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生任务:我有一个恐怖app》小说章节目录张鲁智,齐齐桓齐哥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逃生任务:我有一个恐怖app

小说:悬疑

作者:苏木北

简介:【都市传说+解密+实景搜索】意外之中下载了室友分享的诡异app,使我不得不参加充满未知恐惧的逃生游戏。酒店恶魔,丧尸围城,荒村鬼影,招魂索命…成功逃离就能获得大量赏金,失败则意味着失去性命,或者无尽的迷失。而我要做的,就是在死亡和生存之间博弈,人性和性命之间选择。但此时此刻,我已经陷入这无法躲避的猎杀当中…本书又名《绝望逃生》《恐怖游戏:无限逃亡》

角色:张鲁智,齐齐桓齐哥

《逃生任务:我有一个恐怖app》小说章节目录张鲁智,齐齐桓齐哥全文免费试读

《逃生任务:我有一个恐怖app》第1章 诡异的软件免费阅读

“叮咚,您的好友希望你接受一个文件。”清脆的提示音在我的耳机里响起。

我摘掉耳机,网吧里嘈杂的声音随之灌入耳朵。

“齐桓,干啥呢,要开团了,看看我的亚索给你秀一波。”我旁边一个胖子用手肘戳了戳我。

他叫张鲁智,因为和水浒传里的鲁智深恰似同名我们都叫他花和尚、张秃驴。

我闻言白了他一眼:“得了吧,我小法控了一群人不来,一个二个都跑了。”我看着电脑上的死亡倒计时愤愤道。

张鲁智嘿嘿一笑戴上耳机嘴里大喊着:死亡如风常伴吾身!然后疯狂按E的冲进了人群。

我视线回到手机上,只见给我发送文件的是我们寝室的另一位兄弟程闻,文件下面有一排字:求求你快点它!这对我真的很重要!

我思索了一会回到:这几天你去哪了?为什么不来上课?当我把信息发送出去后得到的只有一片沉寂,就像石子落入大海一样毫无波澜。

看着文件盯了一会“说不定他真的有什么困难呢?”抱着这样的心态我点开了文件。

里面只有一个暗红色的APP,小小的暗红色方框里有一只沾满血色的手,五指张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APP下面还有两个小字“逃生”。

“这个软件叫【逃生】?什么怪玩意?”我皱着眉头看着这个上上下下透露着诡异的暗红色软件,但毕竟是兄弟发过来的应该不会有诈吧。

按照程序点击软件后便安装在了手机的中间,但这个软件的风格与周围的其他APP截然不同、格格不入。

就像这个软件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一样。

盯着这个暗红色的软件我感觉它似乎在呼喊着我,我下意识伸出食指缓缓伸向那个软件,当食指与屏幕接触到的一瞬间,仿佛有一根细长细长的针直接扎在你的手指上一样,一瞬间的刺痛使我清醒过来,立马收回手指。

可就在收回的时候,我看见一滴鲜红的血迹在手机屏幕上,正好覆盖在APP上面,就在我发愣的时候,血迹缓缓渗透进屏幕里消失在视线中。

一瞬间的变故使我有点不知所措,我揉揉眼睛再次看向屏幕,洁白平整的屏幕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就好像刚才发生的都是幻觉假象。

但是那款APP却不像之前一样暗红,反而是刺眼的鲜红色。

“嗡~”的一声振动,只见屏幕上跳出一个血红色方框里面用暗红的颜色写着一排字

“恭喜3465号【逃生者】绑定成功,现已发布任务,请前往空港广场3号地铁站集合,是否接受任务。”

看着这血红色的提示字,我感觉我的右眼皮在疯狂上下跳动,老人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一股不详感在我心中油然而生。

我立马点击【否】键,随后字体便变换成“取消次数2/3”,看着这个阴间APP我寒毛直立,立马长按它点击卸载。

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论点击多少次卸载软件,可那诡异的APP却安然无恙的呆在我的手机主页中。

