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还之地》全文章节免费阅读_大龙三子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

小说:生还之地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愚查

角色:大龙三子

简介:这是一本日记,一本可能有人会看到的日记,如果不是喝多了,昏睡过去,可能我也没有机会写下日记,我感到绝望,孤独,一片生机的世界变成了死寂,一切美好都不知道何时才能恢复如初……

书评专区

神豪无极限:挺好看的,就是关于主播的那些梗,作为不看网络直播的宅男的我根本看不懂,每看到一个梗我都得百度一下怎么回事………..

解构诡异:弱智文,开头外挂就能控制主角身体行动、控制身体代谢、激素,但一提到说能控制细胞进化之类让主角变强,立刻就融合度不到1%??写这限制是没带脑子吗?

黑科技研发中心:看了一下,发现章节名,至少两次“震惊”,然后再看看,发现都是老一套的内容

生还之地

《生还之地》免费试读

第3章 新的隐藏之处

伴随着五月的夕阳我们吃完了晚饭,这意味着我们以后再想吃热得食物真的就是要看运气了,虽然有发电机但用它一直做饭根本不可能,除了说浪费油料,更会因为噪音吸引人或者白尸的到来,虽然大部分在城内,可究竟有多少白尸我们根本不知道,这种末日的活爹没有人会知道他们还会怎么样,准确的说我没有真正的见到过人到白尸变异的样子,看起来应该很痛苦。

我相信在我们会找到其他的人类,这只是时间和运气的问题,我们需要认真的规划我们的路线物资,甚至是每天喝水的量,现在不带包装的其他水我们根本不敢喝,毕竟知道白尸就在水里,即使难免情况好一点,可是谁又能说北面没事呢?在北面的城郊村我们还可以找一找还有没有物资,“大哥,上楼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新地点啊。”高月温柔的说,被打断思路的我抬头看着,夕阳已经就剩最后一丝光了,落日余辉是那样的刺眼,无论世界发生什么,太阳一直都是东升西落就如同每一个失落的人,无论在哪里买醉,第二天都要面对真实的世界。

这如同流水帐一般的记录,可能为后来的幸存者提供帮助,也许淹没在历史的黄沙中,我最后一次关上三楼的门,和走廊尽头的窗户开始继续安静的夜晚。

2021年5月7日,伴随着窗外刺眼的太阳,我们都起床了,在一楼将我们准备好的物资背起来,到三楼再按照顺序背下楼,走过废墟穿过KTV,再绕道我们住的地方门前骑上车。有的地方甚至要下来推车,那些腐烂的白尸尸体残骸散发着让人想把饭吐出来的阵阵恶臭,这样的空气绝对是对身体有伤害的,不走就是死,按照我们昨天的路线推推走走四个人终于到了新的营地,打开门后把物资放进屋里,“大哥,这个房子真好啊,院子里还有车,是不是我们可以开车走啊”老三问我,“是,我们可以开车离开这里,不过那是最后的撤退的时候,你要知道我们现在从城里撤出来就意味着安全系数增强了,谁也不知道那帮活爹会怎么样,同类相食的朊病毒你们学医的最清楚了,吃腻了同类会不会吃我们啊”我无奈的说着,四个人聊着再次出发,回去的速度明显快了很多“大哥,咱们是不是应该把砸坏的门锁修上啊,万一有人知道我们在房里会不会威胁我们呢?”老六说,“没错,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全面,不能暴露我们的行踪,找一个五金店去看看吧。”高月在一旁接话。

没错,在这个末日里,你要保护好自己的行踪,大家都是为了活着你不知道在哪里还有眼睛盯着你,只有在隐藏好的时候才能活下去,现在还没有和那新物种正面战斗,活下去的纪律还算高,毕竟作息不同,他们不是那些国外电影里的丧尸,而是有组织的新生物,他们所有的行为看似没有任何规律,实际就是有东西在控制,如果还有其他幸存者他们在不停地摸索中也会向北走,路线重合后必定会相遇,那样是最危险的。

爬到楼上我们依旧按照顺序搬运物资,看着这周围的废墟,还有那漫天的恶臭,这才是人间地狱,逃离这里是最正确的,我们在回撤的路上去了一家五金店里拿工具和新的锁,到了地方我准备把心锁新锁安上时,高月跟我说:“不要直接安上,所有的东西用水泡一泡用泥巴包起来。”“为什么啊,高美女”我疑惑的问着,“咱们是要隐蔽,你拿着新锁不就是告诉别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她从容的说着,确实如此,这种新的门锁就是信号啊,将门锁做旧,放在屋里我们开始了最后一次运输,四个人奋力的登着自行车,奔驰在这曾经车水马龙的马路上,这个城市曾经多么辉煌现在就有多么凄凉,背着最后的这些水,我们仿佛就是带着生命的最后一线希望,在这几天的求生之后人啊也变得话少了,大家的眼里充满了迷茫,这个时候不是我们杀了多少白尸,而是我们有多少物资,能维持多久,如果我们向北走,那也要等到天气回暖的时候再往北走,不可能像他们的小说说的那样一路走还带着食物,现在的日子就是最真实的大自然,猎物和捕猎者的角色是模糊的。

