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魔》小说章节目录夏阿苏,伏羲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拒魔

小说:玄幻

作者:醉重楼

简介:数万年前,天魔贪图人间道胎,发动三界大战。玄黄神族战败,人间道途断绝,人族再无信仰。数万年后,少年涂苏,身负强迫的身份和安排好的命运进入人间。他一边小心翼翼的躲避着天魔党羽,一边努力的完成解除人族大道封印,重建人族信仰,最终消灭天魔的宿命。但他如何甘心做傀儡?强加的使命他要完成,自己的命运也要掌握!只是,当他真的做到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一个更大的阴谋。原来所有人都是提线木偶。

角色:夏阿苏,伏羲

《拒魔》小说章节目录夏阿苏,伏羲全文免费试读

《拒魔》第1章 外乡人免费阅读

龙渊帝国西部,由北至南,一条巨大山脉绵延数千里,是龙渊帝国与灵兽森林的天然分界,被称作浮屠山脉。

浮屠山脉在帝国边境处有一段向腹地延伸的小重山支脉,与北边另一条被称作帝国龙兴之地的卧龙山脉将接未接。两脉之间是一片地势较为平坦的丘陵,南北近千里。

在这丘陵的中端,两条山脉的交接处,耸立着一座高大城市——白虎城。

相传在帝国的黑暗时期,有过一次大规模的灵兽暴动,这白虎城当时还是一个小镇,首当其冲,遭受了头一波袭击,因一头白虎的庇护得以幸存下来,也就有了这个传承至今的名字。

在帝国版图上,白虎城与北边的青龙城,东边的朱雀城,南边的玄武城,并称为“四灵城”。四城各有特色。白虎城因其得天独厚的位置,以各种灵兽出产享誉整个龙渊大陆甚至海外。

白虎城坐西北朝东南,主城门往里一条直道宽达十余丈,两侧都是商铺和客栈,以及琳琅满目的小商小贩。街道上车马如龙,接袂成帷。

距离城门不远,有一名叫“来客仙居”的客栈,在城内颇有名气,掌柜的美誉满城,更有那“过午不候、过戌不待”的规矩人尽皆知。

此时正是未时,店里除了闲坐自便的客人,再无他事。

初秋的阳光透过花窗落在地上,宁静祥和。

忽的几声笑骂从客栈后院传来,紧跟着一个身着短褐的矫健身影窜出,径直去往二楼,在祥和斑驳光影中腾起阵阵微尘,飘飞翻转,宛若仙人游云驾雾。

二楼临街栏杆旁,一身高约莫四尺有余的窈窕少女身着青罗裙,头扎垂发分肖髻,正半趴在栏杆上,滋滋有味地望着街道上的款款人流,嘴角含笑,恰似弦月出柳梢。

少女听得声音,回过头来,天然无缀饰,眯眼而笑,腮如早樱,声若靛颏:“就说不好使吧!”

“嘿嘿!那不是陪着诃子玩嘛!在看什么呢?”涂苏一个箭步窜到少女身旁,伸头往街上看去。

“人呐,山呐,水啊,树啊,还能有什么。”少女笑道,又问,“都处理好了?”

涂苏抬头挺胸,双臂弯曲着往胸间一拢,显出两块虽不饱满却结实的胸肌,印出一条若有若无的疤痕。又指了指自己那张饱经风霜的棱角分明却仍旧带着稚嫩的脸。他犹嫌不够,一抬腿搭上栏杆,露出一条布满伤痕的小腿,再指指隆起如土丘的大臂肌肉,一对时风眼神采奕奕,剑眉一挑,朝少女眨眨眼得意炫耀道:“我是谁?”

少女不答,眼底一抹黯淡和心疼一闪而过,忙转过头去,撑着下巴,看向街道。

眉如远山,清淡娴静。

“三个月了。”涂苏也趴回栏杆,沉默了片刻轻声叹道,刚刚的得意似乎从未有过。

“嗯。你这段时间好像没做那个梦了?”少女轻轻道。

“来到白虎城就没梦见过了。”涂苏脸上爬上莫名的轻松,“或许是到了人间的缘故。”

街道熙熙攘攘,两人眼中寂然无声。

突然不远处响起一串吵闹,紧跟着一声粗鲁的骂声传来:“滚你娘的老神棍!我们龙渊连祖宗都不信了,还信你娘的大母神!让你的大母神滚回龙雀下崽子去!”

涂苏抬眼望去,只见一老一少两位头戴高冠的人从人群中狼狈逃窜出来,轻声道:“这俩还真是百折不挠。”

说着,就见两人朝着来客仙居走来。进门前,那年轻人向上看了一眼,礼貌的向两人弯腰致意。

涂苏和少女相视一笑。

果然,等两人下楼来,那年轻人赶忙站起,走到少女跟前,语气温和而雀跃:“白微姑娘,可愿与夏阿苏一起聆听大母神的教诲?”

