子接连被杀,尤其南疆与靖月门,蠢蠢欲动,两者似有关联。将军府亦心系旧将安危”乌兰冲道。

“南疆,是越析王又有动作?”周东林忧心问道。

“眼下尚无法定论,但不得不防。信物所在事关重大,定要慎重。见你无恙,我便告辞了”

两人只是抱拳告别,再无言语。乌兰冲身形跃起,很快消失于周东林父子二人视线。

周东林眉头紧锁,临风而立,隐有风雨欲来之感。

周云深仍是不明就里,一肚子疑问。

原创文章,作者:凤林白云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6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