完成了最后一次的运输,我们把物资全部搬上楼,这样的长久没人住的屋子全是灰尘,我们打扫了屋里,至于窗户并没有擦拭,越是像旧的越好,忙完所有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至于饭,我们是没有机会吃热食了,将饼干和水分了四份,四个人坐在一楼的客厅吃起来,高月先开口说:“我们现在已经撤出来了,算是安全的了,但我必须给大家普及一下,我们现在手里有枪,不是为了欺负别人而是为了保护自己,那么我们晚上就要有警戒哨,二楼的西屋视角就不错,我们四个人每天就轮流放哨。”“是啊,我们四个人虽然没有军队那么多的人,可必须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晚上也可以观察周围是否有白尸出现虽然我们这民用夜视仪也就那么回事吧,但是还能用,至于我们的物资,就要分配了,我这么胖我就少吃点,可以减肥了”我笑着说,“是啊,在这样的日子里我们只能是维持我们的日常活动需要,不可能吃的太好,看着周围的住户门口都有点蔬菜,我们也许可以慢慢吃,毕竟这里要比我们关里老家温度高很多,五月份就可以吃蔬菜了,如果我们有种子,我们就可以自己种了”老六对我们三个人说,“没错我们不仅要吃这些也要有蔬菜,至少维持生命状态,还要搜集粮食和水,在我们靠的近的北二环我们要尽快搜索物资”老三接着说,“萍水相逢,末日求生,咱们的相遇就是缘分,也可能是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团结协作我们才能生存下去,这不是游戏,我们每个人只有一条命,一定要活下来”我严肃的叮嘱大家。“没错,我们一定要有一个目标就是生存,一定还有生存下去的可能,看这种白尸南面比北面的多,现在还没过来,一定是我们的国家在消灭他们,我们要搜集地图,指南针,所有现代社会的东西我们几乎都用不上,所以必须要有野外生存能力,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国家和自己”高月满怀斗志的说。

看着他们三个,我再次相信这世间大部分人是善良的,本来我们不是社会的同一阶层,因为这样的末日打破了原有的阶级,资本在巨大的灾难面前无比脆弱,他们在我们的身上压榨着我们,吸取着我们的血汗,如今呢我们还是要依靠国家,依靠我们的人民斗争,胜利是属于人民的,胜利也是属于相信的人们的。

吃过了饭我们拿着改装的钢管刀在村子里转,这村子里看起来是撤离的比较快,没有那些尸体和抛弃的车,或者说有白尸涌进了市里,这都是不好说的,毕竟这些看着依赖水的生物肯定是要去有水的地方,而现在城里河内的水一定是被污染了的,食尸鬼不是进化了而是被朊病毒感染了,在吃不到人的前提可能他们会继续吃同类,但在这个村子里是真的没有,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我们都没有看见它们的踪迹,相对来说我们应该关注的一定是外来的幸存者,如果加入了我们队伍,我们的物资怎么办,这是一个问题。

在村子里转,我们找到了一些狼眼手电,还有打火机,方便面,还摘了一些绿叶蔬菜,可以说整个村子相对来说是安全的,“龙哥,你过来,这里有很多的瓶装矿泉水啊,好像是有意储存起来的”老六兴奋地说,“六子,你他妈抬头看看,人家前屋是超市,你以为是末日狂呢?”老三骂骂咧咧的开着玩笑,我们四个赶紧走到前面去看看,就和市里一样,货架上就剩下一些日用品了,没有食物,我们四个人在其他的村民家找了一辆推车,把水装上推回我们的营地,把大门从外面用做旧的锁锁起来,就在客厅坐着,有人发呆,有人闭眼,在夕阳的最后一缕光芒消失以后,周围的安静比市里静好多,仿佛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我们按照计划开始了警戒,我陪着老三一直到了十二点,没有任何异常,我便直接在地上铺的铺盖睡下了,北方的夜晚,风呼呼地吹,虽然关着楼上的窗户,可楼下开着的窗户进来的风依旧那么的清凉,被风吹醒的我睁开眼看见老三在流泪,只是在流泪,没有声音,看的出来这个本该在象牙塔下读书的男孩,第一次表现出了自己的难过,可能是想念父母,可能是理想无法实现内心的不甘,其实看着他流泪也是一件很庆幸的事情,毕竟我们还活着,在这个真实又残酷的末日,我们都还活着。慢慢的,我再次进入梦乡,梦里面人类重建了家园,所有的白尸和食尸者都已经被消灭了,我们每个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建设自己的故乡…..

