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王朝1449》小说章节目录朱祁苼,朱祁钰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大明王朝1449

小说:历史

作者:杨凌霄

简介:这是一本正经的历史小说,非常正经!土木堡兵败,不慌,朕即刻登基,打响北京保卫战!满清入侵?不慌,朕提前一百多年开发东北!永绝后患!西班牙帝国提前出现?鬼知道西班牙在哪?哥伦布到印度了?没事儿,朕让人把他忽悠瘸了。欧洲联合王国?莫斯科大公国跟金帐汗国联合起来了?奥斯曼土耳其打到新疆了?伊莎贝拉一世虽然三十多了又是个二婚,但身为大明天子,朕有义务将其娶回后宫。

角色:朱祁苼,朱祁钰

《大明王朝1449》小说章节目录朱祁苼,朱祁钰全文免费试读

《大明王朝1449》第1章 土木堡之变免费阅读

“对,一定要好好读书,我就是吃了这个亏。”

朱祁苼看着面前的一帮下人抱着书本在看,忍不住带着哭腔说道。

但凡有一点常识,他现在都应该已经跑了,怎么也不会待在这北京城。

不过至于去哪,哪怕现在当个马后炮,他也不知道该去哪。

朱祁苼,历史上压根没有这么个人,但是自打他穿越过来起,他就以为有这么个人。

朱祁苼是宣宗皇帝朱瞻基的三子,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他还挺高兴,知道自己是皇子,还是在明朝,而且是宣德年间。

穿越过来前,他就一普通人,历史知识有,但是很有限。

他知道明朝有个什么所谓仁宣之治,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知道国力不错,而他自己也的确生活的衣食无忧。

紧接着他还没高兴几天,朱瞻基就去世了,然后他那个不着调的大哥朱祁镇就继位了,朱祁苼家中的老仆紧张的要死。

因为那几天他刚穿越过来,说话什么的简直比他大哥还不着调。

老仆千叮咛万嘱咐,帮他做了众多安排,生怕他出事儿,他还满不在乎,结果还真就差点丢了性命。

不过也因此,他收获了一份大礼,叫什么皇帝养成系统,那玩意第个任务就是让他登基为帝。

玩蛋去吧,朱祁苼先是赶紧用那什么劳资新手大礼包送的免死一次功能,把自己的命保了下来,然后就把系统扔在一边再没管过,开什么玩笑?让我当皇帝?梦游呢?

还真不是朱祁苼妄自菲薄,人家穿越,又是搞科技,又是做生意,实在不行种种地也能成一方霸主。

偏偏他啥也不会,所有的知识基本都来自小说,而且怎么装逼记得门清,但那些知识点,是一点都没记住。

不说别的,他连朝代都搞不清楚。

宴会上给人家吟了一首床前明月光,说是自己即兴之作,差点没把满桌宾客笑掉大牙。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这明朝在唐朝后面,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还有靖难跟靖康之耻,他也以为是一回事儿,都带个靖字。

这都就算了,今年他哥御驾亲征,是个现代人都该知道土木堡之变要来了。

偏偏他,因为对这件事有点印象,所以特意在家研究了好几天。

最终,他得出了一个结论,皇帝被掳走那事儿发生在宋朝不是明朝。

理由是,史书上记载了。

他也不想想,那宋朝的事儿明朝的史书上肯定有记载,这还没发生的事儿,史书上哪儿给你记载去?

也就是伺候他的老太监,着急忙慌的告诉他土木堡可能出事儿了的消息后,知道了这个地名,他才想起了好像有土木堡之变这么个事儿。

这不,太后召他跟老二朱祁钰两个时辰后进宫。

已经想起来有这么一档子事儿的他,知道按理说,这次八成二哥要当皇上了。

这时候朱祁苼就犯迷糊了,这他爹,他爷,他太爷,他大哥,他二哥具体是谁,现在他整明白了。

他就是搞不清楚自己是谁,对于朱祁苼这么个人,他是完全没有印象啊。

“不会死了吧?”朱祁苼坐在椅子上抱着胳膊满脸惊恐的想到:“这一点印象也没有的人,十有八九是死了啊。”

“当初大哥登基,我就差点玩完,那二哥??记得以前看小说,二哥对大哥可是不太好,俩人可打了一架呢?不过应该不会对付我吧?”

他跟朱祁镇朱祁钰其实关系还算不错,所以本能的觉得朱祁钰不会弄死自己。

但是上次他大哥朱祁镇登基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想的。

要是没有那新手大礼包,他不就嗝屁了吗?

