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觉醒,血族快跑》小说章节目录湛然,陈旧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女巫觉醒,血族快跑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橙子噔噔

简介:九天,巫族最不受待见的光系巫师,却身负血族人人渴望的凤凰血,本想安分守己做条咸鱼,奈何实力不允许,炼药必是罕见精品,巫力更是深不可测,撩得了血族亲王,干得过巫族长老。既然有人觊觎她的一腔热血,那么,她不介意给对方放放血。一朝破除封印,且看她九天揽月,手刃仇敌,以万丈光芒,照亮这黑暗的永夜。

角色:湛然,陈旧

《女巫觉醒,血族快跑》小说章节目录湛然,陈旧全文免费试读

《女巫觉醒,血族快跑》第1章 引子免费阅读

如今世间,在人类看不见的地方,血族、巫族各屈居一隅,遵守着亘古流传下来的法则,互无往来,各自安好。

直到血族亲王纳兰苍恋上了巫族族长之女凤子情,两人不顾血脉束缚,暗自相恋,一直以来的势力平衡被打破,一场腥风血雨随之而来。

身处漩涡中心的巫族之女,终未逃过家族古老势力的围剿,被迫废去全身巫力,囚于巫族古堡之中。

血族亲王为救出心爱之人,被有心人暗自挑拨,发动两族战争。自此巫族、血族矛盾日渐加剧,暗杀流血等冲突不断,巫族族长顾全大局,皆以忍让为主,直到巫族的三大中立派长老,在维和路途中死于血族暗杀。

这一暴行,彻底激化了两族矛盾,巫族几大长老,不惜以耗损自身巫力为代价,对血族实施了禁咒——紫煞血咒。

此咒可谓伤敌100,自损60,咒术最初被施放在刺杀血族长老的刺客身上,其中几人疯狂屠戮族群,一天后药石无医命丧黄泉,只一资历高深者抗了下来,但每逢紫月夜,便会陷入疯狂,失去理性屠戮血族同胞。

然而,紫煞血咒的威力不仅如此,种咒者宛如零号病人,在疯魔伤人过程中,会迅速将血咒传递给被咬者,一传十,十传百,如病毒一样在血族当中蔓延开来。

一段时间内,血族死伤无数,虽经强行镇压和控制,依旧有大半吸血鬼死于此咒,唯有能力强大者,得以存活下来,但依旧要经历紫月夜诅咒发作的痛苦,经此一役血族实力大减,两族战争暂时告一段落。

然而,血族和巫族的这场暴乱,终波及人类,为减少不必要的伤亡,镇压趁战事而兴风作乱的破坏者们,三方和平人士为维持世间秩序,成立守护者联盟,集多方力量,维持和平,以免再次发生大规模流血事件。

自此,平安过去了五年的时间,又到了一个不平凡的紫月夜,失去爱人的血族亲王多年来从未放弃寻找对方,然而巫族城堡位置隐蔽,且设有强大结界,非巫族族长、长老以及直系血脉以外,世人皆不知其所在。

而今夜,陷入血咒而神志不清的他,却被人带到了从未有外人踏入的巫族圣地——巫族古堡之中。

……

月光从云层中穿过,透过飘渺的雾气,将淡紫色的光芒洒向郁郁葱葱的树枝,连绵起伏的黛色群山,就这样被笼罩在散发着诡异的月光之下,在这安静的夜中,置身其中的纯白色古堡若隐若现,依旧宛若神秘的童话仙境,散发着圣洁的光辉。

如此如梦如幻的美景,美的动人心魄,美的太不真实,以至于一丝丝的不和谐也瞬间将其打破。平静不再,古堡的纯白被阴暗所替代,暗夜中的那些魑魅魍魉,恣意横行。有时候,表面上的美,只是为了隐藏暗处真正的丑恶。

“你是什么人,胆敢闯入巫族古堡,来人……”举着烛台巡夜的美丽女仆,还未来得及呼救,就已经被一道纯黑色的影子所袭,捂着脖子倒地不起。

这道影子快如闪电,从那摇摆的烛火中,方能抓住他的残影。

“有人闯入,拉响警报!”听到声音的守卫循声而来,红色的警报响彻整个古堡,这百年来从未响过的声音,让整个古堡里的人都惊讶万分,呆怔当场。作为巫师中最为古老的一支家族所在地,巫族古堡的意义非凡,不说其宏伟壮丽的哥特式建筑中埋藏了多少机关,单单古堡外层由十大巫族长老联合设置的魔法守护屏障,就是最为牢不可破的结界,将整个古堡牢牢守护其中,外族人未经允许根本不可能擅自闯入,而今天,这从未被闯入的领地遭到了侵犯,巫族的人怎能不惊惧。

最先赶到的守卫长老,他看了眼倒在地上已经血尽而亡的女仆,满是皱纹的脸上立刻凝重起来,一双有些浑浊的眼睛迸发出摄人的光芒,他什么话都没有说,也没有立刻去追闯入者,而是逆着人群而上,向着古堡最高层巫族族长的住所疾步行去。

他的举动,落在角落里一双阴鸷而满怀兴奋的眼中,眼睛的主人身穿灰色袍子,掩藏在暗处,静静的看着古堡里忙乱的样子,唇角微微向左边勾起,嘲弄而又不屑。

“是紫煞,紫煞闯入,全员戒备,全员戒备……”