涂苏撇撇嘴,身子一歪,挡在白微身前,看着这个比自己略高年轻人道:“夏阿苏,再过十天就是祭酒节了,你们再不动身回龙雀,恐怕就要回不去了。”

“为什么这么说?”夏阿苏疑惑问道。

涂苏一咧嘴:“因为到时候会有很多人不喜欢你的大母神。”

夏阿苏豁达笑道:“涂苏,我的兄弟,请相信,身为大母神的子民,我们遇到过比那更可怕的事情,可我们还是走到了这里。为了能让迷失的龙渊子民回到大母神的怀抱,我们不惧怕任何危险。”

涂苏摇摇头,笑而不语,指了指墙角的桌子对白微道:“去那。”

两人走到桌旁,刚坐下,就听一声“我来啦!”一身高不过四尺略多一点,身着粉红袄裙,扎丸子头,小脸粉嫩吹弹可破的少女风风火火窜过来一屁股坐到白微边上,一抹额头,喘气儿道:“哎哟,可累死我嘞!慕姐姐还说和我一起埋呢,结果就是她看着我埋!师姐师姐,快给我揉揉肩膀,可酸可酸啦!”

她目光一瞥,注意到夏阿苏,眼睛一亮,小脑袋一昂:“诶!你咋又来了,是不是看上我师姐了,我可告诉你,你这样子大母神可要不高兴啦!”

夏阿苏脸色红了又白,忙辩解道:“诃子小姐,你可千万别乱说!”说完忙不迭回到老传教士身边。那老传教士朝三人方向笑着点点头,开始闭目养神。

涂苏瞥着那假寐的老传教士笑问:“老先生,你说龙渊的文化并非起源于本土,而是来自龙雀,可有什么证据吗?”

老传教士眼睛眯起一条缝,和蔼笑道:“小友,众生皆由大母神而生。”

夏阿苏见老师答得太简洁,又见那家伙笑得着实叫人膈应,扯了扯衣领,清清嗓子,接道:“龙渊文化起源一事,你完全可以去阅读杨小否的《龙渊神系源考》一书,他还是你们龙渊的学者。不过既然你问到这一点,我倒是可以给你举几个例子。”

他故意顿了顿,嘴角微微上扬,“就拿你们龙渊人信仰的五帝与五行来说,它其实起源于龙雀大陆已经消失的袄教的‘五颂’与‘五圣’说,五颂既是日月光火水,也就是金木水火土,是构成世界的神圣物质。而五圣,正是真理、秩序、慈悲、健康、永生,即是五帝的原型……”

“再说,龙渊人信仰的龙图腾,最早的起源也是龙雀大陆的水神崇拜……及至发展演变出龙渊龙的镜像娜迦,进而又有对偶尾部交缠的娜迦表现图式,而这正是龙渊人所谓的人皇女娲与天皇伏羲……”

他越说越是兴奋,声音抑扬顿挫。

“而这一切一切的起始,皆来自于大母神莎琪儿。失去大母神的拥抱,我们都将成为肉与灵皆漂泊的外乡人!”

他保持着昂首挺胸的姿势,脸色通红,仿若受到神灵启示而散发出神性的光芒。

涂苏三人你瞅瞅我,我瞅瞅你。

诃子悄声道:“这人脑子有坑,咱惹不起诶,溜吧?”

三人忙钻回后院,待再回到前厅时,老传教士和夏阿苏已经离开。客人们三两一桌,说着白天里的见闻,嬉笑怒骂,烟火相生。

又有人提到白日里传教士的事情,甚是鄙夷这帮神棍的神神叨叨,而这鄙夷,恰似花生小鱼干,又成了他们最好的下酒菜。

“信祖先?那是万年以前,现在的龙渊人什么都不信,只活在当下。牧童牵牛归,野老侯荆扉。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这才是咱的实在日子,那些有的没的,信了何用?念叨千年万年,可曾显过哪怕一次灵?骗鬼呢!还母神,母鸡呀!”

涂苏斜靠在墙边,满眼的“乌烟瘴气”,满耳的“油腻荤腥”,只觉离那个藏在心底的故乡越来越远,而未来的路却遥远的根本看不到尽头。

他紧了紧手中的托盘,眼中所见,方圆十丈内尽是些忽明忽暗的微弱光团。

他将注意力放在墙角那几个略微明亮的光团上,屈指轻弹,不禁发出一声嗤笑,心想:“小小筑基也想在我眼皮底下使坏。也不知这些人什么来路,这三个月已经不下十余次了,莫非是慕姐姐的仇家?”

不多久,那墙角几人忽然慌里慌张结了账夺门而逃。

柜台后面的慕筱雪和门口的小叶子瞥了一眼,早已见怪不怪。

“又是安安稳稳的一天。”他收回心思,望着仍旧热闹的厅堂,烟火蒸腾人声沸,兀自想起夏阿苏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们都是漂泊的外乡人啊——”

原创文章,作者:醉重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