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九歌》小说章节目录小四,九公子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天长九歌

小说:历史

作者:清风醉舞

简介:一袭白衣一壶酒,一柄长剑定九州。单女主,无系统,仙侠架空历史文。男主仗剑走天涯,女主提枪征天下。

角色:小四,九公子

《天长九歌》小说章节目录小四,九公子全文免费试读

《天长九歌》第1章 李代桃僵免费阅读

九月深秋。

夏国帝都,晋阳城。

城北,一条清澈宽阔的漓江连绵蜿蜒,将巍峨庄重,王气蒸腾的帝都一分为二。

戌末亥初,晋阳城中的热闹正渐渐达到高峰,临江两侧风月最盛的商业街,酒肆花楼林立不绝。路边挂满了精美的花灯,街上人头涌动,喧闹非凡。

江面水波粼粼,大小不一的画舫如丝绸般划过,来回穿梭不息,到处歌舞升平,酒香弥漫。船行江面,水映舫灯,一时让人分不清哪里是江,哪里是舫。

而这个时候,一艘金碧辉煌的庞然大物,远远的出现在漓江一端,在诸多画舫小舟的映衬下,正缓缓驶来。

船头正脸处,挂着一面巨大的鎏金牌匾,“漓水龙宫”四个大字,苍劲有力。

这艘巨大的画舫高达四层,正中间是一个偌大的圆形露天舞台,台上一群曼妙婀娜的舞姬正在优美的声乐中欢跳着,妩媚的身姿惹得整舫上下,喝彩声连绵不绝。

在四楼的一隅,一间宽敞雅洁的舱房内,灯火通明,各种摆设井然有序,在舱房右侧有扇小门,门上挂着珠帘,里面隐隐约约是一间卧室。临窗处放着一张大方桌,上面摆满了美酒佳肴和各类果品。

三名衣着华丽,全副贵族公子打扮的年轻人,正坐在靠窗的方向,其中两人怀里各自搂着一名艳丽的侍女,另一人身边则空着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正在等待它的主人,这座画舫的花魁,楚嫣姑娘。

方才画舫的妈妈解释说,楚嫣姑娘听闻三位公子专程为她来访,不禁受宠若惊,要去重新沐浴洗漱,再来伺候,让三位稍待。

这让三人倍感有面儿。

至于到底是在洗浴更衣,还是在其他贵客那里作陪,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三人对此似乎并不在意,此刻脸上正洋溢着兴奋与灿烂,欣赏着楼下曼妙的舞姿,互相推杯换盏,侃聊甚欢。

其中一名体态微胖,全身罩着紫缎长袍的富态公子端起酒樽:

“来,九兄!小弟再敬你一杯,预祝你在接下来的比武大会中愈战愈勇,旗开得胜!”

“多谢秦兄美言,干!”

“干!”

答话之人,一身月白衣衫,鼻梁高挺,嘴唇宽韧,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下几缕柔顺的乌发中。

乌木般的黑色眼眸,深邃而悠远,英俊的面部轮廓完美的几乎无可挑剔。

此人,正是当朝兵部侍郎九坤之子,正阳宫内院首席弟子,九歌!

待侍女重新将美酒斟满,另一位身材精瘦,穿着蓝色长衫的年轻公子,也满脸献媚的端起玉杯:

“九兄这次辞别正阳宫归来,专门参加这比武大会,想来已是成竹在胸。我也再敬九兄一杯,愿君劈荆斩棘,拔得我大夏国第一届武状元的头筹!”

“谢兄实在太高看在下了,来干,来干!”

一扬脖颈,又灌下满满一杯琼浆,九歌缓缓转动着手中轻握的酒杯,咂了咂嘴:

“此刻国家正是用人之际,我在正阳宫学艺七年,如今已年至二十,也该是回来为国效力的时候了。至于什么状元三甲,我倒没想那么多。但若能凭己之力得到陛下的垂青和赏识,那在下自当肝脑涂地,誓死效忠!”

“九兄武力超群,且智力非凡,定能如得所愿!”

“没错!”

“哈哈哈,两位兄台又谬赞了!”

……

三人正一个高谈阔论,两人阿谀承欢之时,一个绝美的女子款款走了进来。

那女子俏脸秀丽如画,容光明艳,修美的玉项,晶莹白嫩的肌肤带着淡淡红晕,仿佛刚刚出浴之后一般。眸子又深又黑,顾盼时水灵灵的采芒照耀,动人至极。

头上梳的堕马髻,高耸而侧堕,身上穿着一件宽宽松松的长袍,配合着修长的身段,纤幼的蛮腰,一种天生的媚骨姿态,看得几人两眼放光。

这女子柔柔的走了过来,坐在九歌身边的空位上,美目流转:

“三位贵客来见楚嫣,楚嫣却来得这样晚,真是让三位久等了。”

灵鹊般的声音听来令人身酥骨蚀,三人都不由面上一红,那女子流转的美眸在九歌身上停住,妩媚一笑:

“楚嫣听说九公子是难得的英雄,更是怜香惜玉的豪杰,怎么今曰如此腼腆。”

九歌有些神色迷醉,双眼开始泛着绿光:

“听闻楚嫣姑娘国色天香,美艳绝伦,在下专程来访,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呵呵…多谢九公子赏识,来,我敬公子一杯!”

