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的冲喜小娘子》小说章节目录姜语宁,李嬷嬷全文免费试读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逆光站在门口,他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喜袍,棱角分明的轮廓看起来不怒自威,即便是嘴唇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这个男人也令人不敢直视。

姜语宁抬起头来偷偷看了一眼,她看到萧楚珩面无表情的样子之后,又飞快的垂下了脑袋。

他……他看起来实在是太可怕了。

即使现在萧楚珩脸色苍白,但是他常年征战沙场,周身肃杀的气势还是让人抵挡不住,让姜夫人在面对着他的时候,心里头也忍不住害怕了起来。

但为了自己的女儿,姜夫人还是鼓起勇气抬头看向萧楚珩,说道:“将军你的身份不一般,阿宁她只是我们家的庶女,她是配不上您身份的。”

萧楚珩冷哼一声,“呵,配得配不上不是你说的算,是我说的才算,我说她配的上,她就配的上。”

语毕,目光落在一旁垂着脑袋的姜语宁,眼里有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站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姜语宁听到这话,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所听到的,她偷偷抬眸想要看看萧楚珩,猝不及防的对上了他的视线。

姜语宁飞快的垂下脑袋,心不自觉的跳动了一下。

她刚刚是看错了么?为什么她从将军的眼中看到温柔?

姜夫人听到这话还不死心,“老夫人,将军,可是这件婚事,我们阿宁她心里头是……”

而一旁没有开口的萧老夫人这时也缓缓的出声道:“姜夫人,我们将军府一向是不在意什么庶女不庶女的身份。”

“姜夫人!”萧楚珩冷着一张脸,一步一步的走近,“今日这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我们两家都心知肚明,你要是想把这件事情闹大,传到我舅舅的耳朵里,那恐怕不是你能所担待的起。”

姜夫人脸上顿时血色全无,传进他舅舅的耳朵里?呵,谁不知道他大将军萧楚珩的舅舅是当今的皇帝陛下,他说这句话的意思也只是在威胁她。

她现在是看清楚了,这萧楚珩是下定了决心要娶姜语宁这死丫头的,也不知道这死丫头上辈子到底烧了什么高香,能够得到大将军的青睐。

事已至此,姜夫人也没有办法了,她尴尬的笑了笑,来到姜语宁的身边,说道:“唉,阿宁都怪母亲没和你说清楚,让你误会了,以为这门亲事是你姐姐的,现在你已经嫁进来了,自然是要好好做一个妻子,早日给大将军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

姜夫人这话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母亲我……”

姜语宁已经被搞晕了,事情怎么变成这样了?姜夫人她不是来接她回去的么?

姜夫人看出姜语宁脸上的不愿,她假意站在帮姜语宁面前帮她整理衣裳,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微微倾身凑在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小声的说道:“死丫头,既然嫁进了将军府就给我老实一点,好好的当好你的将军夫人,要不然你弟弟在家里可没好日子过。”

弟弟!姜语宁身体骤然僵住,她不能让弟弟受到伤害。

姜语宁咬了咬唇,“是,女儿知道了,女儿一定会好好侍奉将军的。”

说完姜夫人笑着转过身子,“既然这样,那我就先离开了,不打扰将军和阿宁的洞房花烛夜了。”

姜夫人嘴里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她心里想的却是其他。

呵,就他这病怏怏的样子,还不知道能不能洞房呢,说不定这死丫头就是当寡妇的命。

“姜夫人别急着走啊,既然都来了,那就等我们拜完堂再走吧!”萧楚珩缓缓的开口道。

姜夫人:“……”

萧老夫人也点了点头,“是啊,怎么说你也是阿宁的母亲,就留下观礼吧。”

宾客都已经走了,这会儿留在场的也就萧家的人和姜夫人。

姜夫人是不愿意留在这里看他们拜堂给自己添堵,但是又没有拒绝的余地。

而姜语宁甚至还完全没搞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就被丫鬟重新被盖上了红盖头,手中塞进了缎带。

她僵硬着身子和萧楚珩一人牵着一头站在正厅。

萧老夫人一脸欣慰的看着两人,朝着一旁的管家点了点头。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萧楚珩目光灼灼的看着姜语宁,弯下自己的身体,嘴角抑制不住的扬起。

阿宁,这一世我一定会好好的待你,不会再让你受任何的委屈。

夜色笼罩着京城的一片寂静,树影被月光照在地上,摇曳生姿,窗户上映出红烛模糊的影子,还有身形高大的男人缓缓向床边坐着的女子走去。

盖头下的姜语宁感受到陌生的气息靠近,一颗心紧张的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萧楚珩看着自己面前穿着喜服盖着盖头的姜语宁,身体几不可见的颤动了两下。

他是真的回到了过去,回到了他和阿宁成亲的那天,上辈子他没有和阿宁拜过堂,没有掀开过她的盖头,这一辈子他都能够一一的和她一起经历。

萧楚珩慢慢的抬起手,满怀期待的掀开她的盖头。

盖头掀开,入目是姜语宁充满警惕的目光。

萧楚珩知道,他的阿宁在害怕自己,也是在外人眼里,他就是一个杀人如麻,满手鲜血的人。

“将……将军。”姜语宁缩着肩膀,嘴唇紧紧的抿着,看向萧楚珩的眼底藏着惧意。

萧楚珩朝着她勾了勾唇,在她身旁的位置坐下。

一时之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他们两人周边的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般。

新娘子的头饰比较繁复厚重,姜语宁顶了一天,早就已经累的不行。她僵硬的坐在那里,脖子酸疼得的不行,可又不敢动。

姜语宁目光偷偷的瞄了萧楚珩一眼,确定对方的注意力不在自己的身上后,才偷偷的抬起自己的手,揉了揉自己的早已酸疼的脖子。

真累啊!

“怎么了?”

萧楚珩突然开口把姜语宁吓了一大跳,她身体缩了缩,“我……我没事。”

萧楚珩视线落在姜语宁的头上,看着她头上的饰品,突然明了。

“我帮你把它取下来吧!”萧楚珩心疼的说道,头顶着这么繁琐的东西,他的阿宁一定很辛苦。

姜语宁脑袋像拨浪鼓一样的摇着,“不用不用,我自己就可以了。”

说着姜语宁慌乱的在那里拆着自己头发上面的发饰。

“嘶。”大概是太紧张了,姜语宁一不小心扯到了自己的头发,吃痛的呻吟出声。

萧楚珩无奈的摇了摇头,如刀削的薄唇牵起一抹浅笑,她总是这么的冒冒失失,就像上辈子一样,明明是想要给他做一碗长寿面,却不小心把自己的手给烫伤了。

原创文章,作者:蜜汁蟹黄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61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