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夫人她掉马后又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苏蔓戈,苏蔓全文免费试读

小说:总裁,夫人她掉马后又开挂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七彩祥云

简介:(沙雕穿越+玄学+娱乐圈+马甲+萌宝)某从天而降的帅气男人带着一个小包子抱她的大腿,苏蔓戈苦逼长叹我这么丑穷挫了怎么还有烂桃花影响我搞事业?结果小包子马上开直播声明,我妈咪是世界顶级黑客,娱乐圈的神算子,天才经纪人,投资艺人失败顺便演部剧还火爆全球…不仅如此,我妈咪还是高级间谍,特派卧底,貌美如花,身强体壮,夜夜压榨我爸比…苏蔓戈赶紧捂住包子的嘴,不好意思哈,大仇未报还不能掀马甲,大家假装不知道…

角色:苏蔓戈,苏蔓

《总裁,夫人她掉马后又开挂了》小说章节目录苏蔓戈,苏蔓全文免费试读

《总裁,夫人她掉马后又开挂了》第1章 总裁带着小包子穿越了免费阅读

总裁穿越了。

连人带儿子,一起穿越到孩子她妈18岁那年了。

欧煜城想,这应该就是他和苏蔓戈故事刚开始的地方。

该巧不巧,爷俩一穿越回来,就正好落在了苏蔓戈插秧完回家的路上。

三岁的小团子趴在爸爸胸口,稚嫩的奶声问道,“爸比,刚才我们看到妈咪时她身上都是血,妈咪还没来得及抱抱我,你和流星许的愿真的有用吗……爸比,我们还能再见到妈咪吗?”

欧煜城摸摸儿子可怜的小脑袋言道,“乖儿子,我们已经穿越了,我们回到了妈咪还活着的时候,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妈咪,让她以后都不要被坏人欺负!”

小团子乖巧点头,“爸比,我都听你的。”

就像儿子说的那样,再次见到苏蔓戈,已经是三年后,她因为高级间谍的身份,身负情报过多,被各路集团追杀,也因为与他之间误会芥蒂良多,生下儿子就扔给了他,一直躲着他,到死都没再与他相见。

最后一面也不知道苏蔓戈见没见到他。

当时她身上多处中弹,浑身是血,他站在远处,夜色惆怅,他一步步朝她跑过去靠近,而苏蔓戈即便要死了,却还拖着身体朝离他更远的地方后退,到她站不稳倒下后就开始爬,欧煜城皱着眉头,红着眼,忽而她不动了,身体扭曲在地上,天地之间,忽然就明亮如白昼,大片大片的流星划过天边,映衬这死寂的片刻,他大口喘着气,心痛得几乎要窒息。

他离她越来越近。

他将她抱在怀里。

他低声言道:苏蔓戈,如果我们能回头,下一次就别遇见我了,不论你过得怎么样,起码还能活着。

忽然间天地狂风大作,成片的流星停留在空中,似乎被这段爱情故事吸引住了。

原本应该是伤感至极的时刻,场面却忽然变得滑稽起来。

天边一颗流星说,好,只要你能改变过程,就能改变你们的结局。

流星说完这话,我们见过无数大世面的大总裁也愣了,没等他反应过来,霎时流星雨就更加绚丽壮观了,欧煜城眼前一阵刺眼白光,便连人带儿子一起穿越到这个世界来了。

穿回了五年前——认识一年多,快两年的时候生了个儿子,分别三年后再相逢,已是阴阳两隔。

父子俩落在了苏蔓戈农作完回家的大路上。

18岁的苏蔓戈,原始身份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女孩,和欧煜城这位权势一手遮天家世富可敌国的大总裁还没有任何关系。

欧煜城刚准备爬起来时,一下子就看见扛着锄头挽着裤管的苏蔓戈在朝他走来,小团子高兴得几乎要尖叫起来,突然就被爸爸按头倒下了,欧煜城低声叮嘱,“赶紧装睡,让妈咪带我们回家。”

苏蔓戈哼着山歌兴高采烈地甩着自己的麻花辫,在远处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男人,于是便把步子绕开了一些,却不想这躺尸的身体居然会移动,她视若无睹的走过去时,欧煜城伸脚绊了她一下。

这一下害得苏蔓戈一个踉跄栽了个跟头!

好在苏蔓戈身手敏捷,没摔倒,她回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鄙夷地摇了摇头,居然想碰瓷!

见男人没有反应,苏蔓戈便扭头要走,欧煜城见势一下坐起来,把儿子扔到一边,抱着自己的腿,诶呦的叫起来。

苏蔓戈有些害怕被碰瓷赔不起钱,赶紧加快了脚步,欧煜城一下子扑过去,抱着她白嫩的腿,言道,“姑娘,你踩了我一脚!”