说完,缓缓抬手,伸出两根纤指捏住酒杯,小指微微上翘,那种轻颦浅笑的动人神色,令得在场所有人都不由的呆住了。九歌微微一愣,赶紧举杯相迎,一饮而尽。

接下来,楚嫣分别又和几人喝了几杯酒,其举止手段高明,既显得热情亲切,又不至于让人觉得过于放荡。

酒过三巡,几人干坐无味,楚嫣站起身来喊了一声,从外面走进来几个红衣侍女,手上抱着各色乐器,她就在乐声中舞了起来,仪态万方,彩衣飘逸,令在场所有人完全沉醉。

一舞演罢,走到九歌身边,懒洋洋地坐着,那慵懒的美姿令人想立刻将她抱向床榻。

这时画舫的妈妈走了进来,堆着满脸的恭媚:

“夜深了,请谢公子、秦公子到旁边的舱房休息吧,若有喜欢的侍女,不妨请她们相陪。”

两人立刻会意,连忙站起身,和二位客气了几句,便牵着怀中的美人出去了。

……

子夜末。

喧嚣的城市渐渐清静了下来,巨大的“漓水龙宫”,安闲的停泊在江边一处柳荫处,各舱房内的宾客意犹已尽,满足的鼾声此起彼伏。几个负责值守的跑堂仆从或坐于楼梯处,或依在走廊边,搭拢着脑袋,打着小盹,昏昏欲睡。

岸边,两道黑影一前一后,腾空而起,脚尖在柳枝上轻轻一点,鬼魅一般飘进船舱。

缓缓来到九歌下榻的舱房窗外,听了听里面的动静,确认无恙后,身影一闪,鱼贯而入。

走近卧室的床前,两条赤条的身躯互相缠绕着,早已睡熟。为首的黑影“啪啪”两声点中二人的昏睡穴,从身后的背囊里掏出一条黑色的大布袋,麻利的将九歌套了进去。然后转头盯着身后的另一个黑影,一副充满磁性底蕴的中年男子声音响起:

“小四,从现在起,你就是九歌!”

“明白!”另一黑影的声音略显稚嫩,但语气平静如水,且音色和布袋中的九歌竟然如出一辙。

“你在正阳宫九歌的身边易容潜伏了四年,真是辛苦你了。现在你已对他的秉性,气质,习惯,爱好,所有的一切都了如指掌,而且你本来的面目更是完全可以以假乱真。他离开晋阳城已七年,相信这里的人,绝不会看出任何端倪。以后行走江湖,也要切记,只能使用正阳宫的剑法,不到身处险境万不得已之时,千万不得动用我传授你的武技。”

“徒儿知道!”

中年黑影缓缓走了过来,伸手轻轻揉了揉那名唤作小四的肩膀,又从怀中掏出一枚椭圆形的玉珏,双眼中满是溺爱:

“这是当年我在一辆残破的马车上捡到你时,你随身仅有的佩戴之物。我曾经调查并研究过,可以佩戴这种玉珏的人,非富即贵。根据这上面的蟒纹图案,我推断它应该有一对。我身份特殊,不方便继续追查下去。现在把它交给你,他日若能有缘找到另一块,你的身世之谜便可迎刃而解。”

名叫小四的黑影,没有说话。伸手接过玉珏,看了看。原来师傅一直不肯告诉我自己的身世,是他也不知道。

“现在脱光衣物,躺上床去!”

“啊?”小四一脸的惊讶,转头看了看床上赤条的女子,一时犹豫不决。

“记住,你现在就是九歌,以后他需要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忘记你的过去,忘记你的名字,忘记你的一切!只牢牢记住你的任务即可。”中年黑影的声音突然变得威严,几乎不容有任何的质疑。

“是,师傅!我是九歌,我是九歌……”小四一边脱着衣物,一边喃喃自语。

然后光着身子,缓缓爬上床,躺了下去。

看着小四做完一切,中年黑影弯腰将他脱下的衣物全部塞进背囊,伸手提起布袋里的九歌,夹在腋下,转头再次向床上慈悯的看了看,心中微微不舍:

“小四,不管接下来,你遇到何等艰难险阻,记住,一定要挺下去!”

“放心吧,师傅,我会的!”稚嫩的声音满是坚定!

“好,很好!”中年黑影说完,再也未做任何停留。身影一闪,出了舱房,纵身一跃,缓缓消失在江岸如墨的夜幕中。

原创文章,作者:清风醉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4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