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病娇大佬又野又疯》小说章节目录锦哥,苍白全文免费试读

郁寒闭嘴,不说话。

他是记得颜苏的,这个人曾经在他年少时流落街头,给过他一个馒头。

他曾经暗暗发誓,将来有机会,要偿还这份恩情。

只是到底时间久远了,他对年少时的少年印象不太深了。只隐约记得,那时的少年笑容很纯良,性格很温和。

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又骚又浪。

难道是因为被甩了,所以受了刺激,性情大变?

颜苏看起来漫不经心的,实则一直在注意他的表情,郁寒一蹙眉一沉脸的微表情,都尽收眼底。

突然觉得这样逗下去没什么意思,颜苏决定摊牌。

于是颜苏主动道:“我知道你还记得我,小的时候我给过你一个馒头,所以你还一直想着要还我这份情。”

郁寒的脸色倏然绷紧。

他内心骄傲极了,这种被人馈赠过的陈年旧事,他可以记得,但他却不愿意被人主动提起,尤其这个人现在好像有点落魄,他打心里不愿意对方在这个时候,以此敲诈勒索他。

抿了抿唇,郁寒冷声问:“所以,你想要我做什么?”

在原主的世界里,原主死后,郁寒给他收的尸,所以,郁寒最终是还清了这份恩情的。

颜苏不好说出这个真相,于是敲了敲车窗,笑道:“你让我坐车,就算是还了。”

郁寒:“……”

心里为刚刚涌上的奇怪思绪,感到很愧疚。

是他小肚鸡肠了。

没好意思再多看颜苏一眼,他垂眸,声音也不由自主地放软了:“你去哪儿?”

“哦,去星光传媒,”颜苏懒懒地说,“你的公司。”

郁寒短促地嗤了一声,嘲讽的意思很明显。

他们公司最近有一个古装权谋电影要拍,正在对外招募演员。

郁重锦的新欢也报名来试镜了。

郁重锦为了给新欢造势,也会陪着一起来。

怕是颜苏知道了,所以特意跑来堵人。

颜苏好像他肚子里的蛔虫似的,很快就接着说:“我去找郁重锦,做个了断。等断干净了,我就来追你。”

颜苏看郁寒的眼神炽热又直白:“郁寒大总裁,你好不好追?”

郁寒觉得自己被冒犯了,但碍于刚刚已经答应对方坐车了,不好把人扔出窗外,于是绷着脸不吭声。

颜苏难得地拉了拉衣襟,把若隐若现的锁骨盖住,眯着眼睛又开始睡觉。——在虚空世界里沉眠万年,睡觉这种事,对颜苏来说最擅长不过。

郁寒正襟危坐了一会儿,察觉到身边的男人真的睡着了,这才微微地撇过一点眼神来偷看。

他皮肤很白,轮廓很美,眼角有一颗很浅,很淡的泪痣,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睛上方。

无辜纯良,又勾人。

可惜眼睛太瞎,竟然跟了郁重锦那种花心海王。

他是乖乖把衣领拉高了,盖住了锁骨,但喉结却还露着,郁寒的视线不由自主地锁住了他的喉结,他无意识地吞咽呼吸,喉结也在上下滚动。

性感得让人难以招架。

郁寒撇开眼睛,沉默地呼吸。

到了地方,郁寒轻轻碰了一下颜苏,把他叫醒,没有多余的客套,直接对他冷冰冰道:“下车。”

颜苏不很自觉,“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颜苏身高腿长,走得又快,很快就进了大楼。

郁寒冷着脸也下车,走的却不是颜苏的路线,而是经由特殊的总裁通道,直上二十三楼总裁办公区。

只是到了目的之后,却不知怎么的,他竟又返回去,搭乘电梯下到五楼。

五楼正是今天试镜的楼层。

助理瞪圆了眼睛,刚想问自家总裁今天怎么突然有闲心了,但很快福临心至地想通了:郁总大概是想进去看热闹,毕竟男友劈腿新欢,旧爱不甘心,追到现场大闹打小三的戏码……自古以来,百看不厌。

尤其这个戏码的主人公,还是跟自家郁总有仇的,郁家的大少爷。

这热闹就更不得不看了。

今天来试镜的人很多,郁寒一下来,就看见颜苏也在其中,只是并没有与那些报名试镜的人呆在一处,而是独自一人站在电梯口处,抱着双手靠着墙,还把眼睛闭上了。

有一个工作人员远远看了他一阵,走过去问他:“这位小哥哥,您的信息登记了吗?”

来试镜的演员多少都有点名气,像这位小哥这么面生的很少,尤其这位小哥哥长得还这么好看,不应该查无此人呀!

男人这才把眼睛睁开,见面前的是个软糯甜美的小姑娘,他也笑了,很客气地摇头:“我不是来试镜的,我是来等人的。”

工作人员不肯放弃,再三劝说:“小哥哥长这么好看,很符合男主角形象啊……小哥哥,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们公司只看重演技,不在乎流量的。”

正说着话,郁重锦带着一个清瘦的男人从电梯里走出来。

两个人并肩走着,郁重锦微微侧目跟他轻声细语地说话,颜苏侧眸看了眼余琦。

他的眼神不算友善,甚至称得上冰冷。

余琦顿时敛下笑容,瑟缩地拽了拽郁重锦的袖子。

郁重锦立刻把余琦护在身后:“有什么冲我来,不要为难余琦。”

颜苏十分震惊地扫了他一眼:“长得还没我十分之一好看,我为难他干什么?”

余琦:“……”

郁重锦:“……”

杀伤力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奈何人家只是实话实说。

余琦脸都红了,眼眸下垂,盖住眼底的阴冷。

郁重锦拍了拍余琦的手背,示意他先进去试镜,自己则将颜苏拉到一处偏僻处:“我以为昨晚我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你这样纠缠不清太难看了。我们好聚好散不好吗?”

颜苏挑眉,“你以为我是来纠缠你的?”

郁重锦没说话,但表情已经认定了。

“你想错了,”颜苏笑了下,说道:“以前的颜苏已经死了,他有一个遗愿,让我来替他完成。”

“遗愿?”郁重锦嗤笑出声:“什么遗愿。”

在一起两年多,郁重锦早就把这个人了解得透彻彻底,这男人就是爱他爱到无法自拔,哪怕被自己甩了,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来纠缠自己。

听听,为了纠缠他,竟然连“遗愿”都出来了。

这算不算,为了爱他,连命都不要了?

颜苏双手插在腰上,很干脆道:“你说一句,颜苏,我爱你,就行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筐火龙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65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