我立马备份其他文件软件除了这个阴间APP,然后按下了恢复出厂设置,在等待的一段时间后屏幕亮起。

此时我的脸色煞白,因为那个软件还好端端的呆在主页中央。

它由内而外的散发着猩红色的光芒,仿佛嘲笑一般看着我,我干脆将手机丢在一旁不去看它,将耳机重新戴上投入到游戏当中。

虽然网吧里人山人海可总有一股冷风吹过我的脖颈,总有一种窃窃私语的声音穿过我的耳机,传入我的脑子里。

虽然此时的我在熟练的玩着游戏,可本身却不自觉的颤栗着,似乎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即将发生。

我感觉我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当中。

程闻你在哪?你到底干了什么?这个阴间软件到底是什么?空港广场3号地铁站已经废弃了20年啊!

强忍着不安的心情叫了一声张鲁智:“秃驴!来再开一把排位,你卡黄金多久了啊,带你渡劫。”

刚想完这些我就发现不对劲了,张鲁智安安静静的坐在网吧的皮椅上,双手放在键盘上可并没有按动它,整个人跟雕像一般安静。

我环顾四周,瞬间脑中像是有颗炸弹一样在我脑子轰然炸开。

刚才还熙熙攘攘、热闹非凡的网吧此时一个人也没有

所有的设备都安安静静的摆在它该放的位置,就像从来没有人动过它们一样。

“网管!”我大喊着转过身去,发现吧台也没有任何人的踪影,吧台上的烤肠机缓缓的转动着,发出“嗡嗡”沉闷的声音。

一切都显得异常诡异。

“秃驴,秃驴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我感觉有些不对劲。”一边摇着张鲁智一边回过头。

张鲁智也慢慢将头转了过来,他的脸已经全无血色,丝丝裂纹在脸上盘根错节,裂纹中还渗透出绿色粘稠的不明液体,他的眼睛已经坏死,眼球连着神经线吊挂在外面,只剩两个黑漆漆的眼洞。

“齐…齐桓…齐…哥,我…我好冷…”

张鲁智嘴巴一张一合的说着,沙哑的声音从他被挖空的脖子里发出,黑色粘稠散发着腥臭的液体从他腐败不堪的嘴里大股大股的流出。

“怎么…怎么…”我瞪大着眼睛缓缓向后退去。

张鲁智的手从键盘上移开伸到我的面前,“齐…哥…我…好冷…下来…陪我吧!”张鲁智嘶哑着低吼一声从座位上弹起朝我扑来。

“为…为什么会这样?不…不要过来!”我惊恐的双手抱头,可预想中的触感并没有发生,腥臭的气味也从空气中凭空消失,喧闹的声音渐渐传入我的耳中。

我缓缓睁开眼睛从双臂的缝隙中看去,周围依旧是网吧依旧喧闹不停,吧台的烤肠机依旧嗡嗡的运作着。

“齐哥,你怎么了?从刚才你就在大叫不停,跟神经病一样。”张鲁智坐在位置上双手撑着肉嘟嘟的下巴看着我。

“哈哈哈…”我喘着粗气缓缓放下手臂,都是幻觉吗?不可能吧,那这也太真实了吧,难道这一切都是那个软件的问题?

我连忙拿起手机点开屏幕,血红色的【逃生】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我吞咽了一下点开了那个软件,只见跟上次一模一样的对话框出现。

“【逃生者】3465号,现任务已发布,请前往空港广场3号地铁站集合,是否接受任务。”

看着两个血红的大字“是”和“否”,手指在空中徘徊着。

头脑里瞬间闪过许多的疑问,程闻你为什么要拖我下水?你人在哪里?为什么只发给我一个人?发给我的目的是什么?

带着诸多的疑问,我一咬牙手指便狠狠的戳了下去。

——

作者有话说:

给位读者老公老婆们,新书不易,如有不好之处要提出来哦,你们可以尽情的批评我(娇羞ING)

原创文章,作者:苏木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66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