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容王寡妇《天师》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陈容王寡妇小说全文

第6章

“道兄还请不要让我们为难!”那人淡然一笑,神态自若,而后接着道:“这本来就是龙虎山之物,自当物归原主!至于道兄辛苦寻来,我龙虎山也不是不讲道理之地,自然而然会给道兄满意的补偿!”

“是么?”

老爹抬眼:“想让我将天师印让给你们,也没问题,只需要答应我三个条件即可!”

“道兄请讲!”

那人的面色一紧,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看上去没有之前那般轻松。

老爹缓缓的走了两步,而后先是看了我一眼,指着我道:“第一个条件,就是我这儿子,要入龙虎山修道!”

“这一点我便可以答应!”那人先是一愣,而后长出一口气:“这个不难!”

“你要听清楚了,我说的是入龙虎山修道!”老爹眼睛死死地盯着眼前那人,似笑非笑着道。

那人细思片刻,而后长出一口气:“这一点我会给掌教师叔说明!还请道兄将剩下的两个条件也都讲出来。”

我有些疑惑,不太明白这之间有什么区别。不过,我曾经不止一次在老头子的口中听闻到一些龙虎山的传说,在那里自然而然也有一种向往,只是不太清楚老爹为什么要安排我入龙虎山修道?他之前不是说我无法修么?

“第二个条件,我要借你们龙虎山的《三皇秘典》一观!”

老爹的声音掷地有声,只是一阵风吹过,气氛在霎那之间显得有些僵硬。

我长出了一口气,关于《三皇秘典》,我也多少有过一些耳闻,这东西乃是张道陵天师在嵩山中峰石室内所得,修之成道!后来也成为了龙虎山重要的秘典之一,纵然是内门弟子,想要借阅也近乎不可能,只有掌教门人才可以观看。

“这……”

那人眼神之中闪过一丝不悦:“道兄这个要求过分了!”

“传闻《三皇秘典》修成之后,上达九天,下通地府,我想要借这东西去往地府一游!绝对不会传给他人,这一点你们放心!”老爹负手而立,静静地看着那人,说出了自己的第二个条件。

我的心中咯噔一声。

有些怅然,这么多年了,父亲终究还是没有过去那一日,我忽然间有些明白他的想法。或者说我理解他,但是依旧没有办法接受他对于我的这种态度。事实上,就算是我站在和他同样的地步,我或许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原谅自己。

想到这里,我不由苦笑一声。

“道兄,这是何意?”那人的眼神之中带着一丝骇然:“地府乃绝凶之地,阴灵四溢,纵然有《三皇秘典》傍身,进入也是九死一生!道兄何必自求麻烦呢?”

“连就连,你我相约定百年,谁若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父亲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一抹温柔,随即攥了一下拳头,坚定道:“有人在等我,我必须去!”

“这个也不是我能决定的。”

那人深吸了一口气,而后对着父亲拱手行了一礼:“还请道兄将第三个条件也说出来吧!”

“第三个条件,天师印我可以归还,但是,需要在我儿子手中!”父亲的脸色平淡,将自己的三个条件全盘托出!

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有些头皮发麻。我终于明白,他是在意我的,或者说是非常在意。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去表达而已,就好像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接受这个消失了十几年的便宜老爹一样。

“这!”

那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而后看着父亲怒气冲冲道:“你在玩我么?”

父亲微微摇头,嘴角带着一抹笑意:“如果他真入了龙虎山修道,你会发现我的第三个条件,几乎相当于白送!这一点你们龙虎山自然会有自己的考量,我的三个条件已经说完了,只要你们答应,我就将天师印归还,如若不然,各位还是早早离去!”

“师叔,和他说这些废话做什么?直接将天师印夺回不就好了嘛?”

这个时候,张宏山站了出来,有些忿忿的道。

而那人则是轻轻摆手,眼神之中带着一抹深思。

过了许久:“这三个条件,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我会禀告掌教师叔,龙虎山自有定夺!道兄,告辞!”

说话之间,那人带着张宏山,张宏海离开了。

而父亲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也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看了我一眼道:“回去!”

“你不是说我不能修道吗?为什么要让我入龙虎山?”我略微顿了一下,看着父亲,将自己心中的疑惑讲了出来。

“老不死的,修的是外道。算命算的是天数,你本就天地不容,若是再修了外道,只会死得更快。而龙虎山不同!”父亲淡淡的看我一眼:“龙虎山传承至今,乃是少有的几支还有香火蕴藏的正道门楣,若你想要活下去,入龙虎山是一个不错的路子!你可别指望我像老不死的一样,在关键的时候拿别人或者自己为你挡劫!”

说完之后,快步离开!

我撇撇嘴,有些无奈,却也只有快步跟了上去。

这修道的事情听上去简单,可是实际上却并不容易,在老头子的耳濡目染之下,我懂得东西多,但是并没有系统的学过。所以大多都是基于理论基础,五行八卦,伏羲命理,我都能和你说道说道,但是要是真的要我去驱个鬼,捉个妖什么的,我恐怕跑的会比谁都快!

重要的是,我今年才大二。现在是放暑假回来了,学校里还有一大堆的课程。哪儿有什么闲工夫去龙虎山啊?

回到村子里,父亲就坐在院子里的躺椅上休息起来。

而我则是回到老头子的房间里,开始收拾老头子生前的遗物。虽说被雷劈毁了不少,但是还是留下一些。之前只是归置到了其他的地方,并没有系统的整理。

最终,将所有的东西都整理到了一个红箱子里。

这红箱子老头子也用了一辈子了,小时候我没事就爱在上面爬。看着不由得想到了从前的种种,正在回忆,却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陈容在家么?”

声音似是我高中一个死党的,只是我们两个已经有好几年都没有联系了。

在高二的时候,他辍学出外打工,自那之后就失去了联系。

猛得听到声音,我觉得有些奇怪,他怎么会寻来的?我从屋子里走出去,却发现父亲已经将房门打开,那人看了一眼父亲,有些发懵,紧接着抬起头来看向我,急忙跑过来道:“我靠,陈容,你可得救救兄弟!你爷爷呢?他不是一个半仙儿么?”

一番话下来,我反倒是一头雾水。

“怎么了?有事慢慢说!”我看着面前的人,急忙道。

他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而后看着我道:“我被脏东西缠身了,这几天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跟着我,而且走在大马路上都能够被绊倒,是一连三跤的那种,我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了!怎么就碰上这种事情了?你爷爷不是半仙儿吗?赶紧让他帮帮我。”

父亲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他一眼,也没有理会。继续坐在了躺椅上,好像压根没有打算管一样。

我深吸一口气,紧接着轻轻的掰开了他的眼皮,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眼睛。

红丝之中带着臃肿,有好几天都没有睡过好觉了。但是根据我的观察却也没有鬼上身的迹象,无奈之下,我只有将目光投向了老爹!

“他活该!”

老爹只是轻飘飘的说了三个字!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3762.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