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族入侵:我,无双国士镇守华夏》小说章节目录李策,周翔全文免费试读

东海开往渝州的磁悬浮动车上。

一位男子坐在靠窗的位子,低头看书。

他长眉入鬓,五官精致无瑕,刀刻般的脸庞棱角分明。

尤其是那眼睛极为好看,似那深邃星空中最为闪耀的星辰,似有光泽流转。

只是,他的身上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之外的冰冷气息,宛若一座千年不化的冰山。

哪怕是初升朝阳发散而出的温暖阳光,穿过车窗照在他的身上,也变得有几分幽冷了。

因为灵气复苏蓝星膨胀的缘故,哪怕是乘坐磁悬浮动车,车速高达上千千米每小时,从东海到渝州也得花上十几个小时。

这散发着清冷气息的男子,正是李策。

他的手里拿着一本《岳飞传》,目光仔细的在书中的字眼上扫过,眼中有崇敬之色流露。

金人南下,靖康之耻。

名将岳飞,精忠报国。

岳飞将军一心北上,抗击金人,收复陷落的大宋疆域,迎回二圣,朝堂上谣言四起,群臣群起而攻之,奸臣佞臣以笔如刀,痛击岳将军。

然而,这丝毫没有磨灭岳将军北上抗击金人的决心。

他岳飞,行的正坐得端,行事光明磊落,一心为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对得起大宋的万千百姓,对得起位居庙堂上的大宋天子,更对得起后背母亲刺的四个大字:精忠报国!

李策的清冷深邃的目光迅速在字里行间扫过,那一张张纸页被他快速的翻过,不知不觉间已至尾页。

李策的瞳孔微缩,尾页上印着一行字:

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

李策的眼睛似乎被刺痛了一下,心中有种莫名的忧伤油然而生。

岳将军的遭遇,血洒风波亭,令人惋惜愤懑!

“他遇上的是一位昏君,不知道我遇上的会不会是一位明主?”

李策思忖片刻,目光看向车窗外初升的朝阳,眼里似有精茫流转,嘴角轻轻的上扬,露出一抹温暖中含着许些自嘲的笑容。

车窗外。

阳光明媚,风轻云淡,山河秀丽美如画。

车窗里。

君子无双,孤云出岫,陌上公子润若玉。

李策望着车窗外的风景如画的秀丽河山,思绪逐渐的飘远,心中越发坚定。

这壮阔秀美的河山,如何能让凶残暴露的天外异族践踏呢?

绝对不行!

这时,他所在的这节车厢里一道身影慌慌张张在过道上走过,脸色略微有些着急,似有点手足无措。

那人戴着女士渔夫帽,将半张脸都遮住了,隐隐可见高挺的鼻梁上有紫色墨镜的轮廓。

这副样子哪怕是亲妈都不太容易认得出来。

她在过道上行色匆匆的走过,瞧见一个位子是空的,没有任何犹豫,直接鸠占了鹊巢,挺翘的臀儿一下子坐在了座位上。

甚至还大胆的抓住了一个人的手臂,将身子往身旁人那里凑了凑,脑袋紧贴在身旁人的肩膀处,宛若一对甜甜蜜蜜的情侣。

肩膀和手臂处突然涌来的触感,吓了李策一跳。

李策猛然间回过神来,眼瞳瞬间放大,一脸震惊错愕的望着此刻坐在自己身旁还抱着自己手臂的人,有些手足无措。

这人认错人了吧!

李策皱了皱眉。

下一刻,他的耳边传来了细微的恳求声音,音若蚊蝇。

“求求你,帮帮我,有人在跟踪我!”

“求求你了,我就抱一会儿,等那个人走过了我就放手。”

那头戴渔夫帽的女子抱着李策的手,颤巍巍的道。

闻言,李策心中恍然,也没有多说什么。

有人在跟踪这人,假装一下情侣也没什么,大家都是出门在外,能帮则帮。

但也得擦亮眼睛,别帮着帮着自己的钱包被顺走了。

“人呢?”

“我看见她进了这节车厢啊!”

“怎么不见人呢?车厢这么长,她也不太可能这么快走过啊!”

……

半分钟不到,李策就听见了有嘈杂的声音入耳。

目光微瞥,只见一道身着名牌西装的年轻男子在车厢里东张西望,他的身后还跟着几名像是保镖一样的扈从。

一行人在车厢里缓缓的走过。

距离李策和那个女子越来越近。

西装男走到两人的座位边,目光在李策两人身上扫过随后快速的移开,并没有看出什么异样,两人只是小情侣。

不过,西装男刚走几步,猛然间停住脚步。

转身看向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侣’,目光犀利如刀。

抱着李策手臂的女子眉眼微沉,一下子屏住了呼吸,下意识了抓紧了李策的手臂。

“萧大小姐,你可真是如那白天鹅一样高傲啊!本少一路从渝州跟着你到东海,你连个吃饭的机会都不赏脸吗?”

“害本少在朋友面前丢尽了脸,你知不知道?在娱乐圈里混,你装什么清高呢?”