紫煞一词,就像是一颗落入干燥木柴堆的火星,转瞬燎原,点燃了整个巫师群,很多本抱着看热闹心态而来的男女巫师们,脸上的惊惧难以形容。

紫煞,早已经绝迹的存在,是巫族针对血族的最高诅咒,一旦施术成功,中咒者会在月圆之夜化身成妖,六亲不认,行为癫狂,不痛不累不伤,成为遇神杀神,遇魔杀魔的屠杀者。一个普通吸血鬼变成的紫煞,就将会带来成百的伤亡率,如果碰上能力强大的贵族,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怎么会有紫煞闯入,为什么会来攻击巫族,它们的猎杀对象不应该是吸血鬼吗?”一个身穿蓝色巫师袍的年轻人紧张的问道。

“子谕,别问了,先回房间再说!”他的同伴拉着他,从来路返回。

“现在紫煞闯入,还杀了人,而且行踪不明,可能会有更多的人丧生,难道我们什么也不做吗?”叫做子谕的大声质问,想要挣脱开对方的牵制。

“你是没见过紫煞杀人,那种怪物刀枪不入,除非高级魔法,否则根本应对不了,咱们这点道行,不小心被他咬一口,必死无疑,赶紧走吧。”男子紧张的左右环顾,生怕紫煞会突然出现。

“可是,万一……”

“别可是了,回房间去,你的房间有禁制,一般人是闯不进去的!现在五大长老都因事外出,族长又因为施禁咒而遭到反噬,正在闭关,我们这些法力低的,只能先自保了。”不断的有巫师从身边跑过,两个人上到二楼,向尽头小跑而去。

“等等,我姐,她还被绑在审讯室里呢,我得去帮她!”子谕二话不说挣脱开对方的手,反身向着更高层的审讯室跑去。

“唉,你……”男子郁闷的大叹一口气,紧跟上对方,也跑向审讯室。

而此刻的审讯室,灯光明亮,墙上历代巫师族长的头像清晰而圣洁,那一双双或年迈或年轻的眼睛,直直的盯着审讯台上依墙而坐的年轻女子,仿若想要通过目光,令人心生忏悔之心。然而,有些狼狈的女子却根本视而不见,她高昂着头,望向古老而陈旧的审讯室大门。

“我知道是你!”轻柔的声音,带了丝微微的沙哑。女子仰头看向缓步走来的灰袍男子,巴掌大的芙蓉面,有血迹,有污渍,却依旧光彩照人,带着不可磨灭的圣洁高贵,“你终于肯露出真面目了!”

来人一身深灰色的巫师袍,举止优雅,被看穿反而依旧从容不迫,他在雕花的木质大门站定,道:“都说你聪明,果然不假,只可惜啊……”

女子打断对方的话语:“今晚所有人在忙着应对闯入者,而你居然有闲心来看我,你到底居心何在?陷害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灰袍男看着面前明明低落尘埃却依旧耀眼的女子,眼中闪过恨意,但似乎想到什么,他湛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道:“想知道原因?现在不是时候,你也不看看谁来看你了!”

女子疑惑的望向大门,一双盈盈秋水的眼睛,在看到来人之后,瞬间溢满泪水。

然而还未等她喊出那个心心念念的名字,那个她朝思暮想,思念了很久的身影,却迅速闪到她眼前,掐住了她纤细的脖子。

“为什么!”望进对方那双幽深却毫无光彩的眼睛,女子本来欣喜的表情瞬间绝望,紫煞,紫煞,终于他还是没有躲过。她张开双手,毫无反抗的任由对方的尖牙刺进自己的脖子,不惧疼痛,紧紧拥住面前的人,这个她愿意用生命去爱的人。

“是我啊,苍,我们终于在一起了!”

轻柔的呼喊在耳边响起,然而早已被鲜血的甜美所吸引的紫煞,根本听不到爱人的呼唤,他只能感受到面前的人逐渐轻缓的心跳,感受对方逐渐降低的体温,感受那依旧紧致而又纤弱的怀抱,仿佛要用自身的胸怀,去容纳所有一切的罪恶。

“情,如果你再不反抗,可就没命了!”黑袍男子看着面前的人,皱起眉头,本来预料的一场生死对决,居然没有上演,他很失望呢。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沉默!

甜美芬芳的生命之血被吸收进体内,就像濒临干枯的树苗恰逢甘露,逐步爆发出超强的生命力,那一个个的片段在脑海中不断闪过,笑着的她,耀眼的她,温柔似水的她,五年前毅然离开的她,那个他又爱又恨的女子。此刻,在他的怀抱中,奄奄一息。

爱人的血液唤回了他的理智。

“啊……”一声凄厉的嘶喊响彻整个古堡。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要如此待他,众叛亲离,如今,连她也要死在自己手中。

“苍”一声细弱的呼唤,女子欣慰的看着已经恢复了神志的爱人,嘴角绽放出动人心魄的笑容,“告诉你一个秘密哦!”

已经恢复了神志的男子怔怔的看着对方,俯下从来都高高在上的头颅,跪坐在女子身旁,任由女子的手抚摸脸庞,他低下头,凑近,悲伤而绝望的表情因为女子的话语而露出惊讶、欣喜。然而未等他求证,这份欣喜就伴着女子滑落的手,僵在那棱角分明,曾引无数女子趋之若鹜的脸上。

而同一时刻的古堡最高层的密室中,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突然在黑暗中睁开……

原创文章,作者:橙子噔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5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