虽然当时是他自己作,但被关起来的那段时间里,可是没见朱祁镇或者朱祁钰来探望过他。

思来想去也想不出个对策,于是闭上眼睛在心里默默问道:“系统,系统,在不在,在不在。”

“系统不在,系统不在。”

“你很皮啊?快跟我说说,该怎么办。”

“系统没有该功能,我给你放个烟花吧,砰,啪,砰,啪,砰,啪。”

“好家伙,你还是个IOS系统?说正事儿行不行?我特么是不是快死了?”

“系统提醒你一下,本系统为皇帝养成系统,第一个任务就是登基为帝,你不登基,系统就不开启,啥功能都没有。”

“那我都要死了?咋登基?”

“…..”系统实在是忍不住了,怒吼道:“那你他特么赶紧登基啊!你是不是傻!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皇帝都没了!现在不登基你还等啥!”

“别生气,别生气,登基,登基,那我怎么登基?”

…….

系统没声音了,任由朱祁苼怎么喊他,也没有任何反应,看来是实在受不了他了。

就在他还发愁的时候,家里的仆人来告诉他,到时间进宫去了,早就换好了衣服的他才赶紧起身出门。

宫内,兵部左侍郎于谦,内阁学士陈循,吏部尚书王直,吏部尚书胡濙等人正立于左侧,孙太后一手扶着额头靠坐在椅子上,屋内落针可闻,显然气氛不太愉快。

“太后,此事,应当早做决断。”于谦低着头说道。

“不可能。”孙太后摇了摇头:“几十万大军,怎么可能就这样没了?于谦,你的消息可靠吗?”

她双目通红,双手都在止不住的颤抖。

“兵部有明暗两部分情报体系,凡遇重大变故,第二部分就会以更快速度先行告知兵部大概情况,虽然不能说准确无误,但是….此次事关重大,我们要做好最坏打算。”于谦低着头说道。

陈循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孙太后,皱眉道:“太后也不必太过忧虑,或许还会有好消息传来。”

“还能有什么好消息!”于谦着急道:“事情都这样了,我们不能再心存侥幸了。”

“于大人!!”陈循也是着急道,一边说一边朝孙太后看了一眼。

于谦心领神会,稍微收敛了一些,转身朝孙太后拱手道:“太后,此次的确事关重大,明日军情一到,定然要马上召开朝会。”

说着他犹豫了一番,咬牙道:“如若消息是真的,还请太后明鉴,我大明此时,不能再走错一步了。”

此时殿外,郕王朱祁钰跟朱祁苼二人正并排走来,朱祁苼亲切的跟朱祁钰搭话:“二哥,我猜出大事儿了,您可得有心理准备。”

“能出什么大事儿?”朱祁钰有些不解的问道。

“八成是战事告急。”朱祁苼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战事告急?弟弟,你可别吓哥哥,二十万大军出征,能急到哪去?”朱祁钰一边走一边皱眉道。

“哎呦,我的亲二哥,咱们小时候上课又不是没学过兵法。”朱祁苼一边说一边左右看了看,然后低头道:“那王振蹿腾皇上御驾亲征,二十万大军集结了五天就出发了,太爷爷当初出征,光筹粮运粮,征调民夫车马,哪次没有三五个月?五天啊!五天!”

“我知道。”朱祁钰点了点头,然后也小声道:“可皇上这不就是去吓唬也先去了吗?二十万大军一到,也先一跑,不就回来了吗?”

“跟你讲不通,见了太后你就知道了。”朱祁苼摆了摆手。

说着二人已经到了殿外,待通报之后,便走了进去。

见了孙太后,朱祁苼可是一点好感都没有,这倒霉娘们就不是个好人。

当初宣帝驾崩,临终前认回了朱祁钰母子,因此她不好对朱祁钰下手,采用的手段还算柔和。

可是朱祁苼当时可是差点把命丢了,要不是有系统送的新手大礼包,现在他已经嗝屁了。

这里面一方面是他自己作死,动不动就直呼朱棣朱元璋之名,还做了很多出格的举动,搞的好像他很不满意朱祁镇当皇上一样。

另一方面就是永乐帝当初就得位不正,所以这朱家人对这方面格外在意。

行过了大礼,朱祁钰拱手问道:“不知太后招儿臣来,所为何事。”

于谦把情况大概讲了一下,朱祁钰先是一愣,然后看了一眼朱祁苼。

“看你弟弟作甚。”孙太后有些不满的说道。

“回太后。”朱祁钰赶紧答道:“刚才来之前,弟弟他跟我说,可能是前线出事儿了,我还不信,竟然果真如此?”

“哦?”孙太后和于谦陈循三人几乎同时发出这一声音,然后不约而同的朝朱祁苼看去。

“儿臣猜的,猜的。”朱祁苼赶紧解释道。

“不过太后。”朱祁钰继续道:“此事,有些匪夷所思吧?此次出征,三大营精锐尽出,又有曹鼐,张辅,朱勇等众多大臣同往,料想不会出太大变故。”

“我的郕王殿下啊。”王直急的直拍大腿:“都什么时候,你怎么也心存侥幸?那兵部传回来的军情已经能说明一切?”

