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念师太邪门了全文免费阅读_程小羽天亮要睡觉精彩小说在线阅读

《这个念师太邪门了》中的人物程小羽天亮要睡觉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都市小说小说,天亮要睡觉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这个念师太邪门了》内容概括:【轻松搞笑+微末日开局+无敌流+科技文明+超凡序列】
本书别名《吞噬星海:超越者是这样炼成的》《精神念师:超凡职业经理人的最佳选择》《夭寿啊,开局就被命运套路了》《真的不骗你,我拿捏了因果和智者》《诸葛亮和姜子牙谁更厉害》
主角所在的念师途径超凡称谓【序列1-序列9】
念师途径:控物者-水手-飞行家-星空旅者-巡查使-星主-支配-时空领主-超越者
炼金\/驭兽\/心灵\/刺客\/机械\/武者\/猎人 七条超凡序列各称谓根据剧情需要逐渐展开
奇物分级:常规奇物-信仰奇物-领域级奇物-规则级奇物-本源类奇物
特殊器具:文明之器\/星海奇观
科研向超凡称谓(共5阶,引导文明发展,唯有两个特殊方向的阶位5才能让族群成为Ⅴ型文明)
生命:生物学者、医学专家、进化因子、基因法官、生命法庭
物质:宏观架构员、物理窥探家、分子编辑师、粒子解码器、上帝之手
博弈:棋手、弈星、神算子、计算素博士、逻辑
艺术:写手\/美术生、创作者\/画师、引导者、造物主、思维宫殿
知识(特殊):求知者、博学家、文明观察者、星海之主、全能智者
命运(特殊):相师、观星家、历史记录官、宇宙预言师、因果

这个念师太邪门了

《这个念师太邪门了》在线阅读

第005章 勾栏小舍

眼前的空气荡漾着氤氲的涟漪,呜咽的嗡响堆叠在一起,连带整片区域都跟着颤动。

巨大的古村落影子由虚转实,像是走出的画中人,一点点的映照进现实。

离得最近的是一扇简陋的木门,门栓驳着一根碗口粗细的原木,看上去颇为结实。

门的内侧立着个4米来高的箭塔,高度刚好没过门框。

一名斜挎骨弓脸上描红画绿的古人正站在塔台上,惊愕的看着程小羽。

歪歪斜斜的木栅栏沿着木门的两侧向左右伸展,栅栏上赘生着30多公分的狰狞尖刺,明显要抵御什么。

小山模样的巨石横亘在门后,如同前世乡下庭院的影背墙阻隔了视线。

几行肆意嚣张的文字镌刻在巨石上,显得与周遭的一切格格不入。

马走日,象逐田,将士永在老帅前。

生活如棋我当如马。

斜阳西下。

走哪日哪!

——天下第一帅诸葛卧龙留。

好湿。

尤其走哪日哪四个字,行文笔锋如刀似箭,深入石壁半尺,横错相连间更是跋扈异常。

此时的程小羽并未丢失五感,看到文字的瞬间心底便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

真是诸葛亮,这老牛皮果然到过这里!

“司农老儿,赶紧开门,再不开的话我就把你的小破村儿给拆了!”

心态技能下的程小羽才不管他这个正牌货想什么,拿起刀子对着门栓一顿鼓捣,居然真被巴拉开了。

“呸,臭不要脸,抢老子名号。”

程小羽瞄了瞄巨石上的文字,先是淬了一口,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拿着小刀把最下面的文字一顿划拉,直到再也无法看清才作罢。

然后在落款处重新刻下新文字,“星海第一帅——永远十八岁留”。

“先生,那是孔明老师所留,使不得使不得啊!”

带着哭腔的声音从侧旁传来,程小羽扭了扭脑袋,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踉跄的跑到跟前,老头披着草叶编成的蓑衣,腰间的绑带则是某种古兽的尾巴。

与此同时,心悸无端褪去,程小羽再次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这搅心态技能简直坑爹,次次搞得自己紧张兮兮的,到底是搅自己心态还是别人心态?

程小羽暗自腹诽,打量着对面的老头,刚才老家伙可是用现代语劝阻的,由不得他不好奇。

老头看上去比较蔫巴,但并不像其他古人衣不蔽体,显然在村落内有着相当高的地位。

紧接着“哒哒哒”密集的脚步声出现在巨石后,7-8个拿着骨矛木棒类似守卫的古人类从拐角处显出身形,紧赶慢赶的跑到老头身后。

可惜这些守卫和后面的大个儿和矮子一样,穿的都比较清凉,裸露在外的肌肤呈现着不健康的肤色,此时都瞪着铜铃大眼看向自己,一看就没啥见识,连帅哥都没见过。

“阿巴阿巴。”

