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城妓和不如)直播算命:还有谁想做白日梦?小说全文免费阅读_宁城妓和不如全集阅读

小说:直播算命:还有谁想做白日梦?

作者:妓和不如

角色:宁城妓和不如

简介:【直播+搞笑+算命+无女主+不打怪+人生百态】
一心想傍大款的大姐,为何被噶了腰子?
父亲眼中的“好儿子”,却是十恶不赦的恶魔
上京第一纨绔,依然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保家卫国十五年,不及商贾半桶金……
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
这里是“女支禾口直播间”,还有谁想做白日梦?

评论专区

血精灵崛起:还算不错的魔兽同人,就是爽度不高,而且阵营发展潜力太弱,个人实力又看不出太大进展,导致读者阅读体验不算太好。可以养养看,等待接下来剧情发展,看看还有没有金手指给主角开。

盛唐崛起:比较一般,个人觉得还没上本都市好

魏野仙踪:道士呀休再往玄都观前种桃花 休再将玉印换酒胡姬家休再向邯郸店里争迟差 休羡他紫阁画堂金作马 自有个冷泉煮石野生涯遥闻得白玉京中花已发便高卧鹤背入云霞

直播算命:还有谁想做白日梦?

《直播算命:还有谁想做白日梦?》免费试读

第5章 蛇鼠一窝,都是畜牲

“抢劫乞丐?”

正在抽烟的钱金宝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

他喜笑颜开,“好主意,好主意。”

那小混子也赶忙堆笑:“可不是嘛,这些个乞丐,一天啥也不做躺着赚钱,早看他们不爽了。”

“对对对,而且他们一般都是残废,被抢了也追不上咱们。”

几人一拍即合,当即准备动手。

很快,他们一伙小流氓找到了实施目标。

是一个躺在街角打盹的乞丐。

只有独臂,双腿没了。

脸庞上沾满了污垢。

躺在一个纸板上。

身前有一个碗,里面可怜巴巴的有一些零钱。

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去,小心一点,把钱偷过来。”

钱金宝压低声音,指使一个小混子。

那人点头,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正端起碗准备走的时候,那乞丐忽然睁开双眼。

“你干什么!”

“不好,被发现了。”钱金宝大惊,赶忙冲过去捂住乞丐的嘴巴。

“呜呜呜……”

“还愣着干嘛?揣着钱赶紧走。”

小混子们愣了一下,连忙照做。

“呜呜呜……”

乞丐见自己的钱被人拿走,挣扎着呜咽。

“别叫!”

钱金宝目露凶光,阴狠道:“再叫,把你舌头割了。”

乞丐果然不叫了。

钱金宝这才松开他,狠狠瞪了他一眼,威胁道:

“我劝你不要声张。”

“我们都才十几岁,没成年。”

“被抓了顶多关两天,口头教育。”

“要是我们被抓了,我出来隔三差五就来打你一顿。”

“大不了就是关几天,看看谁吃亏。”

乞丐果然露出惧怕的神色。

钱金宝非常满意,吹着口哨扬长而去。

直播间水友看不下去了,纷纷怒骂钱金宝。

“特么的,这尼玛是人?”

“有的孩子是孩子,有的孩子是恶魔啊。”

“是什么样的烂逼才能生出这种烂人?”

“楼上的说话注意点,孩子他妈也是可怜人,要怪就怪钱蒙这个狗日的。”

“钱蒙我草泥马……”

“……”

直播继续。

钱金宝带着一众小混子连续抢了四五个乞丐,依葫芦画瓢,已经攒够了小两千块之多。

“金宝哥,太好了,咱们可以去酒吧喝酒了。”

“再抢五百,到时候去吃快餐,嘿嘿,咱哥几个一人安排一个。”

钱金宝笑道。

小混子也笑了。

直播间水友:“???”

“这快餐……正经不?”

“一百块的快餐,你说正经不正经?”

“特么的,畜牲啊,抢劫乞丐,还威胁人家,这是什么烂人啊。”

“楼上你还真说对了,这狗东西把他老爹看病的钱都偷来喝酒,能是什么烂人?”

“……”

钱蒙脸色变化。

他心里也不是滋味儿。

原来当年自己卖了包谷,攒的钱,原本是治疗腿疾的治病钱,是被自己儿子给偷了。

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落下病根。

这些年一到下雨天,双腿就阴恻恻的阵痛。

直播间水友:

有人讥讽:“大叔,这就是你那邻居赞颂,自己也宝贝的不行的好儿子?”

