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乐世界,比恐怖更恐怖》小说章节目录刘青青,李董全文免费试读

“走!”夏河回过头再次狂奔了起来,其他人也不敢停下,全都拼了命一般撒腿跑了起来。

幸运的是,周围的建筑越来越少,薄雾也慢慢被他们甩在了身后,前面是一片开阔地,而远处已经可以看到山脚的样子了。

夏河没有再跑,而是改成了快走,连续的奔跑和惊吓,让他口渴难耐。

“那些人,如果我没有猜错,都是惨死在火山岩浆里的人,所以才会是一副焦炭的样子。”他跟大家解释到。

“从最开始小雅说看到那个影子,到后面薄雾凝聚的那张鬼脸,还有逐渐上升的气温,我就在怀疑,这一切都和时间有关。”

“和时间有关?”张默用袖子擦擦头上的汗不解的问。

“是的,和时间有关,一开始那片雾并没有什么攻击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异象开始出现,从最初的恐吓我们,到小雅的失踪,再到…再到气温升高和刚刚那个事,我能肯定,随着越临近倒计时结束,我们无法应对的事情会越来越多,除了尽快揭开南平村的秘密,恐怕我们别无他法。”

“夜雨,你那柄剑挺厉害的。”张默盯着前面夜雨手中的剑若有所思。

“这把剑是桃木做的。”夜雨只是回答。

“相传桃木有克制鬼怪的作用,没想到还是真的,应该说是我们运气好,才能遇到你,如果没有你,刚才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才能逃出来。”夏河感激到。

“我们现在怎么办?”李浩捂着胸口,努力的顺着气息。

“现在还有四个小时了,”夏河低语,然后把找到的村长记事本拿出来给李浩和张默讲了一遍其中的内容,这时一张照片突然从记事本里滑落了出来。

夏河连忙捡了起来,刚才居然没有发现里面还夹带着一张照片。

照片是黑白的合照,背面被人写着:1988年南平村煤矿职工合影。

夏河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照片,然后用手指出最中间的一个人,那个人是最显眼的,倒不是因为他最胖,是因为其他人大部分都穿着工装,脸上或许还有些黑色的污渍,唯独这个嘴唇上有一颗大痣的男人穿着西装,身上一尘不染,还站在画面最中间,手上似乎拿着很多文件,看上去就是一个海归气息和浓厚的人。

“这个,应该就是王明义了。”夏河笃定的说到。

“原来南平村还有这样一段过往,看来我搜集到的资料是真的,南平村最后是覆灭于火山爆发,但这也不算秘密啊,有心人想查,这东西网上是可以找到资料的。”张默挠了挠头。

“是的,这不算秘密,不然游戏就结束了,我们最多知道了事情的经过,但其中却有更多不清楚的地方,比如火山什么时候爆发的,王明义是不是也还活着,外面那些怪物为什么要攻击我们,而且我很在意日记里提到的生死契约这种东西,火山突然爆发是不是和采矿有关,地震在里面又扮演了什么角色,这些都是秘密,只有把这些都弄明白,我们可能才算真的解密了这件事。”夏河分析到。

夜雨诧异的看着眼前的夏河,从一开始她就很在意这个年轻男子,他冷静,沉着,似乎不怎么受环境的影响,他们这两小时基本都是跟着夏河的分析脚步在往真相逐步接近,虽然夜雨自己也对自己有着充分的自信,但就团队凝聚力来说,她的确是无法和夏河比较的,似乎他天生就有一种能吸引周围人团结在一起的特质。

“所谓生死契约,从表面上理解,就是签了契约生死自负。”夜雨突然开口说到,既然大家都想活下去,那自己也不能藏着掖着。

“但是生死契约其实还有一层含义,无论生死,契约一直有效。”夜雨告诉所有人。

大家都看向她,心想这个十七岁的高中生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似乎感受到了大家的疑惑,夜雨深吸一口气,她其实是个最不喜欢解释的人,但还是耐着性子补充“我从小修习剑道,因为我爷爷特别迷华夏的文化,各种各样的文化他都感兴趣,不过研究的最深入的,还是这些神秘的东西,以前的人把它们叫做迷信,但我爷爷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这些经久流传下来的东西总有他的道理。”

“小时候我也很喜欢听他讲这些鬼鬼怪怪的故事,后来大一些就被送去武当学习剑法,算是一个俗家弟子吧。”

“生死契约这个东西,就是我从我爷爷一个故事里听来的,以后有机会我可以给你们讲,但现在我只想说,连鬼都出现了,那这生死契约我认为有很大概率也是真的。”

“签订契约的人,根据契约内容不论生死,都要遵守。”

夏河皱着眉头,“那你的意思,我们现在并不清楚王明义和那十三个人签订的细则规定是什么,只能肯定字面意思是大家生死听天由命,但我猜,那个契约,大概是约束这十三个人下矿井去维持采矿机器的正常运转,直到后面王明义找到外地人来为止。”

“而按照夜雨你说的,契约如果成真,我们假定,火山爆发时,那十三个人也死在矿洞了,也就是说,按照我猜的契约内容,那十三个人即便是死了,也还在矿洞里维持机器的正常运转?”

李浩和张默瞪大了眼睛,“这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哦不对,鬼推机器吗?这他妈都100多年了,他们还被困在这里没有超生??”

“这也太残忍了吧?”李浩不敢置信。

“而且你们看这张照片,这群人背后是一个两层高的建筑,我们在村子里并没有看到过这样的建筑,所以我现在更确信,我们得走到矿山那边才能有进一步结果,反正现在也不可能回村里送死,只能赌一把了。”夏河笃定的说。

于是剩下的四个人短暂休整后,又继续往矿山的方向走去,走之前,夏河回头看了一眼村落,迷雾依然笼罩着村子,但是飘向他们的速度却慢了很多。

原创文章,作者:林深时现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8011.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