苏蔓戈不说话,一个劲儿的蹬开欧煜城,啊啊啊的不停叫。

欧煜城把她拽到路边的草丛里,看了一眼还在石子路上装睡的儿子,咳了一声,喊道,“小团子,起来干活了!”

小团子应声爬起来,一个趔趄冲上去抱住苏蔓戈的大腿,哇的一声就哭出来喊道,“妈咪,你怎么不要我了!呜呜呜……”

场面一度让苏蔓戈很崩溃,她坐在杂草之上,双手抱胸,懵逼的看着这个叫自己妈咪的小男孩,又看着凶神恶煞不像好人的欧煜城,疯狂摇头。

但她除了嗯嗯哼哼的发声,一句话也没有讲过。

欧煜城摸了摸头发,看着苏蔓戈这一脸害怕的样子,忽然才记起来,上辈子他刚娶她的时候,她也是个哑巴,扮猪吃老虎把他骗惨了。

“我很可怕吗?”欧煜城问道。

苏蔓戈警惕的看着他,点了点头。

“我这么可怕,那我勒索你一顿饭顺便带我儿子在你家睡个觉不过分吧?”

苏蔓戈瞪着眼,“……”

她还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欧煜城被苏蔓戈天真的表情逗笑了,刻意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问道,“我帅吗?”

苏蔓戈屏住呼吸愣住了,她快要被这陌生的爷俩吓哭了。

欧煜城一手扣着她的头,用力的往下压了两下,边压边言道,“谢谢,那我这么帅,去你家洗个澡不过分吧?”

苏蔓戈咬着唇,直接破功,忍了这么多年,当了这么多年的哑巴,最后还被这么一不要脸的男人欺负到门口了,她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

“有病啊你!哪有你这种光天化日之下还逼逼赖赖调戏别人的混蛋!”

欧煜城玩味的笑了笑,不仅没生气,还凑近了言道,“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他看着她蜡黄的脸色,满是污泥的指甲盖,唯一白嫩一点的腿上,也全是今天插秧水蛭留下的伤痕,还有些伤口轻微渗着血,一双草编的凉鞋里,全是泥沙裹脚。

欧煜城有些心疼,原来十八岁的苏蔓戈,在没有遇见他以前,过着这样的生活。

“我是不是哑巴关你什么事!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去找医生!你再这么对我动手动脚,我就拿锄头敲死你!”

话语间,苏蔓戈把哭哭啼啼的小团子从腿上扒拉了下去,严厉斥责道,“小小年纪不学好,跟着这种爹在外面坑蒙拐骗!”

被妈咪骂了以后,小团子哭得更大声了!

欧煜城只好抱着儿子,一边安抚他的情绪一边说道,“团子乖,团子乖……”

“爸比,妈咪凶我!呜呜呜……”

苏蔓戈本身就是个暴脾气,听团子这么一叫,更是汗毛都竖起来了,“谁是你妈!你这小屁孩怎么看也有两三岁了,两三年前我大姨妈都没来过,能生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呢!”

苏蔓戈大姨妈十六岁来的。

欧煜城捂着团子的耳朵,没想到上辈子他认识的那个平时装可怜装安静的小白花,背地里是个脾气这么暴躁的主,被骂得狗血淋头后的欧煜城安慰自己:只要蔓蔓开心,她能活着,一切都好说。

苏蔓戈扛着锄头,拍了拍衣服上的杂草,回头看着一直跟着自己的这爷俩,再度祖安人上身,准备蓄力再喷一次,被欧煜城一个动作制止了——

只见他掏出来一个钱包,拿出一沓纸票和一张金卡,言道,“去你家吃饭会付钱的,洗澡和住宿,也都缴费,自己选吧——”

苏蔓戈眼里一个激灵,这辈子哪里有人这么一大把钞票的给过她?这个男人手上这一沓钱,好说歹说也有个三五千块了,这可是她种半年田才能赚到的!

有钱不赚是傻子!

苏蔓戈想也没想就忽略了那张金卡,直直拿过了欧煜城手里的钞票。

卡有什么用?

数了数,不多不少52张,苏蔓戈咳了下,内心念道,这些钱居然还是真的,这男人是不是傻!

她顿了顿,把钱揣进口袋里,声音和缓了一些,问道,“晚上想吃什么?”

欧煜城和小团子异口同声:“随便。”

原创文章,作者:七彩祥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1510.cn/xiaoshuo/795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