有人嘲弄:“果然是有什么爹就有什么儿子。”

“……”

面对水友们的唾骂,钱蒙无动于衷,仍然哀求道:

“大师,我儿子纵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但那也是我的儿子啊。”

“他现在真的失踪了。”

“他已经改邪归正了,谁年轻的时候没犯点错?”

“不就是抢劫了几个该死的乞丐嘛。”

宁城目光一冷,“该死的乞丐?”

“我看该死的是你和你儿子吧。”

“你以为就这?”

“呵呵。”

“你儿子还有更让人愤怒的事呢。”

直播间水友们:

“什么?还有?”

“他妈的,本以为抢劫乞丐已经够让人愤慨了,居然还有?”

“主播快放,我到要看看这狗东西有还能多恶心。”

画面继续。

出现了一个乡镇学校。

一个穿着朴素,略微光鲜的年轻女先生叫住了准备回家的钱金宝。

“钱金宝,你最近数学是不是没听懂啊。”

“这可不行。”

“马上要升学了,最近我给你补课吧?”

正想晚上怎么搞钱的钱金宝愣了一会,笑道:“张先生,你没开玩笑吧?你想给我补课?”

张先生叫张玲,是今年刚来这里来支教的应届某高校毕业生,二十二岁,青春靓丽,认真负责。

“是的。”

张玲认认真真开口:“我是你的数学先生,我就要认真负责。”

“你最近课上老是走神。”

“你们班主任说你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不学无术。”

“但是我始终认为,每个人都是聪明孩子。”

“你调皮捣蛋是年轻朝气的体现。”

钱金宝捧腹大笑,但也没有回绝,他上下打量了张玲一眼,坏笑道:“你单独给我补课?”

张玲年轻,是大城市来支教的,穿着靓丽,钱金宝一个乡野小流氓,不免怦然心动,当然不会拒绝。

“是的。”

“我觉得你是想认真学习的。”

“只要你肯学,一定能考上好的学校。”

钱金宝点头,“那行,你给我补习吧。”

张玲是支教先生,在乡镇学校有自己的公寓,条件虽然简陋,但非常整洁。

直播间水友们:

“不好,我已经预料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

“不会吧,这狗东西不会想……”

“……”

与此同时,钱蒙的脸色瞬间大变,仿佛回想起什么惊悚的事情一样。

直播继续。

张玲不愧是勤勤恳恳的好先生。

她认真为钱金宝讲解题目。

可钱金宝心思压根不在学习上,因为是一对一辅导 ,隔的很近。

钱金宝贼溜溜的眼睛一直在张玲胸口露出若有若无的缝隙中游走。

他就是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这会挠的心痒痒的。

补习结束。

钱金宝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萌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今天一如既往没有回家。

又是叫了几个小混子去酒吧开了个台子,喝点小酒。

这酒过三巡。

醉意上头,心里想说什么就一股脑说了。

“哎?我听说金宝哥他们班来了一个很乖很漂亮的数学先生。”

“对对对,这是真的。我有一次还故意假装摔倒凑过去,那香味儿,老香了。”

“玛德,大城市来的就是漂亮。”

“……”

一行人肆无忌惮议论。

钱金宝撇了撇嘴,“切,她今天还单独给我补习呢。”

“握草?真的?那金宝哥你岂不是和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有小混子大惊。

钱金宝眼睛贼溜溜一转,忽然压低声音道:“你们,也喜欢张玲?”

“喜欢啊,那肯定喜欢。”

“金宝哥你这话说的,那细胳膊长腿,谁看了不喜欢?”

“……”

钱金宝沉吟片刻,点燃一根烟,低声道:“喜欢 你们敢不敢上?”

此言一出,全场寂静。

有小混子讪笑,“金宝哥,这开什么玩笑,那是违法的……”

“是啊,看看就行了,人家是城里来的先生……”

“……”

钱金宝嗤笑一声,“犯法怎么了?先生怎么了?”

“老子们又没成年,到时候被抓了顶多关两天。”

“再说,咱们一起上,法不责众。”

“先生又怎么了?我老爹是村霸,谁敢哔哔赖赖?打断他的狗腿。”

小混子一听,好像确实是这个道理。

“没满十八岁”这个身份,一直是他们的庇护伞。

“可是……”

有小混子还是犹豫不决。

“她毕竟是城里来的……会不会太冒险?”

钱金宝白了他一眼,冷笑道:“胆子小就胆子小。”

“哪里来那么多借口?”

“你也说了,她是外地人,咱们是地头蛇。”

“怕个毛?”

“咱们那么多人,被抓了可就是那么多家庭,还摆不平她一个外地人?”

