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乔安陆子衍)阮乔安陆子衍小说免费阅读阮乔安陆子衍全章节免费阅读

阮乔安陆子衍是《前夫太嚣张》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阮乔安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21岁,她嫁给他,却不幸成为下堂妻
作为一名前妻,她绝对百分百合格
离婚离得毫不拖泥带水,离婚后也愉快的保持互不干扰模式
四年后的某一天,她们一不小心重逢了
她早不是当初爱慕他的阮乔安,而陆先生……竟然比以前更自恋了!她穿裙子,他觉得是在勾.引他
她穿套装,他觉得是在诱.惑他
她穿休闲服,他觉得是在暗.示他
忍无可忍的某一天,她穿了一身丧服……陆先生表示:既然你这么想嫁给我,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再娶你一次吧!阮乔安:……

前夫太嚣张

《前夫太嚣张》在线阅读

第22章 难道还没有动手

  “陆子衍,你真令人恶心。”
阮乔安气的双眼通红。

  “哼,我就算恶心也要恶心你一辈子。”
陆子衍面色阴冷,“滚去厨房做饭。”

  阮乔安暗自咬牙,因为太过用力,双手攥的发白,但却一言不发转身去准备午饭了。

  陆子衍也紧跟在她身后进厨房去了,阮乔安就当作看不见,自己干自己的。
但她却低估了陆子衍的无赖程度。

  “你的手为什么放我腰上?”
阮乔安怒道。

  只见陆子衍双手穿过她的腰间,并将下巴搁在她的肩膀上,但不到一分钟就放开了,手里拿着一瓶醋冲她晃了晃,严肃的开口:“我是拿这个的。”

  “陆子衍,你为什么握着我的手?”
阮乔安磨牙。

  只见陆子衍的手正握着她拿着盐勺的手,他挑眉:“我怕你放多了,我就吃不下了。”

  阮乔安忍无可忍,转身怒瞪着他,恶狠狠的说:“你的口味我一直记得……”

  但是还没有说完就自己愣住了。

  陆子衍的嘴角高高的弯起:“你说什么?”

  阮乔安低头,胡乱的将菜装盘,开口:“饭做好了,可以吃了。”
说完就端着才出去了。

  因为这句话,陆子衍吃饭的整个过程都高高扬着嘴角,也没有再找她的茬,两个人神奇般的度过了一个安静的饭间。

  等阮乔安收拾完餐具,他的心情依旧很好,阮乔安走过去冷冷的说:“我走了,下午我会再过来的。”

  “别走了,来回多累啊,客房很多,你就在这儿休歇一会儿吧。”
陆子衍眉眼之间全是温柔。

  阮乔安疑惑的看了他两眼:“不用了,我回家就好了,少轩还等着我给他打电话呢。”

  陆子衍扬起的嘴角瞬间掉落,声音也有温柔变的毫无感情:“尽然你不想休息,那就接着打扫吧,二楼我的主卧室还有所有客房,全部打扫干净。”

  阮乔安被他转变态度的速度惊呆了,她指着陆子衍说:“可是……可是……你刚刚……不是说让我去休息的?”

  “那是刚刚,现在又不想了,赶紧干活儿去,少废话。”
陆子衍冷冷的看着她。

  阮乔安气的脸色通红,但为了贺少轩又不敢说什么,只好边在心里问候着陆子衍的八辈祖宗,

  边冷着脸上楼去了。

  陆子衍脸色冷漠,默念:“贺少轩……”

  阮乔安用了一个下午才把客房打扫干净,只有最后一个陆子衍的主卧了。

  她轻轻敲门:“你在里面吗?
我要进去打扫了。”

  没有回答,阮乔安就推门进去了,看到床上裹成一团的被子,嘴角不禁扬起一丝微笑,这个坏习惯永远都不会改。

  叹口气,就过去收拾了,等她铺床的时候,在枕头下面无意的发现了一张照片,她捡起来,看到之后,就愣在了原地,情不自禁的红了眼眶。

  照片上的她紧紧搂着陆子衍笑颜如花,而陆子衍则是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她轻轻的抚.摸着这张照片,这还是自己苦苦哀求了他好多天,他才一脸不愿的照了这张相,不然,恐怕两个人结婚一年,不会有一张照片。

  她擦干眼泪,默默将照片放到自己的口袋里,既然没有了关系,那就什么想念都不要留下。

  等收拾完主卧,经过书房门口的时候,她发现陆子衍已经爬在书桌上睡着了。

  本想自己离开,但又想到,还没让他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找少轩的麻烦,所以她走进去,轻轻的喊了几声他的名字。

  陆子衍揉着睡眼惺忪的眼,声音沙哑:“我再睡一会儿,你自己去吃吧。”

  阮乔安愣了一下,四年前的每天几乎都是这个情景,她不禁苦笑,这是睡到了过去?

  她又轻轻的拍了下他的肩膀:“陆子衍,我走了。”

  陆子衍这才清醒过来,他揉了揉额头,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

  起身送她下楼,又将中午收到的杯子给了她一个,冷声说:“既然是送给我们俩的,那就一人一个。”
说完就直接塞见了她的怀里。

  阮乔安面色困难,却没有还回去,只是面色严肃的看着他:“你说的我已经做到了,希望你答应我的也要做到。”

  陆子衍面色不悦地盯着她:“阮乔安,我可以让贺少轩以最快的速度,得到他最想要的钱财和权势。”

  阮乔安不解的望着他:“什么意思?”