“大军还未到,宋瑛就已经全军覆没了,等大军到了,马上就说要班师回朝。”

“结果到了蔚县,又要调转方向,折回大同从居庸关回来!”

“不是说秋收在即,大军若是走蔚县,会践踏庄稼吗?”朱祁钰疑惑道。

陈循有些忍不住了,鼻子喷出一股气道:“殿下,那蔚县是王振的老家,那些地,不出意外,应该都是王振的地,他哪里是为百姓考虑,他那是为了自己。”

“大军疲于奔波,粮草补给又跟不上。”于谦继续道:“本就士气低下,又在鹞儿岭遇上了也先的部队。”

“到了土木堡,离着怀柔还有两天的路程又停下,然后又说也先要投降,这!这!这!”于谦气的想摔东西,却又不好在太后面前放肆,最终只能骂道:“这简直是愚蠢至极!可笑至极!”

“往后就没有战报传来了,然后兵部就收到了前线大败的军情。”陈循看于谦情绪要失控,赶紧解释道。

“果然是土木堡。”朱祁苼那脑子里为数不多的一些记忆终于拼凑了起来,下意识的说道:“皇上被抓了。”

他这一句话,就又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

“你说什么?”

“啊?”朱祁苼愣了一下,然后赶紧强装镇定道:“回太后,儿臣是说,土木堡必然遭遇重大变故,皇上很有可能出事儿了,或许已经被俘了。”

这一句话,就让于谦整个人都似乎被雷击中了一般,呆呆的楞在那里半天说不出话来。

“被俘了?”他喃喃自语道:“糟了糟了,若是战死还好,被俘的话。”

“于谦!你好大的胆子!”孙太后一拍椅子:“皇上现在生死未卜,你竟然敢出如此大逆不道之言!”

“太后息怒!”陈循赶紧说道:“于大人只是一时着急,并无他意。”

他就知道于谦这个愣货说话欠考虑,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愣货会说出这种要杀头的话。

“被俘了,被俘了。”于谦好像完全没有听见一般,一边念叨着一边说道:“太后,不好了,皇上要是被俘了,那,那,靖康之耻,或许会重演啊。”

他今日得到急报后,一时着急,考虑到了大军全军覆没,甚至考虑到了皇上战死,但唯独没有想到,万一皇上被俘了怎么办。

靖康耻三字一出,孙太后马上也愣了,宋朝南迁,正是因为靖康之耻,而此次若是皇上被俘,岂不是重蹈覆辙?

“太后。”于谦拱手低头,认真道:“我等刚才只考虑了皇上安危,可若是皇上被俘……”

说着他犹豫了一番,抬头看着孙太后道:“必须马上废帝,另立新君。”

孙太后眼珠子通红,鼻孔都快喷出火来了,陈循在一旁嘴角直抽,心说你这特么也太二了?这话能这么讲吗?

倒是郕王朱祁钰,赶紧微微低头,心里那是惊涛骇浪,废帝?另立新君?此刻他是先皇次子,大哥的儿子还小,大敌当前,若是另立新君,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这么想着,他就回头看了一眼朱祁苼。

朱祁苼当时眼珠子都快瞪出来,心说你丫看我干嘛?当也是你当!跟老子有锤子关系!你这是啥眼神?要杀我?

这俩人各怀鬼胎,朱祁钰看他一眼也就是下意识的,稍微一打量就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应该不是威胁。

主要朱祁钰是出了名的不着调,甚至有时候有些疯癫,比如把那李白的诗说成自己的,而且孙太后跟朝臣都不待见他,应该没有威胁。

可是朱祁苼怕死啊,朱祁钰这一眼,就被他看出了别的意思,当时他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奔腾而过,当初朱祁镇继位的时候就差点死过一次,这次他可没有新手大礼包可以用了。

就在他满脑子想着自己这条小命的时候,孙太后跟于谦已经快吵起来了,最后孙太后让于谦陈循还有朱祁苼先退下,单独留下了朱祁钰。

于谦走的时候明显是带着气的,一个人走的飞快,王直年纪大了,在后面小跑着追。

朱祁苼一个人慢悠悠的走着,脑瓜子嗡嗡的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直等出了宫门,才被于谦跟陈循给堵住,看着这俩人,他不由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二位大人有什么事儿?”

“景王殿下,明日还请你务必上朝。”王直说道。

景王是朱祁苼的封号,不过他还没就藩,看着陈循那认真的表情,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景王殿下。”于谦继续道:“若是明日胆敢有人言南迁之事,还请你务必阻拦。”

——

作者有话说:

诸位看官要是喜欢的话,请给留一手五星好评。

原创文章,作者:杨凌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4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