西装男认出了头戴渔夫帽的女子,眼神凛冽,冷笑着说道。

这人名叫周晨,在渝州市有些背景,一般人根本就不敢招惹他。

因为,他的背后是渝州洪盟。

他口中的萧大小姐,名叫萧解语。

“周晨,是我要你跟着我的吗?我也没答应你要陪你吃饭啊!”

萧解语抬起头来,一脸委屈的瞪着周晨。

周晨的后面有资本,也有势力,她在渝州只不过是个小人物,根本就惹不起周晨。

对于周晨的纠缠狂舔,她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能说什么过分的话。

毕竟,人家有资本。

“萧解语,这人是谁?”

周晨的目光落在了李策的身上,他看见萧解语正抱着李策的手,眼神阴寒如冰。

萧解语是他喜欢的人,可是前者却当着他的面抱着其他人的手。

动作如此亲昵!

心中的这口怒气如何咽得下?

李策抬起头来,眼神幽森冷漠,似含着彻骨的寒意。

周晨瞧着那人的眼神,心里不由一悸,忌惮的心绪在心中涌起。

那眼神,仿佛来自幽冥。

阴森极了!

“给我打!”

一句没有过脑的话从周晨口中冒出,这男子和萧解语如此亲昵,该打!

四五个彪形大汉一下子冲上前来,欲对李策动手。

只见李策一个箭步闪掠而出,身如魅影。

拳脚功夫行云流水一般打出。

啊啊啊……

那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被李策三下五除二收拾了,躺在过道上发出痛苦的嚎叫声。

然后,李策转身,目光依旧冷漠无情,朝着周晨缓步走去,宛若那幽夜中的修罗。

他李策不是主动挑事的人,但有人挑了事,他会让其付出代价。

“你……你不要过来呀!”

周晨瞧着李策缓步走来,顿时大惊失色,心里很慌,颤抖着伸出手,嚎叫道。

啪!

李策的目光一沉,一巴掌甩在了周晨的脸上,将其打翻在地。

嘴角溢血。

“滚!”

李策冷漠的厉喝一声。

他平时最痛恨这些仗势欺人的公子哥儿了。

周晨连忙爬起来,惊慌失措的跑到车厢连接口,突然顿住脚步,朝李策放了句狠话,“打我,你完了!我爷爷可是洪盟的人,下了车你有种就别跑。”

狠话撂下,闪人开溜!

“好帅!”

坐在座位上的萧解语望着李策风华无双的背影,竟是一阵出神,有点犯了花痴的样子,直勾勾的盯着李策,喃喃自语。

这人也太帅了吧!

又高又帅还能打,男子气概十足。

李策返回座位坐下,丝毫没有在意那周晨撂下的狠话。

洪盟他也有所耳闻,但是如今的他,不惧洪盟。

“对不起,给你惹麻烦了!”

萧解语稍低脑袋,略有歉意的说道。

“无碍。”

李策简单的回应了一声。

“我叫萧解语,你叫什么啊?”

“李策。”

“你去渝州干什么?旅游吗?”

“回家。”

“刚才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样吧,等到了渝州,我请你吃火锅,就当是感谢你拔刀相助。”

“不必了,举手之劳而已。”

“有女朋友吗?”

……

萧解语似乎是来了兴致,打开了话匣子,东扯一句西扯一句。

李策感觉自己的脑袋瓜要裂开了!

半个小时过去,终于是到了渝州站。

李策和萧解语下了车,一人手里提着一个拉杆箱。

两人在车站出口等车。

“李策,你去哪儿?有车来接我,我送你吧!”萧解语的脑袋只能到李策脖颈,她偷瞟了李策一眼,突然开口道。

李策微微颔首,还是一副高冷如冰的样子,“谢谢,不必了,我打车就行。”

“解语。”

这时,萧解语的面前停下了一辆埃尔法,车门打开,里面是一位浓妆艳抹的二十多岁的女子,朝着萧解语喊了一声。

“李策,我的车来了,一起吧!”萧解语再次向李策发出邀请。

“谢谢,我打车就可以!”李策还是拒绝。

萧解语有些失落的瞥了瞥嘴,上了车,车门自动关上。

车缓缓的驶动,萧解语还依依不舍的透过车窗朝车站门口望去。

萧解语走后,五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了李策的面前。

车门打开,走出一道道穿着黑色西装的身影,手里皆是拿着家伙事儿,这其中还有在动车上被李策打了的周晨。

他趾高气扬的瞪着李策,扬了扬手里的黑色铁棍,那眼神仿佛说,你,已经被包围了!

从轿车上下来的人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异变突起。

只见一辆辆黑色的轿车急速驶来,冠盖云集,停在车站门口,恰好将那五辆车包围了。

周晨的神色微变,瞧着那些车,瞳孔猛然收缩,车牌从渝00001到渝00015,那可是渝州总长府的车。

难道是有大人物来渝州了?

周晨的脑海中闪过极其震惊的念头。

只见一道身形魁梧的身影从黑色轿车中走出,周身散发着强盛的威势。

此人,正是典兴。

典兴走到李策的跟前,朝着他拱了拱手,说道:“李策先生,我家先生有请!”

原创文章,作者:嬴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19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