2021年5月8日,摇摇晃晃的我醒来了,是老三在晃我,“大哥睡得香吧,你都乐出声来了”“睡得很舒服,这一周多从来没有这么舒服的睡一觉,梦里我们消灭了所有的白尸和食尸者,我们美好的家园又重建了,哈哈哈哈,希望早日到来”我边叠被边说,起来后我们分别敲了他们两个人的门,高月和老六都起来了,我们弄了一些泡面用冷水泡,没错用冷水泡,拌调料和蔬菜吃了,还是很美味的,吃完以后,高月说:“今天我先给大家普及野外的求生知识,大家不用记,我一会再写一遍,先听。”

“要想在野外顺利的生存下去,必须要具备一些基本的常识,才能在享受野外探险刺激的同时,保证最基本的安全底线,也就是保护好你自己的性命。我们在有条件的时候要准备一些工具,这里我就说我们现在有的吧,战术背包,手电筒,绳索,工兵铲,刀具,食品,水壶,打火机,战术背包像这种专业的背包就是最好的,要比民用的强度更大一些;手电筒,我们手里的狼眼手电就可以,晚间可以照路、发信号;绳索,一般登山绳索长20m左右即可。登山不同于攀岩,超过10m的悬崖峭壁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禁区”;工兵铲,我们现在手里的可以当武器也可以做炊具,但记住沾染了白尸的血液就不要再用手摸了,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感染,也许不会,也许会很久发作;刀具,我们用来开辟道路,切割绳索,甚至是攻击白尸;食品,我们现在有充足的食品,但是压缩饼干和午餐肉是首选;打火机,用来生火;水壶,储存我们必须的水。这些我们都有,等一下我给大家演示绳索怎么使用……”

从早起到中午高月一直在讲,真的是擅长啊,讲的明白,演示的到位,同样的年龄人家是真的优秀,有了这些知识我们可以在以后的向北转移的路上更加从容,在这个领域我们就是小白,比起这个女孩子,我们好像是更需要被保护的那个。

“姐,我们将来向北走,会遇到山,怎么在山上扎营呢?”老三问高月,“选择一块适合驻扎的安全地带。离水源不远,但不要太近,以免遭到动物袭击(动物也喜欢临水而居),避免潮水。扎营的地质要稳定,远离滑坡处、多岩石或离水太近的地方。这些地方都不够稳固。如果是平时我们可以点篝火防止动物的袭击,但现在这个情况还是要看情况而定,最主要的是一定要有警戒哨,那是安全的第一道保障,清楚了吗?”高月认真的回答,三个人不停地向高老师请教,因为我们平时实在是很难接触这些知识,也只有这样的机缘巧合才能了解到。

“我们还是先吃饭吧?下午不是还要体能训练吗?”我举手向高老师发问,“好,我们先吃饭休息,然后开始一个小时的训练。”看着高月的状态就证明了人家是真的擅长这个领域,这应该就是个学霸,爱好广泛还有擅长的专业。分配好了食物大家吃着,一向话多的老六竟然没有说一句话于是我便问了一句“六子,你怎么了,吃腻了?还是有心事啊?”“没吃腻,能吃上已经很不错了,我只是,只是想念远在东北的父母,他们还叮嘱我早回家,现在却联系不上了”老六眼里泛着泪花,“放心,大哥一定会带你回家,我们这不就是准备向北走吗?可能我们这里是爆发点,家乡应该没事”我严肃的回答。“大家好好吃饭吧,一定没事的,哈哈哈哈”我又笑哈哈的说着。

实际上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忧伤,平时有事没事可以给父母打电话,发视频,可是现在根本不可能了,甚至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我们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精神依托就是彼此诉说,可是时间久了也不会有人愿意说话了,毕竟都在没有希望的日子里前行,精神家园是那么的黑暗,比起白尸,其他幸存者,我们更加惧怕的是丧失了生存下去的信念和心气,而且这种情绪会传染,为了保持这个团队的战斗力,我必须做好大家的心里安慰,可以每天警戒的时候和大家聊聊,绝对不能让大家出问题。

吃完了我们的饭,在院子里悄悄的转了小半个小时,进到客厅,按照高月教的体能训练进行练习,老三和老六本身就打球,体能是真的没问题,一个小时的训练以后还是有力气,至于我已经累的和狗一样了,虽然瘦了很多,但是和经常运动的人比起来,还是真的差距太大了,“龙哥,你要每天多增加练习,这样以后逃命的时候才能快。”高月盯着我说,“是呀,不练习,命都容易丢了,我一定加强训练,不拖后腿。”

