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弃妇:侯爷的掌中宠》小说章节目录侯爷,林虚怀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妖孽弃妇:侯爷的掌中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星拱

简介:“侯爷,夫人让我给您送饭来了,说这是她对您的爱。”军营里一帮大老爷们同时咳嗽,可惜某个冰块脸一点表情也没有,“军营里什么都有,下次不要劳累夫人。”小厮为难,“可夫人说了,这叫什么爱……爱心便当,是她亲手给您做的,夫人她还说了,您要是吃不完,回去她要对您进行甜蜜的惩……惩罚。”

角色:侯爷,林虚怀

《妖孽弃妇:侯爷的掌中宠》小说章节目录侯爷,林虚怀全文免费试读

《妖孽弃妇:侯爷的掌中宠》第1章 叮~您的小妖精已上线免费阅读

望雀街十里红妆染红了京师的天,绵延不绝的仪仗队吹吹又打打,好一派喜庆。

仪仗队两边安排了沿路撒喜糖的丫鬟,丫鬟们每撒出去一把喜糖,就引起街道两边百姓们的哄抢。

两个老妇人抢到几块喜糖,一边喜滋滋的吃着,一边对着仪仗队伍中间的花轿指指点点,“你说司若谷这个弃妇怎么就这么好运,偏偏让咱侯爷看上了,你看这阵仗,就算是公主也怕是比不得。”

另一个老妇人连忙应和着,“是啊是啊,你说咱们侯爷要样貌有样貌,要权势有权势,京城里的姑娘谁不想嫁,怎么就偏偏看上了司若谷这个弃妇呢?”

没错,坐在花轿里的人正是京师有名的弃妇司若谷。

司若谷的前夫是京城有名的才子,最有望荣登宝殿的未来状元,可惜前夫娘觉得司若谷是狐狸精,整日勾引儿子不好好念书,于是一哭二闹三上吊逼着儿子休了司若谷。

纵使是青梅竹马,立了山盟海誓,前夫在他娘的眼泪里也不得不写了一纸休书。

被休后的司若谷痛不欲生,该死的前夫还总是藕断丝连,京城一帮吃饱了饭没事干的人便整日讨论司若谷和前夫什么时候复合,结果一转眼,司若谷就上了当今最有权势的镇北侯的花轿,摇身一变成为了侯爷夫人。

司若谷睁开眼,被眼前挡着的喜帕吓了一跳,以为被绑架了,掀开喜帕人瞬间呆了,现在谁能来告诉她,她这一身喜服,站在古色古香的屋子里是怎么回事?

旁边一个嬷嬷连忙过来帮她把喜帕盖好,嘴里念叨着,“夫人,侯爷还没回来呢,您怎么能自己揭了这喜帕呢?不合规矩啊。”

冷静下来的司若谷很快反应自己这是穿越了,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巴子,抖友们都说了云南的毒蘑菇不能乱吃,她就尝了一点,结果就穿了。

脑子里自动接收这具身体原来的记忆,原来他们同名同姓,在出嫁前,前夫又死缠烂打的上门纠缠,前主人一时陷入两难抉择,干脆用颗毒药毒死了自己。

司若谷叹气,多傻的娘们儿啊,干嘛为了个渣男寻死觅活的,作为新社会的有为青年,就该就地躺平,享受当下的美好生活!

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一股酒香涌进了屋子里,身两侧的人低声叫着侯爷。

林虚怀挥了挥手,嬷嬷有些为难,“侯爷,这喜帕还没揭,合欢酒也还没喝呢。”

司若谷揣着小手,在紧张的心情里听到一把低沉的声音,“本侯来即可,嬷嬷下去休息吧。”

妈呀,这声音也太好听了,这不就是号称最贵的CV吗?司若谷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看到真人了。

可惜林虚怀好像对揭喜帕这件事并不在意,司若谷等啊等啊,就是没等来人揭开她的喜帕。

就在司若谷以为人是不是喝醉睡死过去的时候,林虚怀才又说了一句话,“你放心,我不会碰你,今夜我会睡在外间,你好生休息吧。”

这……这什么情况?洞房花烛夜让她独守空房?叔能忍婶不能忍,她司若谷刚穿过来就要让她再当一次弃妇,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司若谷伸出尔康手,“侯爷等等!”喜帕碍事,她直接揭了喜帕看向面前的男人,却瞬间呆住了,OMG,这是什么神仙巨好看的人,妈妈我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啦,林虚怀简直比她手机相册里的那一百多位老公还要好看百倍啊。

她默默擦了擦嘴角的口水,迫切想体验一把小亚炫的快乐,“侯爷,您是真心喜欢妾的吗?”古代人在夫君面前好像是叫妾吧,反正司若谷不管了,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吧。

林虚怀被她今日的妆容惊艳到,一时看痴了,反应过来便有些不好意思,“自然是喜欢的。”

喜欢就好!

司若谷扭着身子让出床铺的另一半,拍了拍露出灿烂的笑,“既然你我相悦,分什么床啊,今夜一起睡觉吧。”

林虚怀被她孟浪的言行惊得咳嗽起来,本就饮酒有些红的脸色变得更加红了。身上有些燥热,他扯了扯领口,哑着声音道:“你……你不必如此,我……我知你和许恒情意深重,你……你不必勉强自己。”

许恒是谁?司若谷黑人问号了一下,才恍然想起这就是她那前夫啊!

林虚怀别过眼,手指抠着桌面,“你……你若是怕外人嚼口舌,大可不必担心,我镇北侯府还是有些声望的,他们不敢!”

哇,这妥妥的霸道总裁气息是肿么回事?她也太喜欢了吧!

林虚怀多年在北疆征战,今年才回京,明明白白的大直男啊,司若谷决定,对直男就要用行动表明自己的立场。

当即她也不要脸了,顶着满头的珠翠,奔着人就扑了过去。

馨香满怀,心旌摇动,林虚怀身子一僵,还没反应过来,头就被怀里的某个小妖精掰了下去,唇触碰到一片柔软,小妖精有本事做坏事,却没本事睁眼,眼睫扑闪,甚是动人。

他喉结滚动,当即决定也不做人了,压着人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涎水清甜,林虚怀大口吞咽,简直觉得这味道该死的迷人,他将司若谷的舌拖进自己嘴里反复品尝,又钻进她的口腔中大肆扫荡,爱死了这勾引人的妖精。

司若谷差点被这人吻死,她刚刚真的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此刻躺在林虚怀的怀里大口喘气,发誓下次再也不勾引这匹饿狼了。

她眨着泪汪汪的眼睛,身娇体软的问林虚怀,“侯爷今夜还走吗?”

林虚怀轻抚她后背的手一僵,下意识就要将她推开,“我……我不是……”

好啊,看样子是还没有领悟到她的意思,刚刚才发誓再也不勾引人的某妖精当即决定不要这条命了,今天她就要让林虚怀知道她的想法。

小手缠上某人的脖颈,复又将他的头掰了下来,唇再次重重的吻了上去。

原创文章,作者:星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38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