大个儿和矮子头顶石碗肩扛寻宝青蛙尸体也跟了上来,恭敬的走到老头跟前就开始比划,时不时的指指程小羽,把相遇后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

然后二人把城盛装了蛙血的石碗和尸体摊放在地,任凭其他人查验。

老头用手扒拉了蛤蟆几下,然后在大个儿身上拔了几根毛,小心的在石碗沾了点血渍放入口中。

“阿巴阿巴阿巴。”

也不知道老头儿说了什么,两个古人守卫郑重的把蛙血和尸体抬走了,一溜小跑离开了这里。

怎么个意思?程小羽有些懵逼,没搞懂对面的操作。

“永远十八岁先生?”老头看了看巨石上的新文字,显得惊喜异常,刚才播种的时候他隐约的也听到了呼喊。

程小羽心底“咯噔”一下,本想否认,可想到搅心态技能愣是没敢张嘴,生怕再被控制身体搞出什么幺蛾子。

微微沉默后,程小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阿巴!”

古人们发出惊喜的尖叫,呼啦一下子把程小羽和老头围在了中间,手拉手肩并肩,跳起了他们的祈福舞,簇拥着二人向村落内走去。

绕过小山巨石,眼前变得豁然开朗。

一片片农田规律的排列着,上面生长的秧苗抽出了谷物般的果穗,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资料中的原始作物粟米,离开前可以带些回去。

三三两两的古人散落在农田,或除草或抓虫,不过女性居多,好在胸前的重要部位覆盖着树叶并未走光,看到老头一行人后都停下了手中的活计,显得颇为好奇。

农田的对面则是原木堆砌而成的木舍,大的约莫二十米长,小的也有7-8米,木舍的顶上垫着一层干草枯叶的隔层,最上面还有厚厚的砾石土浆,住在里面倒也隔风阻雨。

木舍旁边有一段破败的土墙,透过土墙罅隙能看到一顶超级大锅,锅子里面有一层土黄色的焦盐,几十个木桶横七竖八的堆在一起,一看就废弃了许久。

“之前这是我们煮盐的地方,自打大泽被污染后就没怎么用过,现在村里吃盐成了大问题,不怕先生笑话,方才的三碗蛙血可算帮了大忙,起码病倒的三个村民能缓口气,司农在此代表村民先行谢过。”

程小羽恍然,再加上刚才褚山泽的鉴定信息脑子也转了过来,怪不得这些古人看上去都病怏怏的,原来是缺盐闹得。

“上次孔明老师来的时候没打过那头恶蛇,不过老师也留了后手,这些年我们一直用心遵守,每个圆月之夜都会虔诚祭拜,前后刚好一甲子,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先生盼来了。”

“嗯,你们……哈哈,你们在专门等我?!”

程小羽一呆,随即想到鉴定面板显示的幼生腾蛇讯息,脸都绿了。

辣鸡啊,诸葛亮自己打不过想让我去打?还带这样坑老乡的?

小羽一点儿都不傻,即使没有手套的鉴定他也不会蠢到跟山海经里面的仙兽去干架,哪怕幼生状态的也不行,毕竟蛇类超凡生命都有些神异的能力,绝不是寻宝青蛙那种货色。

“都等了先生60年了,孔明老师安排的明明白白,后天就把你送走!”

“什么?要送我走?”

程小羽大吃一惊,小刀已经被他捏在了手里,只要古人有啥动作就要暴起扎人。

“送到褚山啊,要是不送的话也太没礼貌了,反正隔得不远,往西二里地就到了。”

“哦。”程小羽无语的应了一声,擦了把不存在的冷汗,心里已经把老头的全家老少问候了好几遍。

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晚点儿在村子里蹭顿饭,然后让古人们把仓库的东西每样都给自己拿一些,抽个没人注意的功夫就撒丫子跑路,然后藏起来让他们找不着。

几人的速度不算慢,在古人的簇拥下很快来到了一幢裱着门牌的阔绰木舍前。

“勾栏小舍!”

程小羽嘬了嘬牙花子,辣鸡诸葛,一个破木头房子也起这么荡漾的名字,我真的好喜欢啊。

刚进门,程小羽就觉察到一种特殊的感觉,方才还胡思乱想的心绪被强行抚平,丝丝缕缕的念头像是阳春的冰雪般瞬间消融,宁静、舒缓、心安让他不由自主地放下戒备。

一张四脚木桌放在厅堂内,桌上摆着个圆滚滚的石碗,松软的草木灰将将把石碗填满,离得近还能闻到独属空汀草的古怪香味。

石碗的后面有一张白忡忡的面具,一股股莹润的光泽在上面不断的流转,而特殊气息源头便是来自面具。

这是——信仰奇物?!

原创文章,作者:天亮要睡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748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