“再说,要是闹大了,影响也不好。”

“所以就算报警,也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钱金宝分析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

一众小混子原本就醉意上头,当下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干了。”

“金宝哥,我们干了。”

“你说怎么办吧?”

“我们都跟着你干。”

钱金宝见状,非常开心,他翘着二郎腿,掐灭烟头。

“现在是十点,张玲肯定还没睡。”

“一会我把她骗出来。”

“你们就过来把她堵住嘴,咱们拖到去玉米地里搞。”

几人点头。

直播间水友们瞪大了眼。

“玛德,这什么畜牲。”

“什么畜牲才能生出这种小畜牲?”

“杀了这个畜牲吧,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玩意儿?”

“……”

直播继续。

钱金宝带人去了张玲的公寓,是学校外面附近一百多米的小出租屋。

考虑她是支教先生,学校特意租下来的。

“咚咚咚。”

“谁啊。”

“是我,钱金宝。”

“咦?钱金宝?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

“嘎吱”一声,门被打开,张玲穿着睡衣出来,疑惑地看向钱金宝。

“哦,文具盒落下了,我特意回来拿。”

“文具盒?”

张玲挠了挠头,没有怀疑,笑道:“那行,你等一会,我去给你拿。”

她转身的一刹那。

钱金宝突然上前一步,从后面抱住她,用手捂住她的嘴。

“呜呜呜……”

张玲惊慌,压根没反应过来。

几个躲在暗处的小混子见钱金宝的手,纷纷出来。

几人抬着张玲,手忙脚乱地就往玉米地赶。

接下来。

……(此处省略一万字)

直播间水友”看到这,已经是怒火中烧。

评论区更是骂声一片。

“特么的,这种畜牲就该死!”

“我已经报警了,钱蒙,你看看你生了个什么狗儿子!”

“老爹拐卖妇女,儿子绑架先生,你们这狗父子真的是畜牲!”

“畜牲+1”

“畜牲+2”

“……”

直播还在继续。

“怎么动静了。”

“金宝哥,你快来看看,好像没气了。”

几个正在地里耕耘的小混子忽然叫出了声。

“金宝哥,好像死了……”

“什么?”正坐在大石头上抽烟的钱金宝闻言,脸色大变,急忙赶过去。

张玲浑身赤果。

睁着布满泪痕的眼睛。

一动不动。

呼吸都没了。

死于窒息。

因为怕被人发现动静,全程有人死死捂着张玲的嘴。

几个小混子双腿发软,瘫坐在地上。

“完了……”

“完犊子了……”

钱金宝也是非常震惊,后怕之余,他急忙开口:

“不要慌,先找个地方把人埋了。”

“算了,都别动,我去找我爹。”

“都放心,咱们不会有事的,实在不行我让我爹出去替咱们顶锅。”

钱金宝快速回到家,慌慌张张找到自己的老父亲。

可怜钱蒙因为腿疾,天天卧病在床。

“金宝?你回来了?”

“爹,出事了出事了……”很快,钱金宝以最快语速把事情说了一便。

“什么?”

听完来龙去脉以后,钱蒙先是一愣,随即杵着拐杖起来。

“没事没事,金宝,带我去看看。”

“爹,我不会坐牢吧?”钱金宝哭腔。

“不会,有爹在,不就是死了个女先生嘛,小事。”

钱蒙安慰着。

一边走,他一边打电话。

来到那片玉米地的时候,这里已经灯火通明。

其余几个小混子的老爹也来了,脸色都是很不好看。

有几个中年人反手就甩了自己儿子一巴掌,骂骂咧咧。

“蒙哥。”

这些小混子的老爹,年轻的时候就是跟着钱蒙混的。

一行人纷纷上去打招呼。

“稍安勿躁。”

“现在不是训儿子的时候。”

一个大混子咬牙道:“蒙哥,你说怎么办吧?现在闹出人命了,干脆让这些**崽子自首算了,都是没成年,法不责众,最多关少管所两年。”

“那不行。”

钱蒙一口回绝,他瞥了一眼地上的女尸,又看了一眼四周,怪笑道:“死的是个外地人,都是小问题。”

“我的儿子,可不能坐牢。”

“放心吧,听我的,大家都没事。”

大混子狐疑:“蒙哥你说,我们照办。”

钱蒙哈哈大笑:

“你看,这里离这女先生的屋子那么近。”

“咱们一把火把这里烧的干干净净。”

“可不就是女先生打着蜡烛去玉米地解手,引发火灾的故事吗?”

“咱们再去乡派出所运作一下,打点一下,不就完事了?”

众人恍然,纷纷夸赞起钱蒙。

原创文章,作者:妓和不如,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990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