两位老弟和高教练看着我在挣扎的练着,还小声的给我打气,不禁让我想起了以前在大学打篮球比赛的时候,是鼓励而不是嘲笑,你的队友永远是相信你的,彼此为了彼此而努力训练,拼命比赛。那就是胜利的力量的来源,而现在求生之路上这样的鼓励更是难得可贵。

“大哥,今晚你会睡得更香甜啊。”老三说,“应该没错,这样的强度对于我这种好几年没好好运动的的确是安眠药。”我躺在地上回答。在练习完以后我们几个人在地图上找了找北面还有什么我们需要的物资的储藏的地点,在从东到西的路线上我们发现有一个野营专卖,但是不知道在不在啊,“明天我们去看看,这里如果有我们可以找一找帐篷和睡袋。”高月说,四个人各自分配好任务后,都进屋准备因为还要让警戒的人得到休息,要不然什么样的身体都吃不消啊。

安排好了计划,我们早早的躺下准备睡觉了,老六也坐在了窗边的警戒座位,也就是一堆被褥堆在一起,这样坐着舒服,也便于隐藏自己在窗帘后面,坐在那里的老六跟我说:“大哥,今天练的累不累啊,这样的练习很有利于提高体能的。”“很有作用,就像以前在大学球队训练的时候一样,虽然累但是比赛的时候很从容。”我认真的说。“是啊,那样的辛苦的训练是一定会有回报的,就像以前的我一样每天完成学习还要拼命训练打球,父母尽最大的努力支持我,我真的很感激他们。”老六眼里的泪花打着转,“是啊,我们的父母是我们成功的支撑,比起大部分家长你的父母更开明啊,支持你的学习也支持你的运动。”我用安慰的语气说。

“我本打算毕业以后做一个运动康复医生,现在看来就是要做一个求生者了,不过我依然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消灭这些感染者,就像那些年肆虐的疫情被我们消灭了。”老六坚定地说着,“会的,我们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这么大个国家在过去几千年都没有消失,绝对不可能被这些白尸占领,以前和帝国主义作战我们也从来没有失败过”我同样坚定地说,“大哥,等我们恢复了家园,你打算干些什么啊?”老六看向窗外问着我,“我啊,我打算学学怎么做熟食,就在我们重建的家园上卖这些东西,我也没有什么大本事,学历也不高,像你和老三还有你月姐,你们都是国家需要的人才,再次建设离不开你们的贡献。”我看着天花板说着,“只要我们活下来,做任何对国家有帮助的事情都是建设家园,我以后要从军,要当军医,这是我最新的梦想,我要保护更多的人恢复回来。”老六摸着枪说着,“有志气,大丈夫生当报国,那我以后要创业干公司,实业报国。”我笑着对老六说,两个人小声的聊着对未来的憧憬和理想,外面宁静的黑夜,仿佛我们现在就在农家休假一样,一眼望去没有任何人造光,出了外面鸟儿的叫声之外,夜是如此恶毒安静,这样的聊天对于每一个人来说都是一种帮助,是无形的力量,比起那些电影小说里的主角们大杀四方,什么乱世杀丧尸,什么一刀一个小老弟,那些最不现实的东西,我们需要做的是躲避这些白尸和食尸者,现在市里的情况我们并不知道,而且对于现在的情况我们仅仅是知道我们自己的情况,这么大个城市幸存者一定不是就只有这几个,可剩下的人会来到这里吗?

我闭上眼睛思考着,究竟如何才能找到希望呢,在这个团队里,我必须要将他们带出这里,找到希望之地,找到人类所在之地,没了昔日的现代化文明的生活是如此的无聊,队友们的心态也随时的在波动,即使我尝试有意识的安抚他们,那也会有安抚无用的时候,现在我们外出在外留的足迹越少越好,不能不动可范围又不能太广,每一次出去都需要带回东西,有目的行动,有目的收获,最大程度保存我们的生命安全,可如何再次接纳新的人员,如何分配物资呢?不是我们自私而是人性,在求生之前多少人还能守住人性,即使我们四个人,现在也是因为物资充足,如果不充足谁又会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伴随着这样的思考,我进入了梦乡,梦里依旧和昨晚一样,什么美好的事情都出现在梦里,而且我还梦见了我们的国家在完成了自己消灭白尸的任务以后,还帮助了其他国家,我也被国家派到了其他国家,不停地战斗,不同的换国家可我心里很明白我们白天需要面对什么?打着打着我醒了,发现老六还是看着窗外用着我们的民用夜视仪,“有什么发现吗?兄弟。”我小声的问着,“没有,一切正常,好好睡吧大哥,明天你们还要出任务呢。”老六回答我,我再次闭上眼睛,没有做任何的梦。

原创文章,作者:愚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170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