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晴晴贺九爷)全文章节免费阅读-《极品相师在都市》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书名:极品相师在都市

简介:铁口一开,运势好坏; 铜口一开,富贵在怀; 金口一开,命运更改! 六爻算尽天下事,八字测遍世间人!

极品相师在都市

《极品相师在都市》在线阅读

第26章

第26章    我们加快脚步上去一看,原来前方出现了一个废弃的村落。
   里面房屋坍塌,野草丛生,看来已经荒废多年了。
   “会不会是苍狗村?”
贺锦堂精神一振。
   不过等我们进到村里,就知道这压根不是什么苍狗村,村口有块断裂的石碑,写着二井村呢。
   这村子小得很,也就十来户人家,我们眼看着天色已晚,就打算在这里先扎营过一宿,阿彪带着四个护卫去村子四周查看。
   我职业病发作,正观看这村子风水,就见阿彪带着几人急吼吼地跑过来问,“刘大师呢,那边有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我见他的表情很是惊悚,不知是看到了什么古怪东西,就说刘飞鹤刚和贺九爷出去了。
   贺锦堂却是来了兴趣,催着阿彪带我俩去看看。
   阿彪见刘飞鹤不在,就带着我俩往村东头走去,走不多久,就看到前面出现一口井。
   “就是那口井,里面有东西!”
   我们上前一看,见这是口青石砌成的八角井,井口大约半米见方,刚好容得下一个人。
   扒着井口往里看井中黑幽幽一片,深不见底,隐约可见几道铁链从井壁中穿出,没入下方的黑暗之中。
   “谁会在水井里挂铁链玩?”
贺锦堂好奇地往井中扔了块石头,却没听到水声。
   阿彪说:“这是口枯井,没水的。”
   他拿了一团纸点燃,扔了下去,只见那团火光晃晃悠悠地沉入井中,掉了好半天,才降到井底,不一会儿就熄灭了。
   虽然时间不长,但里面隐约看到的一些东西,让我心中一凛。
   我知道阿彪来时还备了登山绳,让他拿了过来,系在腰上,准备下井看看。
   “老陈,你可小心点,说不定下面有吃人的妖怪!”
贺锦堂嘻嘻哈哈地开着玩笑。
   我没睬他,拿了个电筒就往井中攀爬而下。
   大约下降了十来米,才抵达了镶嵌铁链的地方,我用电筒照了照,这些铁链黑黝黝的,没有半点生锈的迹象。
   再往下看,就见铁链上似乎还缠着什么东西。
   凑到近处,才发现是一道道黄纸符箓,上头用朱砂画着某种镇邪的符咒,虽然不知是什么年月的东西,然而这朱砂其色如新,殷红似血,看着让人触目惊心!
   铁链缠符咒,一般是用来镇锁阴邪的。
   我暗暗心惊,过不多时,双腿踩到了井底,只见八条铁链从井壁中垂下,然而井底却空无一物。
   我抓起一根铁链,只见这铁链从中间断裂,心想这井底以前可能真封着什么。
   正想着,脚底踩到什么,蹲下来一看,才发现井底掉着许多黑黑亮亮的东西,大约指甲盖大小。
   我捡起一个放在掌心仔细观瞧,猛地发现,这好像是某种虫子的壳!
   看着脚下一堆密密麻麻的虫壳,我有些膈应得慌,见再没其他什么东西,就顺着绳子爬回地面。
   “怎么样老陈,下面是什么?”
贺锦堂凑过来问。
   我一边解开腰上的绳子,一边把井底的状况大致说了说。
   阿彪听得啧啧称奇,贺锦堂却是脸色发绿,瞧他这模样,估计是听到虫子,想起了他那老相好假秦冉。
   “你妹的,老陈你不要说了,我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贺锦堂赶紧打断我。
   等刘飞鹤和贺九爷回来后,阿彪就把这事报告了,也不知怎么的被黎坤那群人给知道了,后来那个假秦冉也跑去井里探了探,至于探没探出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晚上就在二井村将就一宿。
   贺锦堂跟我睡一起,整个晚上翻来覆去的。
   我说你不能不能安静点,贺锦堂干脆坐了起来,冲我骂道:“你妹的,还不是你,提什么不好,跟我提虫子,害我恶心到现在!”
   我嗤之以鼻:“谁叫你见妞就泡的?”
   贺锦堂嘿的一声笑道:“怎么,羡慕哥啦?
等回了江城,哥带你好好见识见识!”
   我懒得理他,闭眼睡觉。
   贺锦堂坐了一会儿,叹气道:“唉,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江城了。”
   我笑说:“怎么,现在怕了?”
   贺锦堂“嗯”了一声:“说实话,还真是有点怕。”
   我睁眼,只听他又唠唠叨叨地说,“不过哥泡过这么多美女,这辈子也值啦!
老陈你可要当心点,别挂了,我看你是个雏吧?”
   “雏你大爷的!”
我骂。
   “卧槽不会吧,老陈你还真是个雏?
不会连女人的手都没摸过吧,哈哈哈!”
贺锦堂哈哈大笑。
   笑了一阵,他就爬起来,说要去找地方撒尿。
   我双手枕在头上,一时想到了宋晴晴,心里有些甜滋滋的,一时又想到城东那口井和井底的虫壳,心中一动,猛地从地上坐起。
   我之前就觉得这二井村的地理走势颇为奇特,这村子坐落在谷地之中,四周山地环绕,从上往下看,这二井村是个挺周正的圆形。
   这种格局虽然不常见,但也不算罕见,只不过我之前一直忽略了两口井。
   这村子名叫二井,还真是有两口井,一口就是我们之前看过的村东头那口,而另一口是在村西头。
   那口井我们也去看过,井中蓄水,倒是没什么异常。
   现在想起来,这两口井一东一西,一枯一荣,点在村中,不正好是一阴一阳,形成了一个太极图么?
   村西那口水井,是为阴井,村东那口枯井,是为阳井,这是阴阳井啊!
   这时贺锦堂突然慌里慌张地跑回来,哆哆嗦嗦地说:“卧槽老陈,我遇到鬼了!”
   见我不信,他就拉着我往东南方向走了一阵,指着前面颤声说:“你看那个!”
   这时候天色虽晚,但空中有月亮,倒也不算太黑,只见十来米处有一排低矮的荆棘丛,那儿站着一个白色的人影,一动不动。
   我看了一阵,就朝那人影走去。
   贺锦堂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咬着牙跟了上来,走了有一半路,就看清楚那人影是个女人,还是我们认识的,就是之前在裴记客栈的两对情侣中的一人,长得还挺漂亮的。
   我们喊了几声,那女生却是没有半点反应。

原创文章,作者:佚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58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