  “我说我可以让贺少轩少奋斗二十甚至是三十年,但条件就是,你回来我身边。”
陆子衍冷冷的注视着她。

  “陆子衍,我再告诉你一遍,让我回来你身边,坚决不可能。”
阮乔安面容坚决。

  “哦?
是吗?
那你就不想着你的少轩了?”
陆子衍挑眉。

  “陆子衍,你不用再那少轩威胁我了,我是不会再上当了。”

  “你说,我要是告诉贺少轩周末你没有加班,而在在我家陪了我两天,你觉着他会怎么想?”
陆子衍表情阴狠的威胁。

  阮乔安气的猛地将手里的杯子朝陆子衍扔了过去,嘴唇颤抖:“陆子衍,你真无耻……”

  杯子砸到陆子衍的额角,又掉落在地,发出陶瓷破碎的声音,那么刺耳。

  陆子衍抬手摸了摸红肿的额角,眼神冰冷:“阮乔安,长本事了,我告诉你,想逃脱我身边,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没可能。”

  阮乔安气的眼眶发红,紧紧攥着双手:“陆子衍,你想让我回到你身边,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说完就转身离去。

  陆子衍恶狠狠的盯着她的背影:“哼,那就各凭本事吧。”
也转身上楼去了。

  他回到卧室,拿起枕头,发现照片不见了,他急忙在屋子里找,但找了三遍都没有找到,他颓废的坐下,无力的开口:“阮乔安,你连我最后一丝想念都要断绝?

  随后就起身,开车去追阮乔安。

  阮乔安刚刚走到家楼下,陆子衍就从身后拉住她的胳膊,使她转身面对着自己。

  “你发什么疯?”
阮乔安揉着被捏痛的胳膊怒吼。

  “我的照片呢?”
陆子衍双眼通红。

  “什么……什么……照片,我不知道。”
阮乔安支支吾吾的说。

  “你别装了,赶紧把我的照片拿出来。”
陆子衍准备搜身。

  “那是我的东西,不是你的。”
阮乔安边躲边喊。

  两人就在拉扯间,想要给阮乔安一个惊喜的贺少轩驱车赶到,但当他看到拉扯的两人,并没有下车,而是面色阴沉的坐在车里看着,紧握方向盘的手青筋凸起。

  阮乔安并没有发现车里的贺少轩,她现在只顾着和陆子衍争夺照片了。

  阮乔安紧紧的抓着照片的一边,而陆子衍抓着另一边,一个用力,照片被从中间撕开。
阮乔安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一半,还没有回过神,脖子就被陆子衍掐住。

  她抬头看着陆子衍狰狞的面孔,突然笑出了声,但因为缺氧脸色变得通红,艰难的开口:“这下……这下……好了,谁都别想要了,陆子衍,我们真的断的干干净净。”

  陆子衍面色冰冷,手上不停的用力,恶狠狠地开口:“阮乔安,你找死。”

  阮乔安笑着笑着,眼眶突然划过一滴泪水,她哽咽道:“陆子衍,真好,这下我们真的是一点联系都没有了。”

  陆子衍看到她眼角的那滴泪水,心蓦地又开始疼了起来,他慢慢松开手,往前几步,温柔的环抱住她,将唇轻轻的贴在她的眼角,将那滴泪水舔舐掉。

  不等阮乔安推开他,他手上一个用力,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怀里,歪头凑到她耳边,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笑:“阮乔安,我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折磨你,还有贺少轩。”

  贺少轩在车里看着“深情相拥”的两人,脸色变得更加难看,用力砸了一下方向盘,心中全是对陆子衍的怒火。

  而此时的陆子衍已经暴力的推开阮乔安,欣赏着她脸上惊恐的表情,满意的笑了,转身离开。

  阮乔安扶着发颤的双腿上楼,刚一开门,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她想起陆子衍嘴角残忍的笑就止不住的害怕。

  她不是为自己害怕,而是为了少轩,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少轩。

  她双手颤抖夫人将手机拿出来,划了几次屏幕才调出开贺少轩的手机号,拨出去放在耳边,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贺少轩坐在车里,面色阴沉的盯着手机,响了许久,他才滑动接听键,声音冷硬:“怎么了?”

  阮乔安太过恐惧,并没有听出他语气的不对劲,她面色焦急的开口:“少轩,你公司里没有什么事吧?
你也没有什么事儿吧?”

  贺少轩低声冷笑,但依然装出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没事啊,工作的危机已经解决了,那个公司最后还是把项目交到了我的手里。”

  阮乔安低声嘟囔:“不应该啊,难道他还没有动手?”

  贺少轩疑惑的问:“什么不应该?
什么动手?
你在说些什么?”

  阮乔安急忙回神:“没有,没说什么,少轩你现在在哪里?
我很担心你,我想见你一面。”

  贺少轩听到她语气里的着急担忧,脸色才算好一些,他对着手机柔声说:“你在家里等着,我马上就到。”
说完就挂了电话。

  阮乔安愣愣的注视着手机,心里依然止不住的担忧,她不知道陆子衍下步会怎么做,会怎么对付少轩。

  贺少轩在车里,自我安慰:乔安肯定是被逼迫的,一定是陆子衍,一定是他逼乔安的。

  然后就下车往楼上走去,到达阮乔安家,并没有用钥匙开门,而是按响了门铃。

原创文章,作者:阮乔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9597.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