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葛叶)全文免费阅读-秦天葛叶全本目录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 秦天,你我终于要做个了断了

  闲王府内,朱静镜正在那独自生着闷气。
  身为堂堂公主,那一个男人不视她为天下最骄傲的天女。
  可是这个秦天,先是在庭院之中轻薄自己,接着竟然又在望海楼把自己仍在了不管了,亏自己还傻傻地在那等了半个时辰!


  “当真是个可恶的混蛋!”
  朱静镜越想越生气,忍不住嘟囔了出来。
  却不想这句话,被推门而入的叶妙彤听了去。
  “谁是混蛋啊?”
叶妙彤笑盈盈地说道。
  朱静镜一时语塞,有心说是秦天,但是却意识到叶妙彤若是问起缘由,那当真是没有一件事可以启齿的啊。
  她当即转移话题道:“你又跑哪去了?
怎么一身的酒气!”
  说到此处,朱静镜的眉头微微一皱,这酒味怎么感觉如此熟悉呢?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神思,就被朱静镜的下一句话震惊了。
  “我去找田公子了,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什么!”
朱静镜霍然从床上站起,瞪大了一双好看的月牙眼,指着叶妙彤半晌才说出了一句:“你也太过胆大包天了吧。”
  “这要是让叶尚书知道了,还不打死你?”
  “木已成舟。”
叶妙彤却没有半分害怕,反倒是钻上了床,盖上了被子:“反正我不怕他了!”
  朱静镜看着一会时间仿佛变了个的人叶妙彤,只觉得最近的世界似乎有些魔幻。
  她是知道叶妙彤说的那个田公子的,她还派人去查了,可是暂时还没有消息,却没有想到,一个没看住,竟然已经铸成大错!
  “你,你和那个什么田公子……”  “我亲他了!”
叶妙彤毫不犹豫地说道。
  “你你你!
你竟然亲他了!”
朱静镜心中顿时一凉。
  这可不是后世,在后世别说是亲了,就算是生米煮成熟饭,第二天也可以照样像陌生人一样。
  可在康朝,不知道有多少未出阁的女子,因为被人看了裸露的手臂,或者是后背,从此坏了名声,便只能委委屈屈地嫁给那人。
  像叶妙彤这样的大户小姐,若是遇到这种情况,倒也不至于就那么委身下嫁,但是这亲吻……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啊!
  “听你这口气,还是你主动亲他的?”
朱静镜恨铁不成钢地说道:“叶妙彤,你疯了吧!”
  “只是亲一下啦。”
叶妙彤的脸上也是有些发烫,但是却依旧嘴硬道:“我是真心喜欢田公子,再说了,我又没做什么更过分的……”  更过分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朱静镜忽然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的滚烫,下意识地啐道:“你指桑骂槐说谁呢?”
  这句话刚一落下,朱静镜便知道自己失言了。
  这要是叶妙彤问起来,我该怎么说啊!
  我那件事,好像比她更羞耻啊!
  朱静镜顿时慌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但没想到叶妙彤不知是一贯的神经大条,还是怀春心思,根本没把朱静镜的话听在耳里,只是自是自顾自地盖上被子道:“ 反正我已经决定了,三天之内退婚,这一次我一定要见到秦天,和他当面说清楚!”
  “还请公主殿下帮帮忙,帮我把他约出来!”
  说完这句话,叶妙彤似乎对明天充满了期待,盖上了大被就合上了眼睛。
  朱静镜此刻却是乱了心神,一会想着自己和秦天那羞耻的事情,一会又为闺蜜担心。
  最后自己刚才想到的那些女孩被看到手臂就委身下嫁的故事,竟然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了。
  等到她好不容易把这些念头甩出去,却发现叶妙彤已经沉沉睡去了,所有的一切纠结,便只好化作一声长长的叹息。
  “没办法了,也不能真看着这小丫头被叶尚书打死,就按她说的办吧。”
  朱静镜说了这么一句,也转身上了床,可是翻来覆去,却如何也睡不着。
  ……  一连两日,朱静镜差人送了无数口信,可是秦天都托病不出。
  这可把朱静镜和叶妙彤气坏了,又接到了叶尚书一封催婚书的叶妙彤,眼看着三天日子就要到了,若不是朱静镜拦着,真恨不得杀上秦府。
  而秦天这边,病倒是没病,可却着实有些头疼。
  他白天不敢去见朱静镜,晚上出去又怕遇到叶妙彤,便连练功都耽误了,一时之间好不气恼,便将所有的功夫,都耗在了新酒的发售前的准备工作上。
  这倒是让燕儿乐呵的够呛,心说少爷这几日倒真有改邪归正的兆头,只是说好了给少爷当老师的葛叶却没见登门,倒是让燕儿暗自骂了几通。
  不过这两日她关注的事情也很多,骂葛叶的时间其实也有限的很。
  秦天窝在家中,老爹秦泽又去沈玉蓉的娘家了,说是把葛叶成了秦天老师的好消息告诉沈玉蓉。
  秦天无处可去,除了和燕儿说话之外,便把所有的愤怒都发在了吕小伟的身上,宣传的法子一个接着一个。
  什么请昌州当红的歌姬,每天在秦家的酒坊前跳舞,提前吸引客流啦。
  什么派人发一种叫做传单的新奇玩意,对燕儿而言都是新鲜玩意。
  不过最吸引燕儿注意力,也是让燕儿欣喜的,是少爷又作了一首叫做将进酒的新诗!
  少爷真是大才啊!
  燕儿虽然不懂诗,但是一听里面的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都被里面的豪情沾染,想要来一杯尝尝。
  看着自家少爷越来越好,燕儿是由衷地感到高兴。
  眼看着又是一日,终于到了秦家新酒发售的日子。
  秦天的心情难得好了几分,此刻万事俱备,只欠收割了。
  他摸了摸燕儿的小脑袋,全当告别,然后便大步朝着秦家酒坊走去。
  但是一家欢喜一家愁。
  吕小伟这几日简直是如丧考妣一般。
  那天望海楼酒宴后,他虽然觉得秦天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但是却没把秦天说要击败他们家酒的事放在心上。
  但是这几日,秦天铺天盖地的宣传之下,几乎全昌州、甚至是周围几个州的人都知道了秦天要推出的两款新酒——朝闻道和须尽欢。
  发售的时间定在今天中午,而现在还有半个时辰,秦家酒坊前已经人满为患了,那排队的人甚至都到了自家酒坊里,只把吕小伟气的吐血。
  在屋内急的没有办法,都恨不得去闲王府,诬告秦天想要刺杀藩王了。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闲王府内,也是一阵的鸡飞狗跳。
  同样得到了消息的叶妙彤,终于是按捺不住,骑马便朝着秦家酒坊冲去。
  “妙彤,你得考虑你的身份啊!”
  朱静镜在叶妙彤的身后大喊,可这一次,眼看三天之约就要到了,叶妙彤没有再听朱静镜的。
  她策马扬鞭,在这昌州城内,惊了行人无数。
  可她却已经全然顾不得了,只是眼望着前方,默默念道。
  “秦天,你我终于要做个了断了!”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2136.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