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晨浩大条)仰望黑夜的亮光热门小说_李晨浩大条小说全文章节免费阅读

小说名:仰望黑夜的亮光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田方少年

主角:李晨浩大条

简介:小说《仰望黑夜的亮光》,现已完本,主角是李晨浩大条,由作者“田方少年”书写完成,文章简述:【又名《避风港》】3年前,因为一次任务,李晨浩卷入一场自己无法摆脱的梦魇
在返乡之后,这件事一直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于是他背上行囊,靠着一些稀碎的线索,跟昔日的兄弟一起踏上寻找真相的道路
这一路遇到了很多古怪人和事,历时三年,真相就在眼前

仰望黑夜的亮光

《仰望黑夜的亮光》在线阅读

第五章 关于训练

关于训练,我现在能回忆起来的只有一个感受:痛并快乐着!

说实话我只记得第一天参加训练的感觉。

我记得去集训的第一天就感冒加身,特别难受。而新训的第一天清晨就从跑三公里开始,跑完就是体能训练,最基础的三个一百,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蹲下起立,勉强做完之后整个人感觉都废了,而大部分人在中途就已经废了,我以为这下差不多能吃早饭了,没想到这只是热身。随后班长幽幽的问了一句:“推过翻斗车没?!”

我们这群人大多是90后,只有零零散散举手说在老家干活用过。

余下的一半估计连翻斗车是个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一个个默不作声。

我不知道其他人什么想法,反正那天之后,我一听到“翻斗车”几个字,手脚就有点止不住的颤抖。

队里所谓的推翻斗车,俩人一组,一个人先趴地上,另外一个人从后面双手架住他的双腿,推着他用手爬楼梯,从一楼爬到顶楼。

尼玛,24楼啊!

那是我这辈子最漫长的一次上楼梯,爬到十楼的时候我感觉自己都快出现幻觉了。头上的汗珠就跟他么开了水龙头一样,稀里哗啦往下流,是真的流,不是滴的,嘴里像吃了一堆炭火一样干燥,灼烧。也没有说谁快谁慢,爬的人跟推的人也没有说谁比谁轻松,反正就爬几段换一换,到了后段基本就是靠着意志力在往上挪了,手上的皮怎么磨破的都不知道。

整个班爬完已经过了饭点一个小时快。然后班长说给你们15分钟吃早饭。早饭是冷掉的稀饭跟馒头,就着榨菜吃。怎么吃啊,筷子都拿不起来。别误会,这话不是对食物有意见,是真的筷子拿不起来,双手根本不听使唤,抖的跟得了严重的帕金森症一样。身上的衣服已经湿透了好几次,坐在餐桌前,全身没有一处地方不疼。

那是第一天,好几个大男人对着稀饭就哭了。也不知道是汗水还是眼泪,实在是太饿了,夹着馒头就往嘴里塞。时隔多年,一群人边哭边嚼馒头的画面一直在我脑子里无比清晰。

早饭之后就是各种基础训练,摸爬滚打,拳棍交加,到了晚上开个班会,然后再搞一次体能,一天终于结束!

我想我们大多数人在下定决心当兵之前对这个世界的吃苦有所耳闻,信誓旦旦以为自己可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真正来了之后才发现着实低估了吃苦这俩字的含义,好比在工地搬砖,任务是把1000块砖搬到二楼,搬完算钱,顶多只是身体上的受累。而在这个世界里,是等你把砖全部搬到二楼,然后班长笑嘻嘻的跟你说:来,把砖头再搬回去。不给钱也就算了,你还不能说脏话,让你身心俱疲!

当天训练结束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感冒已经好了。外面的人都知道当兵很艰苦,但是怎么个艰苦,没经历过的人根本体会不了那种把人往死里逼的生活是怎么样的。简单来说,在这个世界里,它连感冒的时间都不给你。

而这样的日子在接下去的几年里,几乎每一天都在重复。

你可能会问:想过放弃吗?!

想啊,真的,第一天就想了!!但是看着隔壁队里那些老兵每天的训练,跑步都是早晚两个10公里起步,白天还有不间断的的各类专业技能,战术演练,却还是那么轻松的样子,真的,我想我特么怎么能放弃,难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证明自己比别人差?

但确确实实有人撑不下去,为期三个月的新人训练,其实每个人都在崩溃边缘,因为大多数人除了上学那会儿经历过所谓的军训,顶多算是晒晒太阳,压根就不算任何吃苦的经验。所以在这种高强度整训面前,总有一些人真的崩溃了。我那届一共被劝退了5个人,他们每个人都试图通过各种方法逃避训练。有的人装疯,有的人自残,甚至有的人跳墙等等。当然,我到现在都没明白这些人的想法,撑不住就撑不住,这个世界不会因为你一个人停止运转,何必要通过伤害自己来达到目的。来这里的每一个人,多多少少都有撑不住的时候,撑不住又怎样,大不了昏过去。

要说谁最狠,大条说第二,那一般没人敢说第一的。大条的解释是昏着昏着就习惯了,昏到后来,他说他一个四百米障碍下来都不带大喘气的。然后指着头上一道半指长的疤痕跟我炫耀,你看,这就是我上次夜跑加练因为雨太大没看清路摔的。边上的日天补刀说:这家伙挑了个最黑的地方摔,搁地上躺了2个多小时才被巡逻的人发现。

队里,我们仨一直被其他人列属于那种很贱的人,这个贱不是喜欢违规违纪,也不是搞小团伙。主要是喜欢不按套路出牌,特别是大条,经常有种让人忍不住想揍他的冲动。

有次外出跑10公里全装,累死累活跑回中队,刚进大门卸装备,大条这家伙来了一句,卧槽,我把枪把子跑掉了!虽然是训练用橡胶枪的枪握把,但毕竟是部队里的物件,还是得捡回来。而且这话刚好被路过的大队长听到了,立马转头就对着我们骂道:妈了个巴子的,这么大个枪托掉了跟在后面的人都看不见吗?!眼睛里堵屎了?!然后指了指排在大条后面的我跟 日天,你们仨,给我滚出去再跑一遍,找不到枪托全部给我爬回来!边上几个哥们一看又是我们仨搞事情,还偷笑一下,这哪能逃得出眼尖的大队长,一个回头杀变成了全班一起滚出去跑。

于是那天一整个班的人骂骂咧咧的在狮山公园的各个角落翻找枪托,路过的人还以为我们在剿匪。大条倒是觉得挺好玩,我跟日天商量着把这厮挖个坑埋了算逑。

我们属于全训中队,这个全训包括了时间和科目,时间是指每周训练7天,无休。科目是指所有科目,反复轮训。我因为是执勤中队抽调,来了反恐之后着实开心了一阵,因为之前的中队并入机动大队之后组了个反恐班,天天训练加站哨,不给派押送任务,每天睡不到4个小时。

老兵退伍那三个月,我们一群人累的跟狗一样,蹲着、趴着、站着,哪都能睡着,甚至有个家伙站夜哨时眯过去刺刀给扎手臂里了。因为刺刀有水银涂层,扎到的地方,伤口愈合的贼慢,这家伙愣是在医院待了半个月,居然还跟一个护士好上了。回了队里把艳遇描绘的活色生香,引的队里其他弟兄羡慕不已,恨不得每人都给自己来上一刀。

原创文